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76章 宝剑和剑术传承(二)

第076章 宝剑和剑术传承(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76章宝剑和剑术传承(二)

    林海涛驾车载着贺青一直往东南方向开去,那是临海地带,也是江州市主要的旅游区,之前贺青虽然还没有时间去海边等地游玩,但是他仔细研究过地图,所以对周围的大致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

    车子在路上约莫行驶了四十多分钟,开到了郊区的一片住宅区,这里的环境特别好,地面清洁,绿树成荫,入眼尽是一栋栋dúlì的大别墅。

    贺青自然清楚,能在这种高档住宅区安家的人要么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要么就是亿万富翁,一般有钱的人还真住不起这种好地方,而对于贺青来说,想要带着父母亲人住在这儿,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至少目前他还远远没有那个资本,除非哪天天降鸿运,让他淘到几件像汝窑那样的天价宝贝。

    “贺兄,我们到地方了。”

    贺青正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突然只听到林海涛招呼道。

    “哦。”贺青当即定了定神,很快他注意到了,车子停靠在了一座别墅的大门边,放眼望去,只见那别墅一共有三层之高,左右两边还有附属楼房,四周围有栅栏,占地很广,十分豪华。

    此刻别墅大门紧闭,防护措施看上去极好,贺青心知肚明,邓老家可设有收藏室,里面想必宝贝无数,自然要做好安全工作了。

    “贺兄,我们下车吧,车子就停在这里算了,反正那治安亭有专门的人看守着。”林海涛说道。

    “嗯。”贺青点头应道,然后他跟着林海涛走下了车去,而这时龙叔也下了车。

    他们正要走去叫门,正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悠长的车笛声,一辆汽车也渐渐地靠近了过来。

    那一刻,贺青完全是下意识地,他掉头看了一眼,待看清楚那辆车子的模样时,他暗中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赫然可见,那辆鲜红色的敞篷跑车前头的标志是一批高高跃起的黑色骏马,由此判断那竟是一辆法拉利跑车,国际最著名的汽车品牌之一,开起来相当拉风的。

    虽说贺青现在连驾驶证都还没有考上,但是他对开车非常向往,毕竟他父亲以前就是一名货车司机,经常带着他四处奔跑,久而久之,他就对车子有了一股特别的感情,等赚到足够资金之后他会买一辆自己最喜欢的那款车。

    “叶姐!这么巧?!”耳边响起林海涛的低呼声,贺青这才注意到,只见那法拉利车中坐着的是一个长发女子,那女子看上去也不过刚二十出头的样子,标准的瓜子脸,肌肤雪白。

    看第一眼的时候,贺青也没多大的感觉,可当那长发女子走下车来时他眼前一亮。

    那女子身材绝好,起码有一米七三以上,穿着一身雪白色的连衣裙,令人惊艳。

    “海涛,你认识那女的?”贺青随口问了一句。

    林海涛轻声道:“她是叶姐啊。哦,是了,你才第一次来邓老这里,还不认识叶姐。她叫叶眉,是邓老的亲外孙女。你应该看出来了吧?叶姐可是一个艺术家,她以前一直在国外学习提琴,现在学成归来了,在本市一个很出名的乐团工作,她提琴拉得可好了,有很多的粉丝,她有资格开dúlì的音乐会,是最年轻的知名提琴家吧?”

    “看出来了。”贺青点点头道,心想原来如此,难怪对方气质独特,富有艺术气息。

    “龙叔,你们来了啊?”背着一个硕大提琴包的叶眉莲步姗姗地走上来了,走到贺青他们身前时,她很有礼貌地向龙叔点头打招呼。

    龙叔笑容可掬地说道:“是啊,我们有事找你外公。小叶,听说你很快就要开音乐会了,准备得怎么样了呢?”

    叶眉回答道:“一直在练习,应该差不多了。”

    和龙叔寒暄一两句之后,叶眉又转过头来向贺青和林海涛打招呼。

    “叶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贺兄,他叫贺青,是我们‘鉴宝斋’刚来的员工。”林海涛连忙指着身旁的贺青向叶眉介绍道,“他可是邓老亲自聘请的呢,眼力非常好,我很佩服他!”

