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1章 粉彩天球瓶鉴定会(下)

第141章 粉彩天球瓶鉴定会(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怎么,小贺,你打算卖掉这幅画吗?这可是仇英的宫廷画,弥足珍贵的!”听到贺青那么问,郑老惊疑道。

    贺青点头道:“是的,我有这个打算,因为家里急需用钱,我得筹集一笔钱。”

    “哦,是这样啊?”郑老点点头道“那也可以了,生活为主,收藏为辅,还是解决家庭经济困难重要。”

    贺青却有些犯愁地说道:“郑老,这幅画如果送去拍卖公司,那等到成交需要很长时间吧?可我半个月之内得筹措到一笔足够的资金,要不然解决不了问题。我是这么想的,你有没有认识喜欢收藏仇英作品的藏友,如果你能介绍合适的买家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第141章粉彩天球瓶鉴定会(下)有了!”郑老连忙回答道“喜欢仇英画的收藏界有很多的,况且你这幅画这么大气,又是宫廷收藏品,最关键的地方在于留下了明朝好几代皇帝的印鉴,这可是一般的宫廷画所没有的啊,所以可想而知它的收藏价值有多么大了!”

    贺青又惊又喜地说道:“那就太好了!郑老,你回头帮我介绍个大老板吧,要诚实可靠的那种,要不然不好谈价。”

    “这个当然了!”郑老郑重其辞地回话道“我给你介绍的一定是信得过的买家,一般人我可不会介绍这么好的东西给他们!小贺,你就放心吧,你这么好的东西还愁找不到买家么?别人可是求之不得的!”

    “但愿如此了啊!”贺青感叹道。

    郑重复又问道:“小贺,你要是很急的话,我先把钱借给你用吧你需要多少钱呢?不是很多的话我还是借得出的。”

    贺青说道:“比较多。郑老,我不好意思借你的钱,你帮我联络买家就可以了,争取早点儿把这幅画卖出去,好解决家里的燃眉之急。”

    “嗯,那好。”郑第141章粉彩天球瓶鉴定会(下)老好生应道“我回头就去帮你联系,应该没问题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有了郑老这话,贺青暗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放下心来了。

    当下郑老再好好欣赏了那幅画一阵之后,他就向贺青道别了,驾车离开了古董街。

    “贺青你真厉害啊!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这幅画确实大有来头,居然值那么多钱!“送走郑老返回到店内的时候,谷清巧笑嫣然地对贺青说道,颇有股贺喜之情。

    贺青欣喜道:“现在有了郑老的肯定,我更加有信心了啊!能卖五千万那也差不多了。”

    他那幅仇英的《大明秋猎图》当初从邵老板手中买过来的仅仅huā了五十万,相较现在郑老的五千万估计,价值足足攀升了一百倍,而且那还只是郑老最低的估价具体价钱就很难说了,反正不会低于那个数目。

    这件事如果让邵老板知道了,那不知道对方会作何感想,肯定会后悔不已了甚至想和贺青打官司,要把东西夺回来,五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任何人知道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便宜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因此贺青得低调行事,这件事不能声张,万万不可让画原来的主人邵老板知晓。

    “谷清,我先把这幅画锁到里屋的保险柜里,等下回来取,我得去一下‘鉴宝斋”稍后,贺青招呼谷清道。

    “嗯好的。”谷清连忙点头答应着,然后帮着贺青将那幅十分珍贵的古画收了起来。

    把画放好后,贺青就向谷清道别走开了,当下他径直来到了“鉴宝斋。”走进店来时只见林海涛和龙叔正在收拾东西他便忙走过去帮衬。

    虽然在“鉴宝斋”做事很〖自〗由,来早一点来晚一点都没任何关系不来打个电话就是了,但是他贺青现在毕竟还是“鉴宝斋”里的一员,帮着林海涛他们做事是他的工作,他分内之事。

    “海涛,你认识赵老板吗?”忙完之后,贺青突然问了一声。

    林海涛反问道:“哪个赵老板?”

    贺青说道:“‘古风楼,的赵老板。”

    “哦,是他啊?”林海涛点点头道“那当然认识了!赵老板是本地收藏协会的副会长,很是有点地位的,在这条街上混的人谁不认识他?青哥,你干嘛突然问起赵老板呢?有什么事吗?”

