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40章 粉彩天球瓶鉴定会(中)

第140章 粉彩天球瓶鉴定会(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贺青先去了一趟银行,然后从银行的保险库里取出来了一件东西,正是他存放在保险箱里的那幅古画,仇英的《大明秋猎图》。

    拿好画之后,贺青就径直来到了古董街,不过他顺道先走去了“忆古轩”。

    当走进店来的时候,贺青一眼扫见了,店内除了谷清,还有一个人在,那是一个高个子中年男子,看上去有点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贺青,你来了?!来得正好!赵老板说要找你呢!”发现贺青走进来了的时候,谷清连忙笑盈盈地打招呼。

    “赵老板?”贺青暗中一阵嘀咕,想道“我和他又不熟悉,他找我做什么?”

    他还以为那中年男子只是一个顾客,却没想到对方另有来头,他哪里知道对方找他有什么事情,于是他怀着疑问朝他们走了上去。

    “贺老弟,你来得正是时候啊!”衬贺青走近时,那中年男子十分高兴地打招呼道“找你有个事,非常重要,希望你到时候赏个脸。”

    “赵老板,有什么事呢?”贺青问道,他越听越奇了,对方来历他都不清楚,找他会有什么事情,听对方那意思,好像这件事情还很重要。

    只听那中年男子郑重其事地回答道:“今天晚上我们大家在‘恒源大酒店,有个宴会,特想邀请贺老弟参加。你年纪轻轻的,眼力却非同一般,我们都很佩服啊,所以大家都很想和你交流交流,一起学习,进步!”

    “宴会?”贺青惊疑道“赵老板,是你举行削吗?”

    赵老板点点头道:“是啊,我举行的。贺老弟,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也是收藏界的,他最近手里淘到了几件好东西,但出了点状况,需要确定东西的真假优劣,所以想让我给他看看,可我一个人眼力极为有限啊,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法子,想邀请街坊邻居各路能人一起帮忙掌掌眼,有了大家的肯定之后东西就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了,如果谁看出问题了就一起探讨,这样很容易提高大家的鉴定能力是不是?”

    他一五一十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贺青听后心头恍然,心想原来如此,对此他并没有多想什么,当下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是这样啊?赵老板,承蒙看得起,其实我刚加入古玩行没多久,还只是个新手,对鉴定没什么经验,所以我去不去对于你们那些大师傅来说都无所谓了。”

    “贺老弟,你太谦虚了啊!”赵老板却忙摇头说道“你是后起之秀,你的事迹我们都有听说的,谁不佩服你啊?!贺老弟,这是请帖,鉴定会晚上八点钟开始,到时请你务必出席啊!我们都很期待你的到来!就算没讨论出什么结果,大家也交流了一番,呵呵,至少互相认识,熟悉了吧?参加鉴定会的大多数是我们这条古董街上开店和摆摊的朋友,大家以后要经常见面,互相帮忙的。”

    说着他将一个制作得很jīng美的请柬好生递到了贺青的手上,事已至此,贺青想推辞也不好意思了,便只有依言收了下来,不就是去参加一场鉴定会吗,既然对方这么热情了,那就去凑下热闹也无妨。

    实际上,赵老板这是给他送来了一个大好机会,他初入这一行,在古董街上所认识的人除了谷清和林海涛他们就没有几个了,大多数是生面孔,在这个情况下多认识一些新朋友似乎迫在眉睫了,俗话说得好“朋友多了路好走“他觉得在古玩这一行更是如此,朋友多了信息就广了,财路也就拓展开来了,要不然想捡漏都没个好去处,而认识行里的人后别人就可以帮你介绍了。

    “贺老弟,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不由分说地把请帖交给贺青之后,赵老板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晚上不见不散!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我还得去给其他老板送请帖!”

