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43章 一百万转让给林海涛(二)

第043章 一百万转让给林海涛(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有人打架,很快就吸引来了很多围观的群众,大家聚集在四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些已经明白事情真相的观众开始倾向于贺青他们这一边,帮助声讨那几个不讲信誉横行霸道的人。

    不过事情的进展有点出乎人意料,原本大家正在为看上去势力单薄的贺青他们一方干着急,眼看着贺青手上的东西就要被抢,人也要挨一顿毒打,不少人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可谁知道,他们四人中有人深藏不露,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一转眼的工夫就把对方无比嚣张的气焰压下去了,反而占据了上风。

    杜威一脚踢翻那个最狂妄的光头男之后,那个地摊老板等其余三人几乎惊呆了,脸上的恐惧之情毕露无疑,没想对方并不是善茬,没那么好惹。

    “妈的,小子,找死是不是?!”那光头男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此刻他已是狼狈万状,被人当众踢倒,反应过来后他顿时恼羞成怒,猛地从地上cāo起一块砖头就朝杜威扔过去,狠狠地砸向对方,一点也不手软。

    “啪!”可那块水泥砖还没飞到就被杜威一皮带击中了,重重地劈落在地,已成碎块,由此可想而知他手劲有多大了。

    那一刻,观众中发出一阵惊呼声,大家还没喘过气来,杜威就挥鞭冲了上去,“噼噼啪啪”的照着那凶狠的光头男一顿抽打,不管对方怎么躲闪,每一鞭都打中了对方的身体,可谓“鞭鞭到肉”。

    那光头男的头上和面部也挨了好几鞭,血红的鞭痕十分清晰,触目惊心,他痛得抱头直嚎叫。

    “看谁抽谁!你不是很凶么?!你不是很爱抽人么?!信不信我抽死你?!”杜威一边抽打一边大声叫骂,那光头男的同伙根本插不上手,一个个只能在旁边激动得发抖,有几次他们向抽上来夺鞭,却被杜威扫开了。

    杜威的皮带就好像是长在他手上的一样,“挥洒自如”,看样子绝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要不然不可能那么有力,而且鞭法精准。

    “别打了!”那摊主真害怕了,喊道,“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我们只是来说理的!你们怎么打人呢!快报jǐng,打人了,打死人了!!”

    他朝天胡乱嚷嚷了两句,这时贺青和林海涛走了过来,林海涛见杜威打得太狠了,生怕打出问题来,于是轻轻地拉住杜威的手臂,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小威,别打了,他不再乱来就行了。”

    “我抽你了,咋了?!不服气尽管来找我!”杜威收起皮带来,气呼呼地吼道,“他们是我朋友,你们谁要是再来找他们麻烦,我绝不放过!那东西早已经成交了,跟你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你们还想要回来?!没门!”

    那摊老板等人脸色涨得通红,极其难看,他们惊恐,愤怒,情绪激动到了极点,可谁也不敢走上来,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讲,生怕惹杜威火起,又是一顿皮带抽打,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皮带劈头盖脸地打,那种屈辱比被刀砍还要来得猛烈。

    “谁在打架?!闹事是不是?!”

    猛然间,人群中冲出来了几名穿着jǐng服的民jǐng,估计刚才有人报jǐng了,jǐng察闻讯赶到了出事现场。

    赶来的一共有五名jǐng察,带头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肤色黝黑,他一冲上来,那古玩摊老板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叫道:“老茂,打人,这小子打人,看把我兄弟打得,你看他鼻青脸肿,嘴角还流血了……我弟肯定受了重伤了,皮外伤内伤都有!他们先是骗走我们价值一百多万的宝物,再是逞凶打人,根本不讲道理!老茂,你们一定要把他们抓回去,不但要他们把东西退还给我们,还得赔钱!太恶劣了!”

    此话一出,群众中发出一片哗然,那明显是大家在喝倒彩。

    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到底是谁蛮不讲理,谁想欺负人,那些很早就走来看热闹的观众心里一清二楚。

    “他和那jǐng察认识?!”闻言,静静站在一旁的贺青心头一紧,随即他眉头又皱了起来。

    jǐng察出面了,这自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一旦有人“暗箱cāo作”,那没准自己手中好不容易淘到的那件宝贝就保不住了。

    “王中?!怎么又是你?!”那jǐng察吃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老板语气非常激动地重复了一遍,他声音颤抖得厉害,五音不全,不仔细听还真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你们几个蛮狠啊!”那名叫“老茂”的中年jǐng察打量了贺青他们一眼,郑重其辞地说道,“都先跟我回局里吧,得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了。”

    “jǐng官……”

    贺青开口待要澄清事实,可一旁的林海涛忽地一把拉住他,低声道:“贺兄,不着急说。没关系,这事由我来处理。你那东西我保证没人动得了。”

    “嗯。”贺青点头应道,有了林海涛那番胸有成竹的话,他心头登时轻松了很多。

    “哦,jǐng官,不好意思,我能不能先打个电话?就几分钟的时间,非常紧要的电话。”林海涛笑吟吟地说道。

    随即他不由分说地掏出手机来拨打所谓的急电了,他电话刚挂没多久,老茂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听电话脸色乍然大变。

    “你们四个……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不了解情况,误会了你们,还请你们别放在心上。”稍后,老茂赔笑道。

    他的态度前后简直来了一个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令人咂舌!

