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35章 张大千墨宝(中)

第135章 张大千墨宝(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35章张大千墨宝(中)

    接到林海涛的电话后,贺青就和谷清赶去了古董街,到了“忆古轩”之后,贺青对谷清说道:“谷清,我去‘鉴宝斋’了,你看着店吧。”

    “嗯,你去吧。”谷清嫣然一笑,点头道,“‘忆古轩’有我一个人看着就可以了,你还要在‘鉴宝斋’上班呢,有时间就过来照顾一下,其余时间你忙你的吧,没关系。你放心好了,我会把我们店打理得很好的。”

    “嗯,我知道。”贺青舒心地一笑,说道,“有你打点我还不放心吗?这个店可基本上是你一手办起来的。哦,对了,谷清,跟你说个事,以后你要注意一下。”

    “是什么呢?”谷清问道。

    贺青回答道:“以后有人来我们店出售东西的时候你不要轻易地买下,要先看清楚了才出手,要是价钱很高的东西,那最好告诉我们,我们一起商量。”

    谷清连忙点下头来答应道:“以后不会那么做了。上次那只‘肉身瓮’的事让我心里好内疚,那天是因为那东西对方出价很低我才冒险买下来的。贺青,以后如果再有人上门来卖东西而你又没在的话我都告诉你吧,让你来做决定好了,你眼力比我好得多,我其实有好多东西连认都认不出来的。”

    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应道:“好吧,一起商量最好了。”

    尽管比起顾清来,贺青基础鉴定知识并不比谷清强,但是他有一双神奇的眼睛,通过眼睛能过洞察古董的来龙去脉,很多东西连专家都不能做出jīng确判断。他却能准确无误地给予断代以及相关认识。

    因此贺青在鉴定古玩上更有优势,别人想骗谷清。但未必能骗过他的眼睛。

    现在他狠狠地惩治了刘恒一顿,刘恒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就是不知道他会怎样报复过来,所以得“严加防守”,免得对方钻空子。

    再好生嘱咐了谷清几句,贺青便道别离开了“忆古轩”,并很快高高兴兴地来到了“鉴宝斋”。

    刚才在电话里林海涛说得很清楚,祖师爷到“鉴宝斋”来了,正要找贺青。

    不用想贺青也猜得出来了,祖师爷找他无非是关于那锭古墨的事。虽说那块神奇的古墨几乎能确定是“天下第一品”李墨了。但是还有一点不确定的因素,如果祖师爷拿着墨汁去和李墨作品作对比,结果很相符,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贺青很期待祖师爷即将告诉他的这个结果,对此他自然是信心满满的。不管怎么样,他早已经知道那东西的来历,年代与南唐极为吻合,再加上东西质量那么好,要是出差错那才怪了。

    “青哥,你来了啊?!”

    贺青匆匆忙忙地走进“鉴宝斋”的时候,一眼扫见了,店内除了林海涛和龙叔,还有另外几个人在。其中祖师爷和邓老赫然在列。

    贺青最先注意的是祖师爷的神sè,见对方喜眉笑眼,很高兴的样子,他暗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想道:“祖师爷应该是来向我报喜的吧?要不然怎么那么开心?”

    “嗯。”贺青随即定了定神,并朝迎面奔上来的林海涛点头致意。

    几步跑到了贺青跟前的林海涛笑盈盈地说道:“祖师爷和邓老他们来了很久了。他们都想见你。”

    “哦,有什么事吗?”贺青语气郑重地问道。

    林海涛说道:“应该是跟你那块李墨有关吧,祖师爷不是拿了你磨出来的一点墨回去和李墨绘写的字画做比对了吗?你过去就知道了,快去吧,别让祖师爷他们等太久了。”

    “嗯,好的。”贺青忙点头应道,随后他快步朝祖师爷和邓老他们走了上去。

    “祖师爷爷,邓老,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走到祖师爷他们身前时,贺青很有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祖师爷笑呵呵地说道:“没事。小贺,你坐吧,跟你说个事,是件大好事。”

    “谢谢。”贺青依言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只听祖师爷有些激动地说道:“你那块墨现在我能肯定了,绝对是一块贵比黄金的李墨,太难得了啊!”

    “哦,是吗?”贺青一阵兴奋,虽然在这之前他就料到这一点了,但当这个消息祖师爷亲口告诉他时,他还是感到莫大的惊喜。

    祖师爷用力地点点头道:“是啊!经过细致地比较,你那块墨上的墨和用李墨画的画写的字,墨迹一模一样,我还不大放心,后来又找了书法界的几位专家做了鉴别,结果一致认同,你那块墨是李墨无疑!小贺,恭喜你了,你吃了仙药了,捡了那么大的一个漏!李墨绝无仅有,世上保存得比较完整的就那么几块,现在有一块到了你手上了,你得到一个大宝贝了!”

    “那太好了!”贺青无比欢喜地说道,“祖师爷爷,太感谢您了,还得感谢帮忙给我做鉴定的专家!”

