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47章 绝世珍宝

第047章 绝世珍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邵老板答应下来后,贺青走去街对面的“品茗阁”耐心地等待,约莫等了一盏茶的工夫,突然只见门口多了一个比较熟悉的身影。

    走进茶馆来的正是刚不久前与贺青有过一面之缘的邵老板。

    走进来后邵老板左右打量了一眼,他掏出手机来正要拨打电话,这时贺青不慌不忙地走了上去,并笑吟吟地打了一声招呼:“邵老板,你来了啊?快请坐吧。”

    “是你?!你要打我那古玩店?!”

    当认出贺青来时,邵老板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联系他的会是刚才在“鉴宝斋”见过的那个年轻人。

    贺青客客气气地说道:“邵老板,先请坐下喝杯茶吧,我们慢慢聊。”

    “嗯,谢谢。”邵老板很快反应了过来,对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愿意盘下自己的店,于是当下他高高兴兴地跟着贺青走过去坐下了。

    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开始谈正事。

    “这位小老弟,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呢。”邵老板笑盈盈地说道,“看你和‘鉴宝斋’的伙计走得很近,想必你们是熟人朋友吧?不瞒你说,我和‘鉴宝斋’的掌柜邓老以前经常来往,算得上是朋友了,所以这么说来我们之间很有渊源啊,那家店铺要是转到你手上,我也放心了,呵呵,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心的小伙子。”

    邵老板言语间明显在跟人套近乎,不愧是个有经验的商人,说话比较圆滑。

    “在下姓贺,单名一个青字。”贺青说道,“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邵老板,你那家店铺生意应该不错吧?怎么就要转让了呢?”

    他随口问了起来,尽管问的是古玩店转手和接手的事情,但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要的可不是那家古玩店,至少眼下他还没有这个需要,吸引他的却是对方手上那幅深藏不露的巨幅古画。

    “哎,是家里面出了点急事!”邵老板叹了口气说道,“小老弟,大家既然是熟人,那就实不相瞒了。我那家店以前生意可是非常红火的,位置好啊,装修也很不错,但自从我儿子出了车祸之后我就没心思照顾店子了,再加上急需大笔医药费,店里的东西比较好的也陆陆续续转让出去了,就这样,店铺渐渐地维持不了了。我如果不是急着用钱,那我刚刚也不会拿着我珍藏已久的那幅画去找龙师傅他们了啊,这个你也是亲眼看到的吧?”

    贺青点点头道:“嗯,这个我知道。邵老板,你那幅画不错啊,是个好东西!”

    他有意无意地赞叹了一声,两人的话题终于扯到那幅画上面去了。

    虽然贺青不确定邵老板所诉的苦是否在编故事,但是那幅画的情况在他眼里是客观存在的,他看好的只是那幅画,而不是在意邵老板背后的故事。

    “贺老弟,你也看出来了?!”听到贺青称赞自己的东西,邵老板顿时一阵眉飞色舞,语气有点激动地说道,“看样子你年纪轻轻的却是一个行家了啊!”

    贺青摇头谦虚道:“行家算不上,刚入行而已。邵老板,你说你那幅画是唐伯虎的真迹?”

    “是不是唐伯虎的真迹我不敢妄言,但是又有谁能够肯定它不是真品呢?!”闻言,邵老板脸色一沉,似乎又有点不高兴了。

    贺青却若无其事地微笑道:“龙叔做过鉴定,他好像说是唐伯虎的高仿,不过唐伯虎的高仿也很不错了,比较难得啊!”

    “或许是吧。”邵老板一脸无奈之色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贱卖的,哪怕我再急需用钱!龙师傅说那幅画只值得四十万,我真不信了!”

    贺青低声问道:“那你最低价六十万?龙叔一般是看准了才开价的,他那个人说话做事还是蛮厚道的,如果是一般买家,一旦得知东西有可能是仿品,谁还会出那么高的价钱,你说是吧?”

    他拉长声音,听上去似乎含有深意。

    “我知道。”邵老板点头赞同道,“可这是做生意,作为卖家,我当然也希望东西能卖一个比较好的价钱了,而龙师傅也是在为他们店考虑,买了东西当然还要留一个升值空间,不然他们没得赚啊。那幅画我原本要卖一百万以上价钱的,现在我手头紧,我甘愿卖六十万了,但这是我的底线价啊!不能再低了!哎,贺老弟,那幅画的事情我们就不管它了,现在议论起来也没什么意义了,反正东西没有成交。我们还是谈店铺转让的事吧。”

    贺青郑重地一摇头说道:“哦,不是。邵老板,既然把你给请来了,那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哦,是什么?”邵老板惊疑道。

    贺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龙叔不是不愿意加价买你那幅画吗?我倒是觉着不错,想和你谈谈。”

    “你……你想收我那幅《大明秋猎图》?!”邵老板诧异道。

    “对!”贺青用力地点下头来道,“我想玩玩。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相让?”

