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公交车上

第七百四十三章 公交车上

    成怡与徐娴两女孩子要保持身材,吃得少,一斤多荤素煎包,沈淮一人干掉大半,又额外要了一碗酸辣汤,吃净抹嘴,叫成怡看了瞠目结舌:“你饭量这么大,以后谁养得活你?”

    沈淮当然无从跟成怡说他在徐城读书时,穷得慌半个月才敢会放开肚子到街上喝酸辣汤、吃羊肉煎包的记忆。

    那时候就觉得这种日子奢侈得很,工作也是每到机会到徐城出差,也会这么放开肚子大吃一回;倒是近几年来,虽然往返徐城的机会也多,但极少有早起到市井之间喝酸辣汤、吃羊肉煎包的机会,今天也是胃口大开,吃得汗津肚圆,没想到将成怡吓着了??。

    沈淮揉揉肚子,说道:“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吃这些都要算少的。”

    “他说他在县政府工作,换身衣服都以为他码头扛大包的呢。”成怡横了沈淮一眼,跟徐娴“嘲笑”他。

    徐娴倒是意有余味的看了沈淮一眼,都说这种身体结实、看上去削瘦、饭量又极大的男人,那个本事都是极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沈淮相信徐娴也不会拖着拉杆箱,真跟他们坐公交车回市里,他也无意跟徐娴坐出租车一起走,就在早餐铺子前就分了手,他与成怡走去公交站台。

    虽然打个电话,有的是人、是车挤过来接站,但车来车往,一切都生活别人的目光之下,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沈淮倒是宁愿跟成怡两人一起坐公交车去省人行。

    刚到公交站台,成怡还在车站标识牌那边看哪路车能到省人行,沈淮远远的看见36路车开过来,拉过成怡的手就到前面的人群后排队准备上车。

    “我到徐城工作快一年了,你以前也就在徐城工作这么长时间,怎么感觉你对徐城要比我熟悉得多啊?”成怡歪着脑袋,好奇的问沈淮。

    “你多找朋友陪着逛逛街,对徐城就会很快比我更熟悉了。”沈淮笑道。

    成怡从皮夹里拿出硬币来,递了一枚给沈淮拿着,未曾想后面有个头发半白的老头急冲冲的从后面挤过来,撞了沈淮肩膀一下,硬币没有拿稳,“啪”的一声掉地上,滚车肚子里去了。

    老头瞪了沈淮一眼,语气很冲的说道:“年纪轻轻的,不上车你挡什么道?”

    公交车上座位不多,这老头挤到过来明明是想插队去抢座位,沈淮没想到他把自己的硬币撞丢了,不说一声对不起倒恶人先告起状来。

    沈淮对这为老不尊的老头也不吭声,从成怡手里再接过一枚硬币。

    老头在前面也是拼命往前挤,其他乘客说他不听,气急了反而惹来侮骂,拿这种人没有办法,就只能让着他。

    看着老头将要上车,沈淮就冲着前面大声的喊:“前面上车的,你一百块钱掉地上了。”看着老头回过头看哪里掉钱了,沈淮跟他说道,“不是你掉的,是你前面上车的人掉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不是我掉的钱?你当老汉我都没有一百块钱?”老头瞪了沈淮一眼,推开身后的一个年轻姑娘,从车门挤下来。

    待沈淮他们都挤上车,老头还弯着腰满地的找那张“一百块钱”,也没有要上车的意思,似乎等车开过去看钱有没有可能给压车底下。

    “你满肚子坏子,这么个老头你也好意思骗?”成怡与沈淮往车后走,看着车窗外那老头还在满地的找钱,笑着骂沈淮。

    “遇到这种人,除了坑蒙拐骗、斗智斗勇,就没有其他好办法了,”沈淮笑道,“再说了,他认真找,也能找到我丢的那一块钱,不算骗他。”

    车侧后还有两个空座位,沈淮与成怡刚要坐下,有个年纪颇大的老太太从后面走过来,沈淮就站起来,将一个座位让出去,站在成怡的身边。

    成怡没有说什么,身子往里移了移,让出椅子的一角,让沈淮跟她挤一起。

    公交站的座椅就那么点大,沈淮要坐下来不跌倒,两人的臀部、大腿就算紧挨到一起也不舒服。

    沈淮让成怡站起来,成怡不明所以,就站起来,见沈淮贴着椅背往里坐了坐,,将大腿叉开来,让出一个空间,伸手按住她的腰,要她坐他的两|腿之间。

    这个坐法要比刚才给沈淮搭个屁股要亲腻、暧昧得多,成怡心有些犹豫,横了沈淮一眼,俯身贴着沈淮的耳边说道:“我跟你说,你不要得寸进尺。”

    听成怡这么说,沈淮直接就将她往怀里搂,成怡猝不及防,一屁股坐沈淮的大腿上她没好意思直接坐沈淮的大腿上,只得一边伸手掐沈淮手背上的皮,一边挪着臀部往前移。然而就沈淮两腿叉开来的那空间,成怡不想掉下去,还非得要让沈淮搂在怀里不可。

    沈淮搂住成怡,下巴磕在她的肩膀,贴着她柔软的长发,轻声问:“这么坐,比刚才舒服吧?”

