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86章 粉彩象耳瓶(二)

第086章 粉彩象耳瓶(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86章粉彩象耳瓶(二)

    (抱歉,上一章章节名写错了,存稿太多,有点搞混。)

    “红光?!”看着那个突如其来的神秘顾客,贺青暗中精神一振,因为那人身上散发着一团混沌红光,而且很浓烈,呈现紫红色的,说明他带来的东西或许大有来历。

    只见那脚步匆促地走进“鉴宝斋”的顾客六十多岁的样子,颧骨高耸,枯瘦如柴,他穿着一身粗布衣衫,双手紧紧地抱着个灰不溜秋的袋子,乍一看俨然是个刚刚进城的农家老汉。

    只是贺青一眼就看出来了,那老汉手上捂着的那个东西没准来历不凡,是个什么宝贝。

    “这位老先生,您想玩点什么?”当下贺青很机灵地向前走上一步,微笑着问道。

    一时之间,他也不好观看那老汉手中神秘宝物的来历,先拉住对方再说。

    “请问一下,你们这收不收东西?”那老汉眼神瑟瑟,有点不安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问道。

    “什么东西?”正在这时,林海涛也走了上来,热情洋溢地说道,“既然拿来了,那就请先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只要东西好,我们还是收的。”

    说罢,他邀请那老汉进里面坐,待对方坐下来后,贺青他们又奉上好茶,加以款待。

    贺青和林海涛都对那老汉袋中藏掖着的古董很感兴趣,尤其是贺青,自从发现那团浓厚的“宝光”的那一刻起他心情就按捺不住地激动了起来,很想早点知道那东西的庐山真面目,说不定这次又能捡到什么大漏。

    “老先生,我们能不能先看一下您这件东西?”林海涛笑吟吟地请求道。

    那老汉点点头,说道:“可以。不过你们要为我保密。不瞒你们说,我这件东西很老了,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本来有一对,但我手上只有这一个瓶子。你们看吧,如果你们店收的话,那就卖给你们了。我听别人说,就你们这家古玩店最大,也最有信誉,所以我相信你们。”

    他说出这番话来时声音压得很低,生怕隔墙有耳,被人听去了似的。

    闻言,贺青和林海涛互相看了一眼,均不由莞尔,尽管他们并不是那种第一天入行的新人,都知道在这一行不能听信别人所讲的故事,但是,谁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反感的情绪,他们看重的又不是故事,而是古董本身。

    “老先生,您请放心,我们当然不会乱说了。”贺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那好。”那老汉随即站起了身来,并小心翼翼地把那个袋子翻开了,逐渐露出一件瓷器。

    那件瓷器一显露出来,贺青和林海涛两人就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那么一个毫不起眼的袋子,里面居然隐藏着一个无比精美的瓷瓶!

    贺青顿觉眼前一亮,他以前好像没怎么见过这一类的瓷器,赫然可见那瓷器造型端正,釉面和纹饰都显得很精妙。

    对此,贺青的第一反应就是,眼前这件瓷器是个大宝贝!

    原因很简单,东西那么美观,又能确定是件上了一定年代的老东西,不是“宝瓶”又会是什么了。

    看到那件古瓷的第一眼后,林海涛意味深长地看了贺青一眼,他眼睛里似乎包含着什么话,却又不便当着古董主人的面直接说出来。

    “老先生,您先请坐一下,我们很快就来。”林海涛不动声色地打招呼道,“对您这件东西我们看不准,只能请我们店里的大师傅来看了。”

    “嗯,去吧。我等你们来。”那老汉点头答应道。

    随后,林海涛轻轻地拉了贺青一把,两人走到一边讨论去了。

    “海涛,那瓷器好像不错啊!”贺青低声赞叹道。

    东西是好是坏林海涛他们自然也看得出来了,而他贺青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判断,靠的完全是感觉,还有看到的“宝光”给予的提示,至于那件瓷器到底好在哪里,他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就是他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要拜师学艺的原因所在了。

    只听林海涛也轻声说道:“那是一只粉彩象耳瓶,应该是雍正时期的,东西很开门的样子,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官窑精品,价值不菲!”

    “粉彩象耳瓶?”贺青语气微微有些惊疑,“象耳瓶”这种瓷器他没听说过,但听到“粉彩”两个字的时候,他隐隐约约想起来了,这类瓷器他以前貌似见过。

    “哦,对了!”贺青豁然想到了,那天龙叔叫他去“宝瑞通典当行”取东西的时候就碰到过一件粉彩瓷,那是一个瓷碗,后来经鉴定东西是赝品,是龙叔故意用来考验他眼力的。

    “清朝时期的官窑粉彩瓷应该很值钱!”贺青随又想道,“难怪那东西散发出了那么强烈的‘宝光’,肯定备受珍藏吧?!”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多想什么,至于事实如何,等下他自然能通过观看古董的来龙去脉做出判定。

    “小青,海涛,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神秘兮兮的?”突然,龙叔从内室走了出来,他有点惊讶地看着贺青和林海涛。

    林海涛连忙说道:“龙叔,你快来看一下。那位老大爷拿来了一件粉彩象耳瓶,他问我们收不收。我们刚看了,觉得东西好像没什么问题,不知道你怎么看。”

    “哦,是吗?”龙叔一扬手道,“那就看看吧,精品粉彩瓷可也不多见的。”

