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59章你任意挑选两件古董拿走!

第159章你任意挑选两件古董拿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59章你任意挑选两件古董拿走!

    第159章你任意挑选两件古董拿走!

    在祖师爷的热情招呼之下,贺青复又跟着他走上了三楼,来到收藏室。

    尽管祖师爷还没有提及他要说的事情,但是贺青已经猜到了,因为刚才林海涛已把那把金钥匙的来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既然他“斩将过关”地得到了那把“开启收藏大门的金钥匙”,那祖师爷自然不会反悔了,只会请他来帮忙管理收藏室。

    走进收藏室之后,祖师爷把贺青带到一面墙前,那墙壁上悬挂着很多字画,几乎每一幅都散发着红光,有些“宝光”浓烈,说明极具收藏价值,只是贺青对字画的基础知识了解不多,他无法从画面上和字面上对那些字画的价值做个评判,不过他可以“鉴定”出它们的年代,至少今天他还有两次机会,只是眼下他没必要去刨根究底了,还是别分散注意力,认真地听祖师爷的安排吧。

    “小贺,我们先来说说我那幅画吧。”随即只听祖师爷说道,“那幅画我是借用你手上的李墨画出来的,我自我感觉不错,不过主要是你那墨的功劳,李墨果真不同凡响,效果特别好,和一般上好笔墨的作品比起来效果也明显好很多。”

    说着他指向居中的一幅画,那是一幅山水画,典型的国画,这时贺青才注意到,那幅画装裱很新,墨迹也是新的,没有丝毫陈旧之感,说明是一幅新作,难怪上面没有散发红sè的灵光。

    不过即便是贺青这种字画盲也看得出来,那幅画从细微的用笔处到大局的布控都显得jīng炼成熟,非常稳重,也只有大师级别的画家才有那份功底吧。

    当认真欣赏起那幅刚出炉不久的画作时,贺青心中对祖师爷的景仰之情又多了几分。

    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年已近百的祖师爷的学识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祖师爷爷,你那幅画大气磅礴,看上去非常有意境!”贺青由衷地赞叹道。

    祖师爷笑盈盈地说道:“我水平其实还很有限,主要是你那墨好。如果是绘画界顶级的大师用你那块流传千年之久的李墨来作画,那画出来的作品更加jīng美吧?!我还达不到那个境界啊,感觉自己浪费了一壶上品古墨。”

    贺青连忙摇头道:“祖师爷爷,您太谦虚了!那幅画已经很好了,我非常喜欢!其实那也没什么,我只不过送了你一点点墨水,不碍事的。你用那么点笔墨画出了这么好的作品,是‘物尽其用’才对!”

    听到贺青语气郑重地那么一说,祖师爷颇感欣慰似的,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喜欢那就好了。小贺,不瞒你说,已经有个绘画界的朋友发现我这幅画了,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知道我所用的墨汁不是普通的墨汁,后来通过比对,他很快又认出那是李墨的成品。我也不好多加隐瞒,于是将李墨的事情告诉了他,但是你放心,我没有告诉他我借来一用的李墨是谁的,他也绝不知道那东西在你手上!”

    “哦,这个没事的。”贺青摇摇头说道,“知道了也没事。不要让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知道就可以了。”

    他那块李墨可不止祖师爷一个人知道了,多一个人知晓真没什么,他自然不会跟祖师爷计较这个。

    “那我就放心了。”祖师爷高兴道,“既然我把我那朋友的事情告诉你了,那还有个事我就直说吧。”

    “哦,是什么?你请说。没事的,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竭尽全力!”贺青爽快地点下头来道。

    只听祖师爷说道:“我那位朋友是一位大画家,非常出名的,他的画价值很高,拍卖价动辄上百万,只是他是个艺术家,而不是个商人,所以他一般不会直接拍卖自己的作品。他一直在向古代的画家前辈学习,也有一个莫大的心愿,那就是用上好的古墨来完成一部作品,可是一直找不到合他心意的古墨,直到他发现我这幅画的那一刻起。那天从我这里得到确认之后,他格外激动和兴奋,说非得见你一面,如果你愿意把那块李墨让给他,开出什么条件他都愿意!小贺,你有没有想过要转让那块李墨?”

    贺青毫不犹豫地摇头道:“祖师爷爷,这个我真的没有想过,我暂时想自己收藏。”

    这是他的心里话,他确实没有转让那块来之不易的李墨的想法,那可是一件孤品,世所罕见,那么好的东西他自然舍不得卖出去了,而要好好收藏起来。

    祖师爷点头赞同道:“你有这个想法其实是好的,我不会强求你什么。既然这样,那我回头把你的想法告诉我那位朋友,呵呵,让他死了这份心。”

    贺青却摇头道:“那倒不尽然!祖师爷爷,要不这样吧,你不是说你那个画家朋友有个心愿吗?他想用李墨完成一部作品,那我可以借一点墨给他用,反正那块李墨还有那么多,再磨一点也没什么了,是不是?!”

