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06章 陆子冈玉雕(二)

第006章 陆子冈玉雕(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有钱了,贺青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换房子,先前和邹梅挤在那么破旧的租房里是迫不得已,现在完全没必要了,可以住得好一点。

    “嫂嫂,我们要住在距离中心医院近一点的地方。”从贫民窟一般的租房走出来之后,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样的话,你每天去看哥的时候就不用走那么远的路了。”

    邹梅说道:“可是医院周围的租房都很贵的,好像最便宜的也要三千块钱一个月。”

    贺青却若无其事地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好房不便宜,便宜没好房。虽然贵一点,但能住得舒服很多啊。嫂嫂,我们现在又不是没有钱。你放心,我现在手头上有两万的本钱,还会继续赚的。”

    如果不是刚才偶然间发现那个现象,那贺青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信心,确定还能看到古董的来龙去脉之后,他就有十足的把握了,只道自己后面还会淘到好东西。

    有了贺青这话,邹梅心里很踏实,当下她跟着贺青赶去丈夫治病的医院附近租房子。

    有了钱什么事都好办,中午十二点钟的时候租房的事情就搞定了,贺青他们在市中心医院不远处的一个花园式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三室一厅的,楼房朝阳,环境很好,租金是每个月三千多一点,在贺青他们的预算之中。

    “小青,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吧。”租房里的一切布置妥当之后,邹梅巧笑嫣然地说道,“这几天你一直跟着我东奔西跑,也没吃一顿好饭,现在我们安顿下来了,你要吃好一点。”

    贺青微微一笑道:“嫂嫂,你也是。那我们今天中午就自己做饭吃吧。我去买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邹梅回答道:“还是我去,你告诉我你最喜欢吃的那几道菜,我做给你吃,在家里的时候,也是我做菜给你哥还有爸妈吃的。”

    贺青说道:“我其实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菜,只要好吃我都喜欢。”

    “那我就随便做几道家常菜吧。”邹梅道,说完之后她就道别走出了租房,去周边的菜市场买菜。

    没过多久,邹梅就买好菜回来了,有青菜也有肉食,她做菜的时候贺青也没有闲着,帮着她一起弄饭菜。

    贺青发现邹梅的手艺真不错,做出来的菜原汁原味,吃起来格外有滋味,这一餐是贺青这么多天以来吃得最的一餐,也是吃得最饱的一餐。

    终于,他找到了家的温馨感!

    吃完饭后时间还早,贺青估摸着还可以去古董街走一趟,除了证明眼睛异能的存在,他还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看到深藏不“漏”的好东西。

    于是贺青打的赶到了古玩市场,这一次前来和之前两次情况大有不同了,因为他身上多了两万元钱的本金,价钱稍高的东西他也可以尝试着买下来。

    不过,尽管他能洞察古董的“前生今世”,清楚其来历,但是由于初涉古玩行,他对这一行的规矩以及鉴定知识是一窍不通,这便是他面前的巨大障碍,好在不懂的可以上网查询,知道个大概应该不是问题的。

    来到古董街后,贺青直接走向古玩摊集市,因为那里的东西够多,也够便宜,是淘宝的最佳去处。

    不多一会儿,贺青就融入了川流不息的人潮之中,他逐个摊位逐个摊位地看过去,在每一个摊位上他都全神贯注地察看着上面的古董,生怕错过了什么宝贝。

    “咦?!”突然,贺青的视线停留在了一块玉上,那是一块白玉玉牌,玉牌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图案,当然,最吸引贺青目光的不是那块玉的本身,而是玉器表面上散发的“宝光”。

    没错,那玉牌散发着一团光芒,也是红光,但与之前那些古董上面所散发的红光明显不同,要红艳许多,“宝光”更为浓烈,或许说明东西潜在的价值更大。

    如此一想,贺青心中一阵兴奋,但他竭力忍住了那股激动的情绪,准备认真观看下一部“电影”,希望是一部精彩的“纪录片”。

    红彩流动,丝丝浓烈的红光急速地射向他的眼睛,“电影”开始播放。

    通过记录下来的一幕幕影像,贺青知道了那块玉牌的来历,从一个藏家的手中转移到另一个藏家的手上,中间不知道传了多少次。

    最后镜头是一个穿着灰色长大褂的老者在认真雕刻一块玉,那玉雕师很认真,很仔细,看得出来他花了十二分的心思。

    “呼~~”

