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00章 碧玺宝剑(拜求推荐票!)

第100章 碧玺宝剑(拜求推荐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00章碧玺宝剑(拜求推荐票!)

    “钟老板,按理这批东西你已经和别人谈好了就不能中途让给第三方了,但我还想跟你谈一下。”看完那把剑之后,贺青装作很镇定地说道。

    “贺老弟,谈什么呢?有事你就直接说吧,跟我不用客气,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钟银强热忱地说道。

    听到贺青那话,林海涛好似有点吃惊,笑吟吟地问道:“青哥,你是不是看中钟老板哪件东西了啊?”

    贺青淡然说道:“也不是看中什么了,就是我觉得有一件东西比较有意思,我想玩玩,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毕竟钟老板已经和王老板谈好了啊,那可是人家指定要的。”

    “哦?是哪件东西呢?”钟银强惊疑道,“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中间的哪件东西,我可以想办法让给你。”

    “真可以吗?”贺青欣喜道,“就那把铁剑。”

    说着他指了指其中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那把剑?!”林海涛当先惊奇起来,说道,“青哥,那把剑起锈太严重了啊,铁锈几乎把剑刃全部覆盖住了,就算清洗也很难完好地去掉的,再说了,玩的不就是那股旧气吗?锈迹太重的铜器或者铁器也不好收藏。”

    “我知道。”贺青点点头道,“不过我个人感觉不错,可以玩一玩。钟老板,能不能考虑一下,把那把剑让给我算了。”

    他只道看上去铁锈那么厚的一把普通铁剑别人也不会很在意,钟银强从中想办法让给自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不料只听钟银强语气郑重地说道:“贺老弟,不好意思,那把剑还真不行啊!王老板指名要的,我早已经和他谈好了,如果现在我卖给你,那真不好向王老板交代,王老板可是我的老顾客,我不能在他面前失去信誉。”

    “这样啊?”闻言,贺青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说道,“那剑叫什么?有很大来头么?”

    “这叫‘太乙七星剑’,是一件古董法器。”钟银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法师常用这种剑来做祭祀等用,历史上不是有一个捉鬼天师钟馗么,他就有一把七星剑,遇鬼斩鬼,遇妖除妖,斩杀一切牛鬼蛇神,非常厉害的!呵呵,当然了,我这把七星剑和钟馗应该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确实是一把七星剑,属于法器。一般的古董好找,但古董法器就比较难觅求了啊。”

    “说句实话,七星剑在古玩市场比较常见。”林海涛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

    而此刻贺青却陷入了沉思,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确实是一把七星剑,这个我也看出来了。”定下神来后,贺青神色很平静地说道,“钟老板,不瞒你说,我比较喜欢收藏年代比较老的法器,那把七星剑虽然锈迹重了点,但也没关系。所以我还想请求你一下,看能不能让给我。”

    “贺老弟,你就这么喜欢这把七星剑吗?”钟银强一脸诧异道,“林老弟说得没错,七星剑不是很难找到的,要不等我以后再淘到一把之后再让给你好了,我到时候不挣你钱,就给我本钱就可以了。”

    “不是……我就喜欢这把。”贺青却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对于那把遍体铁锈的七星剑他志在必得似的。

    钟银强叹了口气,说道:“贺老弟,那真是对不住了!我现在不能让给你,不过明天我可以和王老板说说,看他意思如何。”

    “那好吧。”见钟银强态度也很坚定,贺青自知再说也没用了,这是人家的生意之道,不能破坏这个规矩,于是他只好点头答应下来,不过他特意补充了一句,说道:“钟老板,至于价钱我不会亏待你的,王老板出多少,我愿意多出一些。”

    他做最后的争取,钟银强想也没想地答应好了。

    贺青和林海涛再在钟银强的客房里呆了一会儿之后就道别了,不过在离开之前贺青不忘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钟银强,叫对方有什么事就叫他。

    “青哥,你怎么那么喜欢那把七星剑呢?”

    从钟银强的房间里走出来之后,林海涛忍不住问道,他很不解,一把布满铁锈的普通古剑而已,贺青却视若珍宝。

    贺青微微一笑道:“我的一个小小嗜好。”

    “好吧,那以后我收到七星剑之后全部送给你。”林海涛说道。

    这天晚上,贺青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心里自然惦记着那把七星剑,心想那么好的一把剑,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别人的手里,要是早点认识钟银强就好了,那样就有很大的机会得到一件珍宝了。

    好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贺青突然接到了钟银强打来的电话,只听对方在电话那端急急地说道:“贺老弟,你快过来一下!”

