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41章 犀牛角雕无奈何杯(三)

第041章 犀牛角雕无奈何杯(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41章犀牛角雕无奈何杯(三)

    (拜求推荐票!)

    和那老板谈妥之后,贺青就从包里掏出钱来结账,身上一万多块钱的现金他还是有准备的,像他这种常常在外淘宝的古董商人,不带点现金哪里方便。

    钱支付后,那老板也就将那个犀牛角酒杯打包好并交给了贺青。

    至此,贺青顺利地拿到了心仪之物。

    稍后贺青带着谷清离开了那个摊位,东西拿上手之后,贺青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人鉴定,然后定价,尽管他还不确定东西是不是很值钱,但是他敢肯定,自己不会亏本,这可是正宗犀牛角,而不是所谓的野牛角,用一万五的野牛角的价钱买到犀牛头角,还是精美的雕刻制品,不赚钱才怪了。

    “贺青,你怎么不考虑一下就买下这东西啊?”走开之后,谷清低声问道,此刻她娥眉微蹙,眼神中似乎有些疑虑。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我比较喜欢这东西,所以没多想就买下来了。谷清,你认为这东西值不值钱?”

    谷清轻轻地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你确实有点草率了。你不认为那老板在说谎吗?他恐怕在编故事忽悠你吧?他说这东西已经和人谈好了,那人还取钱去了,会马上来和他做交易。不感觉有点假吗?在这一行编故事的太多了,我一般不信各种借口的。所以我觉得你真喜欢这件东西的话其实还可以和他砍砍价的,在他一开始说的一万二的基础上。”

    贺青点点头道:“或许吧,但东西都已经成交了,后悔价钱过高也来不及啦!算了,反正也不会相差很多。”

    实际上,贺青刚才自然也想到这一点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是真的呢,那岂不是有可能与好东西擦肩而过,买卖古董本来就存在风险,只是风险大小的问题。

    “那倒也是了。”谷清嫣然一笑道,“你之前捡到了那么多的漏,还都是大漏,这点小钱算什么,是吧?”

    “呵呵,是的。”贺青笑盈盈地点头道,“就当是随便玩玩,学习学习。”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开了,过不多久,迎面走过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林海清。

    而走在林海涛身边的那个男子贺青从来没见过,那是一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只见他中等身材,长头发小胡子,眼睛小小的,但长得比较英俊。

    “贺兄,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林海涛走上来后笑吟吟地说道,“先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杜威,呵呵,看他样子你们就知道了,他是搞艺术的,不过以前学体育出身。小威,他们是我在古玩行的朋友,贺青和谷清。这位朋友可不简单,他眼力特别好,淘到了不少宝贝!”

    “你们好。很荣幸见到你们。”杜威客客气气地向贺青他们伸出手来,一一握手问好。

    大家见面认识之后,谷清突然随口说一句:“海涛,刚你不在的时候,贺青买到了一件东西,是竹木牙角一类的雕刻品,东西品相还不错,听说是野牛角做成的,但我感觉贵了点,不知道你怎么看。”

    “哦,是吗?”听谷清那么一说,林海涛顿时来了兴趣,于是连忙问贺青道:“贺兄,是什么好东西呢?”

    “哦,还不知道东西怎么样呢,我自我感觉不错吧。”贺青回答道。

    “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看看?”林海涛好奇心起,说道,“贺兄,你总是不声不响地就捡到好东西了,明代空白期青花大罐你都能掏出来,还有什么是你掏不到的呢?”

    “当然可以了,这又没什么。”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既然谷清提起了,那就趁早拿出来给对方看吧,也好让他掌掌眼,这样心里也能早点踏实下来。

    对于林海涛的眼力,贺青还是比较信任的,有对方帮忙鉴定,他很放心。

    不过贺青并没有立即把东西亮出来,而是对林海涛他们说道:“林兄,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看吧。你们是不是口渴了?要不我们去喝点饮料?”

    这地方熙熙攘攘的,人多眼杂,正所谓“财不露白”,如果东西是件珍品,又被路过的其他人发现了,那可能会引来没必要的麻烦的。

    “嗯,好的。”林海涛点点头答应道。

    而后他们四个人在庙街的出口附近找到了一家冰吧,并走了进去。

    “林兄,就这个东西。”坐下来点上饮料之后,贺青小心翼翼地将那件犀角雕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供林海涛他们欣赏。

    “哟,这是古代的‘无奈何酒杯’!”

    一见之下,林海涛吃了一惊,语气激动地说道:“贺兄,可以啊!这东西不错,你刚刚多少钱买的?!”

    “一万五。”贺青回答道,“谷清说有点贵,依你看呢?”

    “不贵!”林海涛想也没想地就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一万五能买到什么好东西?这件东西估计很老了,是古代的一种酒具。”

    “哦,是这样啊?”贺青恍然道,“林兄,无奈何酒杯?这有什么说法?我对这种东西不了解,以前也没怎么见过。”

    林海涛一五一十地解说道:“无奈何又叫‘没奈何’,这是酒杯的一种形式,利用兽角前部尖端制成,底部尖而不能放下,酒入杯中只能一饮而尽,故谓之‘没奈何’。你这下明白了吧?这多形象啊!贺兄,能不能上手仔细瞧瞧?”

    贺青忙道:“怎么不能?!林兄,跟我还客气什么?这兽角的原料你估计是什么动物的头角?是野牛的吗?”

    他试探性地询问有关情况,林海涛却没有马上做出解答,而是小心翼翼地捧起那个兽角杯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

    林海涛越看脸色变化越大,看到后来他脸微微涨红了,似乎已经变得非常激动。

    只见他除了看,还用手触摸,用鼻子嗅闻,甚至用嘴品尝味道。

    最后他目光凝重,一脸的若有所思之状。

    “贺兄,好事,天大的好事!”终于,林海涛开口说话了,语气十分激动地说道,“这不是普通的野牛角啊,而是犀牛角,对,一定是亚洲犀牛角!这口无奈何杯上面的雕饰也精美绝伦,价值不菲!贺兄,恭喜,你又捡漏了,才不到两万块钱收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很老的犀牛角酒杯,这可不是小漏!!”

    (看完后,别忘了顺手收藏和推荐!拜谢各位支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