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81章 国宝入囊中(三)

第081章 国宝入囊中(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81章国宝入囊中(三)

    (拜求三江票!)

    当发现刘家屋中某个角落里散发着一团红光的时候,贺青一下子便打起了精神来,很快他注意到了,散发出灵光的是悬挂在墙壁上的一根杆子,那杆比较长,呈现漆黑色,乍一看毫不起眼,如果不是它上面有异象,贺青怎么也留意不到那东西。

    随即,那团光汇聚到了贺青的眼前,并开始形成影像。

    通过认真地观看,贺青发现,那竟是古代的钓具,那根钓竿可是经过了近两百年的历史,近二十年来一直为一个人所用,那个人的身影轮廓贺青比较眼熟,如果没看错的话,那经常去同一个地方的垂钓者就是性情刚烈的刘老汉。

    等到看完之后,贺青脑中一阵轰响,瞬间,无数的信息潮水般涌了进来,那都是一些崭新的记忆,是贺青以前从未接触过的,确切地说是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的东西。

    “钓鱼?!我学到了钓鱼?!”

    暗中,贺青大吃一惊,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得到了钓鱼涵养和技巧的传承,从钓饵的制作与施用,到垂钓过程的掌控,他一清二楚。

    贺青以前虽然也钓过鱼,但那仅仅是随便玩一玩而已,从来没钓到过自己满足的“大鱼”,也没获得多大的乐趣,此刻那根钓竿上凝聚的钓鱼技艺鬼使神差地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转眼之间,仿佛他拥有了一大爱好,那就是钓鱼。

    那种感觉仍然是说不出地奇妙,尽管垂钓只是一种休闲技能,基本上没多大用处,但还是那句话,学到的东西不怕多,至少这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刘先生,能不能把那个钓具拿下来给我看看?”定下神来后,贺青突然指着那根钓竿对就站在身边的刘rì东说道。

    “可以啊!”刘rì东点头答应道,说完他就走去将那根老钓竿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并转身走回来将东西好生递给贺青欣赏。

    “老板,这东西是我父亲留下来的,以前他特别喜欢钓鱼,这东西可是说是他生前珍藏的一件大宝贝了,就像是他养的宠物一样,比什么都要亲!”刘rì东眉飞色舞地介绍道,“我父亲也爱收藏东西,有时没事就进城去逛古玩街,每次都能捡几样东西回来。现在那些东西能卖的卖掉了,没人要的就只能扔了,就只剩下这根钓竿没有处理了。”

    “哦,这样啊?”贺青淡淡一笑道。

    他当下拿起那根入手较为轻盈的钓竿上下仔细察看了起来,只见东西古色古香的,竹竿上绘有精美的纹饰,是一件雅玩。

    “老板,这是什么好东西?应该很值钱吧?”正在这时,一个人凑过来嘘声问道。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刘rì东的弟弟刘明东,这种人贺青一看就知道,是那号见钱眼开的家伙。

    “钓鱼竿啊。”贺青笑笑道,“以前几块钱一副都买得到,你说值不值钱?”

    刘明东目光闪烁道:“不管怎么样是一件老古董了,我爸把他当宝看的。”

    他见贺青关注那个钓具,便以为对方很看重那东西,既然这样那是不是就可以坐地起价了,岂知对方的回答足以让人郁闷到吐血。

    那一刻刘明东脸色涨得通红,一脸尴尬之状。

    其实一开始贺青就感到很失望的,原以为能散发出那么强烈“宝光”的东西会是一件“深藏不露”的大宝贝,谁知道只是一根钓竿,尽管眼前这根钓竿制作得比较精致,有一定的欣赏性,但收藏价值根本不高,和青花瓷等古董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不过贺青早就总结出这个规律来了,散发出“宝光”的古物不一定是值钱的宝贝,一般的东西也有可能散发出浓烈的红光,比如谷清家的那个老紫砂壶。

    古物上散发出来的灵光的强弱不是根据价值高低划分的,而是由凝聚的愿力大小来判别,一件古物上制造者或者使用者——包括收藏者灌注的感情越强烈,它的光晕就越红,从淡红到紫红,程度不一,而红光只有达到一定程度,贺青才能从相应的古物上吸取到各种技艺灵感。

    “刘老汉是个偏执狂么?”拿着那根似曾相识的钓竿,贺青似乎想到了什么,暗自思忖道,“他为什么偏偏只去那一个地方钓鱼?难道他对那个地方有着一股特别的感情?”

