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80章 国宝入囊中(二)

第080章 国宝入囊中(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80章国宝入囊中(二)

    (拜求会员点击!)

    刘家位于西北郊区,贺青和林海涛用了近三个小时才开车赶到那地方,到了之后,他们先精心准备了一点礼物,然后直奔刘家。

    刘家所在小区的楼房是仈jiǔ十年代建造的那种房子,现在看来已经陈旧不堪了,估计很快就要面临拆迁的问题,贺青庆喜自己发现得比较早,如果再晚一段时间见到那片汝窑瓷器,那么刘家老宅可能已经拆除了,那样的话,想找到那批汝窑瓷器的下落恐怕就更难了。

    不多一会儿,贺青和林海涛走进了小区,并按照之前林海涛特意查询到的具体地址找到了刘家。

    “贺兄,就是这家了,好像没有人在。”林海涛说道。

    说着他按了一下门铃,结果真没人出来应门。

    贺青眉头不由微微一皱道:“打他家电话试试。”

    林海涛答应道:“嗯,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人接听的,要是有人在里面,那没道理听不到门铃声。”

    贺青道:“也许有什么情况吧。既然来了,那就打下试试了,没准会有人接电话。”

    “嗯,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林海涛点点头道,不过他不甘心,又连续按了几遍门铃,可屋内仍然无人答应。

    贺青便只有掏出手机来拨打了刘家的电话,不过这次打的只是他们家里的座机,电话很快拨响,然而结果一样,电话都没人接听。

    林海涛苦笑道:“看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刘家没人在。贺兄,我们只有另想办法了。其实早上我也尝试着联系刘家人,同样打不通电话,是不是他们一家人都搬走了呢?”

    “两位小伙子,你们找谁?”

    正在这时,只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贺青两人一齐扭过头去张望,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

    “老大爷好。”贺青当即彬彬有礼地打招呼道,“我们找这一家人。请问一下,他们还住没住在这里?”

    那老人笑容可掬地点头回答道:“住倒是一直住在这里,只不过老人去了温、州了,现在和她女儿住在一起,就老大和老三还在家里,不过他家老三那人经常在外面乱跑,很少回家的。你们有事要找他们的话就去附近的农贸市场找他们家老大吧,他是个卖猪肉的,在他的摊子上应该很容易找到。要不我带你们去吧?”

    那老人非常热心,贺青听后暗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想不到有人及时给他们指点迷津,世上的好心人还是多。

    “老大爷,那怎么好意思麻烦您?”贺青连忙摇摇头道,“你把菜市场的方向告诉我们就可以了,我们自己去找。”

    那老人却坚持道:“不麻烦,不麻烦,小事一桩。反正我今天也要去菜市场买东西的,正好带你们一块儿去。”

    听他那么一说,贺青和林海涛相顾莞尔,均想今天出门遇贵人,是个好兆头。

    而实际上,贺青很想找个对刘家很熟的人打听一些情况,现在有人不请自来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就多谢您了。”贺青感激道。

    于是那老人就陪着贺青两人赶去了左近的一家菜市场,一路上,贺青旁敲侧击地询问了很多关于刘家的情况,从老人的话中得知,至今都还有不少人来过刘家,为的是打探汝窑瓷片的下落,毕竟当时刘老汉怒砸汝窑笔洗的新闻轰动一时,文物界和古玩行更是极其关注,汝窑绝世仅有,谁不想拥有一件了,哪怕是修复的瓷器。

    约莫过了一刻钟光景,那老人就带着贺青他们来到了那个农贸市场,这地方地处拥挤的老街,比较隐蔽,要不是老人引路,贺青他们还真没那么容易找到。

    “小伙子,喏,就是那个人,那个屠户名叫刘rì东,是刘家的大儿子,不知道你们认识么?”走进菜市场后,没过多久,那老人就找到了贺青他们要找的人。

    贺青回答道:“没见过,但知道他的一些情况。老大爷,真是谢谢您了。”

    “不要客气,举手之劳而已。”那老人笑容满面地摇头说道,“小伙子,那你们去找刘rì东吧,我去买菜了。”

    “老大爷,你请等一等。”

    那老人正要转身走开,贺青赶忙叫住了他,郑重其事地说道:“你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我们也得感谢你一下啊。这条烟你收下吧——你喜欢抽烟是不是?”

    说着,只见他从手上的包里取出来了一条包装精美的香烟,那香烟本来是买了准备送给刘家人做礼品的,现在他拿出来送给眼前这位热心的带路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那老人一脸诧异道,“你以前没见过我吧?怎么知道我喜欢抽烟呢?”

    随即他注意到了贺青递上来的那条香烟,赫然是一条精装芙蓉王,价值几百块钱的那种。

    他顿时不自禁地“哦”了一声,很是惊讶的样子。

    贺青笑吟吟地回答道:“感觉而已。老大爷,你别客气,收下吧。”

    他可是在古玩行混的,眼力当然很讲究了,通过观察,他发现那老人牙口黑黄黑黄的,典型遭烟熏的,还浑身散发着一股烟味,很明显是一个“老烟虫”。

    “小伙子,这条烟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啊!”那老人推拒道,“其实我也没帮上你们什么忙,你太客气了!”

    此时此刻他表情激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年轻人出手竟然如此阔绰,如果是一般人,一般也就递几根烟而已,最多送一包眼表示酬谢,谁知道对方一出手就是一条香烟,而且还是价格很高的名牌香烟,这种人一般人可遇不到。

    “没事,小意思。”贺青却若无其事地一摇头说道。

    说完之后他不由分说地将那条香烟塞到了那老人的手上,此刻旁边已有几个人注意到了这个情景,眼神中流露出异样的神色。

    “那……那感谢你们了!有空要记得来我家坐啊!”眼见贺青那么诚恳,那老人好生收下了,他眼中充满兴奋和感激。

    “嗯,好的。”贺青一本正经地答应着。

    短短的时间之内,他竟然和一个陌生老人拉近了距离,对方都邀请他去他们家做客了。

    再三感谢了贺青之后,那老人这才道别离开。

    那老人走开后,林海涛笑道:“贺兄,你还真会投人所好啊!那老人确实有多年吸烟的习惯,你送他一条上好的香烟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惊喜了,比什么都要让他感到高兴吧?”

