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12章 堪比一级文物(一)

第112章 堪比一级文物(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12章堪比一级文物(一)

    铜鼎上有像是鸟篆文的字符,这无疑是一个重大发现,有助于破解这件神秘的青铜器的谜团,到时就能根据事实断定其产生的具体年代了,对此贺青惊喜不已,不过现在他还没办法确定那三组隐秘的鸟篆文的真正含义,只能等明天和郑老一起去找考古队的潘师傅了,据说对方是青铜器的研究专家,想必能破解那深奥的符号。

    这天晚上贺青睡得有点晚,不过第二天他还是很早就起床了,而且看上去是jīng神奕奕的,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因为他心里很激动很兴奋,很快就要破译那件青铜器上面锁定的密码了。

    起来没多久,贺青和林海涛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退房,没过多久,他们两人就和郑老等人离开了“天云山庄”。

    下山后,贺青一干人开车径直赶往江州市区,车上,郑老和贺青他们坐在一起,只听他突然说道:“小贺,我刚才已经给老潘打过电话了,本来我打算带你去他的研究所找他的,谁知道他太热情了,非说要来找我们,免得我们跑路,所以等下我们先去‘鉴宝斋’,我和老潘约定好了,在那店里见面谈事。”

    “嗯,好的。”贺青好生应道,对于他来说怎么样都可以的,反正只要有人帮他鉴定那件铜器就行。

    车子快到市内的时候,贺青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谷清打来的。

    “贺青,你们现在还在天云山没回来呢?”谷清在电话里问道。

    贺青回答道:“回来了,正在路上,马上就要到古玩街了。谷清,这件事情终于办完了,可以松口气啦。明天,明天我们就去办理有关手续,准备开店。”

    “嗯,好啊!”谷清高兴道,“那你想好店名了没有?”

    贺青笑盈盈地说道:“这个我考虑了一下了,把‘古瓷轩’改成‘忆古轩’,你看怎么样?”

    “‘忆古轩’?这个名字好听,那就这么定了!”谷清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贺青呵呵一笑,说道:“那就先这样了,至于具体的开店事宜,等我回去后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

    “嗯,好!”谷清应道。

    两人再在电话里寒暄了一阵,之后贺青道别挂上了电话。

    “青哥,是谷清姐给你打的电话吧?”贺青刚收起手机来,坐在驾驶座上的林海涛就掉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并笑吟吟地问了一句。

    贺青点头道:“是啊。海涛,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谷清总算解放了,她不用在集市里摆摊了,应该这今天她的店就会开起来。”

    “哦,是吗?是在哪个地段呢?是另外装修的店面还是转租的现成古董店?”林海涛惊疑道。

    贺青说道:“是别人转让的,就是邵老板那家‘古瓷轩’,你应该知道吧?”

    “那个啊?”林海涛忙点点头道,“当然知道了!那家店位置不错,挺好的!青哥,真是没想到啊,你们不声不响地就把古玩店搞起来了!那以后我们‘鉴宝斋’又多了一大竞争对手了?!呵呵,开个玩笑,其实我们两家店之间不存在竞争,互相帮衬才是!我为你们感到高兴!”

    贺青说道:“其实主要是为谷清搞的,你也知道,谷清家情况不好,如果开了一家正式的店铺,她家境况应该会好很多吧?”

    “青哥,看得出来,你对谷清姐很好。”林海涛忽然端正了神sè,郑重其辞地说道,“青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是关于谷清姐的,不知道谷清姐告诉你了没有。她母亲去世得早,她父亲……她父亲现在还在监狱里……”

    “你说谷清的父亲在监狱里?!她不是告诉我,她父亲也早去世了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贺青大吃一惊,没想到谷清没有跟他说实话,原来她父亲还健在,只不过蹲在大牢里。

    “是啊!”林海涛用力地一点头道,“谷清姐对谁都是这么说的,因为她恨她父亲,她父亲没进去之前不务正业的,整天只知道赌博,听说是混黑、社会的,还是小团伙的头目,人特别凶狠,周围的人都怕他,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狱,应该快了吧。希望他出来之后能够改过自新,别再到处惹是生非了,那样又会祸害到谷清姐,看你好不容易帮她开了一家古玩店,可别又被她父亲搞砸才好!”

    “啊?不会吧?”贺青不由一阵苦笑,说道,“她父亲出监狱后应该不会再乱来了吧?谷清毕竟是他女儿,他难道不想自己家里情况变好,看到女儿过上好rì子?”

    林海涛点头道:“嗯,应该不会了。据我所知,她父亲对自己家人很好的,很宠爱女儿,有一次谷清姐被人欺负,他生生把对方的腿打断了!就只怕他出来后又不务正业,给家里带来麻烦。青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是不是喜欢谷清姐了?她长得那么漂亮,又那么关心你,你肯定对她有特别的想法是不是?!我看得出来,她也对你有意思,呵呵,没准你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

    “没……没有了!”贺青连忙摇头说道,“海涛,你可别乱说,我和谷清现在还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她以前不止一次地帮助过我,我现在也只想帮助她一把,帮她家渡过难关而已。”

    “哦,是吗?看你脸都红了!”林海涛笑道,“你不是没女朋友吗?她也没男朋友,孤男寡女的走得这么近,这个好事迟早会成的吧?我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车内气氛甚是热烈。

    十一点钟的时候,贺青他们才赶到古董街,车子在“鉴宝斋”大门边停靠了下来。

    有几天没回来了,走进“鉴宝斋”的时候,贺青倍感亲切。

    当下贺青和林海涛先收拾了一下店铺,下午开店。

    “老郑——”

    贺青他们正忙着拾掇东西的时候,突然间,只听到门口传来一个陌生的招呼声,叫的正是郑老。

    贺青当即循声望去,映入他眼帘的一共有三个人,一老二少,走在前面的是一名个头矮小的老者,穿着打扮都很朴素,乍看就像是乡下来的一个老头。

    而跟随在那老者身后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年龄相对较大,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魁梧,而那女的却很年轻,年龄也不过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只见她身材苗条,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斯斯文文的,一脸清秀模样。

    贺青一眼便认出来了,只道那老者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他们能帮自己破解战国铜鼎之谜。

    (现在差七千票只有一点点了,兄弟们砸票帮忙顶一下啊!周五了,现在有充足的时间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