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05章 国宝是赝品(二)

第105章 国宝是赝品(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05章国宝是赝品(二)

    眼前红雾弥漫,说明展览厅内“宝光”浓重,展品中不乏珍宝。

    那一瞬间,贺青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虽然金老板将要拍卖的这批珍宝跟他尚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至少能够近距离欣赏,大饱眼福也是不错的。

    贺青和郑老等人一踏入展厅的大门,暗中就有人注意到了他们,那正是站在人群中的齐三爷一伙人,此刻齐三爷用一种阴狠的目光盯着邓老,眼神中充满怨毒。

    “三爷,他们来了!”旁边有个中年男子在齐三爷耳边低声说道,“我已打听到了,金老板撤拍的那本《仇英十二册页》是‘鉴宝斋’那个新来的小伙计用一把剑换走的,据说是一件法器,上面镶嵌有八颗耀眼宝石的七星剑。三爷,那小子越看越不简单啊!”

    “姓邓的那伙人是早有预谋的!”齐三爷沉声说道,“他知道我也特别想要仇英的真迹,于是使计在半路中截下来,没想到啊,他们会在背后将我一军,真是卑鄙无耻!”

    他咬牙切齿,瞪着邓老的目光变得越来越阴冷。

    “那怎么办?”那中年男子皱紧眉头问道。

    “还能怎么办?”齐三爷气呼呼地说道,“你还指望姓邓的把那东西吐出来?!知道是我想要,就是给他一千万,他也绝不会和我们坐下来谈了!奇了怪了,那小子到底有什么来头?他屡出奇招,最近都是他在坏我们的好事!”

    那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光道:“三爷,这不好办吗?我有办法把他的底细查个一清二楚!”

    “嗯,想办法查出来吧。”齐三爷郑重地点头道,“不过要谨慎行事,千万别惊动了他们。看样子姓邓的和姓邓的那两老儿很看重他,他们两个老东西虽然都很老了,但还是不好惹,他们声望很大,姓邓的大女婿可是有军方背景,所以暂时不能明着来,只能跟他们玩阴的,如果公开和他们作对,那他们就能光明正大地对付我们,我们要在古玩这行混就不能太招摇!”

    “嗯,知道了,三爷。”那中年男子重重地点头答应着。

    与此同时,贺青随着观看展览的人流走向了展台,这时来参观展览会的人就已经很多了,周围人声嘈杂,甚是热闹。

    这下贺青并没有注目哪件藏品,因为他要先进行一番挑选,毕竟目前他眼睛一天只能察看三件散发“宝光”的古董的来历,而他很想就了解他和林海涛之前讨论过的那件国宝,也就是“张飞梅瓶”,所以他可不能浪费仅有的三次机会,而要等看完那件梅瓶的来龙去脉之后再说。

    “海涛,那件‘张飞梅瓶’在哪里?那东西应该也会展出吧?”贺青突然问道。

    林海涛笑吟吟地回答道:“肯定有!我们先找找!”

    然后两人穿梭于拥挤的人群中寻找起“张飞梅瓶”来了,很快林海涛就惊叫了起来:“喏,青哥,你看,那不就是一只梅瓶吗?!和图片上展示的那只一模一样!”

    顺着林海涛所指的方向,贺青一眼便扫到了,只见上了密码锁的玻璃展柜中赫然摆放着一只色彩艳丽的精美大瓶,那只瓶起码高二十多厘米,釉面上绘有多种纹饰,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庄重和神秘。

    “青哥,看到了吧?”林海涛眉飞色舞地说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张飞梅瓶’!是这次拍卖会的压轴之宝,可以说前来‘天云山庄’参加拍卖会的人中有一半以上就是冲着那东西来的!邓老也很喜欢,明天的拍卖会上我想他也会出价参加竞买的吧,只是能不能买下来就很难说了啊,喜欢那件宝贝的大老板实在是太多了,竞争激烈啊!”

