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26章 有价无市

第126章 有价无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26章有价无市

    “郑老,是什么好事呢?”贺青欢喜道。

    郑老笑盈盈地说道:“你那天不是给我看了一幅西洋古画吗?你当时说的一点儿都没啊,那确确实实是一幅来历不凡的外国油画!”

    “哦,是吗?”贺青又惊又喜地说道,“已经有专家鉴定过了?”

    他还以为郑老所说的喜事是跟他那件战国青铜器有关的,潘老已经破译那三组鸟篆文了,不料对方说的是另外一件事,不过确实也是一件大好事,虽然他比较清楚那幅西洋古画的来历,但是他不是很肯定,现在有了专家的认可,那就应该不会有错了,至此他也就松了一口气,毕竟解开了他心头的一个疑惑。

    郑老郑重地点头回答道:“是啊,已经经过数位美术大师的一致认定,他们都认为那幅画是法国近代著名画家米勒的作品,是真迹,可是非常珍贵的啊!”

    “那就好了!”贺青高高兴兴地说道。

    “外公,你们说的是什么呢?”正站在一旁竖起耳朵倾听他们说话的林海涛惊疑道。

    郑老眉飞色舞地说道:“就是不久前我从英国敦伦带回来的一幅老西洋油画,叫做《林间的樵夫》,是一位朋友拿来抵债的,我当时很不愿意收,可他非得塞给我啊,说无力还债,暂时只能用东西来抵押了,现在我想联系他也联系不上了,他根本没打算赎回东西了吧,呵呵,算是逃债了,不够意思啊。一开始我只是把它当做一幅普通的外国画来欣赏,心血来潮挂在墙上展示,谁知道被小贺看到了,他这一看彻底改变了那幅无人问津的油画的‘命运’!”

    “可以啊!原来青哥还懂鉴赏外国画,不简单!”林海涛赞叹道。

    贺青连忙摇头微笑道:“没有呢,我碰巧看出一点名堂来了而已。”

    郑老却道:“小贺,你不要谦虚,这在方面你可能比我们任何一个人知道的都要多,从拿到画到你发现问题,我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林海涛欢笑道:“那不错啊!外公,你不知不觉地捡漏了!”

    “可不是呢?”郑老连连点头道,“还是一个大漏啊!美术馆的那几位朋友说那幅画特别珍贵,现在法国巴黎博物馆等收藏馆在到处征集米勒的真迹,可他的画可遇而不可求,只要是真品,开价起码在六十万法郎以上,而那幅曾经被拍卖公司鉴定为名家赝品的画作估计八十万法郎以上,换成人民币将近一百万了,我那朋友只欠我十万块钱不到呢!本来我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我那朋友的,但实在是联系不上,他在躲我吧,既然如此,我还到处找他做什么?就算把东西还给他,他也只会拿去外国拍卖,到时候还不是落入到了外国藏馆!”

    “郑老,那你打算怎么处理那幅画?你自己准备收藏起来吗?”贺青随口问道。

    只听郑老回答道:“我对外国油画没什么研究,不大喜欢那种东西,总感觉不到它的魅力所在。不过我朋友的美术收藏馆正缺少这种东西,所以我想让给他们,虽然没有送去法国各大博物馆那么赚钱,但是心里又高兴又踏实啊!每次出国,我都不敢去逛他们的博物馆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一看到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堂而皇之地摆在他们博物馆里陈列着,供人参观,我心里就感到莫名的遗憾,那些东西,很多是我们国家博物馆都没机会收藏的国宝,本来要留给我们中国人自己看的啊,可现在很多人没机会看到了!”

    他扼腕叹息,极为愤慨似的。

    贺青和林海涛两人不住地点头表示认同他的话。

    稍后,情绪一时有点失控的郑老定下了神来,笑了笑道:“小贺,发现那幅画的功劳可以说是你一个人的,我得奖励你啊!”

    贺青摇摇头道:“郑老,你不要客气,我其实没帮上多大的忙,就给你提了一点建议。你选择让给国家美术馆,我很赞同你的做法,外国博物馆收藏我们老祖宗的东西,我们也要收藏他们的宝贝,这叫做‘礼尚往来’是不是?!”

    “是啊是啊!”

    听到贺青很诙谐地那么一说,郑老和林海涛相顾莞尔。

    林海涛摇头晃脑地称赞道:“青哥,我发现你越来越厉害了,你简直无所不能啊!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你究竟学了多少?!连西洋古画都能鉴定,我太佩服你了!”

    他对贺青赞不绝口,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此刻他只觉得贺青果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尽管有时候他会问自己一些很白的问题,但丝毫影响不了他与众不同之处。

    对于贺青高深莫测的鉴定水平,他是真心地佩服。

    贺青仍然很谦虚地摇了摇头道:“哪有呢?海涛,你过奖了。哦,对了,郑老,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件东西?”

    “是什么?当然可以了!”郑老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小贺,我们过去坐下来说吧。”

    “嗯,好的。”贺青好生应道,然后他们三个人走去八仙桌旁坐了下来。

    “郑老,就是这个东西。”坐下来后,贺青很快从包里取出来了一个灰色的布包,并摆在桌上小心翼翼地铺展开来。

    包裹打开后,赫然露出包在里面的那团黑块。

    “这是墨锭啊!”郑老一眼便认出来了,说道,“东西很老了,墨质应该很不错!”

    贺青点点头道:“嗯,这是一块古墨,我和海涛也认为这块墨年代很古老,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了吧!”

    “看上去差不多。”郑老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道,“古墨在这一行有不少人尤为喜爱,有专门的收藏古墨协会,但我并不偏爱,不过如果是一块质量不错的墨锭我也会收藏。别看墨给人的印象似乎稍嫌单一,它却是古代书写中必不可缺的用品。借助于这种独创的材料,中国书画奇幻美妙的艺术意境才能得以实现。墨的世界并不乏味,而是内涵丰富,在古代它作为一种消耗品,却能完好如初地呈现于今世,当十分珍贵!”

    “外公,青哥他刚才这块古墨是‘李墨’,李廷珪墨,有没有那种可能呢?”林海涛插话问道。

    “李墨?!”郑老微微吃惊道,“南唐时期的李墨吗?可能性不是很大。李墨对于大多数爱好者来说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想,因为真品太难得了啊!只要那时候墨主要是做它的用途,用来磨墨书写的,很少有人想到收藏,到了明清才逐渐考虑到它艺术价值的,收藏之风也就渐渐地兴盛了起来。你看一看吧,它是不是李墨肯定能鉴别出来的!如果真是一块李墨,那就太宝贵了,据说有人收下了半块李墨,却花了几百万,如果是一块像这样的比较完整的李墨,那价值就不可估量了啊,而且往往是有价无市的!”

    听到郑老那话,贺青心中不由一阵兴奋,因为他能确定那块古墨是南唐那个时期的,年代相差不会太远,就算不是正宗的李墨,那也应该价值不菲!

    (拜求推荐票,还差几百票八千票了,大家帮我冲上去吧!拜托各位朋友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