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32章 刘恒气疯了(下)

第132章 刘恒气疯了(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贺青拨打的是林海涛的电话,电鼻打通后他说道:“海涛,刚刚刘老板已经找过我,谈的正是那件事,你那边也可以行动了。你让邱老板多打几个电话催促他,说如果他还不拿东西来做交易那明天就回去了,反正催得越紧越好!”“知道了,青哥。”林海涛在电话那端好生答应道“呵呵,看样子刘老板已经钻入我们设置的圈套了啊!青哥,你这个主意太妙了,等着看好戏,不知道事情暴露后他会是怎样一副嘴脸,就想看到他那副狼狈的样子!”

    贺青笑盈盈地说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全靠你们相助,等事成后我们得好好庆祝一下。”

    两人在电话里〖兴〗奋地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再交代几句便道别挂上了电话。

    “贺青,你在和谁打电话呢?看你那副高兴的样子。刚才刘老板来找你有什么事?”

    贺青刚收起手机来,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招呼声,那自然是谷清在跟他说话。

    贺青当即扭过头去,看着谷清说道:“也没什么事了,就随便聊聊。

    对于惩治刘恒一事,谷清是一无所知的,贺青暂时也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对方,免得她多想,或惹来没必要的麻烦。

    谷清巧笑嫣然地点点头道:“还以为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

    没事就好了。不过我听人说起过,刘老板是个笑面虎,他表面上总对你和和气气的,可翻起脸来比翻什么还快,还会设计害人,挺阴险的。

    所以你以后和他交往的时候还是多留个心眼的好,以免着了他的道。”贺青郑重地点头道:“我知道的,对方是好是坏我自然分辨得出来。”两人在店里聊了一阵之后便准备打烊了,贺青估计刘恒现在不会来找他,明天才会有动作。

    可就在他们关大门的时候,有个人急急匆匆地朝这边跑了过来,几步便奔到了贺青的身边。

    “贺爷!”那人点头哈腰地向贺青打招呼,表现得恭恭敬敬。

    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叫自己,贺青只觉得很怪异,明显把他叫老了。

    贺青不慌不忙地扭过头去张望,只见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张比较熟悉的面孔,那是一个瘦骨嶙峋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恒宝阁”的小伙计小果!

    其实一听到对方的声音他就认出来了,他料定刘恒会来找他,但没想到对方消息来得这么快,而且是派人来找自己的。

    “是你啊?”贺青笑吟吟地说道“你可别这么叫我,没准你比我还大呢,这太折煞人了。”“那我还是叫你贺老板吧。”1小果赔着笑脸道。

    “好了,随便吧。”贺责一摆手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他这无疑是明知故问,他当然知道小果来找他“有何贵干”对方是说客,想和他砍价来着,但这只有两个字答复,那就是“没门”要坑就坑大的,要不然效果不明显。

    “贺老板,能不能娄下来好好聊聊?我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就和你谈一个事。”小果说道,他低声下气地请求。

    贺青说道:“你是刘老板派来谈那件影青瓷的事的吧?回去告诉你们老板吧,这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不是已经都和他谈好了吗?”小果表情很尴尬地摇头道:“贺老板,大家都是熟人了,还有什么不好商量的呢?希望你给个机会,先让我把话说完。”“那请说吧。”贺青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好了,我听着。”

    小果似乎有些为难,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说明了情况,只道:“我们老板是真心想收回那件影青瓷,可你那个价实在是太高了,能不能少点?”

    “没得少了!”贺青果断地摇了摇头道,语气坚决地回绝道“两百五十万就两百五十万。你回去告诉你老板吧,明天中午之前他不要的话东西我送走了。好了,就这样了,你回去吧。”

    他毫不耐烦地扬了扬手,竟下逐客令了。

    “贺老弟,别!”小果却急忙道“我话还没说完呢。我们老板愿意出两百万,再加上这个东西送给你。”说话之间只见他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个小包裹,并小心翼翼地打开金黄色的绸布,露出一个古色古香的佛像。

    那竟是一个小金佛!

