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36章 张大千墨宝(下)

第136章 张大千墨宝(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36章张大千墨宝(下)

    “青哥,这真是张大千的画啊!”当看清那幅画时,林海涛一脸诧异道。

    贺青郑重地点点头道:“确实,这是张大千的《墨荷图》!”

    他万万也没想到,祖师爷竟然会派人给自己送来张大千的画作,自己刚才只不过问了他一声而已,并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岂料对方当真了,特地为他准备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对于贺青来说自然是个惊喜了,因为这之前他还在为给郑老准备生rì贺礼一事犯愁,虽然从祖师爷那里得知对方甚爱收藏张大千的作品,但是他毫无头绪,一时之间叫他去哪里收购,而就在这个火烧眉毛的节骨眼上,祖师爷送来了喜讯,给他准备好了一件现成的张大千画。

    大惊大喜之余,贺青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自己只是送给对方那么一小瓶李墨,岂料对方还这么大一个礼,众所周知,张大千的画都很贵重的,就算再简易的一幅画也是价值不菲吧,而眼前这幅立轴画画幅比较大,长约一米五,宽度也将近一米,再加上画上字画所用的笔墨,由此可知绝不是一幅普通的画了,可以想象张大千画这幅画时所耗费的jīng力有多么大了。

    “贺老弟,这幅张大千的《墨荷图》是太师傅特意叫我带来送给你的,请你收下。”送来那幅画的那个中年男子笑盈盈地说道。

    贺青激动不已地说道:“这画太贵重了啊,我怎么好意思收下这么珍贵的一幅画呢?!”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那是一种受宠若惊的味道,祖师爷就这么送给他一副十分昂贵的画,他受之有愧似的。

    那中年男子却摇了摇头,郑重其辞地说道:“贺老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太师傅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东西你务必收下。你有用得着的地方。”

    “我……”一时间,贺青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没想到祖师爷对他这么宠爱。出手就是一副张大千的画。

    “那我得马上去感谢他!”顿了顿,贺青接着说道。

    那男子却道:“他说不用谢的,他现在坐上飞去杭、州的飞机了。临时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那边处理,估计三天后回来。不过他还给你留了一张纸条,也让我带来交给你。贺老弟,给。”

    说着他将从怀里取出来的一封信好生递给贺青,贺青伸出双手来接过,并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拿出信纸认真读了起来,只见上面这么写着:“小贺,那幅《墨荷图》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刚换来的,你师傅以前特别喜欢那幅画。但是别人不愿意让给他,所以他一直感到很遗憾,现在我想办法给他弄过来了,你拿去送给他吧,在他生rì的时候如果能收到这件礼物。那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纸上所写的是毛笔字,字迹苍劲有力,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地漂亮,富有艺术气息。

    等到读完那封比较简短的信之后,贺青感动于心,祖师爷真是用心良苦。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换来张大千那幅《墨荷图》的,肯定是件好东西了,要不然别人不会做这个交易。

    “贺老弟,画和信我都送到你手上了,那我现在回去了。”稍后,那中年男子道别道,“我手头还有点事,就不奉陪了,以后有机会我还想请你们吃个饭,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贺青连忙点头答应道:“嗯,好啊,不过得是我请客才对。文叔,谢谢你了!”

    “不要客气,大家都是自家人,别见外。”那男子与热情地与贺青握了握手,然后告别转身离开了“鉴宝斋”。

    文叔走出去之后,贺青和林海涛他们继续欣赏张大千那幅《墨荷图》,贺青对字画没什么研究,只能“点到为止”,不过在这方面一旁的龙叔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专家。

    “龙叔,我们师公特地送给青哥的这幅画应该是张大千的真迹吧?”林海涛突然问了龙叔一句道。

    龙叔点头道:“当然了,是真迹无疑!祖师爷送出来的东西还会有错吗?这个作品很jīng彩啊!张大千是书画界的一大奇人,可以说是我国近代绘画史上最富有传奇经历的一位大师,他被称为是‘东方的梵高’!

