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三十章 风起

第一千零三十章 风起

    岚山炼化与新津炼化,都在四月上旬相继获得国家计委及国家环保部局的批文。

    岚山港亭城港区与岚山炼化项目配套的年吞吐量六百万吨原油化学品码头,也赶在四月下旬举行奠基仪式。

    虽说岚山港亭城港区从九十年初就启动建设,但十年时间才建成一座五千吨级的散货码头,一座一万吨级的油品化工码头;一条简易的疏港公路直通港区,两旁都是瘦小的白杨树苗,远没有到成荫的规模。

    想比较而言,新浦港与亭城港差不多同期启步,而此时的新浦港在过去五年时间里仅港口基建投资就超过一百二十亿,已经建成大小泊位四十二座,零一年吞吐量接近九千万吨,预计今年就能跻身亿吨港区的行列。

    岚山港要发展,还需要一些年的沉淀,六百万吨吐量的原油化学品码头才是第一步,后续还会建二十万吨远洋原油码头以及其他专用、综合泊位。

    奠基仪式过后,沈淮没有与庞云松等人去岚山市里,在港区就分开,他与随行人员乘车沿着海防公路南行。

    海防公路外侧都是盐碱荒滩,草长莺飞,白色的海鸟在远空飞翔,青螺似的岛屿浮在澄澈的海平线上。

    看着时间尚早,沈淮也不急着上高速,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走上荒石滩看岚山沿海风光。

    “岚山港沿海大规模开发,媒体颇有微辞啊,这些天也有一些环境保护组织的人员赶到岚山,在街头散发传单……”

    魏风华新担任岚山石化总经理,作为岚山炼化项目的总负责人,年前年后他整个人差不多就生根扎在岚山,除了工程项目的筹建,也随时注意舆论的动向,他不离开岚山,但随车给沈淮他们送行。

    沈淮对媒体的一些新动态也有注意,特别是省里有几家媒体对岚山沿海开发颇有微辞,强调环境保护上的忧虑,而除了省内的一些学者专家频频撰稿写文批评之外,境内一些环境组织也得以进来搞些活动,就显得很不正常。

    省里这些新的动向,跟崔卫平以徐城市委书记职务兼任省委副书记,陈宝齐改任省委宣传部长,以及戚靖瑶从霞浦直接调到省委宣传部分管新闻出版处处长工作有着直接的关系。

    而在国内,近年多次严重污染事故也诱发诸多议论,副总理赵家华等中央高层也频频出声强调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故而省委书记钟立岷、省长徐沛对省内一些新的动向也颇为无奈。

    岚山炼化项目已经获得国家计委与国家环保总局的批文,启动建设后不用担心这些舆论动向,但岚山沿海后续进一步的大开发,无论是规划、审批以及实质的建设阶段,都有可能遭受额外的阻力。

    岚山八个区县,其中五个区县沿海分布,拥有近五百六十公里长的海岸线,几乎是东华的一倍,有着上千平方公里的可开发滩涂资源,拥有海域面积更是高达一万四千平方公里……

    岚山港从九十年代初就启动大规模的规划,然而作为岚山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亭城港区十年时间才建成一座五千吨级散装码头、一座一万吨级的油品化学品码头。

    岚山要大发展,必然要靠海吃海,必然要更大规模的开发沿海滩涂及资源。

    “年后就传你要调到岚山来任职,而现在媒体舆论动向又针对岚山的沿海区域开发,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孙亚琳作为新浦炼化的董事长,在新浦炼化控制岚山石化之后,又兼任岚山石化的董事长,这段时间来也是为岚山炼化项目的筹建奔波,“不过,这也说明了,年初都说你要调到岚山任职的事,不是胡林那一撮人制造的传言……”

    沈淮撇撇嘴,看着远处的海水而笑。

    经过两年多的不歇努力,省属企事业单位总数降到一百家以下。

    直接隶属淮海国资管理的虽然只有二十五家,但资产净值已经超过五百亿,占到省属国有资产净值的七成,而零一年淮海国资净利润达到七十亿,更是占到全部省属国企总利润的九成。

    然而这一切还只是预示着淮海国资仅处于爆发的前期:

    淮海建工第一批置入淮海国资之后,迅速摆脱此前发展缓慢、微利维持的困境,零一年建筑产值就超过一百五十亿,贡献利润突破五亿……

    东狮集团零一年销售轿车、皮卡、微客等车款近十万辆,六亿净利润淮海国资能分享三成,而东狮集团十万辆轿车、十万台发动机新项目要到下半年才能正式建成,到时盈利能力将会倍增……

    零一年是国信投资调整信托投资结构、控制结构性风险的关键一年,减持各种企业权债多达六十亿,新增基建及不动产等信托业务高达近九十亿。

    虽说国信投资的贡献利润不足三亿,毕竟信托业务主要靠管理费获利,但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意味着国信投资所掌握的隐形金融资源在迅速增涨,也当之无愧成为淮海省最核心的影子银行,总资产突破一百五十亿。

    零一年贡献八亿利润、十亿国有土地置换、产业升级基金的东江地产还只在徐城及周边地市房地产市场刚刚布好局。

    省钢全面改制之后,淮海国资仅持融信钢铁29%的股份,但零一年也收缴近三亿的利润。

    更为关键的,零一年贡献十二亿利润的淮煤集团,还刚刚从传统的煤炭采掘、设备制造及贸易业务走向综合矿产开发领域。

    零一年贡献六亿利润的淮海电气所主导、总投资近两百亿的电力设备产业园还正在紧张建设期。

    此前一直都没有利润贡献的东江电力,数年时间一直都处于紧张的建设时间,然而随着今年江宁-淮西超高压输电项目建成,东江电力位于渚江中上游、总装机容量达两百万千瓦的两座梯次水电站,总装机容量达三百万千瓦的青峰电站也将随之建成,就能源源不断的向淮海国资输送巨额利润,第二期还将在淮西、淮山建设总装机容量达六百万千瓦的水电、火电厂……

    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后,也将今年年中正式投入运行,随着运力的扩大,淮海国资持有徐东铁路30%的股份,也将源源不断的从中收获利润……

    推动省属企业往淮海湾进行产业转移的淮海融创表现一向稳健,零一年向淮海国资贡献利润也超过十亿,后续随着投资的扩大,也将稳步的增长。

    零一年,淮海国资才刚启动对十三地市城商行的注资,投入近二十亿的资金,推动下属地市信用联社、城商行的改制,意在推动在国内最先成立省级区域商业银行……

    淮海国资业绩的爆发期,预计零四年才会真正的到来,资产净值也会迅速向千亿突破。

    这种情况下,有人希望他离开省国资体系、离开淮海国资实在不会叫人意外,不过所谓“到岚山主持政府工作”的筹码,也不能说是低了。

    沈淮心里想,近期才有一些针对岚山沿海大开发的言论涌起,或许真像孙亚琳猜测的那般,他这段时间保持沉默,真叫崔卫平、陈宝齐等人误以为他已经跟某些人达成妥协条件了。

    想到这里,沈淮淡然一笑,说道:“有人希望我到岚山来任职,有人希望我能到岚山不得痛快,但事情到底会怎样,谁晓得呢?”

    “你自己呢?”孙亚琳问道,“你要想四十岁就走上省部级的位子,到岚山任职或许也不算差……”

    沈淮长期在基层工作,从霞浦县委书记的任上调到省里,地市的履历不再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但他想要更快的升上省部级,先到岚山担任一年半载的常务副市长过渡一下,然而直接主持岚山市政府工作到全面主持岚山市工作,可以说是一条捷径。

    沈淮轻轻一叹,说道:“有些人的意图太明显了一些,我总担心背后是不是掩藏着些其他什么意图啊?”

    “你是说徐沛?”孙亚琳问道。

    “徐沛的意图是很明显,但这可能是他以为胜算在握了,”沈淮说道,“但我说的是崔卫平、陈宝齐他们。徐沛以为他胜算在握,希望我到岚山任职,方便他能更稳如泰山的掌握省国资体系,以施展他的鸿图抱负,这个不叫人奇怪,只是离中央换届、离钟书记退二线就剩下半年多点时间,崔卫平、陈宝齐他们眼睛不盯着徐沛,而将心思用到我身上,不觉得奇怪吗?”

    “你说他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想借你转移徐沛的注意力?”孙亚琳迟疑的问。

    “可能吧,谁知道呢?”沈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