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6章上亿的大买卖(中)

第146章上亿的大买卖(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46章上亿的大买卖(中)

    第146章上亿的大买卖(中)

    接到郑老打来的电话的时候,贺青又惊又喜,因为之前他托郑老帮他介绍买家,这下对方突然来电,很有可能是已经找到合适的买家了,对此他自然感到激动和兴奋,毕竟他们一家都在等着这笔钱用,不但买房买车需要,他后续的rì常开支,包括收藏经费,这些都是不时之需,也是必须准备的。

    贺青立即接听到了郑老的电话,笑盈盈地打招呼道:“郑老,是不是有什么事?”

    只听电话那端传来郑老温和的笑声,说道:“小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事我给你问到了。”

    “哦,是吗?那太好了!”贺青高高兴兴地说道,他自然知道对方所指的事情是什么,果不其然,郑老一开口便说有好消息,不是联系到买家又会是什么呢。

    贺青心中顿时一阵振奋,他自然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早点摆平,万一超出了购房协议规定的期限,那不但买不到那套房子,而且定金也拿不到。

    郑老在电话里说道:“小贺,具体的细节问题,我看还是等我们见了面之后再详谈吧。你现在在哪里?我带那个朋友去找你吧。”

    贺青连忙回答道:“我在‘鉴宝斋’。郑老,要不,还是我去找你们吧,免得麻烦你们跑这么远的路。”

    郑老却道:“没事,不麻烦。其实那个朋友也就住在古玩街附近,他没来我这里呢,我们只是在电话里谈好了,他要先看看你那幅画,你先准备好吧,我等下就带他去找你。”

    “嗯,好的。”贺青好生答应道,既然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因为他还得上银行保险库去取画,而郑老家距离这边很远,来去一次真不方便,而他们主动来找自己那就便利多了。

    道别挂上电话之后,贺青就向林海涛和龙叔告了别,然后匆匆忙忙地赶去那家银行取画了,取出画来后,贺青赶回到“忆古轩”,心情有点着急地等待着郑老的电话。

    贺青虽然还不知道郑老带来和自己谈生意的那个老板有什么来头,但是他很相信对方,只道是郑老带来的人那就不会有错了。

    要不是手头紧,贺青没想过要将仇英那幅真迹让出去,但现在他是急需用钱,不得不忍痛割爱了,而实际上,他对古画的欣赏水平还极为有限,那么好的东西放在他手上可以说是“暴殄天物”了,如果能转到识货的人手中,好画就更能实现价值,算是chéngrén之美吧。

    至此,贺青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约莫等了一个小时,贺青兜里的手机铃声终于响起来了,他赶忙掏出来接听电话,电话正是郑老打过来的,他让郑老他们直接来他店里。

    不多一会儿,贺青古玩店门边就多了几个人的身影,来者共有五个人,除了郑老,其余四个人贺青一个人都不认识,都是陌生面孔。

    当见到来了那么多人的时候,贺青心里有点吃惊,他没想到郑老带来的不是一个老板,而是一伙人。

    那伙人看上去均五六十岁的样子,一个个显得斯文儒雅,明显是那种很有文化的人士。

    “郑老——”贺青当即十分热情地迎了上去。

    郑老呵呵一笑,说道:“小贺,你等了很久了吧?哦,对了,先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的老朋友,他们是江州收藏协会的人,这位是副会长老林。”

    “您们好!”贺青谦谦有礼地向众人点头问好。

    听到郑老那话,贺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那几个“不速之客”是收藏协会的人员,他对收藏协会的情况丝毫不了解,自然不清楚他们内部的成员构造了。

    “大家请里面坐吧。”贺青随即热情洋溢地招呼大家,并吩咐谷清上茶。

    “小贺,你过来一下。”稍后,郑老把贺青叫到一边,低声说道,“我请托林会长帮你一个忙,特地给你举办一场拍卖会,就是拍卖你那幅仇英的作品,你看这个做法如何?”

