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风声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风声

    夜色渐深,宋彤就与周知白接她爸妈回宾馆去住。

    宋文慧、唐建民这次过来,也是要先听听大家的想法,不会急切的就打电话逼宋乔生表什么态,事情也远没有急迫到这种程度。

    谢成江还想邀宋鸿军、沈淮另找地方喝酒聊天,宋鸿军打了个哈欠,说道:“改天吧,我这两天都没有怎么睡好。”

    因为形势的需要,他们这次插一腿进来,但不意味着对谢家父子的感观就此转变过来;沈淮、宋鸿军心里对谢家父子的态度还是不喜欢居多,也不愿意走得太亲近。

    即使知道此时出资入股金鼎地产有利益可图,但无论是众信还是鸿基,都没有直接参与,而是让余薇名下的福裕资本介入,这主要也是宋鸿军、孙亚琳他们不想跟谢家有太深、太直接的瓜葛。

    见宋鸿军无意亲近,谢成江也是尴尬一笑;谢海诚也不多说什么,心里却是百味陈杂,看着沈淮、叶选峰他们陆续坐车离开,才走回院子。

    宋炳生心里更不好受,撤资清算这事,到底是他二哥在背后授意,还是鸿奇情急之余胡乱说话,都已经不再重要,叫他难堪的,是大家都没有将解决问题的期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不然的话,何必需要让小妹文慧跟唐建民专门跑这一趟?

    “金鼎地产还是要尽快争取上市。”谢成江在院子里沉默了半晌,跟他爸谢海诚说道。

    谢海诚点点头,事情陈酿发酵一个多月都再没有大的节外生枝发生,宋鸿奇又心安理得的在青沙新婚另娶,也才敢开出这么筹码出来,但眼下熬过撤资清算的危机,不意味着宋乔生心里真的就一点没有芥蒂。

    谢海诚对宋乔生太熟悉了,在宋乔生心里只有能为他所用跟不能为他所用的两类人,现在谢家被归到后一类人里去,在金鼎地产上市之前,怕是不能真正有安稳觉可睡了。

    想到这里,谢海诚跟儿子谢成江说道:“福裕资本那边,你还要加强联系,金鼎要是选择在香港上市,余薇那边是能帮得上点忙的。”

    谢成江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宋彤要拉宋文慧、唐建民到东华住了两天,明天一早就走。

    宋文慧就想着到东华住两天,就直接从东华坐飞机回燕京,到宾馆前下车,拉住沈淮,问道:“你跟成怡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就要,正努力着呢。”沈淮嬉皮笑脸的说道。

    宋文慧又好气又好笑的想找个东西抽沈淮,不理会他的无厘头,正经的告诉他:“过段时间,你爸可能要调回燕京工作。要是可以,你们父子俩也不要再互相怄气了。”

    “我也没有跟他怄气啊,”沈淮摊手说道,又笑道,“二伯还真是势利啊,该扔的弃子这么快就打算扫进垃圾篓里去啊?”

    宋鸿军与周知白都没有吭声,心想沈淮他爸这些年在淮海任职,除了居中协调谢家与宋系以及淮能集团的关系之外,还做成了什么事情?

    现在让沈淮他爸调回燕京任个闲职,还能给宋系节约个副省部级的名额出来。

    就四哥的工作调动,宋文慧也就简单一说,瞪了沈淮一眼,不让他再胡说八道下去,转回到刚才的话题上来,跟沈淮说道:“真的,你跟成怡该考虑要个小孩了。要是怕没有人带,影响你们发展事业,过两年我也提前退休,来帮你们带小孩。”

    “妈,我还在这里,你就说这么偏心的话啊,”宋彤“不情不愿”的说道,“也没见你说提前退休帮我带小孩啊。”

    宋文慧瞪了宋彤一眼,不让她胡搅蛮缠。

    沈淮也不逗小姑,说道:“我跟成怡正考虑要个小孩呢。”

    越是大的家族,有些观念就越是传统。

    宋鸿奇在青沙受挫于魏南辉,仕途发展本不应该在这时候再去节外生枝的搞什么婚变,这对他的仕途发展绝对没有正面作用。

    但是,就算是婚变惹出这么多麻烦,他二伯宋乔生最终还是选择放弃谢家,老爷子那边也不作声,应该默认既成的事实,说到底就是青沙那个女人怀了宋家的骨肉,而谢芷与宋鸿奇婚后多年一直都没有生养。

    宋鸿奇今年已经是三十五岁了。

    沈淮心想他虽然跟成怡都说好,等成怡到三十岁过后再考虑要小孩的事情,但看眼下的形势,双方家里的老人未必有这个耐心。

    这时候,也顾不得手足情深,沈淮只能拉宋鸿军过来垫背:“鸿奇都快四十了,连个婚都没结,大姑跟大姑父大概更焦急吧——小姑,你跟小姑父要么先替他焦急焦急。”

    “呸呸呸,我哪里惹到你了,我躲着你们行不行?”宋鸿军啐骂着人却往车里躲,显然不想参与这样的话题。

    大家哈哈而笑,就在酒店大门前道别。

    ************************

    回到家都快到十一点了,沈淮站在水池前刷牙,成怡走进来,打开水龙头,给浴缸里放水,她将秀发挽成髻,拿发夹高高夹起来,露出修长的脖子,单手撑着浴缸,伸手去试水温。

    沈淮将牙刷咬在嘴里,拿起成怡放在梳妆台上正吃着的一盒避孕药,走过来从后面搂住成怡,扬了扬手里的药盒:“要不,咱以后不吃这玩艺了?”

