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27章 此乃稀世珍宝!

第127章 此乃稀世珍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27章此乃稀世珍宝!

    “郑老,有办法确定这块墨的具体情况吗?不知道是不是李墨。”贺青问道,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那块古墨在他手里就如同凡品,很难受人关注,毕竟他自己能确定墨的年代并不能让别人信服,只有别人也能鉴别出墨的具体年代那才能体现出东西的真正价值所在。

    郑老回答道:“光看这块墨的品相,我只能断定它是一块年代很老的墨,起码有五百年了吧,但至于它是哪种墨品,是不是墨中绝品李墨,那就不好说了。你们都知道,李墨不同于明清时期的一些墨品,上面没有明显的标志来证明它的来历,一般的墨品是看款识,看它的造型等。

    “而这块墨,这么看上去它就只是一块老墨,香气沉朴的古墨!所以,就我而言,因为我不是鉴墨专家,我很难判断出这一点来。不过,小贺,你不用着急,东西肯定是好东西,我会给你找相关的专家来做鉴定,别人应该能看出些名堂来吧。”

    贺青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不着急。那问一下,你知道哪家博物馆或者哪位收藏家手中有李墨么?”

    “台北故宫博物馆有一款,据说是真品,但我还没去看过呢,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郑老说道。

    “这样啊?”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眼神若有所思,对此他心里面有些犯愁了,由于大家对真正的李墨接触得太少,所以没有一个标准去鉴定什么,不过这不全是坏事,换个角度想却是大大的好事,物以稀为贵,如果自己手上这块墨真的是李墨,那就无比珍贵了。

    郑老说道:“据我对李墨的了解,这块墨基本特征还是很符合的,正所谓‘丰肌腻理,光泽如漆’,触摸上去又坚硬如翡翠玉,就算不是真品,那也极有可能是后代人的仿品,因为那时李墨非常出名,‘黄金易得,李墨难求’成为佳话,于是纷纷效仿,以至于后来出现了很多名仿,但李墨工艺繁复,是复制不出的,仿得再好也没有那个味道了,可尽管如此,距离李墨年代较近的仿品还是不错的,值得收藏。”

    “哎,这么说还是确定不了啊。”贺青轻轻地叹口气道,有所遗憾。

    正在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竖耳倾听他们交谈的林海涛突然“咦”的一声说道:“外公,青哥,我们不能从外形上肯定这是一块李墨,那是不是可以从其他方面入手呢?”

    “怎么说?”贺青转过头来注视着林海涛,对他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好似很感兴趣。

    林海涛建议道:“鉴定一块墨,一般的办法无非是看色,闻味,辨形,再看款识纹饰等,这综合起来是一个办法,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啊,那就是最原始的法子,磨一点墨试一试墨质。传说中的李墨不是‘一点如漆,万载存真’么?墨出来的墨汁绝对不一般吧?如果书写效果达到那个程度,那就应该能肯定这就是一块真品李墨了!”

    “哎,是啊!”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赞同道,“海涛这个办法不错!不妨一试!”

    他从那块古墨上学到了精湛的磨墨技术,从那上面磨一点墨下来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郑老却笑呵呵地摇了摇头道:“这个办法不是说不可以,但有一定的风险啊。小贺,难道你舍得拿一块可能是孤品李墨的古墨来墨墨汁吗?但凡有一点点损耗那也很让人心疼的!”

    贺青想了想道:“可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郑老,我是这么想的,反正这块墨古人使用过了,很多地方都有磨损的痕迹,我们再磨一点点也无伤大雅。”

    如果真是“天下第一品”李墨,那贺青哪里舍得转让出去,这么好的东西自然要好好收藏起来了,等以后自己吸收到书画的技艺的时候,用一用不是更好吗。

    “你说得也对。”郑老点了点头道,“这不失一个好法子,东西是你的,既然你自己觉得没问题那就行了。”

    林海涛搭话道:“外公,何不请师公来试呢?我们都不是书法家,也不会画画,而师公书法那么好,‘一字千金’,让他是试李墨再合适不过了吧?!”