    “大家都知道,曾经出身平民的张大千一生阅尽奢华,浪迹天涯的他最终也声名远播。年轻时,他与其二兄张善孖号称‘蜀中双雄’。中年时,他与贵胄溥心畲并列,人称‘南张北溥’。晚年的时候,他又与溥心畲、黄君璧在台、湾并称‘渡海三杰’。这许多年来,大家又将他与齐白石并列为‘南张北齐’。最为其张目的莫过于徐悲鸿的赞叹:‘五百年来一大千!’可想而知他在书画界的影响力有多大了!其实这从他流传下来的作品的拍卖记录上就看得出来了,很多拍出了千万的高价,上亿的也不在少数,他有一幅叫做《泼彩山水》的国画拍品拍出了两点五亿,真正实现了几乎令其他国画大师高不可攀的天价!”

    看样子龙叔对张大千非常了解,他一五一十地说起了这位国画大师的情况,听后贺青脸sè不由变了,他知道张大千的画很贵,上亿不是空话,但是没想到贵到如此离谱,竟然比元青花大罐还要贵重!

    “哦,我查到了!青哥,你看看吧!”正在这时,林海涛将他的宽屏手机递到贺青面前,让他看他刚刚查到的一组数据。

    贺青惊疑道:“这是什么?”

    林海涛眉飞sè舞地说道:“张大千的画在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记录啊,你看一下,吓人吧?!这一列都是八位数的成交额,上九位数的也有好几件,这是不完全统计的,如果算上所有的拍卖纪录那不知道有多少了!张大千不愧是历史上最值钱的画家啊!外国梵高的画一件的拍卖价可能和他媲美,但是全部加起来远远比不上他了!”

    “是的!太厉害了!”贺青赞叹道,“不知道师公送来的这幅《墨荷图》值多少钱,如果也值这么多钱,那我真不好意思收下来了!我又没送给他什么!”

    林海涛却摇头一笑道:“其实你已经送给他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了,那就是那两瓶李墨啊,张大千的画市场上是不难收到的,也不乏jīng品,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钱,而李墨就不同了,几乎绝迹了,要想求到一小瓶李墨来绘画那简直跟做梦没两样!这上面有关于荷叶画的拍卖价钱,好像也有三千多万,但那是册页,二十四开的,附有好几幅不同sè彩的关于荷花题材的作品,可能比这个要复杂丰富一点吧,但不管怎么样,这幅画肯定也很值钱,拍几个几百万应该不是问题的!”

    “这幅荷花图是张大千经常画的题材,也是张大千成就卓著的画种,画面上的荷叶荷花气势不凡、水墨淋漓。”龙叔解说道,“这幅墨荷图打开后,从绘画和装裱看,是民国时期的东西,看了感觉非常好。整幅作品神韵天成,绘画的笔墨风格非常雄劲,气势逼人;题画诗及题款的书法风格具备成熟时期的大千体风格;印章的颜sè和篆风都符合张大千上个世纪40年代的特征。所以,小贺,这是古今中外所有荷花题材中一幅非常难得的jīng品画作啊,价值很难估量!”

    “嗯,我知道了。”贺青点了点头,至于这幅画到底价值几何他并不是很在意,就随便问问罢了,怕的就是祖师爷花了太多的钱来为自己收下这幅画,这样他心里真会过意不去的。

    再和林海涛以及龙叔就张大千这幅《墨荷图》讨论了一阵之后,贺青就将画寄存到了“鉴宝斋”的保险库去了,暂时东西放在这里安全一点。

    “青哥,师公怎么突然想到送你这么一幅画呢?你喜欢张大千的作品吗?”事后林海涛问道。

    贺青回答道:“不是我喜欢收藏张大千的,而是你外公喜欢。”

    当下他将那幅画的来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林海涛,林海涛听后大吃一惊道:“原来如此啊!你还真用心了!我外公要是知道这幅画是他曾经求之不得的那幅画时,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过两天就是他老人家的生rì了,作为徒弟我自然得jīng心为他准备一件礼物了啊!”

    “那是!”林海涛笑呵呵地说道,“青哥,你还没有向我外公行拜师之礼吧?其实他早就把你当做关门弟子看待了!你不拜也是他的徒弟!”

    “可这是必须的!”贺青说道,“我打算在他生rì那天拜他为师!”

    “那甚好!”林海涛惊喜道,“那对于他来说可是双喜临门了啊!”

    贺青说道:“我不懂的太多了,得好好学一学了,要不然赶不上别人啊。”

    “青哥,这么说你就太谦虚了啊!”林海涛却摇头道,“你眼力都那么好了,还这么说,那我岂不是要撞墙去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鉴宝斋”门口突然多了两个身影,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