    “原来邓老是奔着‘张飞梅瓶’来的,希望他到时候有收获吧。”贺青恍然大悟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近了那个展柜,近距离地察看起那只精美绝伦的梅瓶来。

    梅瓶上萦绕着一团混沌状的橙色红光,贺青目光在那上面稍一凝聚,那团灵光就自动在他眼前汇聚了起来,并开始放映“电影”。

    没过多久,贺青就看到了那只梅瓶的前后经历,从它产生到最后的收藏情况,每一个主要转折点几乎都没有逃过贺青的眼睛。

    “咦,怎么会是这样的?不对啊!”

    一一看完之后,贺青脸色顿变,他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青哥,怎么了呢?”就站在身边的林海涛随即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便随口问道。

    贺青当即晃过神来,摇摇头道:“哦,没怎么!”

    同时心里却在想:“东西大大地不对劲啊!这根本不是‘张飞梅瓶’!大家都被忽悠了!”

    他万分期待的国宝竟是件赝品,除了惊讶,还有失望,顷刻间,眼前那只古瓶在他眼里看来与富有传奇色彩的“张飞梅瓶”格格不入,完全搭不上边了。

    而林海涛他们浑然不觉,把那只严重美化的梅瓶当成国宝,此刻围在展柜四周观看的人纷纷赞叹,一个个是心驰神往的样子。

    突然,郑老和邓老他们也围聚了过来,一起观赏那只看上去显得古色古香的大瓶。

    “国之重器,名不虚传啊!”只听郑老大声赞叹道。

    邓老也道:“是啊。这只梅瓶和我们以前在京城见过的那只简直一模一样!那只‘张飞梅瓶’众说纷纭,但大多数还是持肯定的态度,而眼下这只不遑多让,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张飞梅瓶’,不管怎么样,三国时期的高古瓷器非常难得,其实是不是张飞用过的都无关紧要了。”

    “邓老,为什么‘张飞梅瓶’这么值钱?”贺青突然问了一声,问出这句话来时他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邓老娓娓回答道:“我们以前对‘张飞梅瓶’特意研究过,知道它表面蕴涵古代多种文化符号。梅瓶上部留存苍天之下卷云纹,瓶中部留存四季菊花图案,瓶外部留存又象八颗含苞玉放向rì葵,瓶下部留存有八个旋转太阳。

    张飞梅瓶外部留存又象金沙遗址八面金色太阳环,而瓶下部留存有的八大莲瓣纹,又象八双人手托起八个金色太阳,寓意八阳落地,八叔拜手。中国古代有九阳射雕之说,为何只有八个太阳,是否寓意张飞将军已升天呢?古玩这东西是越有奥秘收藏起来越有意思,这也是为什么像‘张飞梅瓶’这样的古董受人追捧的原因所在,玩古玩其实在玩古代艺术文化,而古董是古代文化艺术的结晶体。”

    “哦,这样啊?”贺青似乎领悟透了什么,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照邓老这么一说,一旦失去“张飞梅瓶”这个光环,眼前那只梅瓶就成为泛泛之物了,大家欣赏的是张飞,是对大将张飞的追思,想还原当年张飞金戈铁马,气吞山河血战沙场,保家卫国的英雄壮举。

    然而,贺青清楚那只梅瓶的来历,他能确定东西跟张飞没有丝毫关系,或许是件仿品,不过技艺精湛,是件高仿无疑。

    尽管如此,贺青只字不提“张飞梅瓶”的异常之处,现在就算他当众指出那是件赝品,那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他的了,众多专家一致认定的东西岂能说打假就打假。

    不过邓老明天非得花天价拍下来的话,贺青会想办法提示一二的,如果瓶子邓老放弃追拍了,那他就没必要做任何议论,他可不想抛头露面,更不想得罪势力雄厚的神秘大老板——金先生!

    接下来贺青和林海涛走去察看其他的展品了,贺青挑选“宝光”最强烈的两件古董先进行察看。

    第一件也是件瓷器,根据影像记录得知,那是明朝的一件瓷器,呈现葫芦形状,釉色当属青花。

    而另外一件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贺青大吃一惊,心中惊奇道:“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啊!”

    (拜求推荐票,希望今天突破一千票,全靠你们了!另外感谢老朋友找没人打赏100起点币,以及annesu打赏2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