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搅活潭水

第七百三十五章 搅活潭水

    更新时间:2013-08-30

    梅钢主导建造石门的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目前从在各方面来说,条件都远谈不上成熟。

    新浦钢厂建成之后,梅钢一举跻身进入十大钢铁联合企业之列,明年的粗钢产量稳定在五百五十万到六百万吨之间。

    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在裁减炼钢部门之后,其在英国利物浦、伯明翰等地的铸造及其他重工部门暂时还不会转移到中国来,所需要的胚料用钢将主要由梅钢提供。由于两地炼钢成上的差距,西尤明斯工业集团能籍此节减采购成,而梅钢却能籍此获得更高的出口利润。

    梅钢通过飞旗实业等海外经销商,已经对西欧地区形成一定的建材用钢出口,利润很高,往后也会进一步扩大对西欧等海外地区的出口。

    除此之外,梅钢眼下则以开拓沿淮海湾及华东地区的市场为主,即使要贴身进逼竞争对手,第一个压制的也是淮海省钢集团;晋冀京津等地的市场,在地理位置上距淮海较远,运输成较高,市场渠道狭窄,梅钢对这些地区目前以小规模的渗透为主,没有大规模进入的计划。

    沈淮及梅钢高层对这点是有清晰认识的,也明确是希望杨海鹏到石门来帮着虚张声势、搅活这潭死水,而无意大张旗鼓的去主导石门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的建设。

    在晋冀市津等华北钢铁市场占主体地位的燕钢、滦钢等大型钢企,却未必能看透梅钢的底细,未必会这么想。

    梅钢从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小钢企,一跃成为国内十大钢铁联合企业之一,只用了四年时间,这个过程是叫业内绝大多数企业都瞠目结舌、措手不及。

    如果说梅钢现在就宣布要上马更大规模的新浦钢厂二期项目,业内虽然会有所怀疑,但谁又真敢等闲视之?

    也无需梅钢宣布什么,只要做出大举进军华北钢铁市场的势态,就注定会诱发业内不尽的联想跟猜疑。

    过去几年,国内钢铁市场需求缺口大,大家都过了好几年的好日子,但随着这两年各地钢铁产业投资建厂加速,以及今年来市场需求缺口减少,整个钢铁产业的情况就远没有以往那么乐观。

    如果说梅钢要上马更大规模的新浦钢厂二期项目,而且会将新浦钢厂二期可能会超过四五百万吨的产能主要释放到华北市场来,依托华北市场而生存的燕钢、滦钢,要没有一点反应,那真是叫见鬼了。

    成光视沈淮为自家准女婿,相处倒还随意一些,夜里纪成熙、郁非到家里来吃饭,成光还是抽空赶回家陪同一起吃饭。听到石门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背后的曲折,纪成熙在饭桌上就拍着桌子叫绝:

    “这步棋真是叫绝了!一步棋能够搅活整个局面啊。”

    沈淮苦笑一下,看了成光一眼,他知道这步棋是不错,但纪成熙如此兴奋的叫好、叫好,那显然不是单纯的叫好、叫妙。

    纪成熙继续说道:“我到清河也有两年时间,对冀省经济北重南轻失衡严重的情况有切身体会。北部有大港,有全国排第二的富集铁矿资源,有煤,有近百年积累的重工业基础,各方面的条件都要比冀南优越。中央推行分税制,冀北以及在冀北扎根的一些人,为了保地方及一小部分人的利益,硬是将中央留给地方的那一部分增值税,也都截留在地市层次,省级财政得不到分成,这就叫冀中南地区在缺乏资源、缺乏工业基础的同时,在财政上得不到冀北地区的支持。而晋中南在地理上跟冀北地区的联系,又给京津两座直辖市切割,无法借势大区域发展,经济自然也就陷入一片死寂——要搅活这个局不容易,我想成叔叔也一定有这个困扰吧?”

    成光笑道:“我刚到冀省才两天,感触还没有你深刻。”

    虽然这个主意是成光跟沈淮谈话商量出来的,纪成熙这时候想要成光进一步的表态却不容易。

    纪成熙也不兜什么圈子,也知道沈淮很忙,错过这一次交流机会,不知道隔多久才能再会,说道:“为了搅活局面的效果更好一些,淮能在冀河的输煤码头,我看还是要梅钢接手续建……”

    沈淮看了成光一眼,不知道要不要将叶选峰私下联络孙启义的事情说给纪成熙知道。

    纪成熙倒似知道一些曲折,看到沈淮眼里的迟疑,说道:“如果有些话你不方便去说,我可以去找叶选峰。输煤码头与钢铁物流及加工基地,整合成一个大项目统一发展,对清河市的经济发展相当重要,我去请他手下留情,不要肢解这个项目。”

    “其实淮能集团将输煤码头的续建交给第三方接手,彼此间还是可以配合去做很多的工作,除了工程进度难以把握之外,对清河市的发展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沈淮说道,“当然了,可能也有一些我没有看到的因素……”

    纪成熙摇头而笑,跟成光说道:“成叔叔,有人说沈淮做事有股子蛮劲,但我看他比谁都狡猾。”

    成光笑着问:“那就是说,沈淮没有猜错?”