    至此他彻底放下心来,那块古墨是李墨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再也不需要丝毫怀疑了。

    “不要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祖师爷连连摇头道,“就能淘到这么好的东西我也替你感到高兴。小贺,不过我有个不情之情,希望你帮个忙。”

    “祖师爷爷,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只要能做到的,定当竭尽全力!”贺青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当祖师爷说出那句话来时,他很吃惊,万万也没想到啊,如此德高望重的一个大师,竟然那么恳求自己,这难免让人受宠若惊。

    只听祖师爷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你不是送了我一点李墨吗?我拿回去之后想画一幅画,但是笔墨不够,画大概画到一半的时候就没墨了,当时我心情太激动了。也没想到这一点上来,但我意识到笔墨不够时却已经晚了。现在那幅画只有一半,一半没有完成,可我又不能改用普通的墨,所以很纠结,想来想去还只有过来请你帮个忙,能不能再墨一点墨送给我,就那天那么多就可以了。”

    “这个啊?!”贺青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了!反正那块墨还多得是,墨那么一点也无关紧要了!”

    他答应得非常爽快,祖师爷听后一阵激动。感激道:“那就谢谢你了!李墨非常珍贵啊。现在是求之不得,要不是你肯帮我,那我这辈子可能都完不成这个心愿了!”

    李墨是书法家梦寐以求的墨宝,谁不想用李墨来画一张画,写一手字。可那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而已,毕竟李墨几乎成孤品了,极难得到。

    “祖师爷爷,那我就马上把东西拿出来给你磨墨吧。”贺青随即说道,他雷厉风行,一点儿都不含糊。

    然后他叫了林海涛一声,两人走去鉴宝斋的保险库将那块李墨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当东西摆在桌子上的时候,初次见到的邓老以及祖师爷带来的几个专家竞相惊呼。并纷纷赞叹。

    “小贺,你了不得啊!”邓老大声称赞道,“没想到李墨你都能淘到!这块墨一看就知道成sè很好,是以质量取胜的!一般的观赏墨就造型好看点而已,你这块墨表面上无花无纹,没有装饰。但深沉古朴,很有那番韵味,现在鉴定为李墨,这其实并不奇怪!”

    贺青笑道:“可淘到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墨,不过一开始倒是就认定它年代很老了,现在有了祖师爷爷他们的鉴定,我不用担心了!”

    “嗯,你可以放心了。”邓老点了点头,郑重其辞地回答道,“李墨弥足珍贵啊,现在在古玩市场上有价无市!小贺,你准备怎么处理这块墨?是继续留着,还是想出手?你要是愿意转让,可别卖给别人,我们也愿意收下,至于价钱,自然不会让你吃亏的。”

    贺青不假思索地摇摇头道:“我不打算转让,我想自己收着用。”

    邓老那话他自然听得出来了,对方有求购之意,但他确实没这个考虑,并不是说害怕邓老他们出的价不会比别人高,而是他有用处。

    李墨可是绝品,如此难得,贺青哪里舍得出让,他还想留着自己用呢,尽管现在他不懂书法,软笔字画都可谓一窍不通,但是他能学,甚至能很轻巧地学到古人高超的书法技艺,到那时李墨自然能派上大用场了。

    好东西自然得好好珍藏起来!

    再和邓老说了一句之后,贺青就开始给祖师爷磨墨了,他这次给对方墨了大概有一小瓶,比上次要多很多,但这一磨下来,那块墨也就缺了那么一星半点,根本看不出什么,李墨非常耐用的,古人十多年才能用完一块,现在祖师爷借去一点点又有什么大碍了。

    拿到贺青磨出来送给他的那瓶李墨后,祖师爷非常满意,感激不已,并着重说道:“小贺,你这么帮我,我不能让你白忙乎啊,我得送你一样东西表示酬谢,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平时喜欢收藏哪方面的东西?是瓷器还是字画或者是其他的金银铜器之类的?”

    贺青却道:“祖师爷爷,你不要这么客气,小事一桩而已,我不要你的酬谢,如果你送给我东西,那我们之间岂不成了交易了?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呢?不过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是什么问题?你说吧。”祖师爷忙道。

    贺青说道:“郑老很快就要过七十大寿了,我想给他准备一件礼物,但是我对他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想准备一件古董,但又不知道他最喜欢收藏什么,您是他师傅,你对他的喜好肯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原来是这个事啊?”祖师爷笑了笑道,“你真是个有心人!你师傅很喜欢收藏张大千的作品。”

    “张大千的画?!”一听到张大千这个人的名字,贺青就大吃一惊,他第一反应就是,张大千的字画很贵的,张大千太出名了,就算不是古董行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大画家,他的作品在国际市场上都很吃香,成交价往往千万,乃至上亿的天价。

    要他为郑老准备张大千的画作为生rì礼物送给郑老,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他现在身上哪有那么多的钱,就算能筹到钱现在也恐怕来不及寻找合适的画了。

    拿到贺青磨出来的李墨之后,祖师爷他们就道别离开了“鉴宝斋”,可没过多久就有人走了进来,那人比较眼熟,自称是受祖师爷之托来送东西的。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