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3章不给日.本人鉴宝(中)

第143章不给日.本人鉴宝(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43章不给rì.本人鉴宝(中)

    第143章不给rì.本人鉴宝(中)

    贺青扬言找出那件五彩大瓶上的破绽来了,那一刻,整个大厅沸腾了,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汇聚到了贺青的身上,此刻大家的心里更多的是惊诧和疑惑,已没有人小觑贺青。

    “贺老弟,你找到什么了?!”台上的赵老板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他箭步冲到了贺青的身边,急急询问有关情况。

    贺青转过头来,冲着赵老板微微一笑,说道:“赵老板,我知道大家很想知道这个天球瓶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既然大家这么想知道那我就献丑了。我一开始就判定这件瓷器是一件高仿,而且隐约觉得它是其中的‘朱仿’。刚才我没怎么看清楚,这下我看得很仔细了,可以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东西就是一件‘朱仿’!”

    此话一出,背后的人群中又爆发出了一阵惊异声,众人的情绪更加地激烈了,当中肯定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

    “证据在哪里?!”赵老板惊奇道,他由于激动,身体禁不住微微发抖了,刚才当贺青做出判断时,他反应并没这么大,毕竟他没这么在意,只道贺青的看法只是个例外,他没有真凭实据,完全凭猜测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再联系对方年纪轻轻,不像是富有鉴定经验的专家这个事实,他便不怎么担心了,可谁知道对方很快发现了问题,并确定无疑地说已经找到证据了。

    对此赵老板怎么不紧张,那东西可是他替他朋友展出来给大家鉴赏的,万一真有什么事,那岂不是受到巨大的损失。

    康熙时期的官窑jīng品粉彩瓷,又是一只大瓶,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价值动辄以千万计,如果打眼那就麻烦大了。

    “证据确凿!”只听贺青语气郑重地回答道,“赵老板,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他将手中那个袖珍型放大镜递给赵老板,并让对方自己去看。

    “看什么?”赵老板惊疑道,“这上面没有任何问题啊,我们都已经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了,绝对没问题!”

    尽管如此,他还是拿好了放大镜,准备随时按照贺青的指示去检查器物。

    贺青却摇头道:“那是你们没看仔细。大家想必都清楚,‘朱仿’不同于一般的高仿,它足以以假乱真。这件瓷器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民国时期的‘朱仿’,可以说是做得天衣无缝啊,和相同品种的真品粉彩瓷比起来,光工艺水平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我们没办法从它的造型、釉sè以及纹饰等特征去鉴别它。可尽管它再jīng美,终究只是一件仿品,并不是康熙时期的官窑瓷器,这是必须分辨出来的,要不然还要鉴定家做什么?!

    “虽说‘朱仿’是难以分辨出来的一种高仿,但是它毕竟是仿品,既然是赝品那就有缺点,或者说是与真品不同的地方。细微的差别很微妙,一时之间我也不好向大家解释清楚,我现在就拿出真凭实据来,这样也许更能说明问题了!”

    他一口气解说了很多,赵老板以及台下一干人听后不由自主地点下了头来,纷纷表示赞同。

    而实际上,贺青这些话完全是临时发挥出来的,现编现演,他连一般的仿制品都看不出来,又怎么能鉴别出“朱仿”,可事已至此他只能硬起头皮说大话,正所谓“将错就错”,反正他已经拿到了铁证,能够证明眼前那件瓷器是几乎让大家闻风丧胆的“朱仿”。

    “贺老弟,你就直接说吧,证据在哪里?”赵老板急切地询问道。

    贺青却是不慌不忙地说道:“赵老板,你先别急,先听我说清楚。我不知道你们对‘朱仿’的了解有多深。据我所知,由于‘朱仿’做得太逼真了,制造者自己往往也分辨不出来,所以为了让自己人不至于打眼,他们一般会在制造的瓷器上面留下一个小小的暗记。”

    “贺老弟,这个我们当然也知道了!”赵老板重重地一点头道,“‘朱仿’都有缺漏的,但我以前很少接触这种东西,又没深入研究,所以也不知道它的缺漏会是怎样的。”

    “你们清楚那就好了。”贺青欣喜地点头道,“好了,赵老板,你自己看吧,可要看清楚了。喏,就是这个地方,你用放大镜仔细看一下,看你能看出什么名堂来么。”

    “就这里?”赵老板惊诧道,“这是孔雀的眼睛啊!”