    “这是什么意思?”贺青目光充满质疑地注视着那个金佛道。

    小果眉飞色舞地说道:“这是一尊金佛,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非常珍贵的。只要你答应我们老板的要求,这只金佛就是你的了!这东西怎么着都不止五十力吧,你肯定不会亏的!不瞒你说,我们老板不是出不起那个价钱,只是最近他手头紧,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所以想用这个古金佛来抵那五十万。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贺青冷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果,本来我挺看得起你们老板的,可真没想到啊,他竟然拿这种东西来糊弄我,非要让我瞧不起么?”

    “没有啊,贺老板,这东西是真品,纯金打造的!”听到贺青那么一说,他脸色霎时起了变化,神情紧张地作解释。

    贺青却道:“第一,这件东西年代不到,不上百年的历史:第二,这不是纯金做的,而且是空心:第三,佛像造型不规整。你还要我继续说下去么?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这么好糊弄吗?你们这东西别说五十万了,就是五千块钱我都能买到,要多少有多少,信不信?”“…”1小果被说得哑口无言,尴尬无比,仿佛贺青看穿了那个金佛的庐山真面目。

    没看到那金佛上有任何灵光,贺青哪里还打得起精神来,实际上他不用想也知道了,刘恒老奸巨猾,怎么会用珍贵的黄金古佛来换东西。

    “1小果你回去吧。”贺青随后郑重其事地对小果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老板,心诚则灵做生意诚心最重要,要想买回那只影青小碗,那就不要玩虚的了那一套我不吃,我只要那个价钱,其余没有条件可谈。好了,我们得关门了,不过有事可以打我电话。”说完之后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了小果听1小果一一记了下来。

    “贺老板,那打扰了。”1小果很窘迫地道了别,然后转过身去灰溜溜地离开了。

    “呼”眼望着小果越跑越远的背影,贺青低低地呼了一口气,他略微放了下心,因为从刘恒的反应可知,他确实心动了,接受两百万的高价。

    他相信随着邱老板的催急,刘恒一个晚上肯定想好了,明天会来找他。

    而实际上这天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贺青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那电话正是刘恒打过来的。

    刘恒在电话里笑语盈盈,态度非常好,他邀请贺青出去吃夜宵,但贺青拒绝了,说有事明天再说刘恒便只好作罢。

    尽管刘恒没有说明他的心意,但是贺青已经强烈地感受到了,这笔生意有戏。

    果不其然,贺青第二天刚来到“忆古轩”刘恒就跑来找他了,并开门见山地谈起交易的事情说他愿意以两百五十万买下那只小碗。

    “好吧!”贺青勉为其难似的点头说道“刘老板,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只碗,那我就让给你了,就当是交个朋友了。

    “谢谢,谢谢!”刘恒紧紧地握住贺青的手,感激不已,就差流下热泪来了。

    谈好交易事宜之后,贺青就在刘恒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银行,确定贺责拿来的那只瓷碗是他们店里流出去的那只后,刘恒便不加犹豫地将两百五十万资金,一分不少地转入了贺青所指定的银行账户。

    至此,贺青大功告成!

    而拿回东西的刘恒匆匆向贺青告别,然后快步离开了银行,想必是去找下家邱老板了。

    与此同时,贺青拨响了林海涛的电话,让他们那边准备好,最后一场戏自然不能搞砸。

    “海涛,钱拿到了。”贺青在电话里说道“你马上叫邱老板他们准备一下,最后一场好戏要开演了。记得鉴定师要及时出现,按照之前想好的来做,就是邱老板正准备和刘恒做交易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附近有朋友来串场,那朋友是个鉴定师,无意中认出那是一件质品,于是邱老板放弃交易了。对,就这样!”

    “嗯,好的。青哥,你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现在你钱都拿到了,已经成功一大半了!”电话那端的林海涛连忙应道。

    “邱老板,你看看,这只影青碗如假包换,就是那天我们看过的那只。”古董街附近一家大酒店的某个包厢里,刘恒喜眉笑眼地将刚刚从贺青那里拿回来的那件瓷器展示给一个中年男子看,那男子身材魁梧,右边脸上有很重的疤痕,狰狞可怖。

    “没错!”那中年男子重重地点头道“是不是那只碗我一看就知道了。东西确实不错啊,我想了很久,觉得应该没问题,所以我决定买下来了。”

    “邱老板,就您这眼力还会看走眼吗?!”刘恒竖起大拇指来啧啧称赞道“这件瓷器已经得到了很多权威机构的肯定,都说是北宋官窑精品,你看,这么多证书我都带来了,你就放心吧。”

