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28章 好东西要藏起来

第128章 好东西要藏起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28章好东西要藏起来

    “师傅,这么说,这锭古墨真是李墨?”郑老语气急切地问道。

    祖师爷郑重地点点头道:“是啊,我是这么认为的。这块墨拈来轻,嗅来馨,坚如玉,上好徽墨所具有的特征它都有了,再加上这块墨一看就知道是一块年代很古老的墨,像质地这么好又历史悠久的墨也只有李墨才够这个格吧?虽然它上面没有写着是李墨,想要百分之百地肯定确实不能,但是基本上能够断定了,它就是一块李墨!‘千金易得,李墨难求’,这东西真的非常宝贵啊!”

    “师傅,您说得对,很有道理。”郑老欣喜不已地说道,“刚才您把那块墨投入清水中也是为了做鉴定吧?”

    只听祖师爷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这是比较关键的一步,上好的墨是不会遇水化开的。跟你们说个小小的故事,是跟李墨有关的。古时候有位贵族不小心将一锭李墨掉入水池中,他当时认为墨遇水泡必坏,为此没有将其捞出。过了月余,他在池边饮酒时,又将一金器掉入池中,这下他便派人下水捞寻,下人在池水中摸索时,不但摸到了金器,而且还摸到了那锭李墨。只见那锭李墨经水泡后光色未变,表里如新。相传真正的李墨在水中浸泡三年也不会变质,而一般的墨由于致密程度不高,沾上水后容易化,至少会起变化,可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是吧,这块墨在水里那么长时间却没有丝毫变化,由此可以证明质地细密,不容易受水侵蚀。”

    “哦,原来如此!”郑老点头道。

    一旁的贺青和林海涛心里也是恍然大悟,从祖师爷那里得到这个答案后,贺青终于放下心来了,得到了顶级大师的认可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那是块李墨无疑了。

    “现在只能鉴定到这一步了。”祖师爷随即又道,“如果还想做下一步的鉴定,那倒是还有一个比较切合实际的法子。”

    “是什么呢?”郑老惊疑道。

    祖师爷一五一十地解说道:“那就是对照用李墨书写的字画,看字画上的笔墨和这块墨上磨下来使用的墨是不是有本质上的相似之处。古代文人品鉴墨的质量,讲究烟轻、胶陈、料匀、杵到。李氏造墨在这几方面达到了精益求精的程度,他以麝香、巴豆、犀角、珍珠、玉屑等十二种原料,每剂要捣十万杵,才能定型出墨。李墨能防腐防蛀,长贮不变,研对时芳香沁人,书写时流畅不滞,墨迹久不褪色。我房里倒收藏了一些字画,据说正是李墨所绘写。不过采用这个方法得磨一些墨下来。小贺,东西是你的,得看你自己的想法了,这锭墨说它是李墨,大体没有问题的。”

    贺青似有犹豫,说道:“祖师爷爷,那就试一下吧。您是书法家,用这块墨的书写效果和李墨作品作对比再合适不过了!”

    祖师爷欣慰道:“那好,试试吧,我做梦都没梦见过用李墨写字呢,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其实你不用担心会损耗这块墨,磨一点点就可以了。李墨书写时用墨消耗极少,宋代书法家、文学家徐铉,幼年时得到一锭李墨,长约一尺,十分珍惜。他与弟弟共同使用此墨,每天至少书写五千字,但整整用了十年才将它用完!”

    “我知道。”贺青笑吟吟地应道,“能请您来试墨是我莫大的荣幸!”

    祖师爷夸奖道:“你能得到这块墨,说明你运气好,眼力也很好!还不知道你这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呢。”

    贺青如实将那块李墨的来历说给祖师爷他们听,两人听后相顾莞尔,郑老笑道:“那你真是捡了一个大漏了!才花了一万多块钱,现在就算这不是一块李墨也绝不止这么点钱了吧?!”

    祖师爷点头赞同道:“拥有这等品质的古墨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了!李墨可是现代书画家求之不得的!如果一个很有名的画家用李墨绘画,那它作品的价钱起码翻一倍吧?!”

    贺青微笑道:“可现在还没有试墨呢,不知道书画效果怎么样。祖师爷爷,就现在试笔么?”

    祖师爷点了点头道:“嗯,试一试看吧,就写几个字就可以了。”

    “海涛,快去准备毛笔和纸张。”郑老连忙招呼道。

    林海涛答应着,说道:“祖师爷爷,要用什么样的笔和纸,我这里没准备什么好的毛笔。”

    祖师爷回话道:“一般的就可以了,不过砚台最好拿好一点的,免得对这块墨有所损伤。”

    “嗯,知道了。”林海涛好生答应道,然后转身跑去取东西了。

    不多一会儿,林海涛就拿着笔、纸、砚文房“三”宝过来了,只见他拿来的砚台外观非常精美,像是紫檀木砚台,上面雕龙绘凤,工艺很是讲究。

    “师傅,我来给您磨点墨汁吧。”郑老主动请缨。

    贺青却忙道:“郑老,这个活怎么能让你亲自来呢?还是让我来吧。”

    他这话一出,郑老和祖师爷他们都不由一阵惊疑,林海涛疑惑道:“青哥,你会磨墨?你也喜欢用毛病写字吗?”