    说完之后他就向贺青和谷清道了别,并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忆古轩”。

    “贺青,你晚上会去参加赵老板举办的那个鉴定交流会吧?”赵老板走开之后,谷清巧笑嫣然地问贺青道。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当然得去了,人家请帖都送给你了,不去就太不给面子了啊!哦,对了,谷清,我还不认识赵老板呢,他是谁啊?应该也是在这条街上开古玩店的吧?”

    谷清点头说道:“是的,赵老板开的古玩店位于古董街入口处,一走进来就能看到的,招牌最亮的那家。”

    “‘古风楼,?!”贺青想了想道。

    “对,就是‘古风楼”谷清说道“贺青,原来你在这条街上这么有名气,好多人都认识你一样,他们好像还都很欣赏你。”

    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我也很奇怪,我又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们也太看得起我这个后生了吧?!好了,不说那些了,谷清,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看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

    “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画?是你自己以前收藏的,还是刚刚淘到的?”听贺青着重地那么一说,谷清这才注意到对方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明显是一个画盒,却不知里面装着的是怎样一幅画。

    贺青说道:“是一幅年代比较老的古画,不是刚淘来的,而是很久以前就收到了的。

    你先看看吧。”

    说罢,贺青走到桌前,并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放下来,随后打开盒子,取出那幅画来。

    等到一寸一寸地舒展开来之后,谷清眼睛微微瞪了起来,惊奇道:“这幅画好大啊!内容这么丰富啊?!这幅画肯定来历不简单了!很值钱吧?!”

    贺青笑吟吟地回答道:“我五十多万买的,具体值多少钱,我现在也不好说,得找权威专家来做鉴定,最后给定个价。谷清,你看到了没有?”

    “什么呢?”谷清疑惑道。

    贺青指了指那幅画的落款处,说道:“你看,这些印鉴,可都是玉玺的印号,大明皇朝连续好几代皇帝鉴赏过的,如果我半断不错的话,这应该是宫藏珍品画作!”

    “还真是!”很快,谷清也留意到了画上的那一组大红sè款印,赫然是明朝几代皇帝的御用印章留下来的。

    “原来这是一幅宫廷画!”谷清随即恍然大悟地说道“难怪很有那种气息。”

    贺青欣喜道:“是啊,这幅画是《大明秋猎图》,取材于皇家秋天出猎的情景,你看这猎人的队伍多壮观。谷清,你能看出这幅画是古代哪位画家画的吗?”

    谷清摇头道:“不清楚,我对古画没什么研究,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一件古董的真假优劣我基本上半断不出来的,除非是做得很拙劣的赝品。贺青这幅画到底是谁画的?那画家一定很出名吧?”

    贺青郑重地点头答道:“那画家确实比较出名,现在他的画在古代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很吃香,据说一幅画能拍出几千万乃至上亿的天价!”

    “啊?!这么贵啊?!”谷清惊诧道“到底是古代哪位大师的作品呢?”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那幅《大明秋猎图》的来历贺青不慌不忙地告诉她道:“是仇英,明代一位非常杰出的画家,他和传说中以唐伯虎为首的‘江南四大才子,是同一个时代的,虽然仇英在民间的影响力和名气不比唐伯虎的,但是在绘画界他绝对不亚于唐伯虎,可谓是‘不相伯仲”你肯定也知道,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其实明朝也有一幅《清明上河图》,那画就是仇英的代表作之一,现在也被哪个历史博物馆珍藏着被看做是一级国宝!”

    “这个我当然也知道的!”谷清用力地一点头道“仇英的画在古玩行很有名的,不过出现的大多数是以次充好的赝品!贺青,这幅画上没有留下仇英的款识,你能肯定就是他的作品吗?!”

