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34章 张大千墨宝(上)

第134章 张大千墨宝(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格外安静的洗手间里,谷清正在清洗东西,由于衣服弄脏的地方太多,她不得不把外衣脱下来进行清理。/

    尽管时间很晚了,已是凌晨,但是谷清丝毫不着急,当下只是不慌不忙地清楚衣服上贺青留下的脏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谷清只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比较急促的脚步声,那一刻她下意识地掉过头去张望,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赫然只见门边多了一个人影。

    那不是别人,正是贺青!

    没想到贺青这下就起来了,更没料到他速度这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洗手间门边,谷清吃惊之余浑然忘了,自己外衣已经褪掉,上身只穿着一件内衣,袒露一大片。

    当一眼扫见谷清时,贺青也是大吃一惊,他顿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谷清。

    谷清穿着的是一件紫黑sè的文胸,内衣的黑sè与肌肤的雪白光泽形成了鲜明的对方,特别地吸引人的目光。

    “谷清,你”好一会儿贺青才从震惊反应过来,他回过神来时经酒jīng刺激的大脑也就清醒了几分,当即他意识到了不妥,并快速地转过了身去,没再盯着谷清十分xìng感的身躯看。

    “我你怎么醒来了?你、你好些了?”谷清也随即回过了神来,她有些慌乱地披好了刚洗过还没弄干的衣服。

    她刚才完全没有防备,所以脱下衣服清理的时候没有关好洗手间的门,谁知道贺青竟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贺青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我没事了。是你把我送来房间的?”谷清“嗯”了一声说道:“是的。你和海涛都喝醉了,小伍打电话给我,所以我就过来看了,你放心,小伍已经把海涛带回去了。”说话之间她起步走到了贺青身前,此刻她脸上布满红晕,微微带着甜蜜的笑,那样子美艳不可方物。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发现谷清上衣cháo湿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所以很容易透视到她衣服内的冰肌玉肤内衣的那抹黑定睛一瞧之下更是清晰无疑。

    也不知为何,贺青胸口不自禁地一阵发热,登时口干舌燥起来可集是肚内酒气大,胃火上冲的缘故。

    谷清似乎看出了贺青的心思,她也变得有点不自在,目光闪烁不定。

    “那我回房间了。”谷清忸怩不安地说道,说完之后她扭头走向了卧房。

    而贺青赶紧一头扎进洗手间然后舒舒服服地撤了一大尿,他喝了那么多的酒,自然很难憋住了。

    等到贺青返回卧室时,谷清已经整理好东西了。

    “贺青,你现在没哪里不舒服了?”谷清问道。

    贺青点头道:“嗯,我酒醒了。”

    谷清巧笑嫣然地说道:“那我回去了,你就别回租房了,那地方娄这儿这么远,看你样子好像还不是很清醒,所以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里休息反正房都开了,钱可不能白交。”谷清道别待要离开,贺青却走上前去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衣袖,说道:“谷清,我现在睡不着了,能不能陪我聊聊?”这几天为了开店和看唐贺青和谷清都很忙,忙得双方之间连谈心的时间都没有,现在两人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相处,怎么能不趁机好好说说话呢。

    “当然能了。”谷清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然后两人相对着坐下来开始闲聊。

    只听谷清语气关切地说道:“你怎么能喝那么多酒呢?酗酒可不是一件好事,不但伤害身体而且影响也不好。如果是不安好心地人把你灌醉了,那岂不是有危险?”

    贺青微微一笑道:“小伍和海涛都是走得很近的朋友,我没想过提防他们什么,所以就放开酒量喝了,谁知道迷迷糊糊地就喝醉了。”他那并不是酗酒,因为他确实“能喝”就是没拿捏住量,一不小心就喝醉了。

    谷清郑重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不能喝那么多,以后注意点。

    “我知道了,下不为例!”贺青倒也答应得很爽快,笑盈盈地说道“喝酒这事确实得有个度,醉了多狼狈啊。”

    “可不是呢?”谷清心里想道“刚才你可害惨我了,吐得我满身都是!”