    郑老回答道:“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本来我就想把这块墨送去师傅老人家那里做鉴定的,他很喜欢收藏文房四宝,古墨他尤其喜爱吧,有了他掌眼,那想必会有个结论了。就是不知道他最近有没有空,要不我现在打电话联系一下吧,等约好时间我们再拿着东西去找他就是了。”

    “嗯,好的。”贺青连忙答应答应着,他也觉得找林海涛他们的祖师爷来给自己的古墨做鉴定很靠谱,对方可是这一行真正的泰山北斗,他经验丰富,应该能看出来了,一旦有了他的认可那就相当于打上“李墨”的标签了。

    谈好之后,郑老便起身掏出手机来准备联系祖师爷了,而贺青和林海涛则是耐心地坐在那里等候。

    没过多久郑老就转身走了回来,笑盈盈地说道:“小贺,好消息啊!师公他正在老梁那里,而老梁家距离这里不远,坐车很快就能过来,当我把你这块‘李墨’的事情说出来后,他二话不说地就答应了,还说要亲自过来一趟,我们等一等吧。”

    “哦,是吗?!那太好了!”听到郑老那么一说,贺青禁不住一阵兴奋,年已过百的祖师爷亲自跑来给他鉴定东西,这怎不让人受宠若惊呢。

    心情十分激动地等了约莫半个小时,突然只见门边多了几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人正是鹤发童颜的祖师爷。

    “师公他们来了!”林海涛低声惊叫道。

    贺青当即打起了精神,并和林海涛一起站起身来,准备迎接大驾光临的祖师爷。

    “师傅,您来了啊?!”郑老赶忙起身相迎,高高兴兴地说道,“您看还让您亲自跑这一趟,我们应该去找您才是!”

    祖师爷却笑容可掬地摇头说道:“不碍事,我这把老骨头却还健着呢,多走走对我养身有好处。文胜啊,你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说有一块看似李墨的古墨吗?先拿出来看看吧,其实那东西很好认的。”

    他一见到郑老就直截了当地问起了那块古墨的事情,好像迫不及待想要见识似的。

    “东西就在那边。师傅,我们过去坐下来说吧。请慢走。”郑老恭恭敬敬地说道。

    然后祖师爷在他们三个人的簇拥下走向了大厅正中央,等到走近时,垂手静候在原地的贺青恭谨有加地向他问好:“祖师爷爷,您好。”

    “小贺是吧?”祖师爷一眼便认出了贺青,笑容满面地说道,然后他还特意向身边那两个陌生男子介绍了一下贺青,他明显很看重贺青。

    那天晚上贺青在他面前露了一手,崭露头角,让他印象极为深刻。

    大家互相认识并寒暄了一会儿之后便都坐了下来,稍后林海涛也端来了泡好的茶水,奉上清香扑鼻的热茶。

    “师傅,就是这块墨锭,你看看,看东西如何。确实是块很有年头的墨了,我们初步估计是李墨,但确定不下来。”随后,郑老指了指摆在桌上的那块古墨。

    当注意到那块墨锭时,祖师爷等三人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惊异之色。

    “我先看一看。”祖师爷随即拿出手套来戴上,并小心翼翼地拿起来仔细察看。

    只见他观察之余又是摩挲,又是掂量,又是闻嗅,却良久不发一言。

    贺青他们也都默不作声,甚至连大气都没有喘一声,生怕扰乱祖师爷思绪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祖师爷终于抬起了头来,却依然脸色沉静,既不说好,也没有否定什么,此刻谁也看不出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海涛,打盆水来,要常温的清水。”祖师爷开口吩咐道。

    “是,祖师爷爷!”林海涛好生答应道。

    于是他快步跑去,并很快端回来了一盆水,大家不知道打来水做什么用。

    “小贺,我把这块墨放入水里,你没意见吧?”祖师爷笑吟吟地问道。

    “当然没有意见了!祖师爷爷,您请便!”贺青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下来,他心知肚明,祖师爷那么做是有他的道理,顺从他的意思就是了。

    得到贺青的应允之后,祖师爷便将那块墨轻轻地放入了清水中。

    贺青原以为墨块丢入水中可能化开,至少会溢出一点黑色的水渍,奇怪的是,墨锭入水,就好一块金锭落入水中,没有丝毫反应,水还是那么清澈。

    墨块落到水底后,祖师爷左右打量着它的变化,观察了好半晌,这才捞出来,水抹干后,墨锭很快恢复了原状,丝毫没有浸水一样。

    “文胜,小贺,这块墨不简单,非常不简单,它是块稀世珍宝啊,比金块都要珍贵!”

    最后,祖师爷放下墨块,终于做出了判断。

    此话一出,贺青和林海涛相顾大喜。

    (很快六万票了,请大家投票支持,帮我顶上去!另外感谢老朋友就怕没得好书看和今生VS无奈的打赏,以及赣江夜雨和120402093411053的打赏支持!谢谢你们!)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