    “老茂,这……这怎么一回事?!”王中瞪大眼睛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茂竟然向那伙“凶手”道歉。

    “王中,别胡闹了!”老茂掉过头去怒气勃勃地呵斥道,“你们几个人涉嫌诈骗和恐吓罪,走吧,去局里再说!”

    “可是……他们呢?”王中指着贺青他们。

    老茂义正词严地说道:“他们是受害者,如果有需要,我们会请他们来局里做笔录。走吧,还愣着走什么?!”

    说着他用力推了王中一把,并招呼其他jǐng察把其他人也抓走了,还包括那个遍体鳞伤的倒霉蛋光头佬。

    “林兄,这是怎么一回事?”等到jǐng察押走王中等人之后,贺青一脸惊诧地看着林海涛。

    这也大大地出乎他意料!

    原以为现在这件事情有了jǐng察插手,唯恐很难收拾。

    不料jǐng察一反常态,一点都没为难他们,连去公安局喝茶都不用了。

    这有点不可思议,不过贺青很快就想到了,只道林海涛刚才那个电话很关键,他上面应该有贵人相助,一个电话便摆平眼前这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贺兄,没事了,别想它了!”林海涛笑吟吟地拍了拍贺青的肩膀,说道,“你放心,保准那几个傻×不敢再来找你麻烦了!走,我们都饿了,去城隍庙美食街吃东西。”

    “嗯,走吧。”贺青定下神来,林海涛既然那么说了,他还担心做什么。

    此时此刻,他感到很庆幸,心想自己遇到贵友了,林海涛和杜威绝不像是普通人,没有人惹得起他们,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

    杜威刚才那一顿皮带抽打,看得人好不痛快,他的“鞭功”造诣非浅,让贺青佩服不已。

    随后他们一干人高高兴兴地来到了附近的“美食一条街”,今天是美食节,这里人潮汹涌,特别热闹。

    贺青他们先在一个打着“新、疆正宗羊肉串”的烧烤摊上坐了下来,四人叫了很多羊肉串,还有饮料和啤酒。

    “林兄,杜兄,我先敬你们一杯。”

    贺青端起一杯斟得满满的啤酒来,他心情有点激动地和林海涛他们干杯,和他们轻轻地碰了碰杯之后,他仰起头来一饮而尽,何其地痛快。

    “杜兄,谢谢你,刚才真的是多亏你了,没想到你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贺青随后又向杜威敬酒,并表示感激之情。

    “贺兄,你过奖了!”杜威呵呵一笑道,“那只是雕虫小技而已,我最讨厌有人威胁我了,他不是说很会抽人么,那我就抽给他看!你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海涛是我兄弟,而你是他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来,我也敬你一杯,以后有事叫我一声就是了!我在维拉斯艺术馆做事,我现在在搞摄影和画画。”

    “小杜画画得可好了,很有天赋的,我一直相信他以后会成为一名大画家!”林海涛插话道。

    “涛哥别夸我了,我可会骄傲的。”杜威摇头晃脑地说道。

    众人有说有笑,边吃边喝。

    “贺兄,我有个不情之请。”酒过三巡,也吃得差不多之后,林海涛突然郑重地对贺青说道。

    “林兄,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只要能做到的,我竭尽全力!”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

    林海涛这么帮他,如果对方有什么请求,那自然不在话下了。

    只听林海涛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外公嘛,他很快就要过七十岁大寿了,我想送他点生rì礼物。他那个人和我们一样,也是搞收藏的,而且特别痴迷,不瞒你说,我就是在他老人家手上学到的,他可谓桃李满天下啊。我外公比较喜欢收藏古代酒器,我见他好像没收到犀角雕酒杯,所以想……”

    “林兄,你是要买这个犀角杯是不是?”还没等林海涛说完,贺青就十分豪爽地说道,“既然你喜欢,那我就给你了!多少钱都无所谓!”

    如果可以当做人情免费送给林海涛,他也愿意,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方可不是贪小便宜的人,他并不缺钱,自然不会白要了,他哪里好意思。

    林海涛欣喜道:“贺兄,那就多谢你了。我外公肯定很喜欢这件东西的!这会他有得乐了。至于价钱,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其实你这个东西我已经想过了,送拍卖公司的话,卖个百万以上的价钱绝对不是问题!刚才那个人不是在说空话。这么着吧,我给你一百万,你把东西给我,怎么样?”

    “一百万?!”贺青吃惊道,“林兄,我怎么能要你这么多钱呢?!不要的,我们是熟人,当然要给你优惠了。”

    林海涛却道:“你一百万卖给我已经是莫大的优惠了,再优惠你就吃大亏了啊,我心里可过意不去。哎,你就答应了吧!我不喜欢和人争来争去,你东西这么好,给你一百万是应该的!知不知道,你是在帮我大忙呢!我外公很快就要过生rì了,可我现在一点准备都没有,而我表哥表姐他们都有所准备了,我可不希望到时候落了他们的下风!不过这下可好了,有了这么一件宝贝,不怕我外公不喜欢了!”

    “那……成!”

    犹豫了片刻,贺青重重地点下了头来。

    (拜求推荐票!兄弟们,别忘了!后面更精彩!这个故事还才刚刚开始呢!如果各位有什么建议,尽可发书评说出来,只要不骂人就行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