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92章 后生可畏!(拜求推荐票!)

第092章 后生可畏!(拜求推荐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92章后生可畏!(拜求推荐票!)

    “小贺,你是不是感觉很奇怪?”郑老笑呵呵地说道,“我在收藏室里挂着一幅西洋画,我自己也觉得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和周围的摆设不协调啊,不过只是暂时的,那东西我迟早会撤出去,说实话我不喜欢收藏国外的东西。”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也不是了,没有什么奇怪的。我倒感觉很有特色,与众不同。郑老,那幅画一定大有来头吧?”

    郑老回答道:“很普通的一幅西洋古画而已,差不多有两百年的历史了吧。那是一幅油画,是这次我从英国带回来的。”

    “你拍到的还是收到的?”贺青说道,“郑老,没准你捡到一个漏了,那幅画看上去不错,也许是幅名画。”

    郑老却摇头道:“什么名画啊?一个朋友给我抵债的,他欠了我一笔钱,可又不能按时还清,于是用东西抵押,本来我不要的,我又不喜欢收藏油画,况且那只是一幅赝品,没多大价值的。”

    “赝品?”贺青吃惊道,“郑老,那幅画怎么是赝品了?”

    当第一眼看到那幅笼罩着一团红色“宝光”的西洋古画时,贺青心里第一反应就是,那幅画来历不凡,或许是价值不菲的世界名画,可听邓老一阵解释后他才明白,原来只是一幅赝品。

    不过他也能明白过来,他眼睛看到灵光,那只能证明东西是一件上了一定年头的古董,却不能一下子鉴别它的优劣真伪。

    “是啊,是一幅仿品。”只听郑老回答道,“据说是法国著名画家柯罗的后世仿品,没有人承认那是一件真品,我那位外国朋友有一次拿去拍卖公司拍卖,拍卖公司的人都笑话他,说他想钱想疯了,那根本不是柯罗的作品,滥竽充数的,登不得大雅之堂。”

    “哦,是这样啊?”贺青点点头,他瞳孔微缩,似乎想到了什么。

    两人漫不经心地谈话间已经走到了那幅西洋老油画的前面不远处,贺青近距离地仔细察看了起来。

    只见那幅画上绘的是一个樵夫在林间砍柴忙碌,色彩鲜艳,生活气息很浓,明显是一幅写实作品。

    贺青虽然对油画的欣赏止于表面,但是对于眼前的那幅仿品他看不出任何毛病来,在他眼里,那画和外国绘画历史上的一些名画根本没有丝毫区别。

    贺青上学时喜欢历史,他不仅比较熟悉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对外国的历史也小有研究,至于郑老所说的法国那位著名的画家柯罗,他还有点点印象,确知绘画史上有这个人的名头。

    “不是柯罗的真迹?”贺青暗自惊疑道。

    心念转动之间,那团混沌的红光已经在他眼前汇聚了起来,并一丝丝射入了他的眼睛。

    瞬间,他走马观花似的看到了那幅《林间的樵夫》的来龙去脉……

    “不对!”

    突然,贺青低声说了一句,此刻他满脸疑惑,好像看出什么异常来了。

    “小贺,怎么了?这画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见贺青神色有几分怪异地盯着那幅画喃喃自语,郑老不由惊讶道。

    贺青回过神来看着郑老道:“郑老,这画不像柯罗的作品。”

    “本来就不是。”郑老莞尔道。

    贺青却是一脸郑重的神色,说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幅画一开始就不应该看成是柯罗的作品,因为两者之间的风格大相径庭。”

    “哦?此话怎讲?”听贺青那么一解释,郑老顿时打起了精神,他很想知道对方的真实看法。

    贺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这幅画没有署名,只有标出的具体年代,所以并没有说明画一定是柯罗的,而如果作者是在仿柯罗,那按道理应该会刻意留下柯罗的名字,可这上面一点痕迹都没有。郑老,我怀疑这幅画来历不简单。”

