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87章 “朱仿”猛于虎!

第087章 “朱仿”猛于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87章“朱仿”猛于虎!

    “小青,你说什么?”龙叔惊诧道,“那件粉彩瓷是赝品?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林海涛也是一脸诧异地注视着贺青,忍不住问道:“那么开门的一个大瓶怎么会是赝品呢?青哥,你不会看错了吧?”

    东西可是龙叔看好的,龙叔是“鉴宝斋”的首席鉴定师,他眼力极好,很少看走眼的,关键那东西毫无瑕疵,明摆着是一件真品,何来的赝品之说。

    此刻贺青脸色铁青,用力地摇摇头道:“我没有看错,我能肯定!”

    “小青,那你说说你的理由吧。”龙叔郑重地点头说道,“你现在也是我们店里的一名成员了,是鉴定师,你有疑义的东西,我们自然不能收,要先弄清楚,我们三人没有争议之后才能定夺!”

    贺青回答道:“那是一件高仿……反正我们不能收!”

    要贺青说明那个粉彩瓶的弊端,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只知道那东西年代不到,除此之外,他所知道的就很少了,总不至于将实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就算和盘托出,龙叔和林海涛他们也未必相信。

    “小青,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直接和我们说的?”龙叔微微皱起眉头道,“一般的高仿我还是看得出来的,我对粉彩瓷的研究比较深。你说那是高仿,而我刚才又看走眼了,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件东西是‘朱仿’——是不是‘朱仿’?!”

    “‘朱仿’?!”听到龙叔提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林海涛不自禁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喃喃自语道,“这么严重?!”

    然而,贺青却不明就里,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所谓的“朱仿”,不过他想得到,“朱仿”应该是高仿中的一支,而且让人闻之色变,要不然林海涛的反应也不会那么大了。

    “嗯。”下意识地,贺青点了点头,他只能“将错就错”地给出答案了。

    不管怎么样,他不会让那个乔装改扮的骗子在“鉴宝斋”用假货牟取暴利,假如龙叔和林海涛打眼,收下了那个大瓶,那受损失是小,名声损失却是很难弥补的。

    “原来如此!”龙叔恍然大悟道,“竟是‘朱仿’!难怪看不出!小青,你对‘朱仿’有研究?在古玩行,也只有极少数的鉴定师才能辨别出‘朱仿’,除了他们,专门研究过‘朱仿’的人也或许能看出点端倪来。”

    “我……有那个感觉。以前也算接触过吧,不过不是很精。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朱仿’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也相信自己第六感的判断。”贺青硬起头皮道,除了这么“应付”龙叔他们,他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

    “你应该看出上面的‘漏’来了吧?”龙叔沉声说道,“如果是‘朱仿’,上面一般会留下破绽的。哎,我和海涛真是太不小心了,竟然没想到这一点上来,刚上个星期还听说有假拍卖公司因为不慎卖出一件‘朱仿’而被买家告上了法庭,现在正面临重重困难!‘朱仿’实在是太害人了啊!要能彻底清除掉这个祸害就好了!除了‘朱仿’,一般的高仿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暂时还没看出‘漏’。龙叔,我建议好好考虑一下,不要粗心大意,或者把这件事告诉邓老吧,让他来看看,他应该看得出来。”贺青不明白对方口中所说的“漏”是什么意思,但顾名思义,应该是缺漏,是缺点,也就是其弊病所在,但他确实没看出任何端倪来。

    龙叔毫不犹豫地说道:“不用了。有疑问的东西我们不能收!小青,这次又多亏你了,你提出来的疑问很值得商榷!‘朱仿’害人害己,是万万不能收的!”