    贺青淡然笑道:“人之常情而已。好了,海涛,我们去找刘家老大吧。”

    “嗯,走吧。”林海涛应道。

    两人随即朝那个猪肉摊走了上去,这时只见刘rì东正噼噼啪啪地在那里疯狂地劈砍着猪肉,忙得不亦乐乎。

    其实当看到刘rì东的第一眼,贺青就看出来了,眼前之人并不是他最想找的那个,当初从刘老汉手上盗取那片汝窑瓷片的那个年轻人应该是刘家的小儿子刘明东。

    不过暂时能找到刘rì东也不错了,至少联系到了刘家人,可以向他打听他弟弟刘明东的去向,以及其他一些关于那批瓷片下落的消息。

    “刘先生。”走近猪肉摊时,贺青不慌不忙地喊了一声。

    “两位,要买猪肉?刚刚出场的,很新鲜,要买多少?”

    听到有人叫自己,刘rì东赶紧停下手头的活并抬起头来张望。

    眼前的刘rì东是个身材魁梧的壮硕汉子,只见他一脸络腮胡子,满脸横肉的,有几分凶悍之气,不愧是个手沾鲜血的杀猪匠。

    “刘先生,我们是特地来找你和你家人的。你应该还记得这则新闻吧。”林海涛一边说一边将一张陈年旧报展开递过来,当看清楚报上醒目的标题时,刘rì东脸色一沉,目光也登时变得阴恻恻的了。

    他用一种似乎很不友善地目光上下打量了林海涛一眼,语气冷冰冰地说道:“又是博物馆的!你们有完没完啊?!我们不都说了几百遍了吗?!你们要找的东西我们一点儿都不知道,你们真要问,直接去阴曹地府问我父亲好了,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竟然一下子就发起了火来,态度极为不好,仿佛对眼下这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感到十分厌恶。

    见刘rì东那么生气,贺青和林海涛互相看了一眼,这是他们没有料到的,不过贺青能理解对方的心情,换做任何一个人,如果老是被一伙人打扰,问东问西,却又没得到半点好处,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毫不耐烦吧,更何况刘rì东一看就是那种火爆脾气的人,他没一开始就动手驱赶就算客气的了。

    “刘先生,你可能有所误会了。”贺青突然笑意盈盈地说道,“我们主要还是来买猪肉的——这批猪肉看上去确实挺新鲜,多少钱一斤?”

    “还能多少?!十四块半!你要不要?!”刘rì东怄气一般地大声说道。

    贺青果断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要了!你这批猪肉一共有多少斤?我全要了。你给算一算吧,看有多少钱。”

    此话一出,不但林海涛大吃一惊,刘rì东也是目瞪口呆。

    “你……你真要?!全要?!”刘rì东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反问道,问出这两句话来时他语气霎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激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那还会有假吗?”贺青毫不含糊地说道,“你快算一下吧。”

    刘rì东紧张地抿了抿嘴说道:“这批猪肉真的刚出炉,今天还没开摊呢。一共是两百多斤,你要是一次性买下来的话会给你优惠的。”

    贺青说道:“两百斤的话,一斤算你十五块钱,那是……三千对吧?”

    “对对对!”刘rì东涨红了脸,点头如捣蒜地回答道。

    当下贺青二话没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来,并从中数出五千元钱的现金,而后递给刘rì东道:“这一共是五千块钱,三千是猪肉钱,一千是请你帮送猪肉的钱,而另外一千我另外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啊?!”接过钱后,刘rì东张大口说不出话来,今天可算遇到一位财神爷了,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简直是在做梦一样。

    贺青走上一步,轻轻地拍了一下刘rì东的肩膀,说道:“刘先生,猪肉先放在你这里,你还是先帮我办个事吧。你能不能把你弟弟刘明东找来,然后去你家坐坐?”

    “可以,可以!”刘rì东忙不迭地答应道。

    稍后,在贺青的要求之下,刘rì东跑去寻找他弟弟了。

    “贺兄,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林海涛呵呵一笑道,“不过感觉有点不值,你一来花了近一万块钱,可能不能打探到想要的消息这还是个未知数呢。”

    贺青却胸有成竹地说道:“没关系,我们想要问到真实的情况,总要给人家一点好处,打动人家嘛。再说了,猪肉是摆在那里的,又不会浪费。”

    “你……那么多猪肉?”林海涛哑然失笑道,“别告诉我,你全部带回去吃,能吃那么多吗?”

    贺青说道:“我自有办法吃掉。好了,海涛,我们先看看再说吧。”

    两人等了一阵,刘rì东果真把他弟弟刘明东带来了,只见刘明东三十多岁的样子,形容枯槁,就像是一个吸、毒成性的“瘾、君子”,走起来都很飘的样子。

    走回来后,刘家兄弟倒很热情地将贺青和林海涛请到了刘家,他们家中又脏又乱,简直不是正常人住的地方。

    “咦?!是什么东西?!”

    可奇怪的是,贺青到处察看的时候,在一间房里发现了一团红光,浓烈的红光,说明刘家还有什么宝贝,只是以前没别人发现而已。

    (拜求推荐票!另外感谢看小说D胖子和魔.堕世的打赏!希望大家给点支持,让我有动力多多更新!拜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