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01章 通灵血玉

第001章 通灵血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户静静地铺在床头,贺青慢慢地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脸的困倦,表明他昨晚一宿没睡好觉。

    他在为他兄长的事情烦恼,也在为眼下无比窘迫的处境而揪心,真是花钱如流水啊,从老家带来的几万块钱转眼之间就几乎花光了,现在只剩不到一百块钱,都支撑不了几份快餐了。

    贺青无精打采地支起身来,距离他床不远的一张简陋木床边正坐着一个女子,那女子衣着朴素,但身子笔直,不胖不瘦,很有几分丰韵。

    和贺青同住一间租房的年轻女子并不是贺青的女朋友,而是他嫂子,刚认识不久的亲嫂子。

    几天前贺青还在江浙大学准备复读考研,可不料他嫂子邹梅带着他患病的兄长找到了他,要他陪他们来江州看病。

    他兄长患的是重病,白血病,一大绝症,这种病在他们家乡的小医院治疗起来根本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只能送来大城市的医院,可是这是个无底洞,庞大的医药费令他们这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不堪重负。

    治疗还刚开始,邹梅带来的救命钱就全部投进去了,那些资金可是他们家全部的积蓄,还有东拼西凑借来的一些钱,接下来贺青不知道怎么办,能借的亲朋好友都借过了,他现在只能和他嫂子一起住在这种最廉价的租房里,横竖不过几平米,只能放下两张床,虽说叔嫂情深,但总归男女有别,和衣睡在同一间房里也多有不便。

    贺青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他发现嫂子邹梅正在偷偷地抹眼泪,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嫂嫂,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啊?”贺青轻轻地招呼了一声,对于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嫂子,他印象极好,对方是那种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矜持,坚贞,丈夫生了重病,她尽心竭力地照顾,想方设法筹钱治疗,从来都没有说过放弃两字,这让小叔子贺青对她倍感尊敬。

    “我刚起来。你怎么不多睡一会?”见贺青起来了,并发现了自己,邹梅便连忙擦开眼角残留的泪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来。

    贺青说道:“天亮了,睡不着了。嫂嫂,你别太担心,我再想想办法。我有几个同学在江州这边,或许能向他们借点钱急用。”

    再不借钱,他们就真的要露宿街头了,饭都吃不起。

    他大哥这一病有如山倒,将一个原本还算幸福的家庭顷刻间拖垮了,无不担心他大哥的病情和治疗情况。

    “嗯。”邹梅低低地应了一声,她始终身姿端正地坐在那里,脸上的愁容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

    “小青,今天你找个地方,去把我这个手镯当了吧。这是我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我妈妈传给了我,据说比较值钱,希望能换点钱来给你哥治病。”

    贺青下床之后,邹梅突然站了起来,并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包袱,然后小心翼翼地展开黄色丝缎的手绢,露出一只古色古香的精美手镯。

    那手镯看上去显得晶莹剔透,颜色翠绿,但夹杂着一缕缕红丝,就好像是渗透进去的血丝,殷红瑰丽。

    也不知为何,隐隐约约之间,贺青发现那盘绕在翠玉中的血丝似乎活跃了起来,微微浮动,透着股神秘气息。

    不过贺青也没多加注意这个情景,只是说道:“嫂嫂,这可是你的传家之宝,如果当掉了很可惜的。”

    他有点不忍,邹梅一家视若珍宝的传承之物独一无二,卖了后怎么传给她女儿或者孙女,到时候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比起你哥的命来就没什么可惜的了。”邹梅语气坚定地说道,“你看我们都快走投无路了,留着这翡翠还有什么用?小青,如果能找到一个好买家,就直接卖出去吧,这样或许能换来更多的钱,多一分钱给你哥治疗就多一点希望。”

    “我知道了。”贺青点点头答应着,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比救他兄长的命更重要的,大不了以后再把手镯赎回来就是了,尽管他心知肚明,就他们目前的财力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赎回当品的,那只手镯最终会被当铺吞掉,然后转让出去。

    “小青,你好好拿着,然后找一家声誉好的典当行当出去。”随后邹梅将那只古老的翡翠手镯好生递给贺青。

    当双手刚碰到手镯的那一刻,贺青大吃了一惊,赫然发现那手镯上的绯红血丝剧烈地荡漾了起来,瞬间,血丝化开,化为一团血雾,淡淡的血色雾气,雾光缓缓移动,像是感应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径直朝贺青面门扑来。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贺青不由微微瞪大了眼睛,那番景象奇妙之极。

    贺青眼睁睁地看着,他发现,眼前有无数的血红颗粒前赴后继地灌注过来,注入他眼里,但眼睛除了一股隐隐的酸涩感,并没有其他什么不适的感觉。

    “出鬼了!是我眼睛看花了吗?!”贺青心中惊奇不定,他还道是自己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从而眼睛产生了幻觉。