    贺青忙道:“其实我还只是怀疑,但那东西越看越感觉不正,应该有问题。”

    龙叔说道:“小青,你不要谦虚了,之前你能看出周老板那件钧瓷三足洗有问题,那看出那件粉彩瓷是‘朱仿’也不足为奇。好了,那就这样吧。东西我们不要了。”

    说完之后他迈开步子,当先走回到了那老汉的身前。

    而贺青和林海涛留在原地,他们两人等着龙叔把那来历不明的顾客请走。

    “青哥,你越来越厉害了啊!”林海涛赞叹道,“真的是深藏不露,你竟然连‘朱仿’都认得出来,那以后还了得!”

    贺青摇头谦虚道:“不是所有的‘朱仿’都看得出来的,我主要靠那股感觉,可能是见多了‘朱仿’的缘故吧。”

    “那人走了。”林海涛突然招呼道,“听你这么一说,那人的来路就很值得怀疑了,没准他从头到尾都在装。”

    贺青点点头道:“或许吧。”

    实际上,他早就看出来了,那老汉是个骗子,而且他背后有更大的黑手,那只是别人支使的一颗棋子而已。

    “海涛,我刚来这里,不知道我们店以前的情况。”贺青说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是什么?”林海涛说道,“青哥,你说吧,我知道的肯定全部告诉你。”

    只听贺青郑重其辞地问道:“我就是想问,‘鉴宝斋’有没有敌人?就是双方曾经有过摩擦的竞争对手?”

    从那件貌似“朱仿”的瓷器上的影像记录看来,刚才那老汉有陷害“鉴宝斋”的嫌疑,并且有个幕后团队在cāo纵。

    如果只是一般的骗子,他没道理专门挑选“鉴宝斋”下手,“鉴宝斋”在这条街上的影响力可想而知,并不是一般人得罪得起的。

    “青哥,你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呢?”林海涛惊疑道,“这件事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吗?在生意场上难免有竞争对手,古玩行也不例外。不过在这条古董街上还没有和我们抗衡的古玩店。如果非得要说有仇家,倒还真有一个。”

    “是谁?”贺青好奇追问道。

    林海涛回答道:“是齐三爷一伙。齐家人有搞收藏的,他们家族在江州势力很大。齐三爷本性恶劣,他几乎无恶不作,近些年他开始在古玩行发展,他作假、走私,在这方面只要能赚钱的事情他都做!从他手上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假货,谁要挡他财路,他就会想方设法害惨对方。记得几个月前,就在这条街上,有一个古玩店的老板上吊自杀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一件赝品瓷器,而那件瓷器正是出自齐三爷之手!

    “齐三爷先是想方设法将一件高仿卖给那位老板,然后在对方举行的拍卖会上指认出那是一件‘朱仿’,并当场砸毁了,足足让对方损失近百万,一夜之间倾家荡产,那老板受不住这个巨大的打击,当天晚上就在自己的店里上吊自杀了!他是齐三爷害死的,这个事情众所皆知,但大家敢怒不敢言,谁都怕齐三爷报复!”

    “禽兽不如!”贺青愤愤不平地咒骂道,“那个齐三爷真是卑劣之极!骗了人家几百万不说,还要活活害死别人!”

    林海涛摇头苦笑道:“古玩行就是这样,眼睛是一把刀啊,往往吃亏上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如果你说出去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只会让人瞧不起的!所以,青哥,以后你遇到齐三爷他们一伙人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多长几个心眼,万万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他们一个个歹毒之极,恨不得吃了你!”

    “我知道!”贺青重重地点下头来道,心里却在想:“难道那个齐三爷想对‘鉴宝斋’下手了?!”

    想到这一点时,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仿佛有股不祥之感迎面扑来。

    而正在这时,那个被龙叔请出去的老汉一路鬼鬼祟祟地朝街对面的一家古玩店跑去了,并一头扎了进去。

    (凌晨一更,拜求推荐票!有建议的朋友请发书评。另外感谢老朋友老干爹的打赏,以及那一个字节、好书介绍我和◆_楚人美各打赏100起点币,尤其是垃圾の虫的慷慨评价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