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2章 不给日.本人鉴宝(上)

第142章 不给日.本人鉴宝(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霎时间,贺青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仿佛成为了一个异类。

    其实,当赵老板宣布答案时,贺青也感到很吃惊,确切地说是失望,他原以为至少会有一般的人所做的答案和自己的是一样的,谁知道一个都没有,如果此刻他没有出现在这个鉴定交流会上,那岂不是全军覆没了。

    因为贺青确定无疑,那件外观jīng美绝伦的粉彩瓷器却是件赝品!

    “哎,什么狗屁专家啊!就那么容易被一件赝品欺骗眼睛么?!”贺青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道,不过他知道,眼前那个所谓的“天球瓶”不是件普通的赝品,而是一件高仿,民国那个制瓷师傅技术高第142章不给rì.本人鉴宝(上)超,做出来的古瓷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也难怪赵老板一干人看走眼了。

    “那难道是‘朱仿’?!”贺青脑海中随即跳出来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心想也只有传说中的“朱仿”才能真假难辨吧。

    贺青对“朱仿”的了解还极为有限,他就从林海涛和龙叔他们那里听说过一点,那次齐三爷暗中派人送去“鉴宝斋”的那件粉彩象耳瓶就疑似“朱仿”。

    后来贺青旁敲侧击地从林海涛探听到了一些关于“朱仿”的情况,原来“朱仿”是目前最伤人脑筋的一种高仿,很难分辨出来,除非是真正的鉴定大师,或者对“朱仿”有特别的研究,要不然打眼很正常。

    因此,贺青认为那个粉彩大瓶是令收藏界闻之sè变的“朱仿”,若是一般的高仿,那赵老板他们不可能集体看走了眼,要知道他们都是行家,其中不乏鉴定专家吧。

    赵老板那个结果宣布出来之后,贺青一下子仿佛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颇有种“特立独行”的感觉,换个角度应该说是“格格不入”,第142章不给rì.本人鉴宝(上)毕竟他和其他所有人的答案截然相反,是一正一反的。

    很快,大厅内就爆发出了一阵喧哗声,各种议论纷至沓来。

    “怎么可能呢?!那么开门的一件瓷器怎么会是赝品?!贺老弟一定看错了!”人群中有人说道。

    “是啊!那件粉彩天球瓶,无论是器型,还是釉sè,抑或是纹饰,都很开眼啊,根本没有一点毛病,贺老弟怎么看成是赝品了呢?!”也有人这么叹道。

    除了提出质疑来的人,其中还有暗中取笑贺青的,纷纷指责他没凭没据地乱说一通,这不是给天球瓶的主人添堵么,这么一来赵老板和他朋友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服了,甚至留下yīn影。

    除非,贺青他能够清清楚楚地指出那件瓷器的瑕疵所在,光说缺点还不行,得说明那东西为何是件赝赝品,总之得拿出真凭实据来吧!

    当自己成为场上目光汇聚的焦点时,说句实话,贺青也开始紧张起来了,因为他生怕赵老板把他叫上台去,然后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可他仅仅能判断出那东西的具体年代而已,要他指名那件瓷器的破绽,这还真是一件大难事,他总不至于将自己如何得知那东西是赝品的真实情况一五一十地道出来吧,即使他不但因此会惹上一身麻烦,那别人也未必相信,这可是科学昌明的二十一世纪,谁会相信异能那一套,那种东西也只有在电影和小说等虚构的世界中才会出现。

    “好小子,果然与众不同!”与此同时,有人正暗暗地注视着贺青,那眼神中充满不屑,还有疑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贺青展开暗斗的刘恒。

    这下刘恒有点兴奋,也有点担忧。

    他感到兴奋的是贺青与其他所有做出的答案都不同,而让他隐隐有些担忧的却在于对方那股自信,那神态,简直是胸有成竹一般。

    “贺老弟,你能不能给我们大家讲讲,分析一下你的答案,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件瓷器是有问题的?”突然只听台上的赵老板大声说道。

    贺青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面对赵老板提出来的疑问,以及众多怪异目光的注视,贺青当下只得硬起头皮站起身来。

    不过此时他神sè镇定,俨然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谢谢!贺老弟,你现在还没有改变你的看法吗?你还是倾向于认为这件粉彩天球瓶是赝品?!”赵老板郑重其辞地问道。

    贺青抿了抿嘴,然后扯开嗓子中气十足地点头说道:“对,我还是那个看法!而且我很肯定,那是件赝品瓷器!如果我判断不错的话,那还是一件‘朱仿’!”

