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11章 青花瓷鸟食罐(二)

第011章 青花瓷鸟食罐(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发现散发红光的古董,贺青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当下他全神贯注地察看着那个小巧玲珑的古瓷罐,他目光稍微一凝聚,小罐上的红光就缓缓地升涨了起来,并在他眼前汇聚成比较浓厚的一团。

    随即红云般的气团中闪出丝丝光线,迅疾地朝贺青眼中射来,与此同时,关于那个小瓷罐的“纪录片”就开始播放了起来。

    贺青很快知道了那件古董的来龙去脉,原来那是古代文人雅士用来饲养鸟儿的喂食器,而那个小罐的来历十分曲折,曾经被一位大人物所珍藏。

    “这么古老的一个小罐子?!”等到看完那一幕幕影像之后,贺青暗中惊奇道,“竟然是明朝宣德年间的一件小瓷器!”

    根据他比较丰富的历史知识,他断定了那个小罐的具体年代,尽管他对古瓷知识一窍不通,也丝毫不清楚宣德瓷器的收藏价值,但是以他的经验判断,既然是一件那么古老的东西,那想必就有一定的价值了。

    “这位小哥,想玩点什么?我这什么都有,你跟我说一声就是了。”

    正在这时,那摊主开口搭话了,他笑盈盈地看着贺青,见对方那么认真地欣赏自己摊上的东西,他自然很热心了。

    “哦,我随便看看。”贺青当即反应了过来,冲着那中年男子淡然一笑道。

    “那有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呢?”那老板随即问道,“我这里有一把很漂亮的扇子,是老东西了,特别适合你这种年轻的小伙子收藏把玩。”

    说着,只见他从摊子上拿起一把大扇子,那扇子倒是显得有几分古韵。

    “喏,看这字,龙飞凤舞,上面的题诗多有意境!”随后那老板小心翼翼地打开那把扇子眉飞色舞地给贺青作介绍,煞有介事地说道,“你知道吗?这是纪晓岚的字画,他亲笔题写的,乾隆御用宝扇!别告诉我你不认识纪晓岚,铁齿铜牙纪晓岚,和清朝大贪官和珅是死对头的那个大学士纪晓岚!他写的字可好了!”

    “哦,是吗?”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那照你这么说,你那件小黄袍是乾隆帝小时候穿过的?还有那个小壶,鼻烟壶吧?莫非是和珅用过的?”

    被贺青那么一反问,那老板脸色一阵通红,颇为尴尬,因为他听得出来,对方话中有话,在隐晦地讽刺自己。

    “这小子原来不是个嫩茬儿,真是看低了他!”那摊主暗想道,一下子就被贺青识破了自己招徕客人的“小骗局”,他有点吃惊,既然对方不像是个新人就不能用这么幼稚的招数了啊。

    其实贺青并不确定那是否是纪晓岚的宝扇,但是他并不感兴趣,因为那东西上面没有“宝光”,说明收藏者倾注的感情不是很深。

    “呵呵,差不多吧。”那摊主表情窘迫地笑了一下道,说完后他很知趣地将那把自卖自夸的扇子放回到了原位。

    “老板,那个小罐子怎么卖?”稍后,贺青直接指着那个精巧的古瓷罐问道。

    “小哥,你真的好眼力啊!”那老板又欢笑了起来,说道,“这只鸟食罐保存完整,是一件很老的东西,青花鸟食罐一直是掌上珍玩!”

    那东西叫“鸟食罐”!

    如果不是那老板说起,贺青还不能准确地说出它的名字,尽管他对那东西的来历一清二楚。

    毕竟“纪录电影”中只有画面,可没有声音和文字注释!

    “嗯,我知道。”贺青神情泰然地说道,“你这个鸟食罐怎么卖?”

