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5章上亿的大买卖(上)

第145章上亿的大买卖(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45章上亿的大买卖(上)

    第145章上亿的大买卖(上)

    见贺青对自己的高新聘请丝毫不感兴趣似的,藤野先生有些吃惊,他和赵老板面面相觑,眼神中均有疑惑之sè。

    热脸贴了冷屁股,藤野先生一阵尴尬之后,便没再就这个问题多说什么了,免得自讨没趣。

    于是藤野先生招呼酒店的服务员,叫他们准备上菜,不多一会儿,好酒好菜就陆续端上桌面上了,藤野先生和赵老板依然十分热情地招呼着贺青,不时地敬他酒,和他干杯。

    酒席上,贺青的兴致也不高,有点冷场。

    酒过三巡之后,贺青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说道:“藤野先生,现在卖你‘朱仿’的那个骗子逃跑了,那你怎么处置那件瓷器?”

    他自然不希望“朱仿”落在rì本人的手中,虽然藤野先生看上去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但是他毕竟是个商人,无商不jiān,他不可能放着价值几千万的东西置之不理,肯定会想办法走掉的,“朱仿”真假难辨,很容易卖出去。

    只听藤野先生笑意盈盈地回答道:“贺老弟,请你们放心,假如一个星期之内我找不到那个骗子,东西没有退出去,那么我会自行处理的,给你们一个交代。不瞒你说,我也痛恨‘朱仿’,以前就收到过一件‘朱仿’,还是从拍卖公司收购的,幸好那次有根可循,钱最终追回来了一部分。贺老弟,要不到时候东西送到你手上来吧?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这样你们大家应该满足了吧?”

    “那倒没必要了!”贺青摇头道,“你交给赵老板处理就可以了。藤野先生,你也知道,‘朱仿’害人不浅,我们当中有很多人深受其害的,所以大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件‘朱仿’就这样流入市场,因为‘朱仿’太难防了,没准下一个打眼的就是自己!”

    藤野先生笑呵呵地说道:“是啊,‘朱仿’极难分辨,也只有像你这种眼力超凡的专家才看得出来吧?”

    “你过奖了。”贺青摇头谦虚道。

    赵老板也向贺青保证道:“贺老弟,昨天晚上我不是和大家说好了,如果那件‘朱仿’的事没个交代,那我也没脸面见大家了!”

    贺青淡然一笑道:“我知道,我相信你。”

    他见藤野先生和赵老板都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是比较放心的,尽管多少有点害怕藤野先生出尔反尔,拿着那件“朱仿”一走了之,或者在背地里做什么手脚,但是他又不能逼迫对方做什么,人家说给他七天的时间,这也在情理之中。

    吃完饭之后,贺青没有坐多久,在rì本人面前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借口有事道别离开了酒店。

    “藤野先生,贺老弟好像没兴趣加入我们啊。”送走贺青之后,赵老板快步回到了包厢,并和藤野先生谈起了贺青的事。

    藤野先生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贺老弟完全没那个意思啊!他是嫌我们的诚意不够么?”

    赵老板摇摇头道:“不像是那样的。贺老弟如果感兴趣,他绝对不会在乎你开出的条件低一点。刚才你那话还刚说出来他就拒绝了,非常果断,这说明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不必考虑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藤野先生疑惑不解地问道。

    赵老板沉吟片刻后道:“我觉得他在乎的不是那点待遇,他要做自己的事情,‘鉴宝斋’是他朋友开的,他只是在帮对方而已,同时学习一点东西,毕竟他还年轻,总有没学到的知识。”

    “我就不相信他不为钱所动。”藤野先生低声说道,“贺老弟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啊,必须想办法抓住他!”

    赵老板疑问道:“藤野先生,你的意思是说你还会去向他发出邀请?”

    藤野先生郑重地点头道:“嗯,是的,不过我们得想个办法了,这样太直接了他可能会产生反感的兴趣。”

    稍后他们两个人谈起有关事情了,目的是笼络贺青那个天才级别的鉴定专家!

    从那酒店离开之后,贺青打的径直赶往古董街,来到古玩市场之后,他首先走进了自己的古玩店。

    “谷清,没什么事吧?”一见到谷清,贺青就问。

    谷清很惊讶地看着他,愣愣地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啊!贺青,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有。就随便问问。”贺青微笑道。

    听到谷清那么一说,贺青暗中松了一口气,也不知为何,他眉头跳个不停,总有股不祥之感。

    因为他昨天晚上给赵老板他们鉴定出了那件“朱仿”,这也就间接地得罪了那个骗子,甚至得罪了某幕后大老板,对方现在肯定知道这件事了,只怕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事已至此,他只有正面相对了。

    和谷清漫不经心地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走出了“忆古轩”,很快来到了“鉴宝斋”。

    “青哥,你太厉害了啊!你这次出名了吧?!”

    贺青还刚踏入“鉴宝斋”的门槛,迎面就传来一个高亢的呼喊声,向他打招呼的自然是林海涛了。

    贺青一下子便听出来了,只道昨天晚上自己认出“朱仿”一事不胫而走,现在都传到林海涛他们耳中了,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海涛,你怎么这么说呢?”贺青却明知故问地说道,“我都被你弄糊涂了。”

    林海涛笑盈盈地说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吗?!昨天晚上你不是去参加赵老板举办的宴会了么?听说你当场指出了一件‘朱仿’,引起震动!你还真认得出‘朱仿’啊?!这就太好了!‘朱仿’太难认了,像我外公他们那些德高望重的鉴定大师都未必分辨得出真假来,没想到你能那么轻易地看出来!”

    说话之间他走到了贺青身前,并激动地一把拉住了贺青的手臂。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说那个啊?纯属巧合罢了。海涛,昨天晚上那场鉴定交流会不是齐三爷的人主持召开的,却是赵老板和他那个rì本朋友策划的,我们当时多虑了啊。”

    林海涛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那也是了。”贺青点点头道,“海涛,跟你说个,比较重要!”

    “哦,是什么呢?”林海涛端正神sè道。

    贺青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那件‘朱仿’来历很蹊跷,或许事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上午赵老板那朋友请我吃了顿饭,期间他告诉我,那卖‘朱仿’的jiān商见东窗事发就卷起巨款跑掉了,几千万哪!那家伙跑得很及时,肯定是有人在背地里通风报信,也就是说昨天晚上参加鉴定会的人中有jiān细!我发现刘恒和‘唐明园’的老板都去了,他们两个人是齐三爷的手下,那会不会……”

    “你是说那件‘朱仿’的幕后cāo纵者是齐三爷?!”林海涛皱起眉头来道。

    “嗯,很有这个可能!”贺青用力地一点头道,“之前你不是跟我说过吗?齐三爷那人手上有很多的‘朱仿’,他害了很多人!上次他派人送来我们店里的那件粉彩象耳瓶不就像是一件‘朱仿’么?!虽然大家碍于他强大的势力不敢当面说他,和他做对,但是他臭名昭著,他手上出来的东西谁还敢收呢?所以他要想走掉‘朱仿’的话就只有借助别人的手了!我估计报信的那个家伙就是刘老板和唐老板两人中的一个!”

    “嗯,青哥,你分析得很对!”林海涛重重地点下头来道,“齐三爷很有可能是幕后老板!青哥,既然是齐三爷的东西,那这事就麻烦了啊!”

    “为什么呢?”贺青镇定地反问道。

    林海涛郑重其辞地说道:“你也清楚,齐三爷那个人心狠手辣,这次你坏了他好事,他小肚鸡肠的,又怎么会放过你?!以前有人管了他的事,他硬是把别人逼得上吊,家破人亡!青哥,从现在开始,你要万分小心啊!必须加以防范!以后出去办事最好身边多带几个人,也好有个照应!我不怕齐三爷用走假货的手段对你下套,因为你眼力那么好,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骗到你,怕的是他们用硬手段,派人来你们店里搞乱,或者殴打你,威胁你!”

    “哦,是吗?!这么凶狠吗?!”贺青脸sè微微一变道,“我会小心的!”

    林海涛安慰道:“不过你不要太担心了,有我们这些朋友给你撑腰呢!出了事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其实齐三爷一开始就很痛恨我们‘鉴宝斋’的所有人,包括邓老和我外公,但他却一直拿我们没任何办法!”

    “嗯,我知道,我怕他们做什么?!”贺青冷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面对‘朱仿’,我肯定不会退让的!”

    林海涛称赞道:“你做得很对,我支持你!‘朱仿’我们每个人都深恶痛绝,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两人情绪激昂地说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地去收拾东西了。

    约莫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那电话没想是郑老打过来的。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郑老的电话号码时,那一刻,贺青一阵兴奋,因为郑老的来电,这预示着或许有什么大好消息给他带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