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02章拿《仇英十二册页》来换(一)

第102章拿《仇英十二册页》来换(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02章拿《仇英十二册页》来换(一)

    在邓老的帮忙招呼之下,过不多久,就有一个人走过来了,那正是打电话邓老叫来给贺青鉴定“碧玺宝剑”的那名风水师。

    只见那人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古式装束,脸庞清瘦,下巴上留着一撮稀疏的胡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

    “小贺,这位是曲师傅,著名的风水师。”邓老笑盈盈地向贺青介绍道。

    “您好。我叫贺青。”贺青连忙彬彬有礼地向那中年男子问好。

    “你好,贺老弟。”曲师傅也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老邓,你叫我来有什么好事呢?”

    邓老回答道:“就想请你帮忙掌掌眼,看一样东西,是一件法器。”

    “哦?是什么样的法器呢?”曲师傅问道,当邓老说到“法器”两个字的时候,他眼睛明显亮了一下,顿时来了个股兴致似的。

    邓老说道:“是一把剑,感觉比较特别的古董七星剑。曲师傅,你收藏了那么多年的法器,想必对这类法器的情况很了解了。”

    “东西在哪里?我先看一看再说。”曲师傅点点头道。

    “就是这把。”贺青随即将子剑从母剑腹中轻轻地拔出来,说道,“曲师傅,这是一对‘子母剑’,母剑起锈现象太厉害了,或许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这把子剑保存得比较完好——你看,锈迹不是很重吧?剑刃两边还各镶嵌着四颗宝石。”

    “哦——”

    一见之下,曲师傅两眼登时睁大了,眼神中的惊诧之色毕露无疑,不过很快他低低地呼了口气,脸上诧异的神色也逐渐缓和了过来。

    仔细瞧了一会儿之后,曲师傅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很平静地问道:“贺老弟,这对子母七星剑你是从哪里淘来的?考虑转让么?”

    他一开口问起了转让事宜,却对那把剑的优劣只字不提,他似乎在刻意隐瞒什么。

    听曲师傅那么一说,贺青和一旁的林海涛等人面面相顾,均很吃惊。

    贺青不由心想:“曲师傅怎么一看到这把剑就想收购了?”

    尽管曲师傅此刻并没有表现得多么热心,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很想得到那把剑。

    当下贺青淡淡一笑,回答道:“剑是一朋友让给我的。曲师傅,我还没想好呢,等考虑好了再说转让的事情。你觉得这把剑如何?”

    他心知肚明,自己这个问题可能白费口舌了,曲师傅既然想买那就不会吐露实话了,至少在洽谈生意之前他不会说出实情,作为买家,谁会在谈价之前一个劲儿地夸赞对方的东西好,不鸡蛋里挑骨头就不错了。

    虽说如此,但贺青心里有数,曲师傅一眼便看中了他手上这把剑,这更加证明了东西的宝贵性。

    “贺老弟,东西还不错,我比较喜欢。”只听曲师傅答非所问地说道,“你能不能让给我。老邓也知道,我喜欢收藏法器,尤其是上了一定年头的老法器。”

    果不其然,他并没直接回答贺青的问题,而是谈买卖,开门见山地说让贺青把东西卖给他。

    贺青毫不犹豫地一摇头说道:“曲师傅,不好意思,我真的还没考虑好,现在我不能答应你什么。不瞒你说,我也很喜欢收藏古董法器,七星剑之类的剑器我尤其喜爱。”

    他可不能就这样答应对方,如果就这么答应下来了,那他在得价上会受到局限,曲师傅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非常精明的人,过早和他谈这笔生意的话,他只会在价钱上占你便宜吧。

    不过曲师傅那么看好那把剑,贺青心里感到很高兴,他是希望能卖一个能让人满意的高价。

    “老邓,借一步说话。”曲师傅也没强求什么,却是把邓老叫到一边,两人商量什么去了。

    贺青知道,曲师傅是想通过邓老买下自己这把七星剑,他和邓老关系很熟,对方会给他说好话的。

    “青哥,看样子曲师傅很喜欢你这把剑。”林海涛低声说道,“但如果他不出一个高价那也就免谈了!”

