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50章 法器也疯狂(一)

第050章 法器也疯狂(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谷清,是什么好东西?”贺青问道。

    当谷清要他帮忙鉴定东西时,他很吃惊,自己一个外行能鉴定什么,不过他立马意识到了,只道自己在谷清眼里可不是新人,而是专家级别的内行。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就几件老东西,还不知道怎么样。”谷清巧笑嫣然地回答道,“你正好来了,那你就帮我看看吧,这样我摆上摊子的时候心里也好有个数。”

    “嗯,先看看再说。”贺青点头答应着,既然如此,那他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谷清随即从摊位后面拿起来了一个大袋子,并从中取出来几件古董,一一摆放在地摊上供贺青察看。

    当谷清拿出一个圆盘状的物体时,贺青目光一凝,暗中不由低呼一声:“有红光!应该是件好东西!”

    仔细一瞧,那好像是一面镜子,不过是铜镜,锈迹斑斑的,上面隐隐约约散发着一团混沌状的红光,由于红色灵光太过微弱,乍一看显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刚才那东西隐藏在袋子中的时候贺青根本留意不到。

    不过既然散发灵气,那那东西就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可以通过观看影像记录洞察它的来龙去脉。

    很快,那团光芒在贺青眼前凝聚了起来,同样有一丝丝红光迅疾注入他的眼睛。

    在眼中闪现的一幕幕影像里,贺青发现那面铜镜曾经在一个云游四海的道士手中,后来落到一大户人家家中,但一场大火将那座庞大豪华的老宅付之一炬,有人从灰烬中挖出那面镜子,就这样,东西流入了旧货市场,成为古玩,但自从出了那户人家之后,那面镜子没再受人珍藏,或许是没有人看出它潜在的价值的缘故吧。

    “这面镜子有点来头。”看完之后,贺青暗暗地做出了判断。

    至于其他几件古董,都是一些细碎的物件,又没有散发灵光,贺青哪里鉴别得出,因此不作考虑了,此刻他的注意力只定在那面年头很老的铜镜上。

    “贺青,怎么样?你看没看出什么比较值钱的东西?”谷清突然笑吟吟地说道,“这些东西我一脚踢来的,总共也没花多少钱,一个老朋友,他要歇手了,不想干这一行了,所以把他收藏的那些东西打包处理给我,呵呵,都很便宜。”

    “那不错啊。”贺青点头说道,“不错,看着都是老东西了,你肯定不会吃亏的。”

    “那一件件怎么定价才好?”谷清问道,问话时她顺手拿起一个小小的瓷壶,说道:“贺青,你认为这个鼻烟壶大概能卖多少钱?我最喜欢这个了,做得比较精致,估计是清朝晚期的。”

    “不好说啊。几千吧。”贺青凭着感觉回答道,他只听说过鼻烟壶,知道那是盛鼻烟的容器,但是对体育鼻烟壶的鉴定知识他也可谓是一窍不通,叫他给开个价那只能胡乱估计一下了。

    “我想也是。”谷清欣喜道,“要是真能卖几千那就好了啊。这几件东西一起也才几千块钱,我还赊账的呢,卖出去之后才付我那朋友钱。”

    “应该差不多,是个好东西。”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说罢他指了指那面散发红光的古铜镜,说道:“谷清,看一下那面铜镜。”

    “你看吧。”谷清想也没想地便拿起那面铜镜,好生递给贺青,说道,“这面铜镜锈迹太重了,怕是不好卖,这种东西看样子只能搭送给别人了。哎,现在生意不好做啊,顾客都好挑的,想卖出一件东西还真不容易。”

    贺青接过那面镜子后翻来覆去地认真观察了起来,镜面上虽然铜锈浓厚,几乎遮住了大半面积,但是通过记录影像,贺青知道镜子最初的大致轮廓,在经过一番琢磨,隐约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谷清,你说这面镜子不值钱?你只能搭送给别人?”过了一会儿,贺青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笑道,“要不你卖给我吧。我给你一万块钱。”

    “一万块钱?!贺青,你想要这面镜子?!我怎么能要你那么多钱呢?!”听他那么一说,谷清脸色顿时红了,吃惊道,“只要你喜欢,白送给你,不要你的钱!”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谷清,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先别激动。不过不是我舍不得一万块钱,而是我不想占你的便宜,我们是朋友,你让我给你鉴定东西,那我就要实话实说。这面镜子依我看大有来头啊!”