    “是他的真迹无疑啊!”贺青语气坚决地说道“现在我就想知道他的市场价值如何。”

    “贺青,你想转让这院画吗?”谷清诧异道“这既然肯定是仇英的真迹,又是一幅大手卷,那肯定很贵重了,值得珍藏起来的。”

    贺青苦笑道:“我也想把它留下来,舍不得让出去啊,但是没有办法,我不得不卖出去了,不过当然得卖一个合适的价钱。”

    “为什么呢?贺青,你急需用钱吗?”听到他那么一说,谷清娥眉不由轻微地蹙了起来,说道“你要是急着用钱,我可以给你一些,我手头上还留有一点。”

    “哦,要你的钱做什么?”贺青苦笑道“就算你把手上所有的钱都借给我用,那也远远不够的。”

    “不够吗?”谷清疑问道“贺青,你要做什么啊?要huā那么多钱吗?”

    贺青点头应答道:“是啊,需要一大笔钱!我买房子用的,确切地说是准备给我爸妈买房子,还有车子,除了这两样huā费,我手里还得留点积蓄啊,在古玩行混手头没钱混不开的,想收件比较值钱的东西都无力支付。”

    他接着将昨天陪他爸妈他们去看房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谷清听,谷清听后不住地点头,说道:“我能理解!买房确实是必需的!你要买上千万的房子,那我确实无能为力了。”

    “呵呵,没关系。”贺青若无其事地一笑道“我这不是能想到办法了吗?我相信仇英这幅画能拍出上千万的价钱,到时候成交后就能拿到足够的钱了,希望尽快将房子过户,这样我们一家人就能踏踏实实地住下来了。”

    谷清点头赞同道:“你说得对。那贺青,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做?是直接把这幅画送去靠谱的拍卖公司,还是另外想办法卖出去?我觉得还是选择拍卖形式的好,就是慢了点,从筹拍到成交动辄几个月,只怕会耽误你们买新房的事情。”

    贺青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打算先找郑老看看,让他帮忙定个价,东西确定情况之后就好办很多了,没准郑老还能介绍个很实在的大老板,这样一来就能很顺利地把东西转让出去了。”

    “嗯,可以的。”谷清很认同他的做法。

    和谷清谈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将那幅画收了起来,过后他在第一时间拨打了郑老的电话,他想直接把对方叫过来帮忙掌眼。

    电话打通后,贺青说明了情况,只道他手里头有一件东西吃不准,需要对方帮忙鉴定。

    郑老二话不说地就答应下来了,说他马上动身,会直接赶来“忆古轩”看东西。

    过了几个小时后,郑老的车子就停靠在了点门边,见状,贺青赶忙走过去迎接。

    “郑老,您来了啊?”贺青高高兴兴地说道“真是麻烦你了,要跑这么远的路。”

    郑老却很客气地一摇头道:“不碍事,有车也挺方便的。小贺,你手上又收到什么好东西了呢?昨天我接到了老潘的电话,他说你那个青铜鼎上面遗留下来的那三组鸟篆文已经破译出来了。”

    “嗯,是的。”贺青说道“潘老说那件青铜器是战国时期一员大将使用过的,是‘李牧之鼎”

    郑老欢笑道:“我也知道了。现在那东西判定为‘李牧之鼎”价值就不可估量了啊!”

    两人一边说一边朝店里头走了过去,走到桌前时,贺青忙请郑老坐下,一旁的谷清也忙着上茶。

    三人寒暄了一阵之后,贺青就把那幅《大明秋猎图》铺展开来了,展示给郑老鉴赏。

    郑老一发现那一组明朝几代皇帝留下来的鉴赏印脸sè就乍然大变了,赞叹道:“这是明朝宫廷收藏画啊!瞧这画风,应该是仇英的作品,这幅画无论是材质,还是绘画的质量都臻于上乘,难得,十分难得啊!”

    “郑老,那这幅画大概值多少钱?”贺青轻声问道。

    郑老一本正经地说道:“元朝出现过一件相类似的作品,那叫做《皇家秋猎图》,这幅画应该是仇英的模仿之作,但丝毫不逊sè啊!如果送去拍卖公司拍卖的话,最终成交价起码在五千万以上,只会多不会少!”

    “五千万?!”听到郑老这个回答,贺青心中又惊又喜。

    五千万绝对不是一个低价了,东西卖出去之后他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房子,车子,都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