    两人聊着聊着,相顾莞尔,房内的气氛温和如chūn。

    “谷清,我问你一个事,你老实告诉我好吗?”贺青突然端正神sè问道。

    “你问,我当然会如实告诉你了。”谷清很乖巧地点点头道。

    贺青说道:“我知道这话问你也许不合适,可能会让你有不好的情绪,但是我早晚会知道的。你爸他是不是快回来了?”“……………”听到贺青那问话,*清脸sè倏忽沉静了下来,她只是目光怔怔地注视着贺青,却良久不发一言。

    贺青早料到对方可能会有这么个反应,但既然问了那就要面对,于是他连忙说道:“谷清,不说这事了,我们还是聊点别的。”

    “贺青,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好了。”岂料谷清却突然开口说话了,只听她一五一十地说起来道“我爸是个劳改犯,他因为伤人进监狱的。从我能记事起我爸就是个混混头,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不知道给我们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那时候我们每天生活都不得安宁的。所以我很恨我爸,当从来没有过父亲,我和我妹只有妈,可我妈她命太苦了,她生前过的都是苦rì子,好rì子一天都没捞着过我们好想她,她现在要是还在那该多好啊,我不用看人家脸sè做事了,我开了属于自己的一家店……”正说着,她眼眶红了,泪水潸然而下,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她低下头去,掩面抽泣了起来,泪落如雨,很快打湿了衣裤。

    由于太过激动,谷清身体随着哭泣声微微发抖,那番模样极为惹人怜悯。

    “谷清”贺青叫了一声,随后他不由自主地移动身体,坐到了谷清身边,并伸出双手去轻轻地搂住了对方。

    在他眼里,谷清一直是个非常坚强的女孩子,面对小偷,面对曾经高高在上的上司,她都毫不示弱。

    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家,心里自然有柔软之处,到了动心或是伤心时也会落泪。

    “没事了,不愉快的事情咱就别提了,现在你和你妹妹不是过得挺好的吗?”贺青像哄小孩子一样地安慰谷清道“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至少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在身边,是不是?别哭了。哎,我刚刚真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啊,我是无心的。”谷清将头伏在贺青的肩膀上,声音很哽咽地说道:“贺青,谢谢你!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要不然你那么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子!银行逼债,以前的老板又鼻么逼我,如果你没有出现,那我不是去坐牢就是向那无耻的人妥协,我别无选择了!”

    “不娶谢,不要谢。”贺青连连摇头道“我们都是自己人了,跟我你还客气什么?再说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还不是帮了我一把?好了,别难过了。”他轻轻地抚摸着谷清沾着衣服光滑的背部,过了好半晌谷清的哭声才渐渐止住,并仰起了脸来。

    她娇躯瑟瑟地缩在贺青温暖的怀抱里,清秀的脸庞上梨huā带雨,楚楚动人。

    谷清目不转睛地看着贺青,那眼神里满是甜蜜,红润的嘴唇轻微地颤动着,贺青也凝视着她,此刻两人表面上很平静,心下里却是波涛汹涌的一片。

    谷清目光开始有点迷离,那俏脸,那嘴唇,都非常地诱人。

    贺青真想俯下头奔亲吻谷清,可他这个念头还刚从脑海里迸出来,旁边有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那是搁在那里的手机。

    听到手机的震动声,谷清便像触电一样从贺青怀里弹了起来,并站起身来,转过去整理衣服和情绪。

    “该死的垃圾短信!”颇为扫兴的贺青顺手抓起床头边的手机一看,原来是一个骗子发来的短信,这条短信来得可真不是时候,要不然他就能壮大胆子亲到谷清了,没准今天晚上趁着一股子未消的酒劲修成正果,破了这保持了有二十多年之久的处男之身。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收拾好心情的谷清转过头来时又恢复了平静和端庄。

    不过余下来的时间里谷清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依然坐下来陪贺青聊天,不过聊的不再是谷清父母亲的事,话题而是指向“忆古轩”的发展大计,两人都jīng神振奋地展望未来,大有把“忆古轩”做得最棒的信心。

    就这样高谈阔论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谷清渐渐发困了,贺青让她躺到床上去休息,而他自己则睡在拼起来的沙发上。

    这矢晚上,贺青对谷清没有半点不轨的行为,两人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起来后没过多久,贺青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林海涛打过来的,说祖师爷来了,要找贺青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