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05章 陆子冈玉雕(一)

第005章 陆子冈玉雕(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小青,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邹梅秀目圆睁地注视着贺青问道,对方一下子给她带来了这么一大笔钱,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嫂嫂,你放心,这笔钱来得光明正大。”贺青微微一笑道,“你拿着用就可以了。下午你去一趟医院吧,把哥的医药费预先支付了,免得医院耽误治疗。五万块钱暂时应该够了,等用完后我会再想办法的,应该不是问题,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哥的病治好。”

    他现在很有信心,知道自己拥有的特异功能可以用来淘宝,这之前淘到的那份手稿让他大大地尝到了甜头,只要那个能力还在就能继续淘宝,没准后面能淘到更好的东西。

    “小青,这些钱是你同学借给你的吗?”邹梅兀自不敢相信,语气十分激动地说道,“我以为你能借来几千块钱,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没想到有这么多的钱。”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别人谁会借给你这么多钱?是我自己赚来的,全都是!”

    实际上他也准备向那些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大学同学借点钱急用,可是一个人都联系不上,所以一分钱都没借到。

    “你是说这几万块钱全部是你自己刚刚赚到的?你怎么赚的?你不会买彩票了吧?”听贺青那么一说,邹梅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就在昨天他说他身上只剩下三十多块钱了,岂料转眼之间变成了好几万,这除了买彩票中大奖,还会有什么可能性。

    贺青如实回答道:“不是的。我从来不买彩票。你不是让我拿着这块玉去当掉吗?我去了古董街,在瞎逛的时候运气好碰上一件好东西,我以低价买下来,然后再以高价卖出去,从中赚了一大笔钱。一共赚了八万,六万交给你,我留下两万当本钱,我想再去古玩街碰运气,要是运气一直这么好,那说不定还会有收获。”

    他没必要欺骗邹梅什么,只要不把那件怪事告诉她就可以了,毕竟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能知道。

    “我明白了。”邹梅欣然道,“原来你懂古董,古董确实很赚钱的,有的人花一点点钱就能赚很多。”

    顾清点头道:“是啊,可比买彩票刺激多了。嫂嫂,把那些钱和卡收好吧。”

    “嗯。”邹梅红着脸,眉开眼笑。

    贺青终于见到她笑了,自从认识她起就没见她笑过,终rì一脸愁绪,或者以泪洗面。

    见自己能博得嫂子欢笑,贺青心中有股小小的成就感。

    “咚咚咚、咚咚咚……”

    正在这时,房门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贺青一听就知道了,那是房东在叫门,前来催促他们交房租了。

    由于交不起押金和一个月以上的租金,贺青和邹梅付的是rì租,每天二十元,之前支付了一个星期的,但前天就到期了,老板来催的时候贺青只能拖下去,对方明显不耐烦了,颇有撵人的倾向。

    “我去开门。”等邹梅收好东西之后,贺青走去打开了门。

    “哎,两位,你们到底还住不住?都好几天了,你们还一分钱都没给呢。要是不打算住下去,就把这几天的房租给了,然后收拾东西走吧。”

    一打开门,就迎面传来一个粗暴无礼的呵斥声。

    此刻站在贺青眼前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光着膀子,手上捏着一根烟,不时深深地吸一口,那近距离对着人吞云吐雾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刺眼。

    贺青当然认识面前这个大腹便便的男子,对方正是房东,看那副架势分明是来撵人的。

    “咦?!”

    突然间,贺青眼睛一亮,他发现那包租公脖子上戴着的那个玉坠也散发出一团淡淡的红光,视线稍微一凝聚,那团红光就升腾了起来。

    “太好了,还能看到东西的来历!”

    暗中,贺青又惊又喜。

    因为那件古玉又在“放电影”了,物品的来龙去脉一一在他眼前呈现。

    原来那块玉来路不正,竟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源自清朝时期的一户富足人家。

    “你看什么呢?”见贺青呆呆地看着自己胸前的玉,包租公毫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该交房租了啊。”

    “老板,你那玉器不错。”贺青指着那个玉坠笑了笑道。

    “那当然了。”包租公得意洋洋地说道,“老玉器,知道吗?玉貔貅,用来辟邪的,特别吉利!”

