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65章 小漏中捡大漏(二)

第065章 小漏中捡大漏(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65章小漏中捡大漏(二)

    (兄弟姐妹们,推荐票顶起,请支持一眼,一眼虽然是新人,但会全力以赴写好这本书的!)

    “邓老。”在邓老的热情招呼之下,贺青走了过去,彬彬有礼地打了一声招呼。

    他哪里知道邓老突然叫他有什么事情,不过现在他已经融入这个团队了,对方是一位老前辈,他自然要表现得毕恭毕敬了。

    邓老笑容可掬地说道:“我们进去说话吧。”

    稍后他把贺青带到了一间雅致的内室,见对方人如此在心,贺青便隐约猜到了,知道对方找自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量。

    对于邓老的热忱邀请,贺青自是受宠若惊,对方毕竟是“鉴宝斋”的大掌柜,德高望重,能够得到他的器重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

    以前贺青没有这个机会,现如今他“一鸣惊人”,大大地改善了别人对他的看法。

    “贺老弟,听海涛说你现在还没找工作是不是?”相对着坐下来后,邓老笑盈盈地问道。

    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如实回答道:“嗯,是的。邓老,不瞒你说,我刚来江州没多久,也刚刚走出大学,没什么工作经验。几天前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了一家玉雕厂,但现在还没决定要不要在那里做。”

    “你还会雕刻?”邓老吃惊道,“如果是第一次见面,那真看不出来,原来你年纪轻轻的却懂的这么多,前途不可限量啊!”

    他赞美之词溢于言表,毫不遮掩,贺青听了心里自是暖暖的,其实当对方问出第一句话来的时候他就想到了,敢情对方是想给自己找一份工作,或者直接把自己留在“鉴宝斋”做事。

    尽管这种可能性极大,但贺青有点不敢确定,能和林海涛一样,呆在“鉴宝斋”工作,这是他做梦都想要的工作,虽说工资问题不是他所期待的,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磨练自己的机会,“鉴宝斋”可是江州最大的一家古玩店,里面有大师坐镇,久而久之自然能学到一手过硬的鉴定知识了。

    贺青越想越兴奋,当下他竭力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表面上语气比较平静地说道:“邓老,您过奖了。我以前学过雕刻而已,不过主要是雕玉。”

    “不错!”邓老赞叹道,“多一门手艺就多一条路,你还年轻,在每条路上都能走很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但我想邀请你来我们古玩店做事。不知道海涛跟你提起过没有,我们店缺人手,我看你蛮合适的,如果你愿意,那随时可以来报到。俗话说,‘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你在鉴定方面的天赋极好,我觉得你应该往这方面发展,不然有点可惜啊。”

    果不其然,邓老心直口快,他开门见山地向贺青发出了邀请,请对方来自己的店里工作。

    那一刻,贺青暗中激动不已,深知如果是行内一般的人,邓老绝不会这么热心,他是看到了自己巨大的潜力才有意提拔和重用的。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能够碰见赏识自己的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邓老,我……我真可以吗?!”贺青声音微微发颤地反问道。

    “当然可以了,你很优秀!”邓老用力地点点头道,“其实叫你来我们店里做事,对你来说有点屈才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亏待你的,工资和奖励都有明确的规定,每年至少有三次去海外学习的机会,法国,英国和东南亚是常去的地方,至于像香、港以及国内的其他地方,有需要了随时都可以去。”

    “谢谢!”贺青感激道。

    “那你先好好考虑一下,想好了直接来我们这里就是了,反正你和海涛也很熟悉了,‘鉴宝斋’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邓老郑重其辞地说道。

    贺青连忙点头答应道:“嗯,我会慎重考虑的!”