    “也谈不上猜对猜错,我前两天回燕京,刚得到一个小道消息,就打算今天过来跟成叔叔你跟沈淮分享……”纪成熙说道。

    “什么小道消息?”沈淮对纪成熙能探听过来、成光却都不知道的小道消息,自然感兴趣。

    “燕钢在石景山的扩产计划,叫王源否了,”纪成熙说道,“当然了,王源的批示还没有到计委,会不会有转机,现在还说不定。”

    “估计不会再有变数了,”成光对燕钢的情况很熟悉,即使不能提前知道王源的批示,但也能推断纪成熙的消息源没有问题,说道,“燕京的环境压力太大了,燕钢在石景山的扩产计划拖了好几年,也是该有结论的时候了。不过,这么说来,清河那边确实有必要加大筹码啊……”

    纪成熙哈哈一笑,说道:“我就知道成叔叔会跟我想到一块去。”

    沈淮唯有苦笑,说道:“这样的话,梅钢不就真成作茧自缚了?”

    成怡坐在沈淮的身边,拉他的衣袖,低声问道:“你们开头说的,我还能明白;听到这会儿,我就糊涂了,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

    沈淮跟成怡解释:“燕京因为地形及气候原因,环境容量小,再加城市铺大饼式的发展,未来城郊地区能留给重工业发展的空间就越来越小。燕钢从九一年时就形成八百万吨的产能规模,之后就因为环境问题,在石景山的扩产计划一直都得不到批准。要是这次的燕钢扩产计划给王源总理彻底否掉,未来留给燕钢的发展道路就只能是另找地方建设新厂——成熙跟你爸,在考虑能不能将燕钢的新厂项目拉到清河去……”

    听沈淮这么解释,一旁的郁丽也恍然大悟。她看坐在对面的杨海鹏、王卫成虽然有些拘束,都不主动插话,但脸上神色平静,想必是一直都能跟上沈淮他们的思路,也暗感偏隅一地出来的人才,真是都不容小窥。

    听过沈淮的解释,成怡笑着对他说:“那可就真是你把自己卖了,还要帮我爸跟成熙他们数钱喽……”

    “那可不是嘛?”沈淮摊手说道,“梅钢真是吃大亏了……”

    “成叔叔把这么大一闺女倒赔了出去,你哪里有吃亏哦?”纪成熙开玩笑道。

    成怡粉面微红,也不否认;满屋子的花都摆在那里,她想解释也不成。

    “有压力才有动力,”成光说道,“企业最终还是要靠竞争力存活,而未来国内的市场,容纳七八家超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是没有问题的……”

    成光到冀省任职,包括纪家在背后推动成光到冀省任职,都是寄以期望的,那就希望借他的手振兴冀南经济发展,将这潭死水激活。

    纪家甚至不期望成光在冀省能直接出台大幅往晋南线、冀河港建设倾向的政策,这会叫纪家吃相难看,但凡能将冀南这潭死水搅活络了,将地方上的资源调动起来,让外围的资源更积极的进入,自然就能对晋煤东出的南线工程有利,也能叫纪家能在南线工程上聚集更多的利益。

    石门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会将滦钢、燕钢以及石门钢铁背后的金石集团等势力的目光吸引到石门来,同样也会将他们的目光吸引到清河去。

    清河跟石门处于同一纬度,目前正在修建的晋南线,又称冀石池重载铁路,从晋省中南部铁路网引出,经太行山进冀省,经石门市,抵达冀河港。建成之后晋中南地区的煤炭将源源不停的通过重载火车,从冀河港出海,往华东、华南等地区。

    而顺着这条横穿晋冀腹地的重载铁路线,梅钢进入华北市场的前哨阵地,就是冀河港。

    如果说石门是滦钢、燕钢等钢企巨头阻击梅钢进入华北市场最后的阵地,要是燕钢、滦钢的动作跟姿态能更积极一些,那就应该将阻击阵地直接建在清河,叫梅钢在华北市场上岸都困难。

    如果说梅钢已经在冀河拿下输煤码头续建、钢铁物流及加工园等综合开发项目,那对燕钢来说,其在燕京石景山的扩产计划胎死腹中,注定要另外择地建设新厂,那将新厂直接建在冀河,则更能兼顾市场占领、成控制等多方面的优势。

    成光、纪成熙实际是要沈淮配合他们将燕钢的新厂项目拉到清河去。

    燕钢早在九一、九二年就形成八百万吨产能规模,当时就考虑到燕京城郊的环境问题,有计划到沿渤海湾地区择地建设新厂,甚至也早于九二年在南美收购铁矿资源,只是此前,清河不是燕钢建新厂的首选之地。

    燕钢的新厂项目不会低于三百万吨产能,要是能这个项目拉到清河去,甚至考虑到未来燕钢有可能整体迁出燕京,这个项目对清河,对冀中南地区未来的发展,那意义就真是太大了。

    不过,这事对梅钢来说,就没有什么特别好处了,甚至往后想进入华北市场的难度还将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