    成怡只是掐住沈淮手背上的皮不放,与其说是教训这个对自己轻佻的浑蛋,还不如防备着这小子在公交车对她有什么过分的动作,只是心里的喘热感觉叫她怎么也难自抑,忍不住想跟他贴过来的脸颊挨得更近。

    软香暖玉在怀,耳鬓馨香厮磨,沈淮也是情难自抑,搂着成怡没有什么动手,但下腹热气腾腾,就起了情况。

    成怡爱美,深秋时节长裤布料也薄,自然能感觉那渐渐支起来顶在自己浑圆臀上的那是什么东西。

    两人腿臀紧贴,她也躲无处躲,只是掐沈淮的手劲加大了些,也没有好意思回头看,心想真是昨天夜里在火车上叫这浑蛋得寸进尺,现在拿他耍流氓也没有辙,她面烫心娇,挨着沈淮的怀里,感受身体亲密接触来的奇怪感觉……

    沈淮看着成怡娇美微红的脸颊,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触弹得破的肌肤上,缓缓的滚动,感受那如凝脂般的光滑跟异样的弹性,看着她将欲滴水的美眸跟红染明艳的唇,要不是在公交车上,直想狠狠的拉到哪个角落里狠狠的亲一顿。

    不过,要不是在公交车上,成怡也不会给他这么亲近及亲热的机会,沈淮不由暗感坐公交车就是好啊。

    “胡林在背后联络多家证券公司,要一起拉抬资华实业的股价,你怎么看上去对这事无动于衷啊?”成怡微微侧过头,脸颊与沈淮的脸颊相挨,轻声问道,不想叫自己彻底的身心俱丧,想要保持一点清醒,只能说个能转移注意力的话题。

    什么事情都没有必要瞒成怡,只是成怡有时候兴致不大,很多事情都是听了一截一截,也就没有办法很快掌握事情的全貌。

    成怡知道沈淮跟胡林一直不对付,特别是胡林在今年上半年,那么多针对梅钢的动作,沈淮既然知道胡林有意暗中操控资华实业的股价,就算不公开的撕破脸,要是暗中一点绊子都不下,也不符合沈淮的性子。

    沈淮将郭成泽到东华上任的当天就跟陈宝齐明争暗斗的事情说给成怡听,说道:“陈宝齐要抢在郭成泽前面,推动沿淮海湾经济带往北推动,推动新津港开发,需要大量的资金进入;而要保障新津港开发的利益不旁落他人之手,他们更需要更大量的产业资本圈地发展临港产业拉抬资华实业的股价,然而对金石集团控制的几家国企高价增发进行融金,大概是胡家想将大量的资本集中到资华实业这个上市公司的平台上。所以说,我很矛盾啊。”

    成怡笑了笑,知道沈淮在矛盾什么。

    不管私人恩怨如何,沈淮都是希望地方能得到发展的。

    胡林他们在背后操纵股价,说白了就是天益集团及相关利益方,此时持有资华实业大量的股票,拉升股价之后再搞增发,意味着天益集团跟相关利益方,能凭白获得几亿甚至十几亿的利益。

    参与增发的特定企业,利益会受损。

    照资华实业当前不足三十亿的总市值,参与增发的特定企业,拿出十亿的资金,就能获得上市公司25%的股权;倘若股价在增发计划实施之前,给拉升一倍甚至更高,增发企业要是还想获得相当的股权,就要拿出多一倍的资金出来,而此前上市公司的持股方,则能坐享股价暴涨的利益。

    但从另一点来说,上市公司资华实业向特定企业增发融来的巨量资金,将投入到对新津港的开发中去,对东华地方发展又是极有益的。

    “你就什么都不做?”成怡转回头问沈淮,也好奇沈淮对此事会有什么反应。

    沈淮咂咂嘴,说道:“我纠结啊,照道理来说,我不能让胡林这小子痛快了,但这事要做,也是损人不利己,反而可能叫郭成泽得益,你说我搅进去费那个劲做什么?”

    要破坏胡林他们的计划很容易,虽然国内证券市场监管的权力,从九二年就主要集中到证监委,但人民银行作为对国内大金融市场都有监管权的权力机构,也不是对证券市场的内幕动作,没有一点威慑力。

    现在国内讲究一个平衡:案发之后,大家都讲究个情面,有些案子不会深究下去,但要是在案发之前将事情捅出来,胡林及胡家还不知收敛,那就不要怪别人拿这事攻诘他们了。

    只是真要破坏胡林他们的增发计划,梅钢不会有明显的好处,而东华发展会中断一笔巨量资金的注入,同时在这件事上打击了胡林、陈宝齐他们,只会叫郭成泽、孟建声在东华获益最大,这又不是沈淮希望看到了他对此也是纠结得很,在成怡面前,不掩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