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23章 “天下第一墨”(三)

第123章 “天下第一墨”(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23章“天下第一墨”(三)

    “贺老板,请喝茶。”突然只听那名叫“小果”的年轻男子招呼道。

    “哦,谢谢。”贺青当即定了定神,并不慌不忙地转过了头来,他接过茶杯却一口也没有喝,很快随手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贺老弟,我们这里有没有哪件东西你觉得还不错的?只要你喜欢,呵呵,会给你最大的优惠!”刘恒热情洋溢地笑道。

    贺青故意向左右看了一眼,说道:“刘老板,请问一下,你们店里有没有那种墨块,就是古墨?我最近挺喜欢这种东西,不瞒你说,我到处搜罗,正巧路过这里,所以进来看看,可货架上好像没有。如果你手上有古墨,那可以的话希望拿出来给我看看。”

    他气定神闲地说来,语气间非常自然,刘恒和站在一旁不时用一种怪异目光打量贺青的小果丝毫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古墨?”刘恒惊疑道,“贺老弟,你说的是‘文房四宝一墨’中的墨吧?”

    “对对对!”贺青点点头道,“就是那种墨。我就随便问问,要是没有没关系的,我再找就是了,不过你店里要是有的话希望让给我,至于价钱一切好商量。”

    “有啊!”刘恒很用力地点了点头道,“贺老弟,这么说你来得还真是时候啊!我这里正好有一批墨锭,可都是好东西,有年头,品相也好,我好不容易搜集到的。”

    “哦,是吗?”贺青惊讶道,而其实他这是在明知故问,他早就发现这店里有古墨的存在了,其中有一块还具有上千年的历史。

    “是啊,我还骗你不成?!”刘恒眉飞色舞地说道,“东西就在这里,你先看看吧!”

    说着他指向那个紫红色的老木箱,并叫小果打开箱子,效果便立马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开启箱盖。

    随即贺青看到了箱中陈放着的东西,果不其然,那不止一块墨锭,而是一大堆,起码有十多块,而且大多数的古墨上绘制有精美的纹饰。

    “贺老弟,感觉怎么样?”刘恒一脸自豪地介绍道,“你看那些墨锭,大部分有图案、铭文和款识的,都很难得的啊。”

    “感觉确实不错。”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道。

    他看重的不是那些拥有精美图纹的墨锭,却是其中一块毫不起眼的古墨,因为那团浓烈的红光正是从那块墨上散发出来的,那可是一块千年古墨,来历不凡。

    “那贺老弟,你看上哪块了?”刘恒问道。

    贺青淡然道:“我先好好看一看,欣赏欣赏。”

    “你请随便看。”刘恒摆了摆手道,“大家以后就是邻居了,在我这里就当是在自己店里,不用客气的。”

    贺青微笑道:“谢谢。”

    说完之后他蹲下了身去,装作很认真地察看了起来。

    对于其余的墨锭,实际上贺青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关注的只是那块千年古墨。

    “刘老板,那块墨怎么卖?”

    一会儿后,贺青问道。

    顺着贺青所指的方向定睛瞧去,那一刻,刘恒和小果面面相觑,都很吃惊的样子,因为贺青选择的竟然是一对墨锭中品相最差的那件,而其他纹饰漂亮的他不闻不问似的。

    “那块啊?”刘恒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块墨虽然用得比较久了,但年代久远啊,据说是明朝的,用了那么多年,有点磨损也是正常的是不是?”

    贺青应道:“这个我知道。刘老板,你说吧,那块墨多少钱你愿意让给我?”

    “你要那个?”刘恒忙道,“这么着吧,如果你真喜欢那块墨锭,那便宜点,五万块钱卖给你得了,本来我要开价八万,但谁叫我们现在已经是熟人了呢?”

    “五万?!”贺青暗中不由吃了一惊,他第一反应是对方狮子大开口,价钱开得太高了,就那么一块古墨而已,居然一开口就是五万的高价,还说是打折了点。

    “胡乱开价想讹我吧?”贺青脑中闪过一念头,他不懂墨,也对古墨的行情一无所知,哪里清楚一块墨锭的真正价值,尽管如此,他也想得到,那东西肯定不值五万,至少表面上它价值没有那么大,是刘恒故意想讹诈他。

    “五万么?”贺青呵呵一笑道,“刘老板,你真会开玩笑啊。你开五万的话,我那里收集了很多,保证每款的品相都比那个好,不要你五万,每块你给我一半,两五万我就全部卖给你,这样你一转手就每块净赚两万五,何乐而不为呢?”

