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24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

第124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24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

    “海涛,‘李墨’那么有名吗?”贺青问道,此刻他竭力按捺住心中那股狂喜之情,因为通过观看那块古墨的影像记录,他能确认,那东西所产的年代就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具体的年代虽然不是很清楚,毕竟是快速倒放,但是极有可能就是“南唐李墨”。

    对此贺青怎么不感到激动和兴奋,万万没想到,就去“恒宝阁”逛了一下,结果带回来了一块潜在价值或许无穷的古董。

    “青哥,难道你不知道?古墨中的‘李墨’那么出名,你不会连听都没听过吧?”林海涛有些吃惊地反问道。

    贺青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对这个东西确实没什么研究,以前也没收藏过。”

    “这样啊?”林海涛说道,“喜欢收藏古墨的人都知道,李墨是圣级的墨宝,是‘天下第一品’,可惜有价无市,极难收到。

    “据说古代第一个制墨人是三国时的韦诞,有‘仲将之墨,一点如漆’的美誉,他不仅是制墨专家,还是书法家,后来制墨技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得到改进,唐代还设有制墨官。最为著名的制墨人要数易水奚鼐、奚鼎兄弟。他们总结前人经验,改进前人方法,以鹿角胶蒸而和之,制出的墨‘丰肌腻理’、‘光泽如漆’。奚氏从南唐定居安徽,南唐后主李煜因喜其墨而赐国姓李。他们所制的墨称为‘李墨’,有‘黄金易得,李墨难求’之。‘李墨’就是后来著名的‘李廷珪墨’。

    “现在市场比较流行的徽墨就是从‘李廷珪墨’发展起来的,李廷珪成为古今墨家的宗师。所以现代的收藏家一提到古墨就会想起‘李墨’,收藏一块,哪怕是一片‘李墨’都是他们梦寐以求却又求之不得的!”

    “原来如此!‘李墨’果真名满天下!”听完林海涛那番长篇大论的陈述之后,贺青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道。

    “青哥,你干嘛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你是不是看到什么好墨了?”林海涛好奇地询问道。

    贺青笑吟吟地回答道:“没有看中,就是我刚刚从刘老板的店里淘到了一件东西,正是一块古墨,只能说是我一开始感觉还不错吧,捡东西也比较便宜,所以我就买下来了。喏,就是这块墨锭,你给看看,看东西如何。”

    说着他从包里取出来了那块用布包好的墨锭,并展开给林海涛看。

    “哟,还真是一块古墨!”乍一看,林海涛惊奇道,“东西包浆浓厚,肯定是一块很老的墨,但品相好像很普通的样子,没有款识也没有任何纹饰图案啊。青哥,想不到你去刘老板店里还做成了一笔生意,这块墨多少钱买的?”

    贺青如实回答道:“没有花多少钱,给了一万五,他一开始开价五六万呢,一路被我砍到这个价上了。”

    “我晕!”林海涛撇嘴冷笑道,“就这东西还要五六万?!他怎么不去抢呢?!质量比较好的徽墨都不要那么多钱,虽说古墨有创造五六十万拍卖天价的记录,但是那毕竟是极为少数的珍品才够那个价啊!青哥,你干嘛还买刘老板那个奸商的东西呢?你要玩古墨的话,我去给你弄一些来就是了,彩色的徽墨我都能踅摸到。”

    “照你这么说,这块墨我出一万五还亏了?”贺青很淡定地问道。

    如果不确定古墨的具体来历,那贺青这会儿肯定会后悔了,不过也是了,如果不是先看到物品的来龙去脉,他也不会做这个决定了。

    “当然亏了啊!”林海涛郑重地点头道,“五千给我都不要,实价五千以下吧。你要是和其他老板做的交易,那亏损点无所谓,谁没有看走眼的时候呢?可是刘老板他……他妈的是个阴险鬼,像这种人谁爱和他打交道?!”

    对于贺青从“恒宝阁”买下那块古墨一事,林海涛很不理解似的,然而,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贺青当然不会便宜在自己背后放冷箭的仇人了。

    “呵呵,海涛,你先别激动,听我说。”贺青笑呵呵地说道,“我是对物不对人。我看上的是这块墨,而不是想和刘老板套近乎什么的,我恨他都来不及了呢!如果没感觉,我在他店里买东西做什么?给他创造收益吗?”

    “青哥,那你的意思是?”林海涛惊疑道,“你认为这块黑乎乎的东西有潜在的收藏价值?”

    贺青重重地点下头来,低声道:“海涛,你先仔细看一下。我怀疑这块墨并不简单。你说的那些表面上有精美图案、品相好的墨出现的时间应该比较晚吧?明朝以前的墨没有纹饰我认为也正常。”

    “明代以前的?”听贺青一本正经地那么一说,林海涛似乎想到了什么,点点头赞同道,“青哥,你说的也对。墨一开始只是一种书写和绘画用品,制墨者主要考虑的是墨本身的质量,对于它外部观赏性并不是很考究,只有到了明代和清代才逐渐向艺术品靠拢的。这块墨年代应该很老,我看看先,还是妄下断言的好。”

    他一边说一边接过贺青那块古墨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墨锭犹如黑漆,纯黑,没有一点杂质,墨体十分细腻,微微透光,就像是一块墨玉。

    林海涛放到鼻端闻了一下,说道:“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像是香气,又像是腥气,这块墨所用的材质不一般啊。”

    “嗯,是的。”贺青问道,“海涛,你觉得这块古墨有没有可能是‘李墨’?或者说是那个时代所出的古墨。年代久远的古墨存世量稀少,应该更值钱吧?”

    “‘李墨’?!”林海涛摇了摇头道,“这上面没有任何标志,很难确定啊!如果经鉴定证实是‘李墨’或者那个时期的古墨,那你就捡到一个大宝贝了啊!物以稀为贵,真品李墨和元青花一样稀少,虽然比不上元青花的市场价值,但是一块卖个几百万的价钱还是可以的!”

    “嗯,是这样的。”贺青说道,“现在就是想办法找相关的专家来做鉴定了。海涛,有什么办法确定这块古墨的年代和它的出处吗?”

    林海涛回答道:“回头问问龙叔和我外公他们吧,他们肯定有办法的。”

    “嗯,也只有这样了。”贺青应答道,然后林海涛把东西好生递还给他,他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青哥,还是先说这件事吧。”稍后,林海涛指着放在脚边的那只“肉身瓮”说道,“这个东西怎么处理?可不能就这么放过那家伙!”

    贺青沉声道:“东西肯定是刘老板搞的鬼,这个我已经确定了,可我们没有证据和他当面对质,所以不能蛮来。他不是喜欢玩阴的吗?那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海涛,我们想办法给他下个套,整死他!”

    (拜求推荐票,五千多票了,还差点六千票了,兄弟姐妹们,如果你们喜欢本书就请投上一张宝贵的推荐票!另外感谢孤村落、风☆辉、今生VS无奈、Maryane等朋友的打赏!新书拜求支持!)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