    成怡扭头看了沈淮一眼,娇嗔道:“谁答应要跟你生小孩了?”

    “我就问问?”沈淮笑道,“你不觉得宋彤、周知白两人生的小孩挺遭人疼的吗?我就在想我们俩要生个小孩子,铁定还要聪明、漂亮。你就不想知道咱们俩生个小孩,得有多漂亮、多聪明?”眼睛瞅着成怡迷人的大眼睛,作势要将那盒避孕药扔垃圾筒里去……

    成怡将药抢过来,不叫沈淮随意丢垃圾篓里,娇嗔道:“就算是停药,也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要孩子,你连点常识都不懂……还有,你现在就要戒烟,酒也不能多喝。”

    “生个娃还要戒烟啊?”沈淮愁眉苦脸的问道。

    “怎么,你不愿意啊?”成怡瞅着沈淮的眼睛,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我怎么就不愿意啦?”

    “愿意你还愁眉苦脸的?”成怡伸手去抹沈淮皱起的眉头。

    “我没愁眉苦脸啊,”沈淮将嘴咧开来,“你看到嘴笑得够不够大……”将脸凑过来,作势要嘴成怡的脸蛋。

    “你答应就好,那我从今天停药,你今天不能碰我,今天不安全,大概过两个月就没有问题了……”

    “今天不要啊!”沈淮哀号道,哪里想到为怀孕的事,他今晚的福利就要先断掉……

    ******************

    小姑宋文慧回燕京后,很快淮能集团内部就做出对进金鼎集团进行调整的决定,差不多全盘接受谢家提出的条件:金鼎一拆为三,金鼎实业维持不变,金鼎旅游由谢家全资收购,唯一不同的就是淮能集团要所持金鼎地产的部分股份出售给福裕资本,而不是让福裕资本直接将资金注入金鼎地产。

    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淮能集团出售金鼎地产部分股份,降低持股比例,能回龙数亿资金;后者金鼎地产虽然能获得数亿资金用于发展,但不受淮能控制。

    淮能提出这样的条件也不可算苛刻,九月上旬三方就展开正式的谈判。

    宋鸿军、孙亚琳都不愿意与谢家有太深、太直接的瓜葛,就梅钢系的地产业务,主要还是集中在鹏悦地产,也不想分散资源,金鼎地产的发展潜力,还是没有办法跟鹏悦地产相比的,但对福裕资本来说,则是一次难得的扩大在国内地产投资的良机。

    金鼎地产在东华、徐城发展已经有几年时间,积累颇多的资源,而且也有好几处楼盘开发进入销售期,随着后续徐城、东华城建规模的扩大、国内地房产业的发展,金鼎地产能稳定下来,未来将会有很大的发展。

    金鼎地产已经在积极筹备上市事宜,此时出资参股,这意味着除了参与正常的经营分红之外,一两年时间过后还有从证券市场出售股票套现撤出的机会,从证券市场套出的利益,有可能会更大。

    不过,这一切需要有一个前提:就是金鼎地产不能因为宋系内部的割裂,而打乱发展的节奏。

    其他利益集团,即使看到有利可图,也不会趟这浑水;要没有沈淮在背后支持,福裕资本也不会贸然拿数亿资金介入进来。

    这对谢家也不能算坏事,让出一些利益,除了短时间里不用考虑撤资清算的危机之外,未来在香港上市还能借助到余薇及宝和船业、福裕资本的资源。

    三方很快就快就达成一致意见,福裕资本总计出资6亿港元,分别向淮能集团、谢家掌握的海丰控股收购金鼎地产25%、5%的股份,从此成为金鼎地产的第二大股东。

    婚变危机就此过去,外界甚至都没有从中嗅出什么异常,甚至将福裕资本介入金鼎地产视作宋系内部裂痕进一步弥合的标志。

    福裕资本在徐城崭露头角,第一个项目就是与东江地产合作,明眼人都能猜到背后是受沈淮的支持——此时福裕资本又介入金鼎地产,自然也就不难猜测是沈淮在背后推波助澜。

    一年前,沈淮拉淮能集团参与淮海电气的组建,此时又推动福裕资本介入淮能与谢家核心控制的金鼎地产,在外人眼里,不是宋系内部在弥合裂痕,是在干什么?

    而到十月中旬,省里传出宋炳生将要调回燕京的风声,大家就更进一步猜测宋系内部是决定让老的离开,给沈淮在淮能继续进步铺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