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10章 破解铜鼎之谜(二)

第110章 破解铜鼎之谜(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10章破解铜鼎之谜(二)

    郑老说要介绍专家给那件汉代鎏金青铜器做鉴定,贺青自然是求之不得了,他立马答应下来,决定明天和郑老一块儿去找考古学家老潘。

    众人谈了一阵之后就走去吃中饭了,餐桌上,大家讨论起了下午的拍卖会,下午有一件重器要拍卖,那正是贺青最先听到的那件国宝——“张飞梅瓶”。

    对于那个大瓶,贺青知道的可能比来参加拍卖会的所有专家都要多,因为他清楚此瓶的来龙去脉,那东西根本不是三国时期的,跟张飞那是一点边都搭不着。

    因此,他确定无疑,那只梅瓶是件赝品,或者说那只是一件普通的古瓶,它的来历被大家夸大了,如果按照国宝“张飞梅瓶”的价值去收购那就大大地不值得了。

    “看样子邓老对那只瓶很热情啊!”见说起那只梅瓶的时候邓老眉飞色舞的样子,暗中贺青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随即他皱了皱眉头,不禁替对方担心起来了,如果对方志在必得,等下不惜花高价拍下来那只赝品“张飞梅瓶”,那肯定会遭受很大损失的。

    “得想个办法劝说他一下。”贺青随后又暗想道,他也只能旁敲侧击地给予对方提示了,那件梅瓶的真实情况他是没办法直截了当地告诉邓老他们。

    “邓老,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吃完饭之后,贺青突然对邓老说道。

    “哦?有什么事呢?”邓老脸上笑意盈盈地说道,“小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跟我你还需要客气什么吗?”

    贺青端正神色说道:“是关于那件‘张飞梅瓶’的。我有点建议要给你,毕竟那件东西价值或超过几千万,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小贺,怎么了?”听贺青说得那么严肃,邓老便也认真了起来,急忙点点头道,“我们去那边聊聊吧。”

    于是两人走到了一边,并相对着坐了下来。

    “小贺,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邓老沉声问道。

    贺青虽然只是他们古玩店新来的一名小伙计,但是他一开始就看重对方,知道对方不是一般的新人,他眼力独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光他认出“朱仿”一事就足以让人震惊和佩服了,所以邓老很重视贺青的看法。

    贺青郑重地回答道:“也没看出什么来,就是我觉得那件‘张飞梅瓶’有待考证,而如果就这么花高价买下来是不是有点不保险?邓老,我知道你很喜欢那件梅瓶,但不知道你清楚它的来历么?我听你们说起过,京城某文物部门有同样的一件‘张飞梅瓶’……”

    “是啊!”邓老点头道,“那只‘张飞梅瓶’我还亲自参加过鉴定。”

    “那对于金老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只梅瓶呢?你亲自做过什么样的鉴定?也有做过碳十四等最科学最权威的检测么?”贺青连声反问道,他心知肚明,碳十四检测或许能鉴别出那件瓷器的具体年代,如果大家知道其所产的年代,那就不会把它跟三国时期的大将张飞联系起来了吧。

    邓老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倒没做过碳十四检测。不过金老板手上出来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东西我们大家都看过了,跟京城那只毫无二致,即使不是张飞用过的梅瓶,那也一定是三国时期的一件精美高古瓷了。京城那只也没有谁能确定它是否是张飞使用过的瓶子呢,大家只能靠各种猜测了,谁也回不到过去,查清楚那件瓷器的真实来历。”

    “那可不一定!”贺青暗自笑道,他可是有那个通晓古今的能力的,但他是独一无二的那个奇人。

    “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要有最坏的考虑。”沉吟了片刻之后,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邓老,我总觉得那只‘张飞梅瓶’有点蹊跷。明清时期就有仿古瓷了吧?”

    “嗯?”邓老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倒抽口气道,“小贺,你是怀疑那只梅瓶是做旧的?它并非三国时期的高古瓷,而是后面朝代的新仿品?”

