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74章 探秘汝窑瓷片(三)

第074章 探秘汝窑瓷片(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74章探秘汝窑瓷片(三)

    宝光晃动,贺青很快看透了那片瓷片的来龙去脉,那片瓷来自一件瓷盘模样的瓷器,那件瓷器被一位老人愤怒地摔碎,之后那片瓷片流入了市场,而其他的碎瓷则被那位老人收了起来,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

    贺青也没注意这个情节,他继续关注着那件瓷器的来历,东西很古老了,传自北宋,竟是宫廷用瓷。

    “皇室专用的笔洗?!”贺青暗想道,尽管眼前的“电影”是快放模式的,一幕接着一幕,让人眼花缭乱,很难看仔细其中的细节,但是其主要的情节贺青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知道大致情况,比如他不知道那名砸掉瓷器的怒汉姓甚名谁,却明白当时对方很愤怒,那生气的表情“电影”中是清晰地刻画了出来的。

    贺青所能看到的古董的影像,上面记录的“主要情节”往往是其变故,也就是发生在该古物上面的一些重大经历,一般的情节只会一晃而过,贺青看完整部“电影”其实也不用多长时间。

    “汝州的古瓷?”

    看完并定下神来之后,贺青突然随口说了一句。

    因为他知道那片残瓷其原身的制造地在北方的汝州,除此之外,他知道的并不多了。

    “什么?”贺青不由说出那句话来时,没想到正站在一旁的林海涛听到了,他好像还很吃惊,一下子打起精神来了似的。

    “贺兄,你说这是汝州所产的古瓷片?”林海涛随即又说道,“这里面没有汝窑的瓷片吧?”

    “汝窑吗?”贺青顿时不由得愣了一愣,毕竟他听来很陌生,不过他马上想起来了,记得之前林海涛有跟他说起过汝窑瓷器,据说汝窑瓷很珍贵,貌似比价值几百万的钧瓷还要稀奇珍贵。

    “咦?!”贺青猛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喃喃自语道,“会不会是这样的?!那瓷片莫不是……”

    尽管他不能肯定其他的什么,但有一点他确定不移,那就是那片瓷片是宋代汝州古瓷,应该就是简称的“汝窑”。

    “贺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见贺青脸色不对,林海涛便更加吃惊了,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什么,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海涛,我问你一个事。”贺青倏忽端正神色道,“你那天不是告诉过我吗?你说几年前有个人拿着一件汝窑瓷器去博物馆捐献,可博物馆多名专家一致否定,将他的祖传之物拒之门外,于是他很愤怒,将那件瓷器砸碎了,可后来经鉴定那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真品汝窑瓷——那后来呢?”

    “你问这个啊?”林海涛苦笑一下道,“听说后来博物馆的人将那户人家的门槛都快踏破了,可那老人很固执啊,打死他他都不愿意把那些碎瓷拿出来修补,老人半年后郁郁而终之后,就谁也不知道那些瓷器藏到哪里去了,他家人也一概不知,据我估计,那些瓷片被老人埋掉了,但具体埋在哪个地方,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吧。一件完整无瑕的汝窑,放到国际拍卖公司拍卖的话,很有可能卖出上亿天价的,因为比起闻名中外的元青花来它的存世量更为稀少,好像全世界就只有那么几十件,而且大多数收藏在公家博物馆,还有一些流失到国外去了,在我们民间出现的真的是凤毛麟角啊!”

    “哦,原来如此!”贺青恍然大悟道,“难道真没有人知道那些瓷片的去向,也许是他家人不愿意说出来吧。”

    “不是的。”林海涛郑重地摇头道,“那件汝瓷虽然摔碎了,但是它的价值还是摆在那里的,当时光博物馆就向他们家开出了百万的高价,那些趋之如骛的民间收藏家出价更诱人吧,可就是没人知道它的下落,问也问不到。那一家人并不富裕,如果他家人知道碎片藏在哪里,老人死后怎么还不拿出来卖掉呢?就算只有一百万,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贺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道:“海涛,你说得在理。被博物馆无情地拒绝后,那老人想必心如止水,他本来就不求名和利,只是想献出国宝,可谁知道困难重重,东西砸碎后再来求他,可这时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热情,与其把残缺的碎瓷拿出去,还不如就这样让它永远消失掉。海涛,你找得到那家人所在的住址么?”

    “你要他们家的地址干什么?”林海涛一脸诧异道,“贺兄,你不会也想去他家问吧?”