    “啊?!是吗?!”谷清惊奇道,“贺青,怎么说?这镜子有什么来头?”

    她一脸急切,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

    只听贺青沉声说道:“谷清,回头你把这镜子一些地方的铜锈稍微清理一下,然后找个专家看看,就去‘鉴宝斋’找龙叔吧,想必他清楚这面镜子的真正价值。这东西估计是道士用过的,做法事和看风水那一类的师傅。”

    他随口解说了起来,在那影像里他确实看到那面镜子是一个道士模样的人使用过的,那道士还对它爱不释手,视若珍宝。

    “道士的用品?”谷清惊疑道,“贺青,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件法器?是风水法器吗?如果是老法器,那除了它本身所含有的收藏价值,还有另外一层价值。一些特殊的法器很贵的,越老越值钱!”

    “古董法器?!”闻言,贺青瞳孔一缩,他的话给了谷清灵感,谷清也似乎一语点醒了他,尽管他在现实生活中不懂法器,但他喜欢看《鬼吹灯》一类的小说,灵异类小说里面往往涉及到很多关于法事和风水的东西,对于一名道士来说,手上的法器越厉害越容易镇住妖邪之气。

    虽说那只是小说,故事是虚构的,但在现实生活中法师还是存在的,做法事,看风水一直有这个风俗,有些地方,有些人还特别信奉,反正这个东西玄乎得很,信则有不信则无。

    古董市场有法器流通,想想这也很正常,就是不知道法器价值是怎么算的。

    “贺青,你太厉害了,你一下子就看出名堂来了!”谷清又惊又喜地说道,“要不是请你来帮忙掌眼,那我可能就稀里糊涂地把这面镜子送给别人了。”

    贺青微微一笑道:“现在还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法器呢?就算是法器,值不值钱也还是一个问题。”

    谷清却道:“没关系。我叫个人看看,他懂法器。”

    贺青随后将那面镜子递还给她,她扭头就要走开,想必去找人做鉴定。

    “谷清——”贺青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低声说道,“你要镇定点啊,可别卖亏了!”

    谷清郑重地点头道:“嗯,我知道的。我没卖,我就找刘叔看看。他就在那里摆摊。”

    “哦,那你去吧。”贺青松开她的手,说道,“我帮你看着摊子。”

    谷清却摇头道:“不用的,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旁边有人帮忙照看的呢,大家都习惯了,离开一下,周围的人会帮你留意,算是互相有个照应。你也来吧。”

    “好吧。”贺青便跟着谷清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古玩摊前,摆摊的是一位老先生,那老人戴着一副老花镜,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样子。

    “六叔,帮我看一下这面古铜镜,看是什么类型的镜子。”走过来后,谷清直截了当地说道,并将那面镜子递给了那位老先生。

    “哟,我看看。”六叔抿着嘴道,当下他拿着放大镜端详了半晌,末了,也不说话,只是仰起脸来看看谷清,又看看贺青,眼神中若有所思。

    “六叔,怎么样?是什么样的铜镜?”谷清询问道。

    刘叔捏着眼镜架说道:“小清,这镜子是这位小老弟的?”

    谷清看了贺青一眼,点头道:“是啊。刘叔,怎么了?”

    刘叔当即站起身来,笑盈盈地冲着贺青说道:“小老弟,这镜子你看铜锈这么厚了,脏兮兮的,不知道是你从哪里挖出来的。不过我觉得还有点意思,你是准备卖的吧?让给我呗,我给你八百块钱。怎么样?”

    “八百块钱?!”贺青暗中一阵嘀咕,心想这老头子人不可貌相,好会占人便宜,那么有前景的一面古铜镜,他居然才出八百块钱,这是在打发叫花子么。

    “刘叔,你误会了。”贺青端正神色说道,“我们不是来卖东西的,只是想请你帮忙掌掌眼。嗯,我知道了,多谢。”

    刘叔还没反应过来,贺青就伸手拿过那面铜镜了,并拉着谷清,快步离开了此地。

    (没收藏的朋友帮忙收藏一下。推荐票有的请扔给我,我在努力更新,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的,主角会强大起来,成为史上最强的收藏家和鉴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