    “贺老弟,瞧你说的,我又没这个爱好。”刘恒笑盈盈地说道,“没劲啊,跟你开个玩笑你也不配合一下,乐呵乐呵。好了,不玩笑了,贺老弟,言归正传吧,看得出来,你是诚心要那块墨锭的,不要五万,也不要两万五,你给我两万就行了,如果再低那我就真的亏了,现在古玩行生意也不好做啊,没什么利润的。”

    “两万?”贺青听后眉头皱了一下,说道,“刘老板,你还没跟我说实话啊,我收过这么多墨锭了,对这个东西的市场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两万还是太贵了,那块墨锭怎么样你我心里都清楚,我之所以看好它是因为我感觉还不错,但说实话,我想要的话随处都可以收到的,就多费点时间而已。”

    “那你多少钱要?”刘恒反问道,问出这话时,他脸色稍微有了点变化,皮笑肉不笑地注视着贺青,暗里明显不快了。

    贺青煞有介事地说道:“那种墨我以前收过不少了,价钱都相差不大,从几千到上万,最多的一万二好像。刘老板,我开你一万五怎么样?比以前我所出的最高价钱还高三千!呵呵,我就想交你这个朋友!你要是没问题的话那我们可以马上成交,钱我带在身上的,一分都不会少你,如果你舍不得那也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做生意的嘛。”

    他开出一万五的价钱,虽说这个价钱按道理来说还有点高,但是他不能出得太低,如果太低,那只怕刘恒没那个兴趣,上了一千年历史的墨锭,又备受珍藏,怎么着也不止这个价钱了,应该是个漏,没准还是个大漏,即使打眼,那也亏不了多少的。

    “好了好了!”刘恒半情半愿似的点下头来道,“一万五就一万五吧,贺老弟,这东西成交了!”

    “行,那把东西包上,我马上付给你们钱。”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

    随后小果在刘恒的吩咐下将那块墨锭包好了,并好生递给贺青,而贺青也很爽快地取下包来如数支付了资金。

    拿到东西后,贺青没再逗留,而是直接道别离开了“恒宝阁”。

    “老板,这个贺青好像很懂又好像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贺青背影在门口消失之后,小果低声议论道:“他眼力可不怎么样啊!那批墨锭中最差最便宜的那块他看中了,而其他那些漂亮的他却一块也没有选上!”

    “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刘恒脸一下子便拉了下来,语气阴沉地说道,“那墨锭我们才花了几千块钱,现在卖给他净赚近一万,反正我们赚啦!不过总觉得这中间好像有什么问题,但又想不出来。”

    “老板,能有什么问题?!之前是我们太高估贺青那小子了,他明显是个棒槌嘛!”小果神色不屑地冷笑道。

    “不对,他不像是一个一窍不通的新人,倒像是个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实在是让人摸不透啊!”刘恒吸了口气道。

    他们两人讨论间,贺青已经走回到了茶楼。

    “青哥,情况打探得怎么样了?确定是刘老板他们搞的鬼吗?!”

    贺青走过来时,一直耐心等候在那里的林海涛急急地问道。

    贺青摇头道:“刘老板装得很深啊,看不出来什么。”

    随即他岔开了话题,笑吟吟地说道:“哦,对了,海涛,问你个事。你对墨锭了不了解?就是文房用品中的墨,古代用来研墨汁的那种墨块。”

    “古墨?”林海涛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了,很多人喜欢收藏这种东西,不过大多数是清朝和民国时期的,除非是特殊的品种,要不然一般都比较便宜的,好一些的几千到几万吧,能卖出几万的还真不多见。”

    “哦,是这样啊?”贺青眼神中似有忧色,随口说道,“那如果墨锭的年代很老了呢?大概有一千多年了,五代十国时期的。”

    “那么老的古墨?!”林海涛惊诧道,“我没见过,都是赝品吧?一般的墨锭哪能存这么久?我只知道南唐的‘李墨’是天下第一圣品,常言道,‘黄金易得,李墨难求’,可想而知有多么贵重了,但可惜,真正的李墨那可是凤毛麟角,不知道哪家博物馆有没有收藏,私人应该没几个收藏到的吧?”

    “‘李墨’?!南唐‘李墨’?!”

    听到林海涛那么一说,贺青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大变。

    内心随之一阵狂热,兴奋……

    (新的一天,拜求推荐票!帮我冲上五千票吧,没差多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