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14章 贺礼——镇店之宝(一)

第114章 贺礼——镇店之宝(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14章贺礼——镇店之宝(一)

    “老潘,你确定?!”郑老将信将疑地问道。

    潘老郑重地回答道:“是啊,我确定。小贺这件青铜器确实是战国时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青哥,你行啊!”林海涛忍不住朝贺青竖起大拇指来,大声赞叹道,“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你用汉代普通青铜器的价钱买到了一件战国精品青铜鼎,岂不是又捡漏了?!”

    贺青摇摇头微笑道:“我没看出来,只是有点怀疑,现在有潘师傅掌眼,那应该错不了了。”

    “肯定错不了了!”林海涛眉飞色舞地说道,“潘老是青铜器研究专家,他鉴定的东西哪会有错?!”

    “小贺,你也太谦虚了一点!”郑老语气有点激动地说道,“你要是没看出名堂来那也不会提出质疑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一开始就那么看好这件青铜鼎了。既然这是战国时期的鎏金铜器,那你捡到一个好东西了,这东西肯定不值一百五十万了。”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郑老,我没谦虚,要不是潘师傅帮忙鉴定,我肯定不了的。”

    潘老搭话道:“这件青铜器是件珍宝啊!老郑,我现在能断定的还只是它的年代和工艺水平,除此之外它上面还有一个秘密,一旦破解它,说不定东西的价值会再翻上几番!比如著名的‘越王勾践剑’,如果没有人破译它的密码,认定它是越王勾践使用过的宝剑,那它还会那么名贵吗?我想和一般的青铜剑没多大的区别吧?”

    “哦?”听到潘老一本正经地那么一说,郑老和林海涛他们更加吃惊了。

    郑老问道:“是什么密码?我们怎么没看出来?”

    贺青却不动声色,因为他很明白潘老话里的意思,心想:“难道潘师傅已经发现那三组鸟篆文了?”

    他本来还想给对方提示的,好让对方注意到铜鼎三只足上的奇怪铭文,从而判断出其具体年代,谁知道对方眼力果真不同凡响,一下子便看出来了铜鼎的奥秘所在。

    如此,贺青也就不用费那个心了,一切在潘老的掌握之中,他现在向郑老他们做出解释就行了。

    只听潘老回答道:“是制造者留下来的特殊符号。老郑,你应该知道‘越王勾践剑’上面的八个金丝字吧?”

    “这个我知道。”郑老点了点头道,“你是说郭沫若先生破译的那八个字?”

    “对,就是那八个字,‘越王勾践,自作用剑’。”潘老应道,“八个字是在多年前被郭沫若先生破译的。许光国先生结合‘失蜡法’,用尖针精细刻画,终于完成这一任务,也就一举攻破了这个巨大的谜团。越王勾践剑上的字符是鸟篆文,而这件铜鼎上留下的铭文恰好也是鸟篆文!”

    “鸟篆文?!”郑老和林海涛他们面面相觑,这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情况,对于那只大家误判为汉代青铜器的彝鼎,他们看得不够仔细,上面有没有所谓的鸟篆文根本不清楚。

    “潘老师,鸟篆文属于篆书吗?”一旁的车娟疑惑道。

    潘老点头道:“鸟篆又叫‘鸟书’,是篆书的一种,其笔画由鸟形替代,不仅装饰风格独特,更有深刻的象征意义。鸟书是我国象形书法之一,以鸟为图,每个字是以许多鸟型连贯构成,它往往与‘虫书’并称为‘鸟虫篆’。鸟虫篆是把汉字篆书线条表现形式转换成装饰性的鸟形、虫形和鱼形等动物纹饰,或将笔画盘曲、缠绕,使之如抽象的动物形状的一种文字。

    鸟书在秋中后期至战国时代盛行于吴国、越国、楚国、蔡国等南方诸国,鸟书多见于青铜器铭文,刚才提到的湖、北宜、昌附近出土的越王勾践剑,上面的八字铭文就是典型的鸟形字。

    我曾经特意对鸟形文研究过一段时间,发现每个时代的鸟篆字体都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战国和汉代的就大大不同了!所以根据那上面保存的鸟形铭文我能判断铜器所产的年代是战国,而不是你们所说的汉朝时期。但我现在还不能破解那几组鸟篆文的具体含义,这也就是我说的奥妙所在了!”

    “原来如此!”郑老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道。

    林海涛急急地问道:“潘老,鸟篆铭文在哪个地方?好像隐藏得很深啊!”

    潘老笑道:“比较隐秘。你们仔细看一下,一共有三组铭文,分别在鼎的三只足上。”

    他一边说一边指向鸟篆文所在的地方,与此同时,贺青暗中松了一口气,果然不出他所料,潘老眼里惊人,他看得很透彻,一点都没逃过他眼睛。

    “果真有金丝铭文!”郑老突然感叹道,“如果看得不够仔细,又没有往那个上面想,那还真难以注意到!”

    “青哥,你是不是在天云山上的时候就看出青铜器上的奇怪铭文了?”林海涛回过头来问道。

    贺青摇头说道:“没有啊,我也没注意到。”

    “那就怪了。”林海涛半信半疑地看着贺青,若有所思。

    “小贺,东西是战国的绝对没错!”稍后,潘老抬起头来语气非常肯定地对贺青说道,“不过要想破译这三组铭文那还需要点时间。要不这样吧,你这东西暂时放在这店里,我会好好研究的,最后破解开来应该没问题。”

    “好的。”贺青毫不犹豫地点下头来答应道,“反正我暂时也会把东西放在‘鉴宝斋’的,你们随时可以来看。”

    在没有买到新房之前,东西存放在有“保险库”的鉴宝斋安全多了。

    “那就好了。”潘老高高兴兴地说道,“我相信等到这个谜团揭开之后,这个鼎的价值会更大。”

    贺青客客气气地说道:“潘师傅,那就有劳您了啊。”

    “你别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潘老忙摇头道,“你是老郑的高徒,大家也就是自己人了,有什么事叫一声就是,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再说了,你把这件东西给我们研究,是在给我们学习的机会。像这么好的一件青铜器可不容易找到啊。”

    大家再就那只铜鼎讨论了一会儿之后,潘老就带着车娟他们向贺青等人道别了,不过在离开之前车娟特意向贺青要了电话号码,她仿佛很敬佩贺青,深知自己以后有求得着对方的地方,于是要下联系方式,好请教。

    潘老他们离开后没多久,贺青也道了别,这有好几天没回来看望父母家人了,他心里很挂念,恨不得肋生双翅,一下子飞到父母的身边。

    于是贺青买了很多礼品匆匆忙忙地赶回租房,当踏入门槛的那一刻,贺青大吃一惊,屋中竟然多了一张十分熟悉的面孔。

    (凌晨第三更,拜求推荐票!还有两天的时间,冲上一万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