    “当然愿意了!”邵老板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和谁做生意不是做生意呢?只要你出的价钱比较合适,我能介绍就行。贺老弟,你说吧,我那幅画,你也看过了,你认为最高值多少钱?”

    贺青随即表现出一副陷入沉思之状,良久后开口说道:“你说六十万。这六十万的话,确实还有点高了。我对古画也略有考究,我倒不认为那是唐伯虎的仿品,我觉得应该是仇英的仿作吧。画大明版《清明上河图》的那个古代画家仇英。”

    “仇英的仿品?!贺老弟,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听到贺青那么一说,邵老板脸色乍然大变,神情很不安似的注视着贺青。

    贺青笑了笑说道:“凭感觉。因为唐伯虎虽然和仇英是同学,在绘画技巧上互相交流学习,但两个人的画风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单论风格而言,唐伯虎的笔法显得更为飘逸一些,而仇英更为细腻,所以他的画端正一点,可能这跟他们的性格有关系吧,一个出身比较好生性不羁,而另外一个家境很贫寒兢兢业业。”

    他信手拈来,煞有介事地解说着,其实这些全只是他的推测,但奇怪的是,邵老板听了之后一个劲儿地点头,恍然大悟一般。

    “贺老弟,你猜想的也不无道理。”邵老板郑重其辞地说道,“你如果真心实意地要,那还可以少点给你。”

    “多少?”贺青追问道。

    他的目的达到了,没想到自己顺口那么一说,邵老板的决心就有所动摇了,他是买家,价格当然是越低越好了。

    只听邵老板说道:“五十万。贺老弟,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给你少五万!可这是最低的价钱了,再低我就亏大本了!”

    “五十五万?”贺青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迟疑了片刻之后说道,“邵老板,能不能再少一点?五十万,你要是答应,我们可以马上做交易的,只要画到手,五十万立马打到你账户上!你看如何?”

    “哎呀!”邵老板摇头晃脑地说道,“贺老弟,我说了不能再低了啊!五十万已经给了你很大优惠了,那么好的一幅画还值不了这个价钱么?再多一点吧!”

    贺青却端正神色说道:“我已经比龙叔他们多十万了,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邵老板,想必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那幅画现在出手的话,想卖出五十万确实不是很容易,有争议的画往往很难定出一个高价来。你应该知道,在市场上为什么同样是带唐伯虎款识的画价钱可存在天壤之别,那是因为有真品和赝品之分,如果不是真迹,那就算描摹得再好,那总归还是有差距的啊!邵老板,我出价五十万,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想好了给我一个答复,生意成不成都没关系的,大家以后还可以继续谈别的生意不是?”

    “嗯,那是!”邵老板愣愣地点了一下头,随后陷入了深思之中。

    良久过后,他回过了神来,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好吧,五十万就五十万!贺老弟,那幅画我让给你了!不过,那古玩店的事我们什么时候谈?你叫我来不是为了那店吗?”

    贺青笑道:“那个事稍后再说,我们还是先做完已经谈好的这笔生意吧。”

    对方竟然就那样答应他了,一切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出五十万,这是一个很适合的价钱,如果出得高了,他要受损失,而出得太低了对方肯定不答应,所以取中间值,那就是五十万,他原以为邵老板可能不会答应自己,如果对方不接受那他就只有加价钱了啊,因为那幅画他是务必拿下来的。

    “那也行吧。”邵老板点点头道。

    随后邵老板就应贺青的邀请走回去取画了,没用多久,对方就把那幅《大明秋猎图》带来了,不过在成交之前,贺青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免得东西被掉包,确定那幅画是之前看过的那一幅后他才转账。

    顺利做完交易之后,贺青向邵老板道了别,并打的径直赶往租房所在的方向。

    不到一个小时,贺青就匆匆回到了租房,并走进自己的卧室。

    关上门并打了倒锁之后,贺青就走到床前将那幅散发着殷红光芒的《大明秋猎图》放在床上轻缓地展开,看着画面琢磨了好半晌。

    尔后,他一拍脑门,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赶忙转身去找来了一些花生油。

    然后倒了点滴落在那画右下角处,等油水浸入画上之后,贺青就趁着正被浸润的画纸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去那地方摩挲,没过多久,他就从上面揭开了一层纸,确切地说,那应该是贴片,片纸上也有作画的痕迹,不过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那层贴片一去,被它遮盖着的画上景象那一刻便毕露无疑了。

    赫然可见那是大红色的款印,而且是一连好几组,贺青早就想到了,那并非普通的印记,而是古代皇帝所用的玉玺印号,大明王朝,一连好几代的皇帝留下来的印鉴。

    果真是一个深藏不“漏”的绝世珍宝!

    (祝大家节快乐,蛇年大吉!新的一周,拜求推荐票,明天起恢复正常更新了,每天会多更新一点的,有推荐票的朋友还是投我吧!拜托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