    “电影”放映完时,贺青暗中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奇怪的是,那个玉雕师雕刻玉石的动作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就好像灵魂附体一样,对方的灵魂灌注到了他的身上。

    脑中灵光一闪,贺青顿时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成了那个玉雕师,他“学会”了对方所有的雕刻技艺,如果此刻给他一块石头和雕刻刀,他也能雕出一模一样的玉器。

    “这是怎么一回事?!”

    惊诧,兴奋,甚至有点恐惧。

    贺青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这简直是在做梦!

    可他大脑里储藏的新知识那么清晰,就好像一个从来没上过网的人突然能飞速地敲打键盘一样,那种技术信手拈来。

    “我还能学到古董上留下的技艺么?!”当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贺青又惊又喜,原来自己眼睛的特异功能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不但看得到物体的来龙去脉,还可以吸收上面凝聚的艺术创造者的灵感。

    但为什么前面看过的那几件东西没有这个情况?

    一时之间,贺青总结不出其中的规律。

    “老板,这块玉牌怎么卖?”

    好不容易贺青的心神才镇静下来,之后他指着那块来历不凡的玉牌问摊主。

    那摊主是一个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老汉,他听有人询问,便忙笑盈盈地回答道:“小伙子,你眼光不错啊。那是‘子冈牌’,是治玉大师陆子冈的作品,稀少珍贵。”

    “陆子冈?”贺青有点惊异,他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知道历史上有这么一号人物,心想:“难道影像中的那个玉雕师傅就是陆子冈?而我学到了他的玉雕技术?”

    “对啊。”那老汉点头说道,“陆子冈是明代最著名的琢玉巨匠,也是玉雕史上最出名的一代大师,行内言道,‘没有陆子冈,就没有玉雕人’。小伙子,你运气很好,这是唯一的一块子冈玉,可能整个古董街也只有我这一块了。”

    “呵呵,是吗?”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真真的子冈玉是什么样的我当然知道了。这块玉……很难说啊。”

    听对方说陆子冈是明朝的人,贺青就肯定下来了,无形中传授自己玉雕技术的那个师傅并不是陆子冈,而是民国的一个玉雕师傅,应该以模仿陆子冈玉雕为生的。

    这便也足以证明一点了,那就是这块玉不是真品子冈玉,而是仿品,不过属于高仿,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毕竟是一块老玉,那玉工的雕刻技术也造诣不浅。

    “怎么?小伙子,你看出什么来了吗?”那老汉反问道,此刻他脸色稍有变化,不知道是惊讶还是紧张。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老板,你仔细看一下,这块玉有自己的特点,浮雕立体感比较强,字体刻度也较强,修活更端正,而子冈玉古朴,圆润,能看到雕刻者的随心所玉,而模仿者的作品多有刻意修饰的痕迹,不管仿得多完美,也会走神的。”

    眼下这块玉出自他“自己”之手,他当然看得出其特征了。

    “小伙子,看不出来啊!你挺厉害的!”

    那老板听得傻了眼,对方明显给他上了一课,要不是经贺青指点,他哪里清楚这中间细微的区别,以后可以用来辨别一块玉器的真伪了。

    “老板,你过奖了。”贺青很谦逊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块玉总体说来我还是比较喜欢的,你开个价吧。”

    那老汉连忙说道:“不敢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了啊。东西八百块钱你拿走吧,就当是交个朋友了。你能不能留个电话号码?”

    “可以。”贺青很大方地说道,“八百吗?还少点吧。五百行不行?”

    “七百,五百我亏了。”那老板苦笑道。

    贺青说道:“最多六百,我是想随便玩玩。”

    “得了,谁叫你这小伙子这么会砍价!”那老板郑重地一点头道,“六百就六百,不过你得留下电话号码,以后我可能还有请教的地方呢!”

    “成交!”贺青向他伸出了手,表示无条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