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一十章 偷窥者

第一千零一十章 偷窥者

    夜深天寒,吹得人直缩脖子,沈淮竖起衣领子往学校南门外走。

    走出校门,看着大街两侧梧桐树的深影,沈淮再回头看到一眼笼罩在幽暗之中的淮工校园,心里终有一种淡淡的情绪无法排遣。

    夜深人静,偶尔有出租车载着晚归的学生在校门前停下来,沈淮没有拦出租车,摸到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几枚硬币,就往街对面的公交站台走去,打算坐公交车回去住处,也就三站路。

    站台里有几名青年男女在说话,看着像是淮工大的学生,却不知道他们这么晚离开学校,要往哪里去——沈淮心想他们或许是一对对恋人,在学校里自修,然后再到租住的房子里休息。

    这么想,沈淮心里更有一种情绪堵得慌,叫他难以抑制在去回忆大学时的生活,他坐下来,掏出烟跟火机想在公交车过来之前抽根烟,将心底的情绪压住。

    火机又不是防风的那种,迎着风打了好几下都没有点着火,沈淮走到站牌后面想挡着风点上烟,讶然看到寇萱躲在站牌后。

    沈淮震惊之余都忘了手里的打火机已经打着火,手指给烧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一边搓给烫着的手指,一边讶异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寇萱刚才看到沈淮从街面走过来,怕给他看到,才躲到站牌后面来,哪里想到沈淮会到站牌后来点火抽烟,当即让他抓了现行,缩着脖子怯生生的说道:“我进淮工大三江学院读书已经有三个月了……”

    “啊……”沈淮咂巴着嘴,他只晓得寇萱年初时还在尚溪园实习,七月份才正式从旅游学校毕业,但寇萱最近在做什么,他没有听陈丹她们说起过,即使前段时间在香港遇到,也听余薇说及寇萱这段时间就在徐城,但在香港时,省市那么多官员,沈淮也没有私下跟寇萱接触的机会,却没有想到寇萱现在竟然都进了淮工大的三江学院读书。

    沈淮心里琢磨着,这大概是寇萱与余薇缓和关系后,余薇替寇萱安排的吧。

    “那你这么晚,不住学校,往哪里去?”沈淮稍稍消化过这个消息,又疑惑的问道。

    “我说了,你不要骂我?”寇萱拿脚尖捻着地,小声说道。

    “我骂你作什么?”沈淮哑然失笑,但见寇萱在他跟前一改常态,一副胆小如鼠的神态,叫他想到一件事,问道,“你不会跟我说,你也住在月牙湖吧?”

    “……”寇萱低着头不吭声,俄而又抬头拿眸子撩了沈淮一眼,知道今夜遇见就瞒不过去,低声说道,“就住你对面楼里。”

    “你信不信我拿东西抽你?”沈淮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有个偷窥者在他住所对面楼住了三个月。

    “我也不是故意的,”寇萱手捻着挎包的带子,心虚的说道,“不想在学校里住,附近也只有月牙湖的环境还可以,想着有着认识的人在一起,万一发生什么事也能找到人。当时只是想到住月牙湖去,也正好在你对面楼有空房子……”

    “我对门的房子还空着呢,你怎么不住进来啊?”沈淮没好气的问道,“要不是今天遇上,你是不是一直都不打算让我知道?”

    寇萱没说话。

    这会儿公交车过来,沈淮说道:“上车吧,又不能真拿东西抽你……”

    两人一前一后坐到公交车的后半截——都快十点钟了,公交车上也没有几个人,上车的几名学生大多数站在前面,就沈淮与寇萱两人坐在后面。

    上车后,沈淮也没有再说话,沉默了很久,寇萱才回过头看着沈淮,小声问道:“真生我气了?”

    沈淮没有理她。

    “上次到香港,我想跟你说来着,但你提前一天离开香港了。”寇萱说道。

    见寇萱柔嫩的小脸藏在深红色的夹克帽兜里,仿佛就是那胆怯的小女孩子,沈淮也实难跟她生什么气,伸将她的帽兜放下来,露出里面丰盛柔滑的乌黑长发,说道:“我在想其他事情。”

    “哦……”寇萱吐吐舌头。

    “还有谁知道你坐我对面楼,你妈知不知道?”沈淮问道。

    “她不知道,”寇萱说道,“我也是刚住进去,跟宿舍里的同学关系是很好,才想着搬出学校住,才住没有一个月,就让你撞见了……”

    虽说不知道余薇通过什么关系,将寇萱送进淮工大读书,但寇萱过年就二十三了,比同宿舍的女孩子年龄都要大许多。

    虽然寇萱娇嫩的脸蛋洋溢的青春气息,说是只有十八九岁也会让人相信无疑,但寇萱这些年来所经历的那么事,叫她跟十八九年的同宿舍女孩子,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