    “筹办拍卖会?!”贺青惊讶道,“郑老,是在你们收藏协会内部举行拍卖会吗?”

    郑老点头回答道:“差不多,不过是开放的,外面的人也可以来参加竞拍,这样竞买的人就更多了,而那幅画最后的成交价也就会更高!本来我想给你介绍一个大老板的,他很喜欢仇英的作品,尤其是大幅的,我也知道他出得起一个高价,但是我后来好好想了一下,总觉得这么做对你来说有点亏,毕竟多个人竞争升值空间才能拉开,于是我找到了林会长,让他帮忙给你筹办一个拍卖会,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贺青连连点头道,“这当然是最好打的了!”

    郑老为他考虑得这么周到,他心里面充满感激之情,只是他有点疑问,不知道这场拍卖会要多久才能正式举行。

    于是他随口问了一句:“郑老,那什么时候开拍?”

    郑老说道:“不用等多久的,林会长今天晚上就可以进行,因为他们正好有个交流会,只是他们有个要求,这也是为你举行专场拍卖会的前提。”

    “是什么要求?”贺青惊疑道。

    郑老回答道:“他们得先看看你的东西,东西够好才有那个资格,要不然就不值得那么大费周章了。”

    “这个是当然的了!”贺青点点头道,“我马上就去把东西拿出来给他们看吧。”

    “嗯,去吧。”郑老轻轻地一扬手道,“那幅画绝对没问题的!林会长他们看后肯定也会感到很满意。”

    贺青便转身走入了内室,而郑老忙着招呼林会长他们去了。

    贺青很快将仇英那幅《大明秋猎图》拿了出来,并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展开,给林会长等人观赏和鉴定。

    当看清楚那幅画时,众人的兴致一下子便提了起来,都忍不住发出赞叹声。

    “确实不错!这应该是仇英的真迹!”有人称赞道。

    满脸胡渣的林会长也不住地点头表示赞赏,笑容满面地对贺青说道:“贺老弟,你这幅画真不错啊!仇英的真迹现在很难得了,他一般的作品在市场上都价值不菲,更不用说是这么一幅jīng彩纷呈的宫廷画作了!”

    “哦,是吗?”贺青笑了笑,欣喜道,“谢谢你们帮我掌眼。”

    “不客气!”林会长却忙摇头道,“见到这么漂亮的一幅古画,我们长眼了啊!”

    “咦?!”却正在这时,只听旁边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一声惊异,他好像看出什么名堂来了。

    闻声,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朝他身上扫了过去,只见他一脸疑惑之sè地问道:“这幅画怎么这么眼熟呢?!哦,是了,我想起来了,我以前见过一幅相似的画,那幅画是邵老板的——贺老弟,你应该认识,邵老板以前就是这家店的主人,不过他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把店铺转让出去了,没想到转到了贺老弟的手上。”

    贺青点了点头,说道:“邵老板我当然也认识了,当初这个店铺的事就是我和他谈好的。”

    他没有提及两幅相同画的事情,其实眼前这幅《大明秋猎图》压根儿就是邵老板手中那幅,只不过前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使得画的价值转眼之间不知道翻了多少番。

    “老从,你说这幅画是邵老板那幅?”另外一个年纪较大的男子却不以为然地说道,“那幅画我也见过,但和这幅明显不同!他那幅画当时声称是唐伯虎的真迹,可很难让人信服,而这幅画有大明几代皇帝的印鉴,这是绝对错不了的!”