    “加油吧,我很少见到像你眼光这么好的年轻人。”邓老说着轻轻地拍了一下贺青的肩膀,那眼神中充满鼓励之情。

    原以为像邓老这种老前辈高高在上很难接近,现在贺青终于知道了,对方平易近人,待人非常亲切,和对方交流根本没有丝毫障碍,能很自然地相处下去。

    两人再在里间屋寒暄了一阵,之后邓老带贺青走了出来。

    “贺兄,现在你也通过测试了,得到祖师爷爷他们的认可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们还要等很久才散场的。”

    贺青走回到原地时,林海涛招呼道。

    “那好吧。明天我再来。”贺青点点头道,他父母亲刚来江州,如果彻夜不归是不好的,得留些时间陪父母亲。

    于是当下他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向祖师爷道了别,并拿着那两件宝贵的奖品走出了“鉴宝斋”。

    走出“鉴宝斋”的时候时间还早,贺青满载而归,此刻甭提多高兴了,他不但结识了很多鉴定大师,而且间接地找到了一份工作,一份很合他心意的工作。

    “去找谷清聊聊吧。”贺青想道,谷清家距离古玩街并不远,走几步就到了,所以他当即毫不犹豫地径直朝着谷清家走去,今晚遇到这么好的事情,他心情无比畅快,只想和最好的朋友分享一下。

    来到谷清家之前,贺青也没有给她打电话,而是直接走到了她家门前。

    “贺青,是你?!你……你怎么来了?!”

    贺青敲响门后,谷清打开门发现是他的时候一脸诧异之色。

    “我刚从‘鉴宝斋’出来。”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我来找你聊聊啊。怎么,不欢迎吗?”

    “哪里呢?!怎么会不欢迎?!”谷清忙摇头道,“只是没想到而已。看你那么高兴的样子,一定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吧?”

    贺青欢快地说道:“是啊,有好事。”

    这时他才注意到,可能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只见谷清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睡裙,头发还湿漉漉的,那样子活脱清水芙蓉,格外地娇美动人。

    由于角度有偏差的原因,看上去可隐隐约约看见谷清睡衣下的内衣裤,幸好她还穿了里衣里裤,要不然就真漏了。

    贺青心知肚明,谷清是那种外表时尚但内心却比较保守的人,不过他在自己家里面穿比较性感的睡裙并不为过。

    “你光看着我做什么?”谷清微微低着头说道。

    贺青故作镇定地笑了笑,大大咧咧地说道:“裙子很好看。”

    “是吗?”谷清习惯性地拢了拢乌黑秀丽的长发,顷刻之间她脸色已是涨得通红,鲜艳玉滴。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呢?不方便吗?”贺青以一种玩笑的口吻说道。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谷清赶忙摇头道,“你进来吧。我妹妹已经睡觉了,我也准备休息。”

    “那我岂不是打扰你了?”贺青一边说一边跨入了门槛。

    谷清关好门道:“没有打扰啊,其实我还睡不着的,坐在床上也是看书。贺青,你吃夜宵了没有?”

    贺青说道:“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呢。”

    “那你很饿了吧?”谷清热情洋溢地说道,“我这有冷冻面,我去给你下面吃好不好?”

    贺青却道:“算了吧,你都洗澡了,我还是回去吃好了。”

    “我看你饿了。我先下点面给你解解饿吧。”谷清说道,然后她不由分说地从冰箱里拿出一袋面走进了厨房。

    没过多久,谷清就做出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并端来给贺青吃。

    “真香!好吃!你做的东西都很好吃!”贺青吃得津津有味,说起来他真是饿了,现在谷清给他做了一碗这么好吃的面,他哪会不食指大动。

    “那你就要吃完。”听贺青夸奖自己的手艺,谷清自是高兴,期间她坐在对面一直笑意盈盈地注视着贺青,有贺青在,她感到很温馨似的。

    一顿狼吞虎咽之后,贺青吃得饱饱的,说道:“谷清,告诉你一个大好消息,我有工作啦!”

    “哦,是么?”谷清惊喜道,“通过那家玉雕厂的考核了?”

    谷清摇摇头说道:“不是在那家玉雕厂,比起雕玉来我更喜欢做鉴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刚才海涛介绍我参加他们内部的鉴宝活动,呵呵,我表现还不错吧,邓老他们都表扬了我,邓老还主动邀请我去他们‘鉴宝斋’做事……”

    “邓老亲自聘请你去‘鉴宝斋’做事?!这么好啊?!”贺青那话还没说完,谷清就惊奇了起来,秀目圆睁地说道,“这份工作太好了!我记得他们古玩店招聘很严格的,一般人根本进不去,我以前也想去试呢,结果还没正式应聘就打消这个念头了,因为我亲眼目睹那天有好几个人去面试却都被淘汰了!”