    “对,就在孔雀眼睛的地方,你可要看好了!”贺青应道。

    当下赵老板举起放大镜来,透过镜片,正对着贺青所指的部位看下去。

    与此同时,台下的所有观众都屏住了呼吸,谁也没发出半点声响,全盯着赵老板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一时间,场内的气氛变得神秘而有些怪异,他们大多数人虽然对贺青那话充满质疑,但是也觉得对方说得不无道理,清朝时期的粉彩瓷,尤其是大件的瓷器,往往是“朱仿”模仿的对象,如果说眼前那只大瓶确实是一件“朱仿”,那也不是说不过去。

    他们起先之所以对贺青做出的判断鄙夷不屑,那是因为看到对方只是一个rǔ臭未干的后生,假如他是一位专家,那只会让人肃然起敬,而不会轻视对方,不过现在谁也不敢小瞧贺青了,反而感觉到对方高深莫测,不说其他的,他有那样的胆气就让人忍不住感到佩服。

    一两分钟过后,正拿着放大镜在那瓷器表面认真察看的赵老板脸sè顿时变了,起了剧烈的变化。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用力擦了擦眼睛,定睛再次去看时,他还是看到了,隐隐约约之间,那孔雀眼睛里面有异常,出现的异象是两个极其细微的字体,曰“朱仿”。

    “哎哟!”猛地,赵老板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惊叫一声道:“‘朱仿’,这真是‘朱仿’!!”

    “‘朱仿’?!”场上的观众异口同声地发出惊疑声,他们紧绷的神经登时释放了开来,一转眼的工夫,大厅内就变得人声鼎沸了,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良久不绝于耳。

    鉴定会场上的气氛达到了顶峰,喧闹不已。

    而就在这时,站在台下人群中的刘恒脸sè一阵惨白,他感觉贺青在他脸上狠狠地扫了一巴掌。

    “真是‘朱仿’?!就凭他能看出‘朱仿’来?!这……这怎么可能呢?!”他觉得自己这是在做梦,他们集体看走眼的一件完美古瓷竟然被最年轻的贺青看出端倪来了,并一举指出了“朱仿”的缺漏所在。

    刘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事实如此,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无疑地摆在那里,不容人置疑。

    “老唐!”

    刘恒突然掉过头去,暗暗地朝坐在右后方的一个中年男子打了一声招呼,两人眼神交流,均有愁sè。

    很快,那名叫“老唐”的中年男子站起了身来,然后转身走出了包厢,来到走廊处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掏出手机来给人打电话。

    他神情慌张,打通电话后低声说道:“三爷,大事不妙了!你托人卖给藤野先生的那件粉彩瓷已经被人看出来了!不但赵老板他们知道了,整个古玩街几乎所有的人都清清楚楚地知道了!”

    “你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呢?!”电话中一个yīn沉的声音反问道。

    “可这是真的!就刚刚被人看出来的!”老唐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藤野先生收到东西并没有离开江州,他而是找到赵老板,就是‘古风楼’的赵老板,赵志斌,他让赵志斌召集古玩街的很多老板举行宴会,向外宣称是鉴定交流会,而实际上是请人给他看东西!原以为谁也看不出来那东西有问题,谁知道……总归还是有人看出来了!”

    “谁?!到底是哪位高手?!能一眼认出那件瓷器是‘朱仿’的绝对是鉴定行内万中无一的高手!”齐三爷在电话那端激动地问道。

    “按道理他没那个能力!可是他确实看出来了,还指出了‘朱仿’的缺漏,现在已经确定了,我们大家都傻眼了!”老唐颤声回答道,“那个人你也认识,以前就经常坏我们的事的那个年轻人!”

    “难道又是姓贺的那小子?!”齐三爷问道。

    “对,就是他!之前老饼说那小子能看出‘朱仿’来,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终于知道了,那小子确实不简单,他不像是个凡人,还那么年轻,竟然能认出我们所有人都会看走眼的‘朱仿’!就好像那东西是他做出来的一样!”老唐回话道,“三爷,怎么办?!现在赵老板和藤野先生这边的情绪肯定很难控制住了,他们不但会把东西退回去,而且会找老廖的麻烦!卖‘朱仿’的人是大家不能容忍的!”

    “我知道怎么办了!那个该死的混账东西,必须得惩惩他的威风!”齐三爷冷冷地说道。

    说完之后,他挂上了电话,老唐便也收起手机来,然后一溜烟地走进大厅,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等到他返回时,整个会场几乎被大家的叫喊声抬了起来,众人纷纷嚷着要把那件朱仿当场砸了,万万不能拿出去害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