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06章 断代有误的錾金彝

第106章 断代有误的錾金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06章断代有误的錾金彝

    “青哥,你对铜器感兴趣?”

    见贺青目不转睛地久久盯着玻璃展柜中的一件铜器,林海涛不由问道。

    贺青回过神来,语气很平静地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了,就是觉得那件铜器造型比较奇特,和一般的铜鼎似乎不同。”

    林海涛笑吟吟地回答道:“你没看到标牌上写着吗?‘汉代錾金彝’,是一件青铜彝。”

    对于“彝”这个字,贺青只知道“彝族”,而不清楚古代还有所谓的“彝”这种青铜器。

    刚才当看完那件铜器的来龙去脉之后,贺青心中感到很惊讶,因为那个东西并非汉代的,通过影像记录可知,那是秋战国时期的一件青铜器,所经历的历史比汉朝还要久远。

    也就是说,金老板他们鉴定错了,将战国时期的一件青铜器看成了汉朝时期的,尽管两个时代相差也不是很大,但是总归有别的。

    在贺青看来,断代有误是对一件古董最基本的误判,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判断错误了,那么就失去了方向,很容易估错其真正价值,可能低估,也可能高估,而年代往后推的往往是低估了古董原有的价值。

    换而言之,金老板他们看走眼了,明明是一件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却说成汉代的,这不是明显低估了么。

    贺青虽然对青铜器没什么研究,但他熟知历史,秋战国以及其以前时期的青铜器更加精良一些,商周时期著名的“司母戊鼎”不就是典型的青铜器么,代表了青铜冶铸业最辉煌的时代。

    因此可想而知,两件造型差不多的青铜器,战国的应该比汉代的价值更大。

    “青铜彝?”沉吟了片刻后,贺青疑惑道,“以前没听说过,这种东西那时候是用来做什么的?也是祭祀用的吧?”

    林海涛回答道:“彝是古代一种盛酒的器具,也常用‘彝鼎’来泛指古代宗庙常用的祭器。这件彝鼎应该不是出土文物,而是一件古玩,世代流传下来的。东西不错啊,造型端正,还体现出了古代高超的鎏金工艺,属于一件比较难得的青铜器。

    “介绍牌上面说的‘錾金’,也就是在雕刻物上鎏金。鎏金是一种金属加工工艺,亦称‘涂金’,是把金和水银合成的金汞剂,涂在铜器表层,加热使水银蒸发,使金牢固地附在铜器表面不脱落的技术。据说这种技术在秋战国时已经出现,但那个时期的鎏金青铜器十分少见,而鎏金在汉代称为‘金涂’或‘黄涂’,这个时候就比较普遍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件青铜彝就是典型的汉代青铜鼎。”

    “哦。”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当即随口问了一句,“那要是遇到一件战国时期的鎏金彝,那是不是更加值钱了?”

    “那是当然的了,物以稀为贵嘛,战国时期的青铜器本来就很贵重的,有些是国宝,是没有价钱可以衡量的。”林海涛笑了笑点头道,“不过我还从来没亲眼见过汉代以前的鎏金铜鼎呢。‘鎏金’一词出现较晚,就目前所知,鎏字最早见于宋人修定的《集韵》中,上面说道‘美金谓之鎏’,这说明青铜器中鎏金工艺在汉代以前并不普遍,不过不少出土的文物中证明战国时期就有鎏金工艺,而且技术已相当成熟。”

    “可你现在就亲眼目睹了!”暗中,贺青嗤笑道,“你小子真是不识货啊!战国的青铜器就摆在你面前你还说从来没见过!”

    听到林海涛那话后,贺青心里已经有数了,深知眼前那个铜鼎来历不凡,对于自己来说或许也是个大漏,当然,这次的情况不用于往常时期的捡漏,这是在拍卖展览会上看到的,如果想要拿下来,那就只得参加拍卖会了,和别人展开竞争。

    现在只有他能确定那个青铜鼎是战国的铜器,不过他相信,随着研究加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这个判断的。

    “明天再看情况了。”末了,贺青暗暗地想道。

    他已下定了决心,明天借机行事,如果那件青铜器拍卖价低,竞争者少,那就拍下来,而如果底价过高或者别人追价太高了,那他就没办法了,毕竟他不像邓老他们,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一件宝贝大手大脚地出价,他身上可用资金极为有限,超过一定数目那就不堪重荷了。

    接下来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又观看了其他展品,多是贺青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东西,他今天可算是大开眼界了。

    “海涛,我问你一个问题。”

    中午吃完饭在客房里休息的时候,贺青突然问林海涛道:“如果我想参加明天的拍卖会的话,那需要什么条件?不会是带现金来参加竞买吧?”

    “不要什么条件啊。”林海涛说道,“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拍卖会的,只要你口袋里的资金足够支付所出的价钱,当然不局限于用现金了,东西拍定后,金老板会派人和你做交易的,到时候开支票或者去银行做转账交易不就可以了吗?”

    贺青笑笑道:“那就方便多了。呵呵,我以前从来没参加过这样的活动,所以没有任何经验。”

    “青哥,你干嘛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林海涛讶然道,“你明天不会真想参加拍卖会吧?告诉我,你看上哪件藏品了?这本图录册上有列出吧?”

    他兴味盎然地问起这么多问题,贺青也不隐瞒道:“比较喜欢那个青铜彝鼎,但不知道那东西价钱多少,应该有很多人喜欢那件东西吧?”

    “那个铜鼎?”林海涛惊疑道,“看不出来啊,你怎么喜欢收藏那个东西呢?我就不喜欢笨重的青铜器,小件的还可以玩玩。你既然喜欢那就参加竞拍啊,我估计那东西不是热拍品,竞争的人不会很多的,大多老板是冲着几件珍品瓷器来的,尤其是那只国宝级别的‘张飞梅瓶’。”

    “嗯,或许这样吧,到时候看情况了。”贺青点点头道。

    他也感觉得到,众人把目光聚集在“张飞梅瓶”等几件精美的瓷器上,而忽视了那个有些笨拙、丑陋的青铜器。

    然而,事实恰好相反,青铜是遭贬低的真品,“张飞梅瓶”却是过于美化的赝品。

    一切看明天拍卖会的结果了……

    (还求几张推荐票,让今天的推荐票过千!拜谢各位支持本书的朋友了!后面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