    贺青呵呵一笑,却不言语。

    “你笑什么?”包租公质疑道。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老板,那确实是玉貔貅,不过东西没有你说的那么吉利。”

    “你什么意思?”包租公以一种很不善的眼神盯着贺青,大言炎炎地说道,“你不懂就别乱说,我可是花了很多钱淘来的。你凭什么说它不吉利了?!”

    贺青苦笑道:“老板,你别激动。我没说它不吉利,只是……好吧,既然你想知道个究竟,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本来我不想多嘴的,但看你是比较熟的人,所以不希望你被人蒙了。知道什么叫‘土玉’吗?”

    “不知道。你说。”包租公见贺青很懂的样子,便似乎来了几分兴趣,当下他扔掉烟蒂认真听了起来。

    只听贺青一五一十地解说道:“顾名思义,‘土玉’就是出土的一种玉,从地里挖出来的,你看你那块玉明显有一层土锈,那层被土侵蚀过的痕迹很难抹掉的。”

    “什么?!你说我这块玉貔貅是从……坟地里挖出来的?!这、这怎么可能呢?!”包租公焦急道。

    “虽然我也不希望你整天戴着的是土玉,但事实如此,那确实是一件不祥之物。”贺青端正神色道,“送你一句话,‘冥气不入室,土玉不沾身’。你要是懂这句话的意思就知道它的危害性了!老板,好自为之吧。这是这几天的房钱,我们马上搬走,你不要再催了。”

    说罢贺青将这几天的房租钱塞到了包租公的手里,然后扭头就要走开。

    “哎,你别走!你还没说清楚呢!”那老板急了,连忙拉住贺青的手道,“你要是给我说明白了,那这几天的房租就免了,你们还能继续免费住下去!”

    贺青无可奈何地说道:“你真想知道?”

    “那当然了!”那老板一边说一边讲那个古玉吊坠取了下来,他显然有所动摇了。

    “‘冥器不入室’,这里的‘室’说的是卧房。因为人在睡觉的时候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三魂七魄经常能飘零在体外,游荡在屋中,此时屋里要是放了几件冥器,人的魂魄很容易被其中的阴寒之物所伤,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一命呜呼。”贺青煞有介事地说道,“你这可不是一般的出土文物,而是真正的‘土玉’,也就是死人贴身佩戴的玉品,是死者家属给死去的人陪葬的冥器,让死人带去冥界用的,活人又怎么能用呢?!老板,一般人我可不会告诉他们的,你自己小心点吧。”

    这些知识并不是贺青从刚才的“纪录片”中看到的,而是他从《鬼吹灯》等一些盗墓小说中获知的,因为平时他喜欢看这类小说,买的那套鬼吹灯他都看了好几遍了,里面的很多东西耳熟能详,其中“土玉”的说法他印象很深,有了这些知识,再加上那块玉的真实来历,他自然而然能编故事了。

    “我、cāo!”那老板长长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被贺青那么一说,他脸都吓白了,连忙颤声说道,“难怪最近我运气一直不怎么好,打牌总是输,我儿子也闹病!妈的,原来都是这鬼东西在害人!卖我玉的那个王八蛋我跟他没完!这位老弟,原来你是个高人啊!我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他赶忙赔笑,并将那些钱塞回到贺青的手里。

    贺青谦虚道:“你过奖了,我哪称得上高人,在古玩行混过而已。”

    “这么说,你知道鉴定古董了?”那老板惊奇道。

    贺青说道:“说懂懂点,不是很懂,略懂而已。老板,好了,我们走了。这钱呢,我不能收,我们住了几天就得付你几天的房钱。后会有期。”

    而后贺青不由分说地将那几十块钱塞到那老板的手上,现在他们可不缺这几个钱了,何必欠人情呢。

    随即贺青带上邹梅离开了这间破旧不堪的租房,而那包租公怔怔地凝望着贺青的背影,暗中感叹道:“这年轻人可真厉害啊!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厉害,那上次就不需要拿着东西上劳什子的鉴宝节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