    于是他们三个人走来到那老汉的身前,林海涛指着龙叔介绍道:“老先生,这位就是我们古玩店的大师傅,您这件东西由他来做鉴定,瓷器好不好他看了就知道了。”

    那老汉忙起身道:“老师傅,那就有劳您了。这件东西是我们传家之宝,我和我大哥一人分到一件,现在我大哥没在村里了,他很早以前就去了台、湾,一直联系不到。如果不是有急事,需要大笔钱治病救命,那我也舍不得把这件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卖掉了。”

    “哦,别客气,我看看吧。”龙叔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他明显对那老汉的“苦诉”不感兴趣,没怎么在意,当下只是注视着那只体型比较大的古瓶。

    稍后,龙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袖珍型的放大镜,对着那件瓷器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静静站在一旁的贺青也是神情专注地看着那个瓷瓶。

    他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察看那团灵光了,当他视线凝聚在瓶上的时候,那团萦绕不去的红光便在他眼前聚集了起来。

    一转眼的工夫而已,贺青就观看到了一幕幕与之相关的影像。

    在记录下来的“电影”中,贺青发现,那件瓷器其实并不是清朝雍正时期的,而是出自民国某位制瓷大师之手。

    “这老汉原来是个骗子!”贺青暗想道,因为他注意到了“电影”中的一个细节,那件赝品粉彩瓷是一个人交给那老汉,然后由他带来“鉴宝斋”卖的。

    “哎哟~~”

    看完那些影像之后,贺青顿感眼睛发胀,胀痛得厉害。

    由此可知那东西赋予了一股极强的愿力,上面凝聚的技艺原本可以吸收利用,但他眼睛的“能量”还没达到要求,不足以吸收那股灵力。

    别开视线后,好不容易,贺青才轻松下来,他眼睛又恢复了原状。

    “老哥,你这件瓷器多少钱愿意转让?”忽听龙叔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话在贺青听来有些令人吃惊,看对方的意思好像认可了那东西,而那东西明明是件赝品!

    那老汉回答道:“老师傅,我这东西是清朝皇帝老儿他们用的宝贝,有人说放到拍卖公司能卖几百万。可我等不了那么久了。如果你们真的诚心要,我不要你们那么多钱,你们给我一个合适的价钱就可以了。”

    老人不傻,他似乎懂粉彩瓷的行情,贺青他们听后不由面面相觑。

    “这人真会演戏!”贺青在心里狠狠地鄙视道,“忽悠,使劲忽悠吧!”

    对方即使骗得了龙叔和林海涛的眼睛,也欺瞒不了他,东西是赝品,这是确定无疑的!

    随即只听龙叔说道:“古董这种东西是说不定的,有些人觉得它是个宝,有些人却不屑一顾。老哥,我们当然是诚心诚意的。东西还不错,我们可以收。不过价钱得由你定,你出的价钱如果在我们能接受的范围之内那就成交,不然……那也没关系。你手上有好东西自然不怕卖不出一个好价钱了。”

    那老汉却倏忽皱紧眉头道:“可我急需钱啊,我老婆晚期肝癌,现在正在这里的中心医院接受治疗,我们得尽快筹钱救她的命。老师傅,我看你们都是明眼人,肯定看出这件东西的来历了……要不这样吧,不要一百万,给我五十万就可以了,有了这五十万,我或许就能挽救我老婆的命了!”

    他愁眉苦脸地说了起来,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听到他报出五十万的价钱,龙叔和龙海涛四目相顾,均是神色复杂。

    贺青却在心里冷笑道:“五十万!想骗谁呢?!”

    他忍不住有点愤怒了,就是没说出口而已。

    “龙叔——”林海涛叫了声龙叔,而后两人走到一边商量去了。

    “海涛,你怎么看?”龙叔轻轻地说道,“依我看那东西确实是雍正时期的官窑瓷器,没有任何瑕疵,很漂亮的一件粉彩象耳瓶,这种东西还真难见到,几年前有位朋友买了一只,他花了一百多万,那时的一百万相当于现在的两百万往上吧。”

    “我也觉得没有问题。”林海涛说道,“只是那人说的那些话有些可疑,怎么卖东西的人都是筹钱治病呢?!就不能找点别的理由么?”

    龙叔摇头一笑道:“管他那么多。我们又不是来听故事的。人家想要卖个好价钱,自然要先想一个故事了。说不定他说的是实话,看上去那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不像在骗人啊。就算他在装吧,可东西是想掩饰也掩饰不过来的。”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点头赞同道,“龙叔,那你看怎么着?五十万买下来?那很像是一个大漏!”

    “……”龙叔沉吟不语,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之后,他郑重地点点头,说道:“买了吧。五十万买一件官窑粉彩不亏了!古玩行就是这样,要的就是眼疾手快,错过了那可能就没机会了!”

    他们两人谈好后正要转身走开,然后去和那老汉谈成这笔生意。

    然而,恰在这时,贺青不声不响地走近了身来。

    “龙叔,海涛,别和那人谈了。东西是赝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只是民国时期的一件仿品,只不过是高仿而已!”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

    此话一出,林海涛和龙叔神色大变……

    (拜求推荐票,现在八千四百票,还差一千多票就一万票了,现在还有两天多,应该差不多吧!兄弟姐妹们,帮忙支持一下!本书存稿多多,保证后面精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