    “钟老板,有什么事吗?”贺青问道。

    钟银强说道:“你昨天晚上不是说很喜欢那把七星剑吗?王老板嫌剑铁锈太重,他不愿花那个价,所以我就没和他谈了。呵呵,没想到啊,他居然不在意。这样更好了啊,可以光明正大地让给你了。你要是有空的话就过来拿一下吧。”

    “嗯,好的。”贺青连忙答应道,他顿时又惊又喜,真是阴差阳错,那把剑注定是他的。

    这时林海涛出去了,贺青便一个人跑去了钟银强那里。

    “贺老弟,你来了啊?”见到贺青的时候,钟银强热情洋溢地说道,“喏,这把剑就给你了,你拿去玩吧。”

    “多少钱呢?”贺青一边接过那把七星剑一边问道。

    钟银强很大方地说道:“不要多少钱的,你就给我一个本钱就可以了,我当初收购的时候花了八百块。”

    贺青却正色道:“不是你原来的收购价,而是你打算卖给王老板多少。钟老板,我说过不能让你吃亏的,大家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买卖和交情是不能混在一起的,要不然以后不好做生意了啊。”

    “那倒也是了。”钟银强点头赞同道,“不瞒你说了,这把法器剑我打算卖五千多。可我怎么能要你这么多钱呢?”

    “五千就五千!我马上拿钱给你!”岂料贺青斩钉截铁地说道,说完他不由分说地从包里取出来了五千块钱,并递给钟银强,眼睛眨也没眨一下。

    “贺老弟,这……你看我多不好意思啊!”拿着那一大把钞票钟银强表情有些尴尬,想要退回去未免太矫情了,也不是个事情。

    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钟老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应该的嘛,我买你东西得付你价钱。”

    “那就多谢了!贺老弟真是个爽快人!”钟银强无比欢喜地大声笑道。

    贺青摇头道:“我谢谢你才是。好了,钟老板,那我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事打我手机就是了。”

    “嗯,希望能多多联系。”钟银强送贺青出门。

    快步回到客房后,贺青双手捧起那把七星剑左右认真察看着,他像是在查找什么。

    “哟,青哥,你真买到钟老板那把剑了?!”

    正在这时,林海涛不慌不忙地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当发现贺青手上正端着那把熟悉的铁剑在那里凝神观看的时候,他不由得吃了一惊。

    贺青当即反应了过来,点点头应道:“是啊,钟老板让给我了。”

    “那你花多少钱买的?”林海涛走过来问道。

    贺青如实回答道:“五千。”

    “五千?!”林海涛苦笑道,“青哥,你也太舍得花钱了吧?!五千块钱就买这么一把破剑?!就算钟老板一分钱不要白送给我我也不会要,放在家里碍手碍脚啊。我估计是王老板不看好这把剑,他不要了,于是钟老板转让给你。五千块钱,他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亏昨天我们还帮了他,他太不厚道了!”

    贺青摇了摇头,微笑道:“海涛,钟老板那个人其实挺好的。一开始他只要我八块钱的本金,可我不能亏待他啊,所以花他向王老板开出的那个价钱收下来了。也就五千块钱嘛,小事情,东西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了。”

    “那倒也是了,你喜欢那就值!”林海涛认同道。

    可他看了两眼之后不住地摇头,表示他对那东西丝毫不感冒。

    随后他转身离开了,走去做其他的事情了,而贺青依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在那把七星剑上摸索。

    “终于找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猛然间只听到贺青一声呼唤。

    坐在一旁看书的林海涛大吃一惊,随即抬头望去,只见贺青竟然拔出了剑来。

    没错,他从锈迹满布的剑身中拔出了另一把剑来!

    “哇!”林海涛从床上惊跳了起来,几步冲上来叫道,“青哥,这是一把‘子母剑’啊!我晕,这也太假了吧?!原来这东西‘深藏不露’啊!”

    隐藏在剑腹中的“子剑”看上去显得锋锐多了,没什么明显的铁锈,刃口处寒光闪动,而最耀眼的是镶嵌在剑刃两边的装饰物,像是宝石,一边四颗,一共八颗。

    “青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上面的装饰宝石是碧玺,老碧玺,瞧这成色,应该是最好的那种吧?!碧玺和‘辟邪’谐音,在七星剑上镶有碧玺并不奇怪!”林海涛越看越奇,非常激动地说道,“我还以为只是一把普通的剑呢,没想到里面还有一把十分精美的,你才花了五千块钱,恭喜,你大大地捡漏了啊!”

    (现在推荐票七千五百多,还有两千多,兄弟们砸几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