    寇萱在宿舍里住了一阵子,与同宿舍的女孩子处不好关系,再搬出来住也是正常。

    下车就是月牙湖小区的大门,小区里幽暗静谧。

    走到寇萱住处楼下,沈淮跟她说道:“我进去看一眼,要是让我看到望远镜之类的东西,仔细我收拾你。”

    “我没有那么变态?”见沈淮没有生气,寇萱又恢复活力起来,仰着脸看着沈淮笑着说,“你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沈淮住的房子,是复式公寓;但前面这栋楼则是普通的多层公寓——寇萱租住的一套两室两厅的精装修公寓。

    寇萱也确是刚搬进来住没有一个月,客厅里也只有简单的一张橘色沙发比较挑眼,寇萱平时都在学校食堂里吃饭,餐厅的橡木餐桌上摆满学习资料——拉开餐厅后的窗帘,外面还有一个后阳台,对面就是沈淮的住处,沈淮晒在阳台上的衣服都清晰可见。

    虽说是寇萱住在这里,但沈淮陡然想到一种可能:要是有人起心想要窥探他的隐私,想要抓他的把柄,只要在附近楼租一套房子长期蹲守,还真是容易得很。

    他这么想着,就细看起周遭的环境,停在花铺左侧、叫一株大海棠树遮住的那辆桑塔那侧面车窗打开着,里面的光线很暗,但能看到有人坐在里面抽烟——从车子停放的角度,确是方便坐在车里的人观察他住处的动静。

    沈淮对那辆车起了疑心,将阳台上的窗帘拉起来,站在窗帘后看那辆车的动静……

    寇萱在厨房里给她们两人泡咖啡,见沈淮站在阳台前的窗帘外窥着外面,还以为沈淮在试观察的角度,只当沈淮还在怀疑她,心里感觉不好受起来,走过来说道:“有时候坐在餐桌边温习功课,想着能看你一眼,感觉就很好——其实有时候只是看你一眼。你要是不高兴,我明天就从这里搬出去……”

    沈淮转回头看了寇萱一眼,漂亮的眸子似乎蒙了一层阴翳,叫人不忍心责怪她,拉到她窗帘后,指着花坛东南角的那辆桑塔那,说道:“你看那辆车……”

    寇萱探过头往窗帘外看了一眼,说道:“这车停那里有两三天了,好像都停在那位子……”

    那辆车只是停在那里两三天,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沈淮眉头轻皱,想了想,跟寇萱说道:“我现在就回去,你注意观察那车里人的反应。”

    寇萱点点头,将餐厅里的灯关掉,则更方便站在暗处观察那辆车里的动静。

    沈淮下了楼,绕回到他正常从小区大门进来的便道上,往住处走去,回到家也是照正常的作息习惯,先烧上一壶水,然后拿文件坐到书房前浏览。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沈淮看到寇萱往这边走过来,这时候才注意到东南角花坛后的那辆车已经不见踪迹,他拿了钥匙出门,示意寇萱往回走,他不确定还有没有偷窥者藏在周边的公寓楼里,还是到寇萱家说话方便。

    “那辆车里坐着两人,你回家之后,他们打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他们确实是在观察你那边的动静,”寇萱将那辆车二十分钟内的动静说给沈淮听,又拿出一张纸将她刚才记住的车牌抄下来,递给沈淮,“这是那辆车的车牌。”

    沈淮见是私家车牌,心想要查出这辆车所有人是谁,也相当容易,暗自琢磨

    背后通过长期窥探抓他把柄的人,就那么几拔,他现在只要注意到这个问题,挖出谁在背后想抓他的把柄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即使查出幕后的指挥人,也保不定以后还会有其他人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这也真是一桩头痛的事情。想到这里,沈淮轻叹一口气,将这个问题暂时抛到脑后,梳理过去一年住进月牙湖的种种,想来也没有什么把柄能叫别人抓住。

    “要不要我帮你盯着到底是谁在背后盯你?”寇萱跃跃欲试的问道。

    沈淮说道:“你还嫌事情不够乱啊!”

    “要不是我,你还意识不到别人在盯你,”寇萱瘪起嘴,娇怨的说道,“你不要想我帮你,那就拉倒。”

    沈淮见这妮子这时候倒像占到理的样子,瞪了她一眼,说道:“你把客厅的沙发借给我睡一宵……”虽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想到住所叫人盯着,心里总是不舒服,沈淮想着先在寇萱这边先对付一晚上。