    “我不知道,可能我真是最幸运的那个。”贺青眉飞色舞地说道,“谷清,你现在也有钱了,别摆摊了,尽快把邵老板那家‘古瓷轩’盘下来,那店和‘鉴宝斋’距离不远,我随时可照应。”

    “嗯,我知道了!”谷清好生应道,此时此刻,赫然可见她娇俏的脸蛋上洋溢着幸福的光泽。

    再在谷清家坐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就道别离去了,他回到租房时父母亲他们正在等他。

    “小清,你回来了啊?孩子,你还没吃晚饭吧?”贺母关切地问道。

    贺青笑道:“妈,我已经在朋友家里吃了,最近我工作有点忙,没有很多时间陪你们,等我空闲下来了就带你们去玩。哦,对了,嫂嫂,你明天陪爸妈逛街吧,给他们买点漂亮的衣服。”

    “小清,我和你爸穿习惯了,还是节俭点吧。”贺母说道。

    贺青却道:“妈,那是必须的!衣食住行样样不能缺,不然怎么叫生活?其实你们还很年轻呢,穿漂亮一点,就显得更加年轻了!你们不要担心花费的问题,我现在能赚钱了,供你们吃好的穿好的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你这孩子,就知道花钱!”贺母面含笑容地嘟囔道。

    贺青很大度地说道:“赚钱就是用来花的,要不然我干嘛这么拼命?!”

    母子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狭小的租房内却其乐融融。

    这天晚上贺青睡得很踏实,第二天一大清早的他就起床了,吃了嫂子邹梅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他径自赶往古董街,目的地自然是“鉴宝斋”。

    邓老既然邀请他了,他还需要犹豫什么,早点入行早点把工作的事情定下来。

    贺青走进“鉴宝斋”的时候,林海涛并没有在,只看到龙叔一个人在那里拾掇东西。

    “贺老弟,你来了啊?正等你呢。”见到贺青的时候,龙叔笑容满面地打招呼道,“你去帮我一个忙吧,我现在实在是走不开。有一个朋友据说从香、港的古玩市场淘回来了一批宝贝,有几件东西是我和他说好了的,他让我们去拿就是了,不过你得帮忙掌下眼,东西不正的不要。这是地址,你直接去找他就行。”

    龙叔一边说一边将一张纸条递给贺青,那一下贺青心里面充满疑惑,不知道龙叔有何用意,似有指,却又像无心的,只是请自己帮个忙而已,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不见外的自己人。

    “可是,龙叔,我不认识那人,那人也不认识我,他不会把东西交给我吧?”贺青疑问道。

    龙叔说道:“没关系,我跟他打招呼了,他认得出你,再说了,你有我给的地址,他一看就知道是我叫你来的了。”

    “哦,知道了。”贺青点下头来道,龙叔都那么恳请了,他怎么好意思拒绝,只有答应下来了。

    于是他向龙叔告别,顺着纸上的地址一路找去,他找到的是一家典当行,名曰“宝瑞通典当行”,规模一般。

    其实贺青还刚走进当铺的大厅,就有人迎面走上来打招呼了:“请问,你是贺老弟吧?不好意思,让你跑一趟了。我是龙师傅的朋友,你叫我老甘就行了。”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有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给贺青的第一印象挺好。

    “是,我是龙叔叫过来取东西的。”贺青点头道。

    那名叫“老甘”的中年男子说道:“请随我来吧。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随后他带着贺青走进了一间里屋,那像是储藏室,面积窄小,光线也比较阴暗,可贺青目光尖锐,他一眼便扫视到了,右前方笼罩着一团殷红的光芒。

    那是非同一般的宝光!

    (谢谢老朋友Maryane的打赏,希望大家给点支持,我会努力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