    君子chéngrén之美,那画家那么想用李墨画一幅画,就算不是看在祖师爷的面子上,贺青心里头也油然而生一股惺惺相惜之情,有时候帮助别人也是一种快乐。

    “是啊!”祖师爷用力地点头道,“李墨很经耗的,你那块墨别说是画一幅画了,每天都画,用几年恐怕都没问题!小贺,你能这么想我太高兴了,我都不好意思替他开口向你借墨了,但他确实有这个想法,现在我还没说出来你就答应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他欣喜不已地注视着贺青,神情有点激动。

    祖师爷是“神眼门”的创始人,他高高在上,平时只有别人求他的份,他哪里会去求别人,可在李墨这件事情上他却不得不恳求贺青,因为真品李墨民间独一无二,除了贺青手上那块,跟他交往的人中谁也没有,所以他只有向贺青借墨了。

    “祖师爷,这其实是应该的。”贺青微微一笑道,“您是我师公,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不用跟我客气的!”

    “没有,如果没有把你看做自己人,那我之前也不会免费向你借墨用了。”祖师爷大笑道,笑的时候他露出一口残缺不齐的牙齿,但鹤发童颜,那模样看上去哪里是至高无上的祖师爷,只是身边一个普通的朋友罢了,只不过是忘年之交。

    两人谈了一阵之后,祖师爷把贺青叫到收藏室正zhōngyāng的桌案前坐下,很直接地说道:“小贺,刚才你很顺利地打开了那把孔明锁,按照游戏规则,我得完成我的承诺——不知道你对那把金钥匙的由来了解一些了没有?”

    贺青点头回答道:“嗯,了解一些了。是海涛告诉我的。”

    他如实告诉祖师爷,在这个事情上他也没必要弄虚作假。

    “那就好了。”祖师爷欣慰道,“一共只有三把金钥匙,一把在我手上,还有一把暂时在你一位师叔的手上,现在这把我交给你了,你可以随时来这收藏室里看东西,你也可以带朋友来,不过也得到我或者你那位师叔的允许。同时你有空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叫你过来帮忙收拾东西。”

    “我会很荣幸的!”贺青郑重其辞地回话道。

    尽管这件事情刚才林海涛已经告诉他了,但是当再一次从祖师爷口中听到之后,他心里面还是感到一阵惊喜。

    这无疑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至少证明祖师爷已经特别信任他了,他初入古玩行,了解的不多,靠山也没有,可以说是白手起家的,现在有一位泰斗级别的大收藏家这么照顾他,他如何不感到欢喜。

    “小贺,跟着老郑好好学,你潜力无穷,将来肯定大有出息的!”祖师爷轻轻地拍了一下贺青的肩膀,鼓励道。

    “嗯,我会的!”贺青答应着。

    一老一少有说有笑地聊了很久,祖师爷突然站了起来,贺青以后他要带自己离开了,不料只听对方又道:“小贺,你第一次来我家,我得送你点礼物,不能让你空手而回!”

    贺青却忙道:“祖师爷爷,你太客气了。其实你已经送给我两件很大的礼物了,那把孔明锁还有那把金钥匙!”

    祖师爷摇头笑道:“那算不得的,那是你自己赢来的,不是我送给你的。”

    贺青有些难为情地想道:“哎,来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准备,是不是太失礼了?!”

    这下祖师爷却要送给他一件礼物,他都不好意思接受了,但是看这情况,祖师爷态度非常坚决,盛情之下恐怕想推掉都不行了。

    祖师爷当下带着贺青离开了休息的地方,两人继续逛收藏室,逛了一圈下来之后,祖师爷郑重其事地对贺青说道:“小贺,你都看了吧?这是我毕生的收藏,我花费了六七十年的心血才收到这么些东西,我本来想办一个私人博物馆的,但是又没那个jīng力去管理,以前我曾和朋友一起搞个向外开放的收藏馆,但是其中出了很多问题,那么做容易招贼,也容易让人钻空子。毕竟我是老了,也没有那么大的热情了,现在只能靠你们年轻的一代去把收藏事业发扬壮大了!好了,言归正传吧,小贺,这个收藏室里的东西任意挑选两件古董拿走,你喜欢什么都可以的,就算是交给你保管了!”

    (今天第二更!送到!拜求各种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