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54章 做我男朋友吧!(下)

第154章 做我男朋友吧!(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当谷清柔软的嘴唇亲到自己嘴上的时候,贺青禁不住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就像是触电了一样,强烈的电流瞬间侵袭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从未有过的感受。

    说起来也是了,贺青从未与女孩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别说是亲吻了,真正地牵手都没经历过,没想到此刻谷清毫无征兆地亲吻他,而且是那么地用力,感觉十分清晰,但又像是在做梦,令人不敢相信。

    在感情方面,谷清平时那么含蓄的一个女孩子,这下竟然这么主动,实施“偷袭。”赤、裸、裸地偷袭!

    用力地吻了贺青之后,谷清的柔唇并没有在对方的嘴唇上停留,而是弹了起来,她已是气喘吁吁,脸泛红光,目不转睛地注视贺青。

    眼睁睁看着谷清泪眼婆娑的样子,贺青不由愣了愣神,待要开口说话,谷清却又扑过来,在他嘴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抬起头来时,谷清脸上已涌出笑容,笑得非常甜蜜,眼睛始终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贺青,此时此刻在她的眼里,贺青是全部。

    “谷清…”贺青低声呼喊道,他很激动,突然抬起手来轻轻地捧住谷清的脸,入手细腻温和,甚是舒服。

    “青哥。”谷清轻声应道,她改了称呼,语气显得异常亲昵。

    激动、兴奋之下,贺青凑过嘴来,在谷清脸颊上蜻蜒点水般地吻了一下,谷清原本白皙的面庞上倏忽涌上一片绯红之色,娇艳妩媚。

    面对贺青的“献吻。”谷清丝毫没有躲巡,而是很大方地迎合着对方。

    贺青吻了她一下之后,她轻微地闭上了双眼,贺青明白她的意思,于是热唇又落在了她的粉颊上。

    当贺青再次吻过来时,谷清表现得很主动,她樱唇在摸索很快两个人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彼此深吻着对方。

    这是贺青的初吻从未有过接吻经验的他完全凭着感觉和谷清亲嘴,渐渐地,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身体紧贴着。

    除了认真地亲吻,贺青并没有其他的动作,约莫过了七八分钟,两个人的嘴唇丰分离开来。

    那一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青哥,我……我爱你!”谷清醉眼迷离,她终于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大胆地向贺青表白,诉说着自己最浓的爱意。

    说罢,她不由分说地凑上去,又深深地在对方滚烫的唇上吻了一下那表情甜蜜无比。

    不等对方香唇离开,贺青嘴唇便迎接过来,含住对方湿润滑腻的樱桃小嘴,吮吸了好半晌才放开对方。

    “谷清,其实我早就明白你的心意了,只是以前我觉得我们还不是时候。”贺青笑吟吟地说道,“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还有你妹妹,你们也是我最亲的人!”

    “谢谢!”谷清很激动,她轻轻抓起贺青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嘴边,不停地亲吻,喃喃自语般地说道:“你是我亲爱的”…”

    她一边说一边看着贺青,那眼神中的柔情蜜意简直让人陶醉,贺青完全能感觉到谷清对自己的爱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向谷清这样看过自己,那种感觉甜到骨子里。

    在贺青的心目中谷清一直是个坚强而乐观的女孩,但外表再刚强的女孩子心里也有最柔软的地方,也盼望甜美的爱情,谷清自然也不例外,况且她已成熟,她的心智可不是小女孩子那种青涩和朦胧的感觉,而是一腔炽热如火的真挚感情。

    “青哥,做我男朋友吧。”谷清深深地吻了一下贺青的手背,媚态万方地说道,“以前我上大学和工作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追我,想要我做他们的女朋友,但是我都没有答应,今天我求你答应我,做我的男朋友,好吗?我的心都在你手上,你能感受到吗?”