    “小青,怎么了?你没事吧?”见贺青突然间傻傻地注视着自己,邹梅惊疑道。

    她心无旁骛,只在为自己丈夫的病情担忧,所以也没注意到那个奇异的现象。

    “哦,没事。嫂嫂,我洗把脸,马上去找典当行。”贺青当即反应了过来,并将那只手镯包起来收好。

    当下贺青草草地刷牙洗脸,过后他先跑去楼下买了两份早餐,每份都是两个肉馒头加一杯豆nǎi,当前他们也只吃得起这样的“大餐”了。

    将一份早餐递到邹梅手上后,贺青再准备了一下就出发了,目的地是本市的典当行。

    毕竟是第一次来江州,贺青对这地方的情况并不熟悉,好在他早有准备,特意买了一本《江州旅游指南》,通过相关的地图显示,本地最大的一家典当行位于古董街,既然是当东西,那当然要找最有名信誉最好的一家典当行了。

    于是贺青怀揣着那块宝玉赶去古董街,那古董市场距离他们租房的郊区很远,所以几块钱的车钱省不下来了,只得搭公交车。

    车上,贺青不忘给几个同学打了电话,可那些人不是关机就是没有接听,之前他在大学校友群里说了他兄长得重病的事情,或许不少人因此对他有所注意了,不想和他联系,在这个时候他打电话除了借钱还会有什么事。

    真是世态炎凉,人情淡如水!

    贺青心里不由感慨,但他又无可奈何,别人不借钱给你,你总不至于强要吧。

    坐了三四个小时的车才到站,贺青打起精神走下车来,此地人流量很大,摩肩擦踵的,一片喧闹声。

    一走下来贺青就紧张地四处寻找起典当行来了,目光所及处都是打着古玩店名号的店铺,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但还没有看到一家专门性的典当行。

    “古玩”两个字在贺青眼中看来既遥远又神秘,他当然也听说过古董,知道有些古董很值钱,他比较喜欢的主持人王刚不是主持了一个跟古董有关的节目吗,上面出现的一些古董就价值不菲,上百万天价的屡见不鲜,此刻想起来的时候,贺青非常羡慕那些持宝人,如果他有一件价值百万的古宝,那也就不需要为他兄长的医药费担心了。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贺青左右顾盼地往前走去,深入古玩市场后,他不经意间发现右前方不远处的广阔场地上有一个集市,巨大的帐篷下面是密密麻麻的摊位,人流更是拥挤,想必是普通人买古董最喜欢去的地方。

    古玩摊集合点旁边有一家店吸引了贺青的目光,只见那店铺门前竖立着一个很大的广告牌,上面“典当”两个字在贺青看来格外醒目。

    “去看看再说。”贺青暗道,尽管不是他在地图上相中的那家当铺,但是去看一下情况也没关系,正所谓货比三家,哪家典当行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就当给哪家典当行。

    想好后贺青便加快脚步朝那家当铺走过去,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想尽一切办法为他兄长筹集治疗费用。

    “兄弟,想玩点什么吧?”

    贺青还没走出几步,猛地里,有个人斜刺里走了过来,挡在他身前。

    贺青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他还以为有人找他麻烦,这地方人多手杂,他自然一开始便提高了jǐng惕,毕竟他身上有一块宝玉,“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半路中杀出的那个程咬金是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般,个头高瘦,一双眼睛贼光闪动,很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

    “你看看这个东西怎么样。”那男子随即从手中的提包里取出来了一张碗,一张十分精美的青瓷碗,不过在贺青眼里也就好看而已,其实和一般吃饭的碗也没多大的区别。

    “不要。谢谢。”贺青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他看出来了,对方是古董贩子,见人就推销的那种。

    贺青不懂古玩行规矩,他现在也没有丝毫兴趣玩什么古董,那只是有钱的闲人才玩的。

    说罢贺青就要迈步走开,可那男子不依不饶,伸手拦住了他。

    “兄弟,别着急嘛,不喜欢青花碗,不是还有别的更好的东西么?”那男子笑盈盈地说道,“看你有几分眼熟,感觉很有缘,我这里还有一件古董,是真真的宝物,我相信你一定很喜欢的!喏,高古玉一枚!只要你喜欢,价钱好说的。”

    那男子拿出一块美其名曰“高古玉”的玉器后,贺青随便扫了一眼,而这一看他心中大吃一惊。

    奇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只见那块秀吉斑斑的古玉上面隐约散发出一股光芒,淡淡的红色光芒,红光缓缓往上涨,潮水般起波纹。

    若隐若现的红光升涨到贺青眼前不远的地方时形成了一片混沌状的光团,就像一道无形的屏障。

    光团凝聚的红光一丝一丝流星般向贺青眼中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