    贺青笑笑道:“是啊,比较喜欢,以前经常练毛笔字,不过字一直没有长进。”

    林海涛说道:“可你那时多半使用的是现成的墨汁吧?这磨墨你也试过?这可是技术活,手法不到的话可能弄不好的。”

    贺青胸有成竹地点头道:“这个我也有学的,应该没有问题。祖师爷爷,我来吧。”

    在见到那块古墨之前,贺青确实对磨墨一窍不通,这压根儿和他挨不着边,可今非昔比,他刚不久前已经通过那块墨学到了高超的磨墨技术,这点对于他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了。

    “嗯,你自己来那就更好了。”祖师爷欢喜道。

    于是贺青开始清理砚台,他先将砚台清洗了一遍,然后向砚池中加入一点水。

    古代研磨墨锭是一边向砚池中加水一边磨的,而这次仅仅是试几个字,所以没必要加很多水了,一点就够,至于水墨的比例,贺青心里面一清二楚。

    眼见贺青有条不紊地从整理好砚台到开始研墨,郑老他们均有些吃惊,心想他果真有两下子,小小年纪学到的东西可不少。

    贺青在得心应手地磨墨的时候,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旁边目不转睛盯着这一幕看的祖师爷郑重其辞地说道:“磨来清,研无声,这也是李墨的一大特征啊!上品墨质地坚细,所谓坚细是指质地紧实,磨出的颗粒细腻,其次色泽得黑而亮,以黑得泛紫光为最上乘,纯黑次之,青光又次,而且所配胶质得适中,太重粘笔,太轻则不浓。所以选墨以质地细洁,色泽光润,胶水不重,上砚无声者为佳,若胶重有杂质则不宜。从各个方面看,都可以判定小贺这块墨是墨中极品了!”

    小心翼翼地磨了一阵之后,砚池中的清水已变为乌黑的墨汁,最后取出墨锭来时,贺青将墨块在池水中拌了一会儿,这才拿出来,并作清洗。

    “祖师爷爷,现在可以写了吧?”过后贺青反问道。

    “嗯,可以了。”祖师爷点头道。

    随即他拿起笔来,轻轻地沾上墨汁在偌大的一张纸上开始挥毫书写。

    他所用的毛笔型号比较大,写出来的字笔划自然也较大了。

    别看祖师爷年已过百,老态龙钟,但他还有一定的臂力,握起笔来的时候手臂、手指都没有任何不自然的颤动,稳若泰山。

    祖师爷下笔苍劲有力,入木三分,每一个挥笔书写的动作都显得是那么潇洒大气。

    他写出来的第一个是繁体字的“风”,紧接着的第二个是“华”。

    一共写了四个字,联合起来是一个成语,念“风华正茂”,整个一眼看上去龙飞凤舞,非常有力的样子。

    “不错!好墨!真正地一点如漆,字迹没有一点凝滞和滞涩的现象!”写完放下笔来后,祖师爷面对那四个字特别满意,他满意的不是自己的书法,而是那墨的质量。

    保存了上千年的古墨,自有他独特的魅力了!

    “字写得真好!”贺青发自肺腑地赞叹道。

    祖师爷转过头来道:“只要是墨的功劳!小贺,这四个字我送给你,你年纪轻轻的,却有这等眼力,在这一行前途不可限量啊!”

    “谢谢,谢谢!”贺青又惊又喜地感谢道,素问祖师爷是一位很有名的书法家,他“一字千金”,能得到他的墨宝自然倍感荣幸。

    祖师爷喜眉笑眼地说道:“不客气。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你剩下的那盘墨水能不能送给我?我好拿回去使用,这样好和我收藏的那些李墨字画作对比。”

    “当然可以了啊!”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祖师爷爷,那墨还少了点吧?我再给你磨一点。”

    然后他不由分说地拿起那块墨锭继续研磨墨汁。

    这一幕祖师爷他们看在眼里,都很高兴。

    末了,祖师爷说道:“小贺,你这块墨基本上能肯定是李墨了,你要好好收藏,这么好的东西可别轻易卖给别人了!”

    贺青用力地一点头道:“嗯,我不会的,我会好好地收藏起来!”

    两人再寒暄一阵之后,祖师爷他们便道别离开了“鉴宝斋”。

    “青哥,太神了啊!恭喜你了,你竟然从刘老板店里面淘到了一块价值连城的李墨!”林海涛激动道,“刘老板要是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你算是报仇啦!”

    贺青说道:“这块墨的事情你别说出去,这可是一块李墨,不能让刘老板知道,免得有什么意外,这要是一块赝品倒可以就这块墨给他下套了。尽管我现在在他身上占到了便宜,但这口恶气还是咽不下啊,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算了啊!”林海涛重重地点下头来道,“喏,青哥,你看,人不是来了吗?!好戏要开始了!”

    顺着林海涛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门口快步走进来了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朝气蓬勃,但外表朴素,老实。

    (求几张推荐票,大家帮忙稳住!另外感谢老朋友就怕没得好书看打赏100起点币,以及想当兵了打赏100起点币!拜求支持!)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