    “‘朱仿’?!”听到贺青那么一说,会场上又掀起一阵喧哗声,众人更是惊讶了。

    很多人一听到“朱仿”两个字脸sè就起了莫大的变化,正可谓是“谈虎sè变”,因为“朱仿”实在是太有名了,害人不浅。

    “贺老弟,这……你没看错吧?”赵老板同样是脸sè大变,他颤声问道。

    贺青重重地点下头来,语气坚决如铁地说道:“没看错!绝对没看错!赵老板,我建议你们好好看下那个天球瓶,回头最好请相关的专家做下鉴定!”

    他这话一说出口来,就引起一片嘘声。

    “你不是说东西肯定是赝品么?!怎么自己不给出解释,还要请别人来做鉴定?!说来说去还不只是猜测,竟然没有一点根据的!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浮躁呢?!是想标新立异出风头么?!一点儿也不切实际!”众人中有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对着贺青摇头晃脑地评论道,他一脸失望地看着贺青,原以为对方会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谁知道就那么一句话对付赵老板,话语却又说得那么强硬,这明显是不负责任的鉴定态度,别人没把握的时候就不会那样夸下海口了。

    然而,他哪里清楚,贺青确确实实能做出那个判断,他的答案千真万确!

    “贺老弟,你说我朋友这件瓷器是赝品,还是‘朱仿’,既然这样,你总该有理由吧?”赵老板沉声问道。

    “对啊!”正在这时,一直坐在人群中看贺青笑话的刘恒霍然站起了身来,并笑意盈盈地说道,“贺老弟,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你眼力真够独特的啊!不过你说那是件‘朱仿’,总得说出个理由来吧?据我所知,‘朱仿’上面都有缺漏的,你能找出‘朱仿’造假的痕迹来吗?”

    “是啊!刘老板说得没错!”

    随即便有不少人随声附和,纷纷嚷着要贺青指出那件“朱仿”的标记来。

    “……”这一时之间,贺青却是沉吟不语,他心知肚明,刘恒那是在起哄,他恨不得自己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吧。

    “‘朱仿’的标记?!”隐隐约约地,贺青似乎从刘恒等人咄咄逼人的问话中想到了什么,也就是说如果他能从那件瓷器上面找出“朱仿”的暗号来就能证明它是赝品,并说服大家了。

    “有暗记吗?暗记在哪里?”贺青脑子快速地转动了起来,他只有一个办法可能发现那个瓶子的异常之处,那就是重新通过观看那瓷器的记录影像,从而察觉出端倪来。

    “贺老弟,你能做出解释吗?”赵老板继续追问道,他脸sè有点yīn沉了,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贺青回答道:“赵老板,别急,你先请等一下,请容许我整理好思路。”

    “那当然可以了。”赵老板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那你先想好了吧。”

    “故弄玄虚!”刘恒冷笑一声坐了下去,他就等着看贺青的笑话了,他肯定对方会大出洋相的,一切“拭目以待”了。

    稍后,贺青再一次通过眼睛附加的异能看到了那件瓷器的来龙去脉。

    看完之后他心中恍然大悟似的,想道:“原来如此!那地方应该有问题!”

    “赵老板,我能不能上去再好好看一下那只大瓶?”贺青随即问道。

    “当然可以了!”赵老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贺老弟,请吧。”

    于是贺青不慌不忙地走了上去,他自始至终保持着泰然自若的状态,事已至此,他还能怎么办,如果就这么退缩,指不出那件“朱仿”的缺漏所在,那岂不是大失面子。

    这都是刘恒逼的,他能让别人笑话,但容忍不了刘恒那只老狐狸嘲笑!

    走到那件瓷器展柜前时,贺青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jīng致的放大镜,然后全神贯注地察看了起来。

    贺青细致入微地观察着,瓶上的每一部分他几乎都用放大镜看过了。

    而他在那上面认真地察看的时候,刘恒等几人却在下面对着他指手画脚地议论着。

    此刻几乎没有人看好贺青,均认为他那只是在说大话的,明明是一件完美无瑕的粉彩天球瓶,又怎么会有什么毛病呢,这不是在瞎折腾么。

    不过他还年轻,眼力有不到的地方这也可想而知,不过他的狂妄却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找到了!果不其然啊!”百度搜索书书*屋,书*书屋手打,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过了几分钟之后,贺青猛然纵声叫道。

    他这一声叫出,刘恒等人愕然起身,都瞪大眼睛看向台上的那件瓷器。

    而刘恒的反应更是强烈,一脸不可思议之状地看着贺青。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顿时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