    她悄悄地说着情话,一边说一边抓起贺青的手按向自己的胸口,那是心脏所在的地方。

    贺青手掌触碰到的是挺拔丰满、富有弹性的胸部,当接触到对方的酥胸时,贺青心口一阵激荡,然而此时谷清浑然不觉似的。

    “我能感受到!”贺青连忙点头道,“谷清,我答应你,以后你就是我女朋友,我们一起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答应了谷清的求爱,谷清激动得要哭,声音哽咽道:“以前别的男人对我好,他们都是有目的的,每次我拒绝了他们之后,他们就好像深受打击一样,感觉我对不起他们似的,谁都没有付出全部的真心,而只有你,你从一开始就很照顾我,对我很好,后来我渐渐地发现,我再也离不开你了,晚上好想你,梦里都和你在一起”,…”

    她偎依在贺青怀里,呼着热气的嘴唇贴着贺青耳朵说了很多悄悄话,贺青认真地听着,心里面只觉得暖暖的。

    可能是疲倦了,谷清不知不觉地在贺青怀抱里沉沉地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转移到了床上,被子盖得好好的。

    “青哥”谷清从床上爬起来,叫了一声贺青,可是没有人回答,她下床走到客厅的时候才知道对方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不过早餐已经做好放在桌上的保温瓶里,是两碗热腾腾的鸡蛋面。

    保温瓶旁边压着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谷清,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郑老过七十岁大寿,我得去给他拜寿,所以没等你醒来了。我给你和你妹妹做了点早餐,但我不会做别的,你家里也没其他材料,所以就随便下了面,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胃口。回来后去找你。贺青留。”

    谷清拿起纸条一脸陶醉地看了好几遍最后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那样子俨然沉浸在了幸福中。

    稍后,她急急忙忙地找到手机,给贺青发去了一条短信,说道:“你做的面味道好香。我会全部吃完的。今天我们店打烊好吗?我也休息。我想去你家,和阿姨他们聊聊天。”

    一会儿后贺青就回过短信来了,说道:“当然可以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这是两人彼此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的第一天,一切好像往常一样但又有点不同。

    那种滋味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到了!

    谷清正在给贺青发短信的时候,贺青就在不远处的古董街上当然是在“鉴宝斋”里面了。

    贺青和林海涛都在做准备,准备好送给郑老的生rì贺礼,林海涛准备的是之前贺青让给他的那个犀牛角雕无奈何杯而贺青要送的一份神秘大礼,张大千的墨宝《墨荷图》,除此之外,他还得去买一些普通的礼品,比如酒和补品。

    “好了,青哥,我们出发吧。”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林海涛笑盈盈地招呼贺青道。

    贺青点点头,说道:“嗯走吧。”

    然后他们带着东西走出了“鉴宝斋。”枉海涛开车载着贺青径直赶往他外祖父家所在的方向,不过途中他们不忘去相关的专卖店买了一些贵重的礼品,买好东西后继续赶路。

    大约九点钟的时候贺青就在林海涛的带领之下赶到了郑老家的别墅,时间虽然还很早,但他家门边已经停靠了好几辆豪华的汽车,说明已经有些客人到位了。

    踏入别墅大门的那一瞬间,贺青开始紧张起来,毕竟他今天除了给郑老祝寿,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那就算是拜对方为师,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早点确定师徒关系就早点接受对方系统的教导他在古玩鉴定方面虽然有神眼相助,但是基础知识太薄弱了,就算以后他不用那些知识来鉴定东西那也是必不可少的,相当鉴定大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一点底蕴的话别人一问三不知,那岂不是会闹大笑话。

    “海涛”

    贺青和林海涛两人还走进来突然间,只听到右前方传过来了一个招呼声,贺青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张望,即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但眉宇间与郑老有些神似,应该是他的家人。