    贺青笑了笑说道:“剑上的碧玺很贵重的,更何况是把法器剑,不到一定的价钱还真没法谈。”

    “对!”林海涛重重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后,邓老转身走回来了,而周师傅站在那原地等候消息。

    “小贺,”邓老郑重其事地说道,“曲师傅要你把这把七星剑让给他。你考不考虑?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像那么精美的一把‘辟邪剑’,很难见到第二件了!”

    贺青正色道:“邓老,我们现在对这把剑时下的行情还不大清楚,就算和他谈,价钱我们也不好确定啊。”

    邓老说道:“他是这么说的,你这把剑考虑到镶嵌有八颗高品质的碧玺,所以开你一个高价,他八十万要了!你看如何?东西是你的,一切由你自己做决定,你要是觉得合适那就卖给他,要不然我告诉他你暂时还不愿意出手就可以了。”

    “八十万?!”此价一出,贺青和林海涛心头都是禁不住一阵狂热,八十万,比原价五千足足高出了近二十倍!

    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无疑说明贺青这次又大大地捡漏了!

    对于八十万这个价钱,贺青其实挺满意的,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可他竭力按捺住心中那股喷薄玉出的兴奋之情,表面上自始至终保持着镇静的状态。

    “邓老,八十万合适吗?”贺青还没开口说话,站在旁边的龙叔当先说了,只听他声音低沉地说道,“刚才我们不是估计东西能卖出百万以上的价钱吗?依我看,比百万更高才对啊。”

    邓老说道:“我只是把曲师傅的话转告小贺。如果东西能送上拍卖桌那价钱自然不可估量了,卖个几百万都不稀奇,可现在是和一方面对面谈价,八十万也不能说是过低了吧?小贺,你自己说吧,八十万卖不卖?”

    “邓老,不卖了。”贺青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说道,“东西先留着,如果真是好东西也不愁后面卖不出一个好价钱是不是?”

    “嗯,是的,不用着急的。”邓老点头赞同道,“那我就去跟他说了,把你的意思告诉他。”

    说完之后,他掉头走到了曲师傅身前,说明了贺青的意思。

    听后曲师傅一脸遗憾之色,稍后他向贺青他们道了一声别,并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房间。

    曲师傅算是白请了,他来了又没给贺青那把剑做鉴定,不过贺青一点儿也不着急,他将那把剑好生收了起来。

    中午,吃完饭后,贺青和林海涛在房间里欣赏一本图册,那收集的正是这次拍卖会即将拍出的一些宝贝,之前他们讨论过的国宝“张飞梅瓶”赫然在列。

    “海涛,你外公想收的是哪件东西啊?”贺青好奇地问道。

    “喏,就是这个。”林海涛指着图录册上的一件古董说道,“‘仇英十二册页’,我外公以前失之交臂的,现在他很想买回来,不过恐怕没那么容易啊,很多人喜欢仇英的真迹,求之不得的。所以到时候我外公他们肯定要展开一场激烈的争夺赛,最后能不能买到那就不得而知了啊。”

    贺青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仇英的真迹,确实难得!”

    他随即想起来了,只道自己手上不是有一幅大手卷么,而那幅《大明秋猎图》正是仇英的杰作。

    比起眼下那本小册子来,《大明秋猎图》自然更加珍贵,只是现在除了他,谁也不知道而已。

    仔细看完那本图册之后,贺青再和林海涛谈了半晌,三点多钟的时候,邓老突然给贺青打来了一个电话,说道:“小贺,你快过来一下,记得带上那把七星剑,金老板的人来了,他们想和你谈谈!”

    (还差几百票九千票,兄弟们支持一下!另外感谢找没人打赏100起点币,光暗黑白打赏588起点币,本书又多了一个学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