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几个女人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几个女人

    傍晚时分,下过一场雨,夜里的气温降了下来,风拂肌肤还有些微的凉意,沈淮与周裕将车停在翠湖公园大门外,翠湖公园免费对外开放后,夜里就有许多纳凉的市民进公园闲逛,公园里灯光幽暗,虽然游人很多,但离得稍远就彼此看不真切。

    沈淮与周裕坐在一丛竹林后面的石凳上说话,周裕正襟危坐,即使在幽暗处还是担心有人走过来,沈淮则百般无赖的枕着周裕丰腴的大腿而躺,跟周裕说霞浦撤县设区的事情。

    周裕在官场浸淫日久,知道人心趋利避害,知道未必人人都能明白沈淮的心思,但要此事顺利进行,还是需要沈淮出面做一些工作,才有可能化解阻力。

    竹林背后也是人迹罕至,坐在石凳上说了一会儿话,都不见有人过来,沈淮就难免心猿意马,让周裕馨香沁心的温润娇躯躺他怀里来,手刚到伸进她的衣裳,就听着背后簌簌而动,吓得周裕赶忙抓住沈淮的手,不叫他瞎动。

    过了一会儿却见从竹林里走出一男一女来,快速从石凳旁边走过去,但看那女的低着头不敢看这边一眼,在幽暗的灯光下,耳根都是红的,衣裳里还有竹叶子飘出来,沈淮咬着周裕的耳根说道:“他们在里面肯定没干好事。”

    “人家又碍着你了?”周裕低声娇嗔。

    “我们进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藏在里面。”沈淮说道。

    周裕哪里会不知道沈淮的意思,既担心在公园竹林亲热会被人撞见,但心里也盼望与沈淮亲热,半推半就的叫沈淮牵着手拉进竹林里。

    人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看外人的灯光就额外的通透。

    周裕反坐在沈淮的大腿,长裙展开,将两人的下身遮住,即使有人无意间闯进来,也只以为两人是亲热的坐在一起,而看不到裙下的欢爱、纠缠。

    情欢迷爱,周裕搂住沈淮的脖子,只觉心在云端,看外面的清亮世界,感觉却是十分奇妙。

    过去许久,才缓过气来,又觉得刚才太颠狂,听着竹林里有人小声说话,似又有情侣找公园的暗处亲热,周裕赶忙站起来整理衣裙,也不管沈淮有没有得到满足,就想往外溜走。

    “你不能过河拆桥啊?”沈淮气苦的拉住周裕,轻声说道。

    “你夜里不是还要去找黛妮?你留些力气吧。”周裕说道。

    “我们一起过去找她?”沈淮搂住周裕说道。

    那夜疯狂之后,周裕虽然与熊黛妮亲热依旧,却怎么都没有勇气三人相聚。周裕见沈淮这时又贪心不足,轻轻揪住沈淮的耳朵,含羞的咬住嘴唇,嗔道:“你倒是想得美呀。”

    只是沈淮与周裕还未从公园离开,熊黛妮就打电话过来。

    “黛玲在我这里,你晚上不要过来了。”也不知道熊黛妮躲在哪个角落里打电话,声音透着做贼的心虚,大概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打这通电话。

    “又不是休息天,她怎么跑到东华来了?”沈淮问道。

    “她确定要去美国读书,昨天收到录取通知书,她今天就将工作辞了,说着在出国前好好的歇一段时间。”熊黛妮说道。

    熊黛玲去年从省经院毕业后,已经在徐城工作,但年前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决定出国读书,这半年多时间工作之余都在考托福、申请海外入学——沈淮倒没有想到熊黛玲这么顺利就拿到入学通知,却是不知熊黛玲决心出国读书,就是因为看到他跟熊黛妮在一起。

    周裕只是从家里偷空溜出来跟他幽会,这会儿还要开车赶回去陪女儿,沈淮不能去熊黛妮那里过夜,只能“凄凉”先找宾馆应付一晚。

    周裕开车到街口放沈淮下车,又想沈淮身上未必带足住宾馆的钱,摇下车窗问他:“你身上又没有带足钱?”

    “我哪里会想夜里会流落街头啊?”沈淮身上从来都不刻意的存备现钞,有时候皮夹里有上千现钞,有时候可能就十几二十块钱,他都不知道准数,掏出皮夹,里面还真就剩不到一百块钱,连银行卡也不在身边,不便让别人知道他偷偷留在东华,这时候只是能厚着脸皮先接过周裕的钱应急。

    周裕从包里拿出皮夹,将里面的现钞都拿出来递给沈淮。

    沈淮胳膊压在车窗上,看着周裕千娇百媚的脸蛋,说道:“拿你的钱多不好意思,要不到房间里我再伺候你一回?”

    “呸,狗牙里吐不出象牙来……”周裕娇嗔的啐了沈淮一口,她答应女儿九点钟之前赶回去,不然还真再跟沈淮到宾馆里温存一夜,这时候无奈只能与沈淮告别,开车先走。

    沈淮看到街口对面就有一家商务酒店,刚要跨过街头往对面走去,蓦然看到谢芷开着一辆香槟色的宝马就停在后面不到二十米处。

    沈淮不知道谢芷刚才有没有看到周裕,他手里还捏着周裕给他的一叠钱,有些不好意思的将钱塞到裤兜里。

    谢芷也是恰巧路过,看到沈淮从周裕的车里下来,只看到周裕拿钱给沈淮,并不知道他们俩刚在公园里幽会过回来。

    谢芷见沈淮看到自己,也就轻踩油门开过来。

    “今天晚上怎么没有看到你?”沈淮隔着车窗问道。

    “有事去了一趟嵛山,刚回来。”谢芷说道,努力将心里的情绪藏好。

    “你晚上回不回徐城?”沈淮想着谢芷要是回徐城,他就不用在东华住宾馆,可以搭谢芷的车回徐城。

    “嗯……”谢芷点点头,示意沈淮坐上车来,但见沈淮绕到左边来,知道沈淮不放心她开车,只能别着身子挪到副驾驶位上,让沈淮来开车。

    宝马的空间也不见得多大,谢芷在车里挪座位也不方便,她穿着绸质白衬衫跟咖啡色的一字裙,一字裙刚好遮住膝盖,但左前侧一截开叉,方便走动,谢芷往副驾驶位上挪,开叉口崩开,露出裙子与黑色丝袜间一截雪腻的腿肉,在路灯光下看着诱人。