    向林海涛打招呼的那个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温文儒雅,很有一股学者的范儿。

    “舅舅!”林海涛一脸惊喜地朝那中年男子招了招手,然后带着贺青快步迎了上去。

    “舅舅,我先来介绍一下。”走近时,林海涛忙指着贺青向那中年男子介绍道,“这位是我朋友,贺青,也是我的同事,他现在也在‘鉴宝斋,帮忙。青哥,他是我舅舅,他也是搞收藏的,现在在京城故宫博物馆工作。”

    “郑叔叔好。”贺青连忙向那中年男子点头问好,表现得非常有礼貌。

    尽管他以前没见过林海涛的舅舅,但是他从林海涛嘴里听说过,后来也了解了一些具体的情况,知道郑老膝下一儿一女,他女儿自然是林海涛的母亲,而儿子就是眼前这个俊朗儒雅的中年男子,名字叫郑冠中。

    “我知道,我知道!”郑冠中听林海涛介绍贺青,笑呵呵地点头道,“贺老弟,幸会啊!听很多人提起过你,说你眼力很好,今天终于有机会见到本人了,果真是一表人才!”

    贺青忙摇头谦虚道:“郑叔叔,你过奖了,我只是一个新人而已,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你太谦虚了,你的事情我早就听说过了,了不得啊!”郑冠中连声赞叹贺青,而后热情洋溢地说道,“贺老弟,请进吧!我们进去再说!”

    他随即把贺青请进了客厅,此时此刻,只见大厅上来了好几个人,大家有说有笑地在那里闲聊着,贺青一眼便扫到了,只见今天的大寿星郑老正坐在那里与几个年长的朋友谈笑风生。

    贺青和林海涛三人走近时,郑老也注意到了,于是他立马站起了身来,以迎接姿态注视着这边。

    “师傅”快走到郑老身前时,贺青叫了一声,声音高亢嘹亮而富有威情,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声叫声惊了起来。

    “小贺,你……你来了啊?!”郑老笑容满面地走上一步,大声说道,“你冈才叫我什么?!”

    他语气微微发颤,明显非常激动。

    贺青郑重其辞地回答道:“我叫您师傅!师傅,生rì快乐!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说着他充满敬意地朝郑老鞠了一个躬,郑老连忙走过来抓住他的双手,大声笑道:“好好好!”

    他连说三个好字,没有说其他什么。

    旁边的林海涛和郑冠中等人均点头微笑,大家都在替郑老感到高兴,同时也羡慕贺青,有这么一位师傅传授知识,那自然将受益无穷。

    “爸,可喜可贺啊!”郑冠中笑盈盈地说道,“你今天又收到一位高徒了,可谓双喜临门!”

    听他之意,他好像知道贺青还没有正式拜他父亲为师,这下他一声师傅叫出,意思很明显了,他已把对方当做倍感尊敬的师傅了。

    “是啊!”郑老笑得十分欢快地说道,“喜上加喜!小贺,坐吧,这几位都是老朋友,自己人,不要客气的!”

    “您们好,请多多指教。”贺青随后一一向周围那些前来给郑老祝寿的朋友点头致意,那些人都客客气气地回礼。

    “师傅,今天是您的七十岁大寿,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就拿了一件礼品来祝贺,不知道您喜欢不喜欢。”贺青高高兴兴地说道,说完之后他将带来的那个长方体小盒子好生递给郑老。

    “不要送什么礼物的,你人来了我就很高兴了!”郑老欣喜道。

    贺青却道:“这是应该的。”

    “哦,是什么礼物呢?”郑老目光疑惑地看了一眼贺青,然后将那个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并打开了盒盖。

    盒中放着的是一幅字画,这当然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只是一开始都猜不到,那到底是怎样的一幅画。

    “啊?!这……竟是这幅画?!”当取出画来展开后,众人眼前一亮,而受礼者郑老更是激动,连忙掉过头来询问贺青,说道,“小贺,这幅画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是莫老板那幅《墨荷图》啊,张大千的亲笔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