    “八十块。”那老板回答道。

    “才八十块?!这么便宜么?!”听到对方的报价后,贺青暗自一阵惊喜,传自明朝又被很多人收藏过的老古董怎么着也不止八十块钱的价格吧。

    “老板,八十块贵了点,能不能再便宜一些?”尽管他在一边暗爽,但是表面上他反应不大,依然很镇定地和老板侃价。

    “最少七十块。”那老板道。

    “六十块卖不卖?”贺青问道。

    “小哥,七十已经很便宜了,再少我就亏本了啊。”那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语气很坚定,看样子不愿意让步了。

    贺青做出一副迟疑之状,半晌后一本正经地摇摇头道:“老板,七十还是贵了点,再少点吧。”

    “小哥,你要知道,这只鸟食罐可是很老的东西,极具收藏价值!”那老板突然拿起那个小小的鸟食罐,皱紧眉头道,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贺青却不慌不忙地说道:“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这原本是一对鸟食罐,一只用来喂食,一只用来喂水,可惜你这只有一只,如果是一对的话,那价钱肯定不止这个价钱的两倍了。所以老板,价钱高也不是我说的,是客观的,不信你去鸟食罐收藏协会打听打听,看单一的一只鸟食罐价钱是不是大打折扣。六十块,你真的不亏了!”

    “小哥,算我服你了你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个高人了!六十块就六十块吧!”那老板佩服不已地说道,贺青那话句句属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只鸟食罐失去了匹配的一只,黯然失色。

    “呵呵,谢谢。我马上交钱。”贺青说道,当下他高高兴兴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并递向那老板,一百还要找四十,那个宣德年间的鸟食罐真便宜。

    “小哥,你……你这是?”当贺青递出一百元钱来时,那老板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莫名其妙似的。

    贺青说道:“给你钱啊,难道你不想卖了?老板,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啊,那只鸟食罐六十块钱,你可不能反悔。”

    “小哥,你是在开玩笑吧?”那老板哭笑不得地说道,“价钱六十,人民币六千。”

    “六千块钱?!”闻言,贺青暗暗地大吃一惊。

    他脑海里的念头顿时飞速地旋转起来,很快他想通了,只道古玩行有古玩行的规矩,刚才那老板把他当做内行了,所以说上了行话,一块钱应该等于一百块钱,而六十就是六千元钱了。

    “别介意,跟你开了个玩笑,六千块钱我是不会少你的。”贺青随即转变过来了“观念”,心想自己既然和对方谈好了,那就不能出尔反尔,要不然好不容易混个脸熟,反而被别人瞧不起。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那只鸟食罐可能真的是什么好东西,自己这次又能淘到一件宝物!

    “哦,没事,我知道你开玩笑的。”那老板付之一笑,说道,“小哥,这东西是你的了。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呢。”

    “贺青。老板,这是六千块钱,你数好了。”贺青从包里取出六千块钱来道,他现在身上有将近四万块钱,六千还是拿得出来的。

    交易完后,贺青拿过那只所谓的青花瓷鸟食罐把捏玩耍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得知这东西的来历之后,他倍感亲切,好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他,让他爱不释手。

    “贺青——”

    漫不经心地朝前走去,突然间,只听到右前方传过来一个熟悉的叫喊声。

    贺青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循声望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身材傲人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眉目如画,艳若桃李,正是在此地摆地摊的“古董西施”谷清!

    “谷清!”贺青当即朝谷清点头致意,并走了上去。

    “贺青,又在淘什么宝贝呢?”当贺青走近时,谷清一眼扫到了他手上正在赏玩的青花鸟食罐,说道,“那是鸟食罐吧?挺漂亮的。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当然可以了。”贺青毫不犹豫地将那只鸟食罐递给对方欣赏。

    正在这时,静静站在谷清地摊前观看的一位白发老者也注意到了谷清所看的那个青花瓷鸟食罐。

    “贺青,你眼力不错啊,这是一只很老的青花鸟食罐。”谷清称赞道,“上面的款识是‘大明宣德年制’,就算不是宣德时期的,那也是清朝或者民国时期的仿品了。你多少钱买到的?”

    “六千。”贺青如实回答道。

    谷清高兴道:“那你应该捡漏了,我以前见过的一只清朝粉彩鸟食罐,口沿上有缺口也要九千多。你捡漏了。嗯,还给你,你好好收着。”

    贺青好生接了过来,点点头说道:“东西还行。”

    听内行谷清那么一说,他心里头就松快了,至少不会吃亏了。

    “这位小老弟,你那只青花鸟食罐愿不愿意转让?”一直站在一旁竖起耳朵倾听贺青和谷清交流的那位老者突然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小姑娘说九千,我给你一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