    “你是说这幅《林间的樵夫》不是仿柯罗的《樵夫》,而是另有来头?”郑老疑问道。

    贺青点头道:“是的。当初这幅画的收藏者看错了,他误认为是柯罗的作品,于是他以柯罗的名义拿出去拍卖,结果被认定是赝品,就这样,大家在看这幅画的时候先入为主地看作是柯罗的仿品了,可谁也没有去想他的作者另有其人,和柯罗没有关系的另外一个知名画家。”

    “有道理!”听完贺青的分析后,郑老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怀疑很合理,事情确实是这样的,我那朋友一开始把这幅《樵夫》看成是柯罗的原作,于是就一路错下去了。小贺,照你这么说,这画可能是出自另外一个名家之手?这个人是谁?看样子你对外国的艺术品也很懂啊,不错,知道得越多就越好!”

    贺青忙摇摇头谦虚道:“郑老,你过奖了,我只是略懂而已,以前我有个朋友是学画画的,我曾经在他的工作室呆了一段时间,所以对世界油画发展史略有研究。”

    他也只能这样作解释了,在没有探索那幅画的奥秘之前,他全然是个门外汉,想破脑袋也绝想不到这点上来,可这下他已经洞察到画的“出世”了,知道它的不凡来历。

    “小贺,那抛开别人所有的看法,你认为这幅画是谁的?是哪位画家的作品?”郑老追问道,他好奇心越来越浓厚了,贺青的一个质疑,顷刻之间让那幅他原本很不看好的西洋油画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只想早点弄清楚。

    贺青说道:“郑老,你这有关于美术的书么?是介绍各个画派的。”

    他不答反问,郑老回答道:“有的。你现在要看吗?”

    贺青点头应道:“嗯,看一下,或许我们能从那上面找到答案。”

    “跟我来吧。”郑老说道,随即他带着贺青反身走回到了书房的外间,也就是藏书的地方。

    没过多久,郑老就翻出了一本大部头的书籍,正是贺青要找的那本。

    当下两人在书桌上翻了起来,经过一番对号入座地查找,很快贺青就找到了重要信息。

    “郑老,你看,我认为那幅《田间的樵夫》是这位画家的作品。”贺青指着书上的一个人物画像道。

    “这是米勒啊!”郑老惊奇道,“米勒可是法国近代绘画史上最受人民爱戴的画家!他的《拾穗》很出名的,历史书上都有这幅画的插图!据我所知,米勒的遗世作品向来是法国罗浮宫等博物馆和收藏馆征集的一个重要对象,很多年前他的早期作品就能拍出近百万法郎的高价,现在如果有他的真品上拍,肯定能拍出一个天价吧?!小贺,你说……这幅画是米勒的真迹?!”

    “嗯,是的!”贺青用力地点了一下头,毫不含糊地说道,“郑老,米勒是绘画史上的一个天才,但他早年贫困潦倒,只能靠辛勤地画画来勉强维持生计,他晚年的生活才有所好转,但也不是很风光,他的画在当时不贵的,很容易买到,所以有大量流出,只是他死后他的作品才开始受关注。依我看,这幅画是米勒比较早期的作品,但它的画风这时已经成熟了。那幅《樵夫》画于一八五几年,而米勒在画坛稍有影响是从六几年开始的,所以那也不可能是米勒的仿品。关键我们来看画风,看《拾穗》,还有《牧羊人》,风格是不是很相似?而和柯罗的明显有不同的地方。非得说是一件仿品的话,那也只能是米勒的了!”

    他一边说一边翻看米勒的作品插图展示,郑老看后不住地点头,笑盈盈地说道:“分析得很精辟!小贺,我看你说得很对,那幅画或许就是米勒的真迹,只是一直被埋没了!”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贺青一眼,仿佛对对方有了新的认识。

    俗话说得好,“士别三rì刮目相待”,可这相处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郑老却对贺青刮目相看了。

    “小贺,你了不起啊!”郑老赞叹道,“我丝毫没有察觉那幅画的不寻常之处,而你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要何等深厚的眼力!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他惊喜交加,神色十分激动!

    (今天第一更,拜求推荐票支持!如果推荐票多,我今天会放三章更新的!拜托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