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11章 破解铜鼎之谜(三)

第111章 破解铜鼎之谜(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11章破解铜鼎之谜(三)

    “张飞梅瓶”一锤定音之后,贺青他们便没兴趣呆在拍卖厅了,于是没过多久五个人就结伴离开了会场。

    梅瓶被齐三爷拍下,这倒遂了贺青的意,在他看来再好不过了,那绝对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旦发现瓶子的真实年代,那就是引爆的时候了,炸伤的只会是齐三爷一伙冤大头。

    然而,对此并不知情的邓老和郑老他们多少有点失落,那件一开始被他们极为看好的梅瓶现在却落到了死对头齐三爷的手上,跟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怎不叫人扫兴。

    “邓老,刚才那个梅瓶的价钱实在是太疯狂了!不买也罢!”见邓老一言不发,神色间有些沮丧,贺青便忍不住劝慰道,“我相信以后我们能碰到更漂亮的高古瓷的。所以,邓老,东西别人买走了就买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要太在意了。”

    “哦,我不是很在意那个。”邓老嘴角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就算我打算坚持下去,那也不行的,足足六千多万哪,我现在可承受不了这么大一笔资金。”

    走在一旁的林海涛冷冷一笑道:“这下齐三爷那恶棍肯定很得意吧?!就他钱多是不是?!就是看不惯那种人!”

    贺青却若无其事地摇头说道:“海涛,你等着看好戏吧,有他们哭的时候。”

    “哦?”听到贺青这么一说,林海涛顿时惊奇了起来,转过头来一脸疑惑地注视着对方,说道,“青哥,你这话怎么说?”

    闻言,贺青和邓老互相看了一眼,均若有所思。

    然后贺青淡然笑道:“我不是很看好那只梅瓶,东西需要考证的地方还很多的。”

    “东西不对?”林海涛更加吃惊了,连忙问道,“青哥,你是不是看出什么名堂来了?”

    贺青摇头道:“暂时还不好说啊。不过我有办法让那件梅瓶现出原形来。”

    “现出原形?!”林海涛听得是一头雾水,追问道,“青哥,你就不要跟我打哑谜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看得出来,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贺青是不会那么说的,再联系他神奇的鉴定能力,这事肯定有猫腻。

    郑老也忍不住问道:“小贺,你说那只‘张飞梅瓶’不对?”

    邓老替贺青回答道:“小贺现在还只是猜疑,他认为那东西需要先做一次碳十四检测,要不然不能让人信服。我觉得他这个想法很对,几千万的东西,不管出自谁的手都得谨慎购买,万一成交后拿到手的却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岂不是吃大亏了?!吃了亏还不能找人家理论,打眼了只能怪自己眼拙。”

    “我明白了。”郑老点点头道,“难怪刚才你一次价也没叫,原来是小贺在暗中提醒了你。嗯,我也觉得小贺的建议是对的。”

    “不对!”林海涛却用力地一摇头说道,“青哥,你刚刚不是说你有办法让那只梅瓶的原形露出来吗?是什么办法?!”

    他情绪已变得十分激动,仿佛很快贺青就能帮他对付嚣张狂妄的齐三爷一样,好报那一箭之仇。

    贺青低声说道:“海涛,不急。至少得等到齐三爷和金老板成交之后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嗯,是的!”林海涛重重地点头道。

    他对贺青那话深信不疑,只等着看齐三爷他们的笑话了,如果那只“张飞梅瓶”真的有问题,那受到的损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经过一番议论之后,邓老便眉开眼笑了,没再感到失望了。

    下午吃完晚餐之后,拍卖会举办方有关人员主动来找贺青他们,洽谈交易事宜,贺青上午拍下了那件青铜器,自然要完成交易了。

    本来贺青准备和金老板的人去山下的银行做转账交易,但没想到的是,邓老很热情地提出来了,他先给贺青垫付那一百五十万。

    “郑老,这怎么行呢?”见郑老那么热情,贺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道,“我还是和他们去银行做交易吧。”

    郑老却道:“那太不方便了。我和金老板他们比较熟,我开支票给他们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何必来来回回地跑这一趟呢?小贺,跟我你就不用讲任何客气了,这是小事,你之前帮我拿下那本《仇英十二册页》才是大事呢!”

    他很坚决,贺青难以推却,便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郑老,那就多谢你了!回去后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

    “不用着急。”郑老笑容可掬地说道,随后他就和贺青跟去了交易大厅,并顺利地拿到了那件青铜彝,以及郑老拍下来的那件疑似文物的青铜带钩。

    东西拿到手之后,贺青带回客房欣赏,郑老和林海涛他们再度仔细察看了一遍之后都没发表什么意见,他们并没看出什么端倪来,潜意识里认定了那只是一件汉代的青铜鼎。

    “郑老,明天你带我去找下那位潘师傅吧,我想请他给这件青铜器做个鉴定。”贺青突然郑重其事地对郑老说道。

    郑老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笑盈盈地说道:“当然可以了!其实我也要去找他,我想把这件文物献给他们考古队做研究。”

    “小贺,你这个铜鼎还需要做次鉴定吗?这东西很开门了啊,应该不会有任何差错。”邓老插话道,他很肯定那是汉代的一件鎏金青铜器。

    贺青说道:“为了放心,还得找专门研究青铜器的师傅做下鉴定。”

    “那倒也是了。”邓老点点头道,“有郑老带着,找潘师傅也方便。”

    由于时间太晚了,经过两场拍卖会,大家又都比较劳累了,所以今天晚上他们准备在山庄里休息,不过约定明天一早就要赶回去。

    带着铜器回到自己客房的时候,林海涛困得不行了,于是倒在床上蒙头就睡,而贺青却坐在桌前,拿着高倍放大镜仔仔细细地察看着那只铜鼎,每一个视线能及的部位都没有放过。

    贺青一边通过灵光观看铜器的来龙去脉,一边细细揣摩,他似乎要找出突破口来,好证明眼下这件青铜器并不是汉代的,而是战国时期难得一见的鎏金铜器。

    “咦?!这是什么?!是特意留下的金丝纹饰吗?!”

    突然间,贺青在铜鼎的一个足上发现了异常之处,那好像是铭文,但不是古代普通的文字,奇形怪状的,像是纹饰,又像是一组文字。

    在察看第二只鼎足的时候,他发现了同样的符号,但一样不明显,如果不用放大镜仔细看,很难确定那有异样,乍一看只会认为那是普通的外部表现。

    贺青找到了两组无法识别的铭文,在紧接着观察的第三只鼎足上,果真又发现了一组奇怪的文字。

    一共三组,分别留在三只鼎足上,这绝对有特别的含义。

    “没准这是铜鼎制造者留下来的暗示,能够破解这三组神秘符号就等于证明它具体的年代了!”贺青随即又惊又喜地想道。

    当下他拿出手机来火速上网,以查找有关资料,看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上有些什么特征。

    他查了很久,最后确定,那铭文上的文字不是常规文字,而应该是鸟篆文,想要破译鸟篆文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还真非得找相关的专家。

    (还差一点点六千票了,谁手上还有推荐票,请支持一下吧!拜托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