    贺青若无其事地笑笑道:“邓老,你不要太在意,我只是提出个人的看法,我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那东西不是三国时期的高古瓷,仅凭一股感觉。除非金老板手上那只瓶和京城文物馆收藏的那只是同一件,要不然就值得怀疑了。”

    “小贺,你分析得有道理,我们还没拿到碳十四检测证明书,不能百分之百地证明那件瓷器就是三国时期的,更不用说是张飞家的了!”邓老重重地点下头来说道,“京城那只应该还在,之前我已经打电话向有关人员询问过了,他们说东西没动,不可能突然跑到了金老板的手上,再说了,如果是从博物馆流出来的赃物,金老板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进行拍卖吧?尽管他家族势力很大,这种事情他还是不敢那么张狂的。就算他有那个胆量,知情人在问清楚情况之前也不敢投拍。

    我们最初的看法是,那只梅瓶要么是张飞家一对梅瓶中的一只,因为关于那只‘张飞梅瓶’的来历有这么一个版本的故事,说的是张飞梅瓶原本是一对的,后来一只被小偷从张飞后世子孙手中偷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结果。要么梅瓶和‘张飞梅瓶’是同一类瓷器,传下来的不止一件而已。”

    “嗯,那是两个可能性。”贺青说道,“邓老,说句实话,那只梅瓶无论是造型还是釉色以及纹饰都很好看,即使是赝品那也应该算得上是古代的高仿了,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要不这样吧,等下见机行事,如果拍卖价实在太高了,那就不要追了,价钱低的话也可以收下来玩玩。”

    “小贺,你这个意见很中肯,我听你的!”邓老高高兴兴地点下头来说道,听了贺青的一番劝解之后,他恍然大悟一般。

    “嗯。”贺青莞尔道。

    有邓老这话,他就放下心来了。

    下午的拍卖会,贺青虽然没有什么东西可拍,但他还是和林海涛陪着邓老他们去拍卖大厅参加拍卖。

    这场拍卖会上,节奏比较快,不到半个小时就有好几件藏品成交了,和前面的一样,没有一件流拍。

    大约四点多钟的时候,那件“张飞梅瓶”终于摆上拍卖台了,霎时间,场上的气氛高涨了起来,看情况有不少大老板充满激情。

    那只梅瓶的起拍价是一千二百万,比贺青估计的要多得多,他原以为那东西起拍价最多五百万,谁知道动辄一千多万,这么一下去,等到成交的时候岂不是拍出一个天价来了。

    “我晕!”暗暗地,贺青大发感叹道,“这么贵啊?!谁要是拍下来那就要亏死了!”

    他都忍不住同情起那个未知的冤大头来了,几千万的东西,一旦被认定是赝品,换做谁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吧。

    “不行!不要了,不要了……”

    听到拍卖师的最低报价时,邓老喃喃地说道。

    贺青就坐在他身边,自然听到他说的话了,于是掉过头来低声说道:“邓老,起拍价就这么高了,还是别跟了,万一……”

    他不能再往下说了,再说就要道出实情了,而他是不可能将自己能用异能鉴宝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嗯,看热闹算了吧。”邓老用力地一点头道,“刚才听了你的那番话后,我越想越觉得那件瓷器不对劲,故事毕竟只是故事,我们的想法不能太理想化了。”

    他们两人说话之间,那只“张飞梅瓶”的拍卖已经进入了一个紧张的状态,而价钱直线飙升,已由一千二百万飙至两千多万。

    紧接着,三千万,四千万……

    直到五千万涨势才慢下来,这时约莫还有两三个老板在那里展开竞逐。

    其中一人赫然是贺青他们的仇敌——齐三爷!

    当发现齐三爷追价最猛时,贺青暗地里又惊又喜,他自然希望是齐三爷他们当这个冤大头了。

    而结果遂了他的愿,齐三爷最终以六千万成交。

    当掌声响起来的时候,贺青也笑了,不过不是恭喜的笑,而是幸灾乐祸的奸笑。

    在他看来,齐三爷这次拍卖会上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六七千万砸下去,得的却只是两件普通的东西,放一起一千万可能都不值。

    (再求点推荐票,希望有票的朋友支持一下,让作者有更大的动力更新。另外感谢mygoddie和静心园散人的打赏支持。)

    ()c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