    贺青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是啊,我想去问问情况。”

    林海涛哧哧一笑道:“贺兄,我劝你还是别费这个心了。去了也是白去!可不止你一个人有这个想法啊,已经去他们家拜访过的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但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就是问不到。不过听说他们家的小儿子曾经偷出来一片瓷片,不知道卖给谁了,但就一片也没多大用处,最多也就几万块钱,要能找到全部的瓷片那才有很大的价值,修补得好的话,没准还能上拍呢,那一拍下来卖个上千万的天价完全不是问题吧?!再怎么着,汝窑这个东西是有价无市的,堪称真正的‘国宝’!”

    “去问一下,问不到也没事啊。”贺青却坚持己见地说道,“反正就当是出去淘一次宝,锻炼锻炼不也是一件好事吗?至于能不能淘到,那结果其实并不是很重要,毕竟想得到一件好宝贝没那么容易的。”

    林海涛点头道:“嗯,你有这个兴趣总归也是好的。那好吧,我等下告诉你那家人住在哪里,有空的话我可以陪你一块儿去。不过你别抱太大希望,我估计他们家早已经掘地三尺了,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吧?江州市这么大,还有郊区,以及他们的老家,那老人把东xīzàng在哪里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就随便走走,希望能问到一些线索。”贺青点点头道。

    他嘴上说得非常淡然,而他心里面却在沸腾,因为联系林海涛告诉他的那些情况,他基本上能够肯定下来了,眼下的那片汝瓷就是那位老人砸掉的那件汝窑上的一片,至于这点,回头他去那户人家家里一探就清楚了。

    虽然贺青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找寻到其他的瓷片,但是比起一般人来他更有这种优势,他能够根据那位固执的老人身上所佩戴过或者曾经使用过的东西查询端倪,没准到时会有重大发现。

    其实他还可以从既知的那个瓷片入手……

    贺青越想心下里感到越兴奋,仿佛他很快就要拿到那个御用的汝窑笔洗了。

    为了解开那件国宝之谜,他要一查到底!

    “海涛,这批古瓷片有些混乱啊,应该不是出自同一件瓷器吧?”贺青突然指着眼前的那堆瓷片问道。

    “嗯,不是出自同一件的。”只听林海涛回答道,

    “要是同一件瓷器的,那拼起来容易多了。这些瓷片是邓老的一位老朋友送来的,龙叔以前是在瓷都景德镇一家博物馆做事的,他会修复瓷器,我们现在先要将龙叔指定的那件青花瓷瓷片找出来,其余的另外拼。拼瓷可要很讲究眼力的,不看仔细的话分都分不出来。”

    贺青眉头微微一皱道:“这也太乱了一点儿吧?那人收集瓷片的时候怎么不一件一件地分门别类放在一起呢?现在可能混进来一些不相干的瓷片了。”

    “可能出错了吧。”林海涛笑道,“没关系,事在人为嘛。贺兄,我们开始吧。”

    “哎?”贺青却忽然发出一声惊疑声,说道,“海涛,这有片不一般的瓷片,喏,就天青色的那一小块,那不会是汝窑瓷片吧?”

    顺着贺青所指的方向定睛瞧去,林海涛随即也留意到了那片宽度约莫只有两片大拇指指甲盖大的青色瓷片,于是他蹲下去小心翼翼地拾了起来,并左右察看说道:“有点像。其实就算见到真品汝窑瓷片也不稀奇,瓷片就收藏价值而言其实并不是很贵,历史研究意义大一些,我外公收集了一些珍贵瓷器的瓷片,有元青花的,也有汝窑的,有一片汝窑瓷片在汝州那边收到的,才花了四万。”

    “海涛,那这片瓷片单卖的话,大概值多少钱?能不能卖给我?我按市场价走,不会贪我们店的便宜,把我当做一般的买家,一视同仁就可以了。”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

    “什么?贺兄,你……你想买这片瓷片?这么小,没用啊。”林海涛摇摇头说道,“你真想玩的话,拿走就是了。邓老不会说的,这片瓷器依我看是另外瓷器上掉下来的,和其他的这些拼不出一件的,所以可以单卖。”

    “那怎么行呢?”贺青忙摇头道,“我得出钱。海涛,就当是真品汝窑瓷片卖吧,这么小的一片,大概多少钱?”

    林海涛回答道:“我外公那块起码是这块的四倍,他那块四万,这块……”

    “那就是一万了!”还没等林海涛说完,贺青就迫不及待地说了,只道,“一万我要了!等下你去问下龙叔和邓老,看他们愿不愿意,不然我不好意思就这样买下来。”

    “成!”林海涛毫不犹豫地点下头来答应着。

    (急求推荐票!兄弟们,请投票支持,支持多,我更新就多!全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