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16章 贺礼——镇店之宝(三)

第116章 贺礼——镇店之宝(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16章贺礼——镇店之宝(三)

    (没收藏的朋友请收藏,本书会一直好好写,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当被谷清拉住手时,贺青不由吃了一惊,毕竟男女有别,这么拉扯,怎么不让人心里激动,而又感到怪怪的。

    谷清今rì的装扮一如往常的素雅,但那股女人味却是越来越浓,只见她长发披肩,笑容灿烂,就像是一个等候丈夫归来的娇妻。

    这几天贺青一直和林海涛他们呆在“天云山庄”没有下山,说起来他真的有点想念谷清,晚上做梦都梦见对方,总感觉对方比女朋友还要亲切,那种亲近之感也只有相濡以沫的夫妻之间才有吧,然而,他和谷清之间表面上还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谁也没有向对方表白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贺青,怎么样?你看这些东西,还有摆设,没有问题吧?”谷清笑吟吟地问道,此刻她神采焕发,颇为得意的样子。

    贺青不住地点头道:“不错,挺好的,都挺好的。谷清,多亏你了啊,让你一个人打理这个店,现在焕然一新,简直换了一个店面一样!就这样好了,现在就等着开业了!”

    “怎么那么说呢?”谷清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也是我的店,我当然要好好打点了。既然你很满意,那暂时就这么布置了。哦,对了,你不是要把店名改成‘忆古轩’吗?我已经托人给我们做招牌了,请的是大师傅,肯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可以。”贺青应道,“如果营业手续能够早点办下来,那估计我们这周之内就可以开业了吧?”

    谷清忙点头道:“嗯,那当然了!办这个很快的,有专门的渠道,几天就下来了,最多一星期吧,大不了我们多给点手续费,让办事的人勤快点。贺青,忘了告诉你了,刚才海涛和他外公来我们店里参观了一下,他们已经知道你也是这家古玩店的老板了吧?”

    贺青回答道:“我知道了,刚刚我和郑老通过话,是他告诉我的。呵呵,他们应该知道了吧。”

    “那不会影响你在‘鉴宝斋’的工作吧?”谷清回过头来问道,她娥眉随即微微蹙了起来,好似有点犯愁。

    贺青却若无其事地摇头说道:“不碍事。想必龙叔和邓老也知道这个事情了,他们除了支持还会有其他的想法吗?反正我忙得过来,这店不是有你这个能人照顾么?”

    “我哪是什么能人?你才是,要不是你,我哪有今天?”谷清巧笑嫣然地说道。

    “贺青,你带来身份证那些证件了吧?”谷清又道,“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们这就去登记好,早登记造拿到营业证。”

    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好啊,我早做好准备了。”

    “那我们走吧。”谷清高高兴兴地说道。

    直到准备关门的时候,谷清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亲昵地拉着贺青的手臂,那一刻,她赶紧松开手来,可脸色已涨得通红。

    贺青也是一阵尴尬,他像触电了一样,浑身上下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两人关上店门后就赶去了市场管理处,准备登记入册。

    给他们登记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他明显和谷清熟识,见谷清带着贺青来登记开店,打下的还是邵老板的那家“古瓷轩”,他非常诧异。

    “谷清,你们……他是你男朋友吗?登你们两个人的名字?”那中年男子问道。

    “嗯,是啊。”谷清点点头道,她一股脑儿地承认了,没跟对方做任何解释。

    此时此刻,就站在旁边的贺青一清二楚地听到了他们两人的对话,当谷清承认他是自己的男朋友时,他心神忍不住一阵激荡。

    他还以为谷清会对可能有的流言蜚语有点避讳,谁知道他竟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和她是男女朋友关系。

    很快贺青又想过来了,只道谷清身边也应该有个依靠,她一个女孩子家在古玩行混不容易,容易受人欺负,上次那两个小偷光天化rì之下偷她的东西不就是因为看她孤家寡“女”一个吗,现在她向外承认有男朋友,而且和她一起经营店铺,在这个情况之下,想占她便宜的,想欺负她的,自然会有所收敛。

    当下贺青和谷清很顺利地办好了手续,离开之前,谷清再三请求那男子早点把相关证书拿下来,那人倒也表现得十分热情,一一答应了下来。

    “贺青,去我家吧,到我家吃晚饭好不好?”风满面地从办事处走出来,谷清笑盈盈地邀请道。

    贺青却委婉地拒绝了,说道:“不好意思,谷清,我等下得去郑老家。我有要事找他。下次吧。”