    贺青摇头说道:“也没什么大事了,就是刚才赵老板来找过我,他特地要请我今天晚上去参加一个宴会,期间还会举办一个鉴定交流会,是他一手cāo办的。他说他邀请了这条街上的很多人,不知道刚刚他来过这里没有。”

    “没有啊。”林海涛摇摇头道“他要举办鉴定交流会吗?奇了怪了,他怎么连你也要邀请了?就算是要举行所谓的‘鉴定交流会”那也只会是他们协会内部的事情吧?还用得着叫上不相干的人么?更何况你还这么年轻,对你不了解的人怎么看你都只会觉得你是一个新人,他还特地来邀请你,何必这么麻烦呢?”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你分析得很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也许他想拉近大家之间的距离吧,他那个人看起来很热情的样子。或许他还没过来给你们发请帖,等一下再看了。”

    可等了很久仍然没有动静,赵老板根本没现身,林海涛摇头笑道:“我看他是不会来邀请我们了。青哥,看样子赵老板他们真的很看重你啊,对你尤其照顾。”

    “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不会是‘鸿门宴,吧?”贺青沉吟片刻后道“海涛,你应该对赵老板的情况比较了解,他和齐三爷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刘恒肯定是跟齐三爷有关系,他先后送来huā篮和‘肉身瓮”这也许就是齐三爷的意思!如果那个赵老板和齐三爷也有关系,那这件事就真的很难说了啊。按道理来说,赵老板也应该来找你们的,但没有动静啊,这多少说明一点问题了。”

    “‘鸿门宴,?”林海涛惊诧道“不至于吧,不过确实有点点异常。我不知道他和齐三爷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可以问问口青哥,要不要我打电话询问一下情况?”

    “嗯,问一下吧。”贺青应答道,还是多留个心的好,万一是齐三爷他们的人在背地里给他下套,那么他就有危险了。

    “好的,等一下。”林海涛答应道,随即他掏出手机来给有关人打去电话询问赵老板他们的情况了。

    不多一会儿,林海涛就打完了,沉声对贺青说道:“青哥,我问到了,赵老板虽然和齐三爷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和‘唐明园,的唐老板关系很好,犹如亲兄弟,而唐老板是齐三爷的狗腿子,这就间接地证明了,赵老板和齐三爷或许是有着说不清的关系的。青哥,这事怕是没举行鉴定交流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他们就是针对你的,要么想坑你,要么就是想挫挫你的锐气!我们这次把刘恒整得那么惨,他们不可能就此罢休的,只会找机会向你报复。”

    “有这么严重么?”贺青倒抽一口凉气道“看不出来啊,赵老板表现得那么热心,不像是有丝毫yīn谋诡计的样子。”

    “他藏得深呗。”林海涛建议道“青哥,你还是别去了,以防万一。”

    贺青却道:“可如果没有这回事呢?那我不去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还会被别人看不起的口去还是得去,反正我对他们有jǐng惕之心了,见情况不妙及时处理就是了,我不相信他们能拿我怎么样。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样吧。”林海涛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青哥,你照常去吧,我和小伍他们跟在后面,守在同一家酒店,距离鉴定交流会举行地点最近的地方,万一有什么事,你发个信息来就是了。”

    “嗯,那就有劳你们了,有你们在旁边照顾总是好事。”听到林海涛那么一说,贺青心里充满一股感激之情,林海涛这么替他着想,他自然很感动了,心想自己运气可真好,结识了这么一个好朋友,要不是林海涛处处帮着自己,那多不好办啊。

    “青哥,跟我你还客气什么啊?这是应该的嘛,你要是被齐三爷他们算计了,那我们也就会受到损失了。”林海涛轻轻地拍了一下贺青的肩膀道。

    “……”此时此刻,千言万语,贺青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他只觉得有一股暖流直往上冲,冲到了喉头。

    和林海涛商量好之后,贺青首先赶回“忆古轩。”他得把仇英那幅《大明秋猎图》送去银行保存,那么贵重的东西还是放在银行里保险一点。

    傍晚七点多钟的时候,贺青就出发了,他的目的地自然是与赵老板约定的那家酒店,而实际上,就在他后面不远处,经过一番伪装的林海涛和小伍紧紧地跟随着,照顾贺青的情况。

    按照请帖上注明的信息,贺青很快找到了举办宴会的那个大包厢。

    带着请柬不慌不忙地走进去之后,贺青一眼扫去,只见大厅里来了不少人,都站在那里聊天。

    “贺老弟”

    贺青还刚踏入包厢的门槛,右前方就传来了一个高亢的招呼声。

    那声音非常熟悉,贺青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竟然是他!”当扫见向他打招呼的那个人的身影时,贺青暗中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