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90章 最昂贵的酒杯!

第090章 最昂贵的酒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90章最昂贵的酒杯!

    “外公,贺青他现在也在‘鉴宝斋’做事了。”林海涛说道,此刻他喜眉笑眼的,十分高兴的样子。

    他当然看得出来了,外祖父很喜欢贺青,从他见到贺青时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表现得那么热情和亲切,毫无生疏感,颇有股“相知恨晚”的味道。

    这是林海涛最想看到的结果,之前他还有点担心,生怕等见到贺青真人的时候,他外公就没那么热心了,现在他放下心来了,并暗暗地替贺青感到高兴,因为他心知肚明,外公既然喜欢对方,那迟早会收下这个徒弟,传授精湛的技艺。

    “哦,在‘鉴宝斋’上班啊?”郑老点点头道,“不错。在这一行混最需要的是历练了,实践出真知嘛。”

    贺青说道:“我暂时跟着海涛在‘鉴宝斋’做,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

    林海涛却摇头笑道:“青哥,你太谦虚了啊,我从你身上学到很多才对。”

    说着他掉头看向外祖父,继续道:“外公,青哥来上班的这两天我们店里遇到了一点事,都多亏了他啊,才免受损失……”

    当下他将“鉴宝斋”最近碰到的那两件不愉快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外祖父。

    听后,郑老朝贺青郑重地点点头道:“真不错啊!小贺,你基础很好,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基础知识这么好的年轻人。海涛说你是自学成才的,这太难能可贵了!”

    他言语间毫不遮掩地称赞贺青,听在耳里,贺青只感觉受宠若惊。

    “郑老,您过奖了,那些只是碰巧的事情而已,其实我刚入行没多久。”贺青连忙回答道。

    他这并不是谦虚之词,因为他鉴定古董的基础知识完全是“从零开始”,现阶段也就在网上查了点资料以及看了点书,仅此而已,比起林海涛来他都远远不及,更不能和龙叔等专家级的鉴定师相提并论了。

    “刚入行也没关系。”郑老笑容可掬地说道,“你还这么年轻嘛,以后学习的时间还有的是。”

    “外公,青哥,你们聊吧,我去看看毛毛。”林海涛突然招呼道,说罢他道别离开了,他明显是刻意留给外祖父和贺青单独相处的时间。

    “小贺,你不饿吧?等下我们再吃饭吧。”郑老很客气地说道,“我们去楼上坐坐,有点事情跟你说说。”

    “嗯,好的。”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

    现在和郑老见上面了,和对方近距离接触时他反而没那么紧张了,感到轻松自如。

    于是当下他跟着郑老朝楼上走去了,郑家家装饰豪华古典,处处显得非常大气,他随即走进的是一个书房。

    书房一共有两间房,外间明窗净几,宽敞明亮,只见四周高大的书架上齐齐整整地塞满了书籍,真可谓‘汗牛充栋’。

    贺青着意看了一眼,那些书大多数是大部头类的,属于工艺书,说明郑老潜心钻研博大精深的国学。

    贺青心里明白,要想在古玩行混得好,专业素质是必不可少的,郑老他们那些德高望重的鉴定大师一个个博览古今,拥有着深厚的底蕴,看古董自然比一般人站得高了。

    “小贺,坐吧,在我这里不要客气的。”郑老热情洋溢地说道。

    “谢谢。”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并往一张古色古香的红木椅上坐了下去。

    他心里有点疑惑,不知道郑老把自己叫来他书房有什么吩咐,他以前没拜过师,不懂其中的规矩,不清楚怎么行这拜师之礼,不过他心里面很明白,郑老看上自己这个“潜力无穷”的准学徒了。

    只听郑老问道:“你喜欢喝什么茶?龙井还是铁观音?其他的茶我这里也有。”

    贺青随口道:“铁观音吧。”

    “铁观音不错,我也挺喜欢吃的。你等一下,我泡点茶喝。”郑老笑道,说完之后他就转身走开了,可没多久就走了回来,只见他手上捧着一个十分精美的罐子,然后他很快用早已准备在一边的开水冲起了茶来。

    郑老所用的茶壶是一个精致的紫砂壶,而他所采用的茶叶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上等品质的铁观音。

    贺青过去对茶一点都不懂,但自从从谷清家的那个老紫砂壶上吸取到茶道精髓之后,他几乎对茶道知识无所不知,而且无所不精,至于茶叶好不好,他看一看,闻一闻,心里就一清二楚了。

    “小贺,请喝茶。”约莫过了几分钟之后,邓老给贺青倒上了一杯已经泡好的茶。

    “谢谢。”贺青彬彬有礼地点头道,而后从容不迫地伸出双手去端起热气腾腾、芬芳四溢的茶杯,全身心地品起了茶来。

    茶水入口醇厚甘鲜,余味悠长。

    “‘未尝甘露味,先闻圣妙香’,这茶真香,好茶!”贺青轻轻地啜了一口后赞叹道。

    “呵呵,看样子你很会品茶。”郑老笑呵呵地说道,“铁观音是越品越香啊!越是用心品尝,就越能品出它的香气和韵味来!”

    两人相顾莞尔,如同相会的老友,一壶茶已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

    “小贺,你是哪里人?”稍后,郑老和贺青谈开了,不过他没有问其他什么,只是家长里短地询问贺青身边的情况,从他家里谈到他的个人,一个不厌其烦地问,一个知无不言地答。

    “要不我们喝点酒吧,我这里有瓶刚从英国伦敦带回来的红酒,我们边喝边聊——你会喝酒吧?”聊得来了兴致,郑老突然提出“把酒言谈”,看样子他此时格外地开心,难以掩饰住那股兴奋之情。

    “我会喝酒,红酒可以。”贺青点下头来道,他现在可拥有了历史上某位酒鬼的传承,他的酒量很大,只是没有经过“千锤百炼”的身体可能不适应。

    “那就好了。”郑老欣喜道。

    言毕,他起身走去拿来了一瓶精装的法国红酒,应该是陈年佳酿。

    随后他又小心翼翼地端来了两只极其精美的瓷碗,当一眼扫到他手上那两个装饰精奇的碗时,贺青暗中不由大吃一惊。

    “古代的碗?!用古董酒碗喝酒?!”贺青心中惊奇道。

    因为赫然可见那两只杯子上散发着红光,那是肉眼不可分辨的“宝光”。

    用如此宝贵的酒杯喝酒,是不是太奢侈了!

    (拜求推荐票!现在下三江推荐榜了,希望在追看这本书的朋友们给点支持!没收藏的请收藏起来!另外感谢鹏7∑、大尾巴肚子和书友110607122509983三位朋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