    “嗯,那好吧。”谷清说道,“你现在和海涛他们走得越来越近了啊。这是大好事,郑老德高望重,他是很有名的鉴定大师,你平时和他相处,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贺青眉飞色舞地说道:“谷清,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要拜郑老为师了。”

    “哦,是吗?!”谷清又惊又喜道,“那我真替你感到高兴啊!有了郑老的关照,那你在这行混就会更顺利了!”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是啊,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有了郑老的专业辅导,那就再好不过了。”

    两人边说边走回到了“忆古轩”,下午,贺青帮着谷清又拾掇了一下内室,约莫四点多钟的时候,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林海涛打来的。

    “青哥,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林海涛在电话里说道,“我外公不是邀请你去他家谈事吗?”

    贺青笑道:“你来接我啊?那太好了!海涛,我现在和谷清在新店里,你还在‘鉴宝斋’吗?”

    林海涛回答道:“对,我在‘鉴宝斋’,不过准备打烊了。青哥,你过来吧,我们一起我外公家。”

    “嗯,好的。”贺青答应道。

    于是稍后他向谷清道了别,并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鉴宝斋”,这时林海涛也收拾好了,没过多久他就开车载着贺青径直朝他外祖父家所在的方向驶去。

    傍晚时分,贺青他们来到了郑老家,一见到郑老,贺青就从贴身的衣袋里取出那张一百五十的支票,好生递给对方。

    “小贺,这是什么?”看到支票,郑老脸色一变,惊诧道。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郑老,这是一张支票,昨天你借给我那一百五十万,我现在得还你。”

    “哎——”郑老连忙摇了摇手,说道,“那个钱你还还我做什么?”

    “这是必须的!”贺青语气坚决地说道,“这笔钱是你借给我的,一百五十万,可是有具体数目的。郑老,你务必收下,要不然我以后哪还敢借你钱?”

    郑老脸上瞬即堆满笑容道:“小贺,你太客气了,其实那点钱我给得太少了,你看你没有让我多花一分钱就顺利地拿下了那套我梦寐以求的《仇英十二册页》,仇英的真迹可是很贵重的啊,如果竞争激烈,拍个上千万的天价都是有那个可能的!一百多万比起一千万来实在是太少了!”

    “哦,不!”贺青用力地一摇头道,“郑老,那东西是我给你换来的,我就是不想让你有遗憾。你喜欢你就好好收藏吧,我不要你任何报酬,算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请你收下。”

    “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郑老欢喜道,“我收了那么多的徒弟,但从来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大方,这么为我考虑。”

    “是应该的。”贺青微微一笑道,“郑老,这笔钱我说过借你的就一定还你。请你收好。”

    然后他不由分说地将那张现金支票塞到了郑老的手里。

    那一瞬间,郑老神色激动,良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似的。

    “小贺,你跟我来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过了好一会儿,郑老才开口说道。

    随后他带着贺青走到了他的书房,赫然可见偌大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件精美的瓷器,那瓷器古色古香,上面隐隐散发着一团淡红色“宝光”。

    郑老笑呵呵地指着那件瓷器介绍道:“小贺,这个青花瓶是我刚从一个朋友那里拿回来的,他之前借去展览。这东西是明朝永乐年间的,有点价值。我现在把这个扁瓶送给你。”

    “啊?!”听到郑老那么一说,贺青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要把眼前这件精美绝伦的青花古瓶送给自己。

    “郑老,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啊!”愣了愣神后,贺青摇头道。

    郑老却笑意盈盈地说道:“你要的!你也需要!我今天去你们店看了,布置不错,但总缺少点什么,我想来想去,最后看出来了,你们即将开业的古玩店缺少一件重器,我不知道你自己有准备‘镇店之宝’吗?‘镇店之宝’可不只是好听那么简单,对于一家新开的古董店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它就相当于一家企业的招牌,能吸引人目光啊!别人一听你们店里有那么一件好东西,别人潜意识里便会认为店铺很正规很专业,值得信赖。”

    贺青摇摇头道:“我没准备。店里的古董大多数是以前谷清古玩摊上的,暂时没什么很值钱的东西。”

    “那就成了。”郑老不假思索地道,“那这只绶带葫芦扁瓶就送给你们做‘镇店之宝’了。你们不是很快要开张了吗?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聊表心意。有了这件东西的衬托,我相信你们店铺的名声一开始就会好起来的!”

    (现在距离一万票也就几百票了,兄弟姐妹请投票支持一下!如果推荐票多,那明天多更新几张,本书存稿比较多的,不怕我更新不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