    沈淮坐上车,掉转车头,往城区西北方向开,见谢芷坐在副驾驶位上不吭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呀?”谢芷掩饰的说道。

    谢芷下午跟宋鸿军一起出现在奠基仪式现场,傍晚时分没有出现,却跑去嵛山到这时候才返回,沈淮能猜到她跟宋鸿奇之间应该是又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但谢芷不愿意说,沈淮也不能拿什么东西去撬开她的嘴。

    驶入五洲北路,沿街一溜悬挂着五颜六色的灯带,都是酒巴。

    将要出五洲北路时,沉默了许久的谢芷突然问道:“要不要喝酒?”

    “我要开车;你要喝酒,那我停下车来看着你喝,就不知道你对我放不放心了?”沈淮笑着说道。

    谢芷不说什么,让沈淮将车靠路边停下来,就直接推门走进街尾的一家酒吧。

    进了酒吧,里面却是日式俱乐部的装修,紧挨着吧台的卡座里有三四拨客人。吧台里的两个服务员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女孩子,浓妆艳抹,这时候从招帘后又有一个女服务生走出来,用日语招呼。

    谢芷不会日语,但也听得出对方打招呼的意思,看着酒吧里的情形,指着临窗的卡座,跟沈淮说道:“我们坐那里吧……”

    听到谢芷说中文,迎面走过来的女服务生微鞠着身子,用中文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招待日本客人……”

    谢芷心情正差,听到这话微微色变,忍不住就要发作:哪里有中国土地上开店岐视中国人、只招待日本人的道理?

    沈淮这两年脾气温和起来,不会跟女服务生一般见识,他也知道五洲路有一些日式酒吧、俱乐部为了迎合在东华工作居住的日商,特意营造这种崇洋媚外的氛围。他也无意出去再找喝酒的地方,拉了谢芷一下,用日语回应女服务生几句,就索性要一个方便说话的清静包厢,与谢芷坐下来。

    说是酒吧,还提供简餐跟烧烤,沈淮看谢芷的样子也不像吃过晚饭的,点了几样小菜、烤秋刀鱼、烤肉、两瓶清酒,就在包厢里吃起来。

    谢芷不说话,坐下来喝着寡淡无味的清酒。

    青色瓷瓶装的清酒,一瓶也只五两的样子,沈淮喝三四瓶都不会有事,但谢芷坐下来不吭声就灌了一瓶下去,脸就红染起来,拿起酒杯给沈淮倒酒,说道:“你也陪我喝吧。”

    沈淮见这两瓶清酒要是都叫谢芷喝下去,她未要再酩酊大醉不可,就接过酒杯陪她喝起来,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谢芷睁着微带醉意的美眸,瞅着沈淮的眼睛,问道。

    沈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谢芷心情糟糕,怎么岔到他身上来。

    “有十个?”谢芷问道。

    “哪有那么多?”沈淮说道。

    “那五个肯定有的,”谢芷肯定的说道,“你跟周裕的关系就不正常。”

    沈淮暗感倒霉,心想今晚怎么会这么巧叫谢芷看到?

    虽说他在外面真正发生关系还保持关系的,也就陈丹、周裕、熊黛妮三人,但他也不知道跟杨丽丽、孙亚琳,甚至寇萱到底算什么关系,当下也不否认谢芷的话,笑着问道:“怎么就扯到我身上来了?我又没有碍着你。”

    “鸿奇在这点上比你好,”谢芷说道,“他在外面只有两个女人。”

    沈淮摸不烟来点上,实在不知道这个要怎么比较。

    “鸿奇也不会在女孩子跟前抽烟。”谢芷说道。

    沈淮没在搭理谢芷,悠然自得的抽得高兴。

    谢芷伸手过来,将点着的烟拿过去,沈淮还以为她要将烟掐熄掉,还想着一支好几块烟,还有半截掐熄了可惜,却见谢芷将烟含嘴里抽了两口。

    谢芷嫣红的嘴唇吸了两口烟,却不知道怎么吐出来,给呛了一下,咳嗽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才不情不愿的将烟还给沈淮,抹着脸颊上的眼泪,说道:“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抽的。”又大喝了一口酒,压着烟气滞留在口腔、喉舌间的辣感。

    “千金难买我乐意……”沈淮接过烟来,看过滤嘴上沾了微点嫣红的唇膏,似乎有些别样的香气,见谢芷眼睛瞅过来,他就伸手擦了擦,接着抽起来。

    “我刚才说到哪里了?”谢芷问道。

    “说鸿奇在外面有两个女人,”沈淮说道,“叫曹秀娜的那个我见过,还有一个是谁?”

    “还有一个是青沙的,可能还有其他的,我也不关心,这个青沙的是鸿奇主动跟我说的,”谢芷似乎也无意说得太详细,带有醉意的说道,“青沙的这个女人,怀了小孩,鸿奇今天过来,就主要跟我说这事,他希望小孩生下来,我来领养,就好像我们的婚姻还跟真的似的……”

    沈淮一愣,烟差点从嘴里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