    “呵呵,我当然放心了。”邱老板拍拍旁边桌上的那个偌大黑色密码箱,笑呵呵地说道“如果不放心,那我也不会拿这么多现金来和你做交易了。

    “那邱老板,现在方不方便做交易?我这手头还有点急事,得早点去处理。”刘恒迫不及待地说道。

    邱老板却一摇手道:“不急不急。哦,不好意思,有个电话,我听听。”说罢他顺手提起密码箱,然后掏出手机来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过后没多久包厢的门推开了,走进来一位老者。

    “刘老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大家是同行,他也是个古董商人。”邱老板带着那老者走过来介绍给刘恒认识,一本正经地说道,1“实在是太巧了。没想到他也正好在这家酒店里聚餐,这下经过包厢前进来看看,打个招呼。”“哟,那是“青白瓷,吧?挺精巧的一个小碗!”那老者一眼扫到了摆在桌上而未来得及收起来的那件瓷器,很惊奇似的说道。

    邱老板点点头道:“是啊,一件影青瓷,那件瓷器是刘老板让给我的,怎么样?很不错吧?”见那老者仔细打量自己的瓷器,刘恒脸色微微起了点变化,但是他哪里好意思马上把东西收起来,只好硬起头皮让对方看。

    “小邱,你过来一下。”稍后,那老者一脸严肃地把邱老板拉到一边谈话去了,谈完之后他径自离开了包厢。

    “邱老板,好了吗?什么时候做交鼻?不好意思,我真的有事。”见邱老板掉头走了回来,到恒赶忙问道。

    邱老板却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沉声道:“刘老板,不好意思,刚我那朋友看了一眼你这只小碗,他说碗可能有问题”“有问题?!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恒反应很大,焦急道“邱老板,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我好不容易把这只碗给你拿回来了,你不能说不要就不要的!”邱老板郑重其辞地回话道:“可事实是……老板,实话跟你说吧,刚刚我那个朋友可是一位瓷器专家,他对古瓷特别有研究,他说你那东西年代不对,很有可能是件质品!实在是抱歉,我不能冒这个险!

    要不这样吧,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咱约个时间去鉴定所做下碳十四测验,经测试,如果东西年代对头,那我就二话不说地买下来,价钱还是三百万,可如果,那恕我不能答应你了……先告辞了……”

    还没等刘恒反应过来,邱老板就提着沉甸甸的密码箱走出了包厢。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的?!”刘恒呆呆地站在原地,喃喃自语。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中间似乎有什么问题,可一时之间又理不清。

    刘恒当下只得拿着刚不久前花了两百五十万巨额资金从贺青手中收来的那只影青小碗回到了古玩店,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从接到邱老板求购瓷器的电话想到和贺青做成交易,前后才不过一两天的时间,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自己仿佛白白赔掉了两百五十万,东西是他们的,现在依然在他们手上,可是那两百五十万,真金白银,全部飞进了贺青的口袋。

    “老板,怎么了?”见走进店来的老板脸色发白,失魂落魄般,小果一脸担心地问道。

    “小果啊,坏了,坏大事了!”刘恒目光怔怔地看向小果,颤声说道“这件瓷器是质品,这一开始就有人在给我们做局,让我们白白损失了两百多万!”“啊?!”1小果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刘恒肥胖的身体开始发抖,说道:“我刘恒算计来算计去,没想到今天被别人算计了,一下子骗了我两百多万!肯定是姓贺的那小子在搞鬼,这件事是他在策划的!我要找他算账,一定要去找他算账!!”径然间,他跳了起来,情绪爆发。

    他待要夺门而出,冲去找贺青理论,可小果冲上来一把抱住他,

    大叫:“老板,使不得!使不得啊!万万不能去找他!你这一去不正好中了他的招了吗?!你要是去找他算账,闹得尽人皆知,那我们“恒宝阁,以后还怎么开张?!你说过,在这一行,就算打碎了牙也得往肚子里咽!”刘恒顿时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了下去,两个人抱成一团,痛哭流涕……

    (订阅的朋友们,如果觉得书还行,请投月票支持,月票对本书非常重要!至于更新绝对不会拉下来,从四月一号起开始爆发!兄弟姐妹们,来点支持吧!让我有更大的动力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