    “叶小姐,你好。”贺青彬彬有礼地问好,并镇定自若地伸出了手去。

    “幸会。”叶眉嫣然一笑道,随后很大方地与贺青握了握手。

    尽管表面上显得比较镇静,但是心里面贺青颇为不淡定,无论外形,还是气质,甚至是说话的声音,叶眉都是那么地完美,近距离相对,让人不得不为之心动。

    最近一直和贺青走得很近的谷清虽然也是天生丽质,长得很漂亮,但眼前的叶眉是另外一种美,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千金大小姐,在温室里长大的,那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气韵可不是一般女孩子所能拥有的。

    稍后,叶眉很热情地带着贺青他们走进了别墅,并很快见到了邓老。

    邓老家的别墅装饰极其豪华,但却是中式的装修,从地板到墙纸,乃至家具,都透着一股古色古香的气息,其实不难想象,邓老是一位大收藏家,他喜欢收藏古董,自然是个很怀旧的人了。

    “贺老弟,今天你上班了吧?感觉怎么样呢?”邓老笑容亲切地看着贺青问道。

    贺青点头道:“嗯,今天是我第一天在‘鉴宝斋’上班。感觉很好,龙叔和海涛都很照顾我,有他们帮助,做起事来比较容易。”

    “小青,你太谦虚了。”就在一旁的龙叔摇了摇头道,“是你帮了我们才是。邓老,跟你说个事,你应该还记得周老板手上那件钧瓷笔洗吧?今天下午他突然打电话来告诉我,说他愿意将那件东西转让给我们,让我过去和他谈。”

    “哦,那个笔洗啊?”邓老轻轻地点了点头道道,“见过,东西不错,确实是宋朝的官窑钧瓷。龙兄,他那东西不是说匀给傅老板了吗?怎么还找我们?”

    龙叔倒抽口凉气道:“一开始我也感到很奇怪,可又想,既然对方那么说了,那不妨过去看看。谁想到,这竟是他们设的一个局,我差点儿着了道儿了!幸好当时我把小青带在身边,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原来那东西出了问题,一个底足已经断折,粘上去的呢!”

    “有这回事?”邓老脸色顿时一沉,冷冷地说道,“这么说来,那姓周的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亏我以前那么照顾他店的生意,要不是我帮忙,那次他家底都会赔光!”

    “可不是呢?人心不古啊!连我们‘鉴宝斋’也敢招惹!”龙叔点头赞同道。

    “好在小青眼力好,不然他会看我们‘鉴宝斋’的笑话了!”邓老呼口气说道,“小青,你这次做得不错!应该奖励!”

    贺青却摇头道:“邓老,这是应该的。我是‘鉴宝斋’的一员,那就要尽力为我们店负责!”

    “有你这句话,我很放心啊!店就全靠你们三个人打点了。”听到贺青那么一说,邓老深感欣慰。

    邓老和龙叔夸奖了贺青一阵之后,佣人就已经将准备好的酒菜一一端上桌面来了。

    在邓老热情洋溢地招呼之下,贺青入席,而叶眉正坐在他正对面的位置上,两个人稍微一抬头便能看到对方,有时当与对方的视线相触时,贺青浑身不禁有股起电的奇妙感觉。

    这一顿好酒好菜款待贺青他们,贺青陪邓老和龙叔小喝了几杯酒,喝到最后他脸色微微发红,显得红光满面,精神奕奕。

    酒足饭饱之后,再互相聊天休息了一会儿,邓老突然向贺青招了招手,说道:“小青,你跟我来一下。”

    “嗯,好的。”贺青忙答应着,他知道邓老为自己准备了一件礼物,当是奖品。

    当下贺青跟随着邓老走上了楼去,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宽敞房间里,这像是书房,又像是收藏室。

    只见房间内琳琅满目,各种瓷器和其他的珍玩齐齐整整地摆放在架子上,好像每一样东西都隐隐地散发着一团“宝光”,只是红光不怎么明显而已。

    而在正对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把剑,那把剑非常大气,显然也是一把古剑。

    不知不觉地走近几步时,贺青暗地里大吃一惊,只见那把古剑上萦绕的灵光格外浓烈……

    (新的一周,拜求推荐票!兄弟姐妹们,请给我投票支持啊!这周我会好好更新的!支持越多,更新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