    刚才所看的“电影”中并没有标明刘老汉常去钓鱼的那个地方叫什么地名,位于何处,不过这可以从刘家兄弟口中问出一些端倪来。

    于是贺青神色郑重地对刘明东道:“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什么事?”刘明东表情紧张地反问道。

    “你跟我来一下。”贺青将刘明东叫到一边,然后继续说道:“刘明东,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如果对我有帮助,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嗯,我知道了!你说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听贺青说得那么豪爽,刘明东两眼直放光,忙不迭地点头答应道。

    贺青沉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你父亲当年将一件堪称‘国宝’汝窑瓷器当众砸掉了,这对国家文物保护来说是一件很痛心的事情,现在我就想知道你父亲收集的瓷片现在放在哪里。”

    “这个我真不知道啊!很多人都问过我了!”刘明东苦着一张脸道,“我要是知道自己怎么不去拿来,那可是真的宝贝呢,一块都能卖好几万块钱!”

    贺青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刘明东,那眼神直看得对方浑身发麻。

    沉默了片刻,贺青说道:“你对别人没有说实话。因为你心里清楚,即使你说了实话,那也无济于事的,而你又不想这件不光彩的事情让家人知道。但在我听来就不同了,我需要你说真话。”

    “啊?!”听到贺青那话后,刘明东顿时张大了口,眼神充满惊诧。

    贺青说道:“当年你是不是偷偷地从你父亲手上拿走了一片汝窑瓷片?你到底卖给了谁你我心里都清楚,这就不需要你赘述了。你就告诉我,你父亲在处理掉那批瓷片之前有什么异常表现,或者说你发现了什么。”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刘明东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着贺青,他无比惊诧,自己隐瞒得如此深的事情怎么一个以前从未谋面的人却了如指掌。

    这人到底有什么来头!

    “这么说,你承认了?”贺青笑吟吟地说道,“你不用紧张。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哥他们的,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当时还发现了什么?”

    贺青料定,当年刘明东很想得到那批汝窑瓷片,所以他会注意他父亲的举动。

    果不其然,只听刘明东回忆当时的情况道:“自从砸碎那件真品汝窑瓷器之后,我父亲就变得魂不守舍了,整天神经兮兮的,他每天都把那些碎片带在身边,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都不忘紧紧攥着那个包,生怕别人抢走了似的。那时他也经常外出,有时一出去就是一整天,我怕他出事,跟踪了他几次,但没发现什么异常……”

    “你发现那包瓷片不见了之后的前面他去了哪里?”贺青瞳孔微微一缩道。

    刘明东回答道:“那天早上他出门之后坐车往西北方向去了,我以为没事所以就没跟上去,现在想来真后悔,要是跟着他去了,那应该知道那包那么值钱的瓷片埋藏在哪里!”

    “就知道得这么多?你父亲那天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其他异常吗?”贺青追问道。

    “没了啊,他当时很正常。”刘明东摇摇头道,“我们以为他只是出去钓鱼,他经常去钓鱼的。”

    “那天他出去钓鱼?!钓鱼?!!”

    贺青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暗地里又惊又喜。

    “东西肯定埋在那里了!”贺青心中万分肯定,只道自己马上就能将那件国宝级别的瓷器收入囊中了,尽管只是一包瓷片,但经过修复同样能放出令人瞩目的光彩。

    “我知道了。谢谢你回答我这些问题。最后我再问你一句,你父亲以前平时都去哪里钓鱼?”等到心里那股十分强烈的兴奋之情平静下来之后,贺青说道。

    “梅子坝啊,往西北一直走,离这里大概十里地,那里有一个湖,你去了就知道了。”刘明东很抱歉地说道,“老板,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这些东西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很好!”贺青满意道,“喏,这根鱼竿不错,我突然想钓鱼了。刘明东,一千块钱卖给我算了。”

    “老板,一千太少了,给五千好不好?”刘明东讨价还价道。

    “八百,多一分你自个留着!”贺青笑吟吟地说道,说着作势玉将那根老鱼竿递还给刘明东。

    “八百就八百,成交了!”岂知刘明东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推荐票顶起!兄弟姐妹们,投票支持一下吧,后面更精彩!另外感谢鱼的人和贪睡猪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