    “我也看到了!”那中年男子点头应道,“确实不是同一幅画,不过内容极其相似,估计那是一件仿品,而这件才是真品,不过不是唐伯虎的,而是仇英的,仇英的画和唐伯虎的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听到那两人谈论真假之分,贺青笑了笑,却不言语,他没打算说明情况,反正这个秘密也就他一个人知晓,而别人是一概不知的,他也不能说出来,这事万一传到了邵老板的耳朵里,不定后面会出现什么异常状况。

    现在这幅画显现出来了“庐山真面目”,就算到时候邵老板等一干知情人士也清楚地看到了这幅画,那他们也没有证据来证明两幅画是同一幅,只会觉得是一真一假,邵老板卖出去的那幅是赝品,而贺青手上拿到的这幅却是不折不扣的仇英真迹。

    “贺老弟,你这幅画非常不错!”看完之后,林会长语气有些激动地对贺青说道。

    贺青笑问道:“那这幅画可以送上拍卖会么?林会长,还希望你们帮个忙了。”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林会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这么好的东西,我们可是求之不得的!贺老弟,这可是一个大买卖啊,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最终成交价可上亿!仇英的宫廷画,又是大手卷,完全可以称作国宝了,价值连城啊!好了,贺老弟,你要是信得过我们的话,就把东西交给我们吧,我们马上给你准备拍卖会,今天晚上就可以进行,在我们举行拍卖会虽然可能没有拍卖公司参加的人多,但是我们里面没有托,都是真心实意想买东西的,效果肯定不会亚于拍卖公司大作宣传后的效果。”

    “那就有劳你们了!”贺青欢喜道。

    林会长初步估计的亿万交易,这让贺青心中大感振奋,原先郑老的估算是东西能卖出五千万的高价,现在一到林会长他们的眼里就飙升到一个亿了,足足多了一倍。

    不过情况不同,不能做比较,郑老当时只是考虑把东西转让给一个老板,而现在林会长拟办拍卖会,拍卖会上自然会有很多人展开竞争,在这个情况之下,东西上亿或许还真不是什么问题了。

    如果东西一亿成交,那贺青手头的资金就完全足够了,到时候别说是买一千万的豪华套房了,就是购置一套大别墅可能都没有任何问题。

    “贺老弟,你客气了。”林会长笑吟吟地说道,“你是郑老的高徒,我们就算帮你也是应该的嘛。你要是有兴趣,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商量关于拍卖这幅画的具体事宜了。”

    “我当然有兴趣了!”贺青郑重其事地点头答应下来道,“林会长,那我们开始谈吧。你请说。有什么条件的话,你尽管提好了!”

    林会长说道:“也没什么条件了。不过在举行拍卖会之前我们得拟定一个合同,虽然我们协会不同于拍卖公司那种盈利xìng机构,但是这行也有这行的规矩,我们只收取一点‘拉纤费’,这个佣金绝对不会比拍卖公司的高,只有他们的一倍。贺老弟,你没意见吧?”

    贺青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没意见!这是应该的!”

    别人不可能白给你忙乎,他们收取点手续费再正常不过了,他虽然入行没多久,对于这一行的规矩懂得还不多,但是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别人给你介绍生意,若非关系好得密不可分,要不中介费是免不了的。

    “那就好了!”林会长喜眉笑眼地说道,“贺老弟真是一个爽快人!那就这么说定了吧!这是我们的协议书,你先看一下。”

    他一边说一边从手边的一个黑sè公文包里取出来了几张白纸,正是合同书。

    见状,贺青不由一阵惊诧,心想他们连合同都准备好了,看来态度很真诚。

    林会长取出合同来后递给贺青,贺青逐字逐句地翻阅了一遍,见没什么问题便点头答应好了,说道:“林会长,这合同我看了,没问题!”

    “没问题,那我们就签字吧。”林会长说道,“签了字后,你得把这幅画交给我,不过你放心,我们就是拿去布展,得先让大家看仔细了,这样他们再竞买的时候才更有动力!”

    “嗯,我知道。”贺青答应着,随后他们两人都签了字,一份合同交予贺青保管。

    签下协议后,贺青将画交托给林会长,由林会长带去展览。

    而他等到晚上的时候也会赶去观看拍卖会情况,他很有信心,这次有了郑老和林会长他们的竭力相助,东西一定会拍出一个让人满意的高价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