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4章不给日.本人鉴宝(下)

第144章不给日.本人鉴宝(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44章不给rì.本人鉴宝(下)

    第144章不给rì.本人鉴宝(下)

    “大家稍安勿躁!”见众人情绪异常激动,赵老板无比焦急,大声说道,“这件瓷器虽然现在是我那位朋友的,但是他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如果我们早知道它是一件‘朱仿’,那怎么可能拿出来给大家看呢?!我一早就告诉大家了,这几件东西是我朋友刚不久前收到的,他有点不放心,所以想请大家帮忙掌掌眼,谁知道第一件东西就看出名堂来了!哎,这次多亏了贺老弟,他眼力不同凡响啊,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

    说着他转过身去面对贺青,并用力拍起掌来,随即不少人也不停地鼓掌,一时间大厅内掌声犹如雷鸣,良久不绝。

    贺青微笑着朝大家摆了摆手,高声说道:“各位不要这么客气!赵老板过奖了,我刚才只是比你们看得更仔细一点而已。”

    “贺老弟,你太谦虚了啊!”赵老板却连忙摇头说道,“要不是你指出来,那我们就全体受骗了!这可是‘朱仿’啊,多害人的东西!不瞒你说,这件瓷碗我朋友花了四千多万才买下来的,现在被认定是赝品,不知道他会受到多大的打击了!”

    贺青随口问了一句道:“那这东西你那朋友是从哪里收来的?是通过拍卖公司拍到的,还是直接从哪位私人老板手上买到的?”

    赵老板回答道:“是从私人手上收购的。那人正是我们古董街的人,他也一直在这边做生意,我一直挺信任他的,没想到啊,他手里也出这种东西,太让人失望了!”

    “哦,原来如此!”贺青点了点头,他恍然大悟一般,但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一时之间,整个会场上充满赞叹声,那些声音当然是冲着贺青来的,对于他的魄力和眼力,在场的人都自叹不如,当然,他们更多的是佩服。

    这前后才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大家对贺青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之前的冷嘲热讽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赞赏,均认为他小小年纪就有这等造诣,前途将不可限量。

    “赵老板,现在那只粉彩天球瓶既然认定是‘朱仿’了,那就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啊!”突然,只听人群中一个高亢的声音说道,“我们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被‘朱仿’坑害过,我们现在发现了一件‘朱仿’,那是绝对不能容忍它再流出去害人的了!”

    “肖老板说得没错!‘朱仿’太害人了,必须摧毁!要当着我们的面砸掉!砸碎!”另外一人振臂高呼。

    “砸掉‘朱仿’!砸掉‘朱仿’!”

    很快便有人应和,随即高呼砸毁“朱仿”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站在台子上的赵老板脸sè涨得通红,又是紧张,又是着急地说道:“各位,请先别激动!我和大家的心情其实是一样的,我也很恨‘朱仿’,因为‘朱仿’曾经差点害死我一位老师!我和那朋友千算万算,绝对没有算到这一点上来!本来我们很有信心的,认为这第一件展品是真品无疑,可还是失算了!东西是赝品,还是‘朱仿’,我们也感到很痛心,很想就地毁掉这件东西!但是请大家站在我那朋友的立场上想想,这件东西可是他花了几千万买来的,如果就这么砸了,受损失的只会是他,而那销售假货的jiān商却什么损失都没有了,到时候去找他理论恐怕也没有真凭实据了!所以,我先在这里向大家保证,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把那笔钱追回来!”

    “砸掉!砸掉!”

    尽管赵老板苦苦请求大家安静下来,但是大家可能是情绪太过激动的缘故,都不听他的,只是在那里不住地叫喊着,要把“朱仿”坏掉,免得从他们眼前流出去再害人。

    见众人情绪激昂,劝也劝不住,生怕场面失控的赵老板眉头不由得深深皱了起来。

    这个场面是他们在举办坚定交流会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们哪怕是怀疑东西是“朱仿”也不会拿出来了,因为他们深知,“朱仿”太可怕了,不知道害惨了多少人,甚至有人因为它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各位朋友,稍安勿躁!”恰在这时,有人站出来替赵老板说话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站在台子上的贺青,只听他郑重其事地说道,“赵老板说得也没错,东西毕竟是人家花高价买来的,如果我们就这么毁掉它,那岂不是正合罪魁祸首的心意?!该惩罚的是那个故意卖出‘朱仿’的人,就算要砸,那也得把东西退还给那人之后才砸!所以大家先不要那么激动了,我相信赵老板和他朋友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贺老弟说得对!”

    贺青这话起了很大效果,他替赵老板求情的话一说出来,台下就有人认可了。

    紧接着发出无数赞同的声音,都觉得贺青说得对,不能意气用事,这件事得追究源头,要揪出那个罪魁祸首,找他的麻烦。

    “呼——”见贺青一番话改变了大家的主意,站在一旁的赵老板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他终于放下心来,随后他转过身来一把握住贺青的手,连不迭地表示感激道:“贺老弟,太感谢你了啊!现在大家最相信的就是你了!”

    “赵老板,不要客气,我只是说句公道话。”贺青笑吟吟地摇头道,“赵老板,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儿去找那只大瓶的原主人吧,免得走漏风声,对方逃之夭夭。”

    “嗯,你说得对!”赵老板重重地点下头来答应道,“我得马上把我那朋友叫来商量,看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贺老弟,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那只天球瓶是‘朱仿’,不说你们,就我也不会放过那老板,‘朱仿’必须毁掉!”

    “有你这话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等着你的回复呢。”贺青点点头道。

    说完之后他向赵老板道了一声别,并掉过头去走开了。

    等到他走下台来时,很多人一涌而来,纷纷伸出手来与他握手打招呼,这中间大多数人是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所以还很陌生。

    刚才当贺青说出那只jīng美绝伦的粉彩天球瓶是“朱仿”时,大家都不认同的,只觉得他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小子又能看出什么名堂来呢,可转眼之后他做出了惊人的举动,直接指出了那件瓷器的破绽所在,铁证如山,谁也怀疑不了。

    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家对他是大大地刮目相看了!

    对于大家的热情招呼,贺青一一彬彬有礼地回谢,和众人客套了一番之后,他告别离开了大厅,然后径直走出酒店,并打的赶往租房。

    “老唐,姓贺的那小子简直不是人啊!”

    贺青走出酒店后没多久,楼上某包间里有两个人倚在窗户上凝望着他的背影,并低声商议着什么。

    那两个人正是跟贺青有着仇隙的刘恒和唐老板。

    只听唐老板沉声说道:“他的厉害之处我们早就领略到了!果真是后生可畏啊!贺老弟确确实实是个狠角sè,和谁做对都可以,千万不能和他做对!”

    “老唐,我就想不通了啊!他还那么年轻,怎么就认得出‘朱仿’来了呢?!他是跟人学的,还是自学的?!就算从小学,也不过学了二十多年吧?!而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已经学了四五十年,甚至一辈子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对‘朱仿’无可奈何!而他刚才看一眼就jīng确地判断出来了!这简直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事情!”刘恒倒抽凉气说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听说他只是一个来历普通的人,刚入行没多久!”唐老板嘘口气说道,“贺老弟当真高深莫测啊!三爷这次又间接地栽在他手上了,不知道三爷会采用什么办法对付他!”

    “嗯,三爷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刘恒咬了咬牙,气狠狠地说道,“那种人死有余辜!”

    “贺老弟是个人才,像那种人才很难得的!”唐老板却道,“我想三爷或许会想办法招揽他,但他和邓英昌他们是一伙的,三爷想招他恐怕没那么简单!”

    “什么?!”听到唐老板那么一说,刘恒忽地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之sè地说道,“你说三爷还有可能好生招待他?!”

    “嗯,很有这个可能!三爷手下最缺这种人才了,如果他得到贺老弟那种奇才的帮助,那就真的是如虎添翼了!”唐老板郑重其辞地回答道。

    “……”刘恒顿时哑口无言,脸上布满失望之sè。

    …………

    从酒店坐车离开之后,没用多久贺青就回到了租房。

    “爸,妈,告诉你们一个大好消息。”一见到父母亲,贺青就高高兴兴地说道,“钱我很快全部筹到了,我们马上能搬进新房去住啦!妈,你们明天或者什么时候去家具市场走走吧,先相中一些家具,然后把房子拿下来后直接去买来用就是了!”

    “哦,是吗?!那太好了!”听到贺青那话,贺母笑得合不拢嘴,说道,“好吧,我们明天去看看,房子的事定好了就好了。”

    贺青胸有成竹地说道:“最迟一个月之内搬进新房去住!”

    这件事基本上敲定了,因为他准备出让的那幅画郑老已经帮他做过鉴定,最低估价是五千万,现在他就等着郑老帮他联系合适的买家了,有了郑老的竭力相助,那自然没问题了,对方是再靠谱不过的一个人了,没准明天就会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这天晚上贺青看完书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竟是赵老板打过来的,只听对方在电话那端笑声盈然地说道:“贺老弟,没打扰你休息吧?”

    贺青说道:“没有,不过我正准备休息了。赵老板,你还有什么事吗?”

    赵老板说道:“也没什么大事了,就明天想请你吃个饭。”

    “赵老板,你不要那么客气,今天晚上你不是已经请过我了吗?”贺青回话道。

    赵老板却忙道:“明天是我朋友特地想请你吃顿饭,他要亲自感谢你,还想交你这个朋友,不知道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

    “不要感谢,叫他别客气。”贺青说道,“哦,对了,你那朋友那件瓷器的事情现在处理得怎么样了?出手那件瓷器的老板认不认帐呢?”

    赵老板叹口气回答道:“哎,这事很难办了啊!那老板确实是个骗子!我们人还没去找他,他就已经携款潜逃了!人不知道跑到哪里了,只怕找也找不到了啊!”

    “不会吧?!”贺青惊疑道,“你们还没去找他,他就跑了?!”

    “是啊!”赵老板说道,“我们觉得很奇怪,那人就是今天晚上跑掉的!在这之前他一直很正常地和我那朋友保持来往,双方关系也还不错。谁知道你一鉴定出来他卖出来的那个天球瓶是件赝品,他就跑了!按道理不会跑得这么及时的,这件事很蹊跷啊,好像他知道这个结果一样!”

    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这件事说奇怪其实也不奇怪了。赵老板,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可能我们当中有人事先通知那人了呢?”

    “你是说我们之中有jiān细?!他给那骗子提供了情报?!”赵老板吃惊道,“不会吧?怎么会有那种人呢?”

    贺青说道:“怎么不可能?赵老板,你们上当受骗了!说不定你今天晚上请来参加宴会的人之中就有人和那骗子是一伙的!我给你点建议,你可以往这个方向去查查,就是看平rì里那骗子和谁关系最好,来往得最密切!”

    “唐老板?!刘老板?!”贺青一提出来那建议,赵老板就报出来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唐明园”的唐老板,一个则是“恒宝阁”的刘老板刘恒。

    那两个人都是跟齐三爷来往密切的,是贺青和林海涛他们潜在的敌人,当听到赵老板提及那两人时,贺青眉头不由得轻轻地皱了一下,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嘴上却依然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初来乍到,对唐老板和刘老板了解不深,这个得靠你们自己去查清楚了。”

    “嗯,那是当然的。”赵老板连忙应答道,“贺老弟,明天还请你赏个脸啊,我那朋友真的很想见见你!”

    见对方那么诚挚,贺青不忍拒绝,便答应下来,说道:“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明天上午有时间,那上午大家见个面,认识一下吧。”

    其实赵老板介绍行内的朋友给他认识,他高兴都来不及了,尽管对赵老板那个神秘的朋友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是不用想也清楚了,对方是一个大收藏家,要不然也出不起那么大的手笔了,几千万就这么打了水漂,他仿佛一点儿都不着急似的,还有那份闲心交朋友,可想而知他多么地财大气粗了。

    再和赵老板聊了一阵之后,贺青便道别挂上了电话。

    实际上第二天他起来后没多久就接到了赵老板打来的电话,对方竭诚地邀请他现在就去昨天那家大酒店,他没有拒绝,而是很爽快地答应好了。

    于是当下他径直赶去了与赵老板他们约定的地点,没用多久他就到达目的地了。

    “贺老弟,你来了啊?!”

    贺青刚走下车来,就听到右前方传过来了一个熟悉的招呼声,他当即下意识地转头望去,映入他眼帘的自然是翘首以待的赵老板了。

    “赵老板!”贺青向赵老板招了招手,然后迎面走了上去。

    “欢迎啊!”赵老板激动地握住贺青的手,热情洋溢地说道,“贺老弟,请上楼吧,我那朋友正在等你。”

    “嗯,好的。”贺青点了点头道。

    而后他跟随着赵老板走进了酒店大门,并上楼进了一间雅致的包厢。

    走进去的时候,贺青一眼扫去,只见包厢内正有三四个人在,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其余两人都毕恭毕敬地垂手站在他身后两侧,像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贺老弟,热烈欢迎啊!”

    贺青随着赵老板走近时,那中年男子站起了身来,并客客气气地朝贺青点头致意。

    那男子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笔挺的黑sè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打扮都很体面,而最惹眼的是他那两撇八字须了,那副模样在贺青看来,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么别扭。

    “你好。”贺青很有礼貌地朝那男子伸出了手去。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那男子与他握了握手,笑盈盈地说道,“听赵兄说,我那件瓷器是你鉴定出来的,在见到你之前我都不敢相信这一点,像你这么年轻的人竟然有那么好的眼力,可是现在我不相信也不行了啊!贺老弟,太佩服你了!”

    “你过奖了。”贺青很谦虚地一摇头道。

    笑容满面地站在旁边的赵老板随即指着那中年男子向贺青介绍道:“贺老弟,我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藤野先生,他来自rì、本、东、京,不过这几年一直在京城和江州发展,他不但喜欢收藏中国古代的艺术品,而且自己和朋友在京城开了一家私人博物馆,可以说是唯一一家外国人开的博物馆。”

    “哦。”贺青淡淡地应了一声。

    这下他才明白,站在他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显得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原来是一个rì本人,其实当见到对方第一眼起,他就有这个感觉了,再加上后面对方说话的腔调,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现在赵老板说明了对方的来历,这事情便确定了。

    当得知对方是个rì本人时,贺青心中顿时升腾起一股莫名的厌恶感,他不是对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rì本人有什么偏见,而是对所有rì本人都没什么好印象。

    贺青小时候听多了rì、本鬼子残、害。中国人的故事,他们老家虽然远在湘、南、偏远山、区,抗rì战争时期rì。本鬼子的势力扩张得没那么凶猛,没有深入他们那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但是老一辈也是受到过一定程度的伤害的,所以一谈起rì、本人他们就深恶痛绝,一种很自然的痛恨感。

    因此,贺青的态度一下子就冷淡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愤然离去,而是碍于赵老板的面子,敷衍了事地坐下来。

    藤野先生问一句他回答一句,一句多话都没有说,因为面对rì本人,他实在是提不起丝毫兴趣来,和rì本人他真的没什么好谈的。

    如果早就知道赵老板的朋友是rì本商人,那贺青恐怕连昨晚的宴会都不会去参加了,这样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他可是间接地因为这个rì本人惹上了麻烦,毕竟那件粉彩瓷是他鉴定出来的,大家亲眼看到的,这事传到那骗子的耳中后,对方肯定会恨他的。

    而实际上,这件事已经泄露风声了,明显已经有人告了密,就是不知道那骗子会不会在暗地里报复他。

    “贺老弟,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藤野先生着重地问道。

    贺青倒也如实回答道:“一边工作,一边自己经营一家小小的古玩店。”

    “贺老弟,你现在是在‘鉴宝斋’做事吧?”坐在一旁的赵老板问道。

    “嗯,是的。”贺青点头道。

    赵老板摇头感叹道:“‘鉴宝斋’虽然是个很大的古玩店,但是还是太屈才了啊!像你这种难得一见的人才,应该有更广阔的舞台才对。”

    藤野也道:“赵兄说得没错,你眼力那么好,‘朱仿’都认得出来,像你这种天才一般的鉴定家应该要做更大的事情!这样才能体现出你真正的价值!贺老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如果你愿意跟我去京城经营古玩生意,那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那个‘鉴宝斋’开你多少工钱,我愿意多出十倍!你看如何?”

    藤野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原来他有意向贺青提出橄榄枝,收罗他这个人才。

    然而,贺青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了,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给别人打工,我在‘鉴宝斋’做事,那是因为他们是我朋友,我帮朋友做点事而已!”

    没想到贺青拒绝得那么快,藤野和赵老板面面相觑,随后藤野勉为其难地笑道:“贺老弟,那我们可以先交朋友嘛。”

    “我从来不跟rì本人交朋友!”贺